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文明的理想形态

(2016-08-20 18:21:37) 下一个

(根据与友人的微信聊天整理)

很多人都认为,今天的中国文化从家长对孩子压抑开始,到党和政府肆无忌惮地管制人民大众,负面力量无所不在,非常可怕。我基本同意这个观察,但归罪于外族不断入侵和统治所导致的汉人心理扭曲以及相应的文化历史演变。

其实如果剔除历史上不断发生的游牧蛮族入侵中原,你可以看到,中华文明却是人类文明史上很少见的物质和精神文明均相对丰富并且平衡的一种文明形态,在比较历史上其他主要文明形态之后尤其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一点。

孔孟之道在程朱之后尤其是元蒙入侵之后变形。孔孟从来不压抑人,只是给出一个社会应有的秩序。相反,从孟子书中,你可以看到那种勃发昂扬,不可抑制的生机。程朱也是节制自己并邀请有心修行之人一起节制自己以达到与道合一。只是明清以来,统治者出于稳定压倒一切的狭隘,开始将精英的自我修行变成对大众的普遍约束和压迫。精神压抑从此形成并固化。

印度文明,不谈与今天没有关系并且已经失去的古印度哈拉帕文明,这里指吠陀文明主线之下流传至今的印度人及其生活方式和文化。如果可以从公元前13世纪算起,印度文明不断被外族入侵干扰,世俗政治方面一直处于外族统治之下数千年。自公元前六世纪波斯人起,希腊人,白匈奴,阿拉伯人,蒙古人,以至于晚近以英国人为代表的欧洲人,不断入侵并成为印度人的主人。而印度人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契机,得以专注于他们的精神传统。当然反过来的理解可能也成立:因为他们专注于其精湛的精神传统,所以他们不关心谁来统治他们,尽管这些统治很多时候令人痛苦,并且在他们的心灵留下了种种伤痕。印度文明,那是一种精神文明的单一富足,却没有相应灿烂的的世俗和物质文明与之并行。

西方文明可谓具有一个不断向上的发展历程,一种蛮族自身由野蛮走向文明的过程,没人打扰过他。罗马文明被蛮族打碎然后吸收,加上它吸收的其他成分(以后再聊),成长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他们自己本身没有精神传统。缺乏本土“宗教”。唯一的宗教是来自亚洲以色列的基督教。所以西方人其实是一种缺乏先天约束和敬畏的心灵。对物质和世俗的强烈兴趣是西方文明的本能。所以,肇端于阿拉伯兴旺于欧洲的科学作为一种文化和心灵活动一直与来自亚洲(源头是否还有有印度的佛教待考)的基督教在互相争斗中往前发展。及至两次世界大战以来,西方文明内在的精神价值几近破碎。无法阻止科学的无度发展,走向人与自然关系的失衡;也无法阻止个人主义的无度发展,走向人与自身之间,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失衡。精神疾病的大量流行便是一个佐证。西方文明,是一种物质过度发达,精神苍白的失衡文明;只是在今天的主流社会被过度美化了,因为它所展现出来的光辉的那一面确实很优越。

中华文明一开始就同时关注物质和精神的同步往前发展。用更加恰当的语言来描述,那就是一开始就观察到阴阳平衡作为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以及个体生命的基本规则。作为一个原生文明,它周期性地被外族入侵、摧毁,然后从废墟上再重建。皇帝寡头式政治固然要对王朝覆灭负责,但来自高原的蛮族威胁一直未能解除使得华夏文明不能线性地向上向前生长。同时,以宋朝为顶端的这个文明确实在其价值设定的方向上定向在某种知足,近乎精神和物质平衡的人间天堂。而不是任何一方的绝对丰富和另一方的不足。所以在中国,你看不到印度式的极其丰富并且灿烂的精神修行文化;也看不到最近三、四百年来欧洲人创造的几乎无度的辉煌物质文明。但两方面的平衡使得中国在唐宋甚至明朝都达到了近乎人间天堂的相对完满,尤其相较于地球上的其他文明,之前或者之后。近代以来的西方很辉煌,尤其在物质层面上,自然是中国历史上的最好时期也无法与之相比。至于精神和价值层面,病之者众多。上面已经说过,以后再慢慢聊。

举个例子:我的家乡江苏高邮到今天依然存留有唐宋建筑,在我童年甚至依然发挥日常功能,即便在文革中我们都依然能够感受到古风对我们心灵的安详抚慰。心灵是和谐的。我一直跟朋友说,直到出去上大学,我其实一直生活在宋朝。如今中国人的意识形态跟着西方走,强调什么心灵和外界的冲突。得了吧,那是西方人不安的心灵在寻找冲突的场景。不安的人永远安宁不下来。平和的人永远是平和的。

未来的人类文明应当是物质和精神在高层次上再平衡的和谐状态。那才是完满的,并且将是人类文明第二阶段的完满。这种完满,必须基于对自然,人类社会和人类个体得以存在的基本规律的把握。中国人把握到了。所以能够在不断的打击和摧毁下,不断重生; 而不是如同历史上其他伟大文明一样消失。相信中国人能够对未来和谐的人类文明作出重要贡献。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