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清理冯唐干净了,顺便谈一谈泰戈尔的翻译

(2015-12-30 20:45:05) 下一个
国内的朋友发来一则关于冯唐翻译的泰戈尔《飞鸟集》下架的消息。我从来不知道这个冯唐。
 
此前我们谈过泰戈尔的诗集至今没有好的中文版本。冰心的译本几乎将泰戈尔转化为一个婉约派的中国式诗人,他原本的磅礴宏大印度教精神反而退隐了。这个很难免。因为冰心本来就是一个婉约的女子,雅致而动人。所以她笔下的泰戈尔也跟着雅致动人地可爱。郑振铎好一些,但也不免将泰戈尔对伟大的自然宇宙、梵的虔敬和热爱表达成了人间的情和爱,尽管其风格依然令人崇敬地优雅。
 
大致看了一下中文世界对泰戈尔的译本。感到最大的缺陷在于译者对泰戈尔的精神背景缺乏了解,更不用说欣赏。泰戈尔诗作所反映出的崇高的印度宗教和哲学精神与老子和庄子的精神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所有的译者都没有能够抓到那种崇高和深邃的精神。
 
冯唐,就是在糟蹋,糟蹋他自己。泰戈尔,他是糟蹋不了的。他的译法首先暴露了其英文、中文能力的足,且不谈信达雅。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经火一炼,马上发现这黄橙橙的不是真金。更不用说他对伟大的宗教和哲学精神缺乏欣赏能力。
 
下面就网络流传的题为“冯唐译本《飞鸟集》遭下架”一文所涉及的几段泰戈尔诗句给出我的版本,供大家批评。
 
1.
 

泰戈尔原诗:

The night kisses the fading day whispering to his ear,“I am death, your mother. I am to give you fresh birth.”

郑振铎译:

夜与逝去的日子接吻,轻轻地在他耳旁说道:我是死,是你的母亲。我就要给你以新的生命。

冯唐译:

白日将尽

夜晚呢喃

“我是死啊,

我是你妈,

我会给你新生哒。

 


这里说的是:生命,产生于死亡;夜晚象征死,白天象征生。夜晚之将是一个新的白天。这是印度婆罗门教的一个重要思想,后来也为佛教所继承,即,生死轮回;
 
试译:
“夜晚亲吻着将逝的日子,在它耳边轻语:我是死亡,你的母亲,我将给你一个全新的生命”
 
这一句说的其实是很乐观的生命智慧和态度。死,并不可怕。死,其实意味着给你带来一个全新的生命。这是多么积极豁达轻松乐观的面对死亡的态度啊!
 
没有一个中文译者翻出这个意思来。冯唐,不值一批,就放过他吧。郑振铎用“接吻”一詞,将这一富于宗教和哲学意义的诗句赋予了了情爱含义,并且令中文读者费解,“怎么可以母亲和孩子之间可以有'接吻',这一情人间的事情?”
 
2.
 

泰戈尔原诗:

The world puts off its mask of vastness to its lover. It becomes small as one song, as one kiss of the eternal.

郑振铎译:

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把它浩翰的面具揭下了。它变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

冯唐译:

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开裤裆

绵长如舌吻

纤细如诗行

 

泰戈尔在这里说的是我们的世界,梵,在空间和时间两个维度上的无限,vastness 和 the eternal令人敬畏的浩大永恒。郑振铎翻译出來了,冯唐没有讀懂
 
这里很重要的是lover和song的原本含义。查一下原文,就可以知道,这个lover是对伟大的神性,梵所显现的世界充满虔敬和爱戴的诗人本身,以及它所代表的同样一个人群。song指的是这个世界里鸟儿的歌唱。这里郑振铎翻译的很雅致可惜有欠信达;他再一次将诗人对宇宙和世界的宗教式情感诠释成了人间情爱。固然浪漫,雅致,但却扭曲了愿意,失去了原诗对自然世界神性的虔敬和深邃。冯唐则是既不信又不达又不雅。不知那个李银河在胡乱赞扬些什么。
 
试译:
“世界对着热爱它的诗人,摘下浩大的面具,变得小如一首歌,小如对永恒的(短暂)一吻”
 
3.
 
      泰戈尔原诗:
 

   Dear friend, I feel the silence of your great thought of many a deepening eventide on this beach when I listen to these waves.

 

   郑振铎译:

 

   亲爱的朋友呀,当我静听着海涛时,我有好几次在暮色深沉的黄昏里,在这个海岸上,感得你的伟大思想的沉黙了。

 

      冯唐译:

 

   听潮 

 

   黄昏淅消 

 

   我想我听懂了你伟大思想的寂寥

 

这是一段非常精彩的与宇宙的对话。他称宇宙是他的朋友,深邃的黄昏是他朋友的伟大思想,而他感受到了,就在他在海滩听潮的时候。非常非常了不起的!!
 
泰戈尔能感受到这些就已经很伟大了,得诺奖名至实归
 
试译:
“亲爱的朋友,当我在这海滩听潮的时候,我感受到了无数深邃的黄昏,那来自你无比伟大思维中的静默”
 
这是一种宗教般的,不,宗教性的,深邃、静默和美。翻译家不可忽视啊。
 
冯唐肤浅地说什么仅仅关乎文字,语言,对他中、英文的检验一类。不知其所云。
 
 
总之,对泰戈尔的翻译不仅限于语言。泰戈尔的印度精神更需要首先有所了解,然后才能谈得上信达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喜相逢 回复 悄悄话 同意你的观点。在微博上看到唐某翻译飞鸟集的反应,很是鄙视,这样的译本也能出版,就搞不懂出版社是怎么了。特意去看郑的译本,也是感到他翻译的不能反应出泰戈尔原诗的本来意思,也搜了其他人的译本,都是感到不能准确反应原诗的意境。疑惑自己年轻时看飞鸟集还以为很好,结果现在看来错了太多,根本没有准确领会得到泰戈尔的思想和诗的语言。开心的是,好在唐的诗下架了,于是感到国内正能量还是有的。
何仙姑 回复 悄悄话 你的理解也是我所理解的。 新年快乐!
真无奈你何 回复 悄悄话 网络好啊,大家都有说活的机会,反正我们都不会像冯唐那样有名,有成就。
Hujo版主, 您真的可以再翻一本,确实很美!!!!
xiaomiao, 再过五百年没有冯唐、李银河,绝对会有比您念书时好的太多的版本,郑本连·kiss. 都译不准,也许在现在的环境下再过五十年还是他有名,因为多数都是这样教孩子的;
最有趣的是,我相信泰戈尔本人会喜欢冯本的,因为,此诗原诗是孟加拉语:;
泰戈尔本人当年将它译成英文时,自己也承认难以找到准确的语言,精准地表达原意。
冯唐加油!!!, Hujo班主加油玩一回!!!!!
我的美丽哀愁 回复 悄悄话 看他的不二 一阵阵的头疼 可能是写给男性看的吧
缘去缘来 回复 悄悄话 翻译得太棒了,翻译也是译者自身经历对作品的一种诠释,一个“大变革”的时代,很难理解泰戈尔所在的时代,哲学,和世界,真是佩服冯唐,出版社的勇气。
荔枝100 回复 悄悄话 问题是哪个出版社为他出版的?
老瞎话 回复 悄悄话 译得真好!你应该把泰戈尔的诗重新翻译。那个李大妈和冯唐的确不值一提。
颐和园 回复 悄悄话 冯唐这回作大发了,他还是写写小男生的性开蒙比较驾轻就熟。
xiaomiao 回复 悄悄话 再过五百年,泰戈尔的诗和他的名字依然会被人们传诵。
冯唐、李银河之流,再过个几十年还会有人记得他们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