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画的小孩

这一天天的日子就象张白纸,该画啥?如何画?
个人资料
XQQ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在明州,中式园林不敌日式园林

(2020-07-19 07:59:07) 下一个

在明尼苏达景观植物园(Minnesota Landscape Arboretum)里,有两座东方风味的园中园。

先看2017年启动的中国园,在明州老一辈华人Jennie Hsiao等的慷慨解囊下,牡丹亭和月亮门早已竣工,三块秦岭石是陕西政府的捐赠。虽说将来还要添两座小桥什么的,目前给人的印象是整个园子单薄粗糙,如清汤挂面,没什么味道,更不要说让人口齿留香,回味悠长了。

再反观日本园清水亭,浅溪淙淙,飞瀑叮咚,苍松翠柏,石灯茅屋,乱石嶙峋,小径逶迤,是一个很成熟的江户时代风格的禅宗园林。园子是明州望族J. G. Orderway夫妇献给植物园的一份礼物。早在1985年,设计图就在著名建筑师手下出炉了,这么多年来,清水亭也一直在精心打磨着。

相比之下,简陋的中国园要赶上日本园的水准,体现出中国园林的精髓,还要走很长的路。

怀着吃瓜群众的好奇心,我查了查本州日式园林目录,又蹦出了4座。接着查中式园林,除了长沙中国友好花园是名副其实的“花园”外,其余叫“花园”的统统都是“中餐馆”,什么Bamboo Garden,、Jasmine Garden、Rose Garden…… 让人哭笑不得。

明州的日式园林,在数量和质量上都碾压中式园林,所为何故?是本州的华人少吗?非也,华人人数超过日裔没商量;华人不愿意传承本民族文化吗?君不见,华二代周末都被父母送到中文学校写方块字;华人融入美国社会了,不在乎建亭修庙这些老传统?不全对,周围好像有一大把浪迷在跟着姐姐乘风破浪;中国园林的魅力逊色?我看到大伙儿都在使劲摇头,中式园林,除了悦目,更是赏心;华人是社会低端阶层,手指头缝儿紧?说这话最好脑袋顶个铁锅;华人缺乏领头羊?华人文化不被主流社会待见?总之,很多的困惑,很少的答案。

令人欣慰的是,2018年,长沙中国友好花园在明州完成第一期工程,成为展示中华文化的新地标。在州府St Paul 的Phalen Park一角,出现了一座和姊妹城长沙的 “爱晚亭” 一模一样的 “湘江亭” 。这是一位钟爱中华传统文化的美国人Linda Mealey-Lohmann努力了12年的梦想,也是本地华人精诚合作,无私奉献的结晶。

踏雪探亭

柳明雪清

希冀中国园的第二、三期工程能如期而至,即便是身处眼前的“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刻,我们也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接下来,我带你在明州的几个日本园转转。

Normandale Japanese Garden

听友人说起,附近的一个社区学校里藏了一个小有规模的日式花园,我便兴致勃勃地前去游园。转过素墙,跨入门扉,一个精巧、静谧、深邃、凝练的花园便展现在面前,我不由得喜出望外。

幽雅的拱桥依偎在玲珑的六角亭旁

草棚下眺望晚霞中的波光粼粼

龟形的湖中岛静卧在碧波之中

倒影

公园背后的故事非常独特,耐人寻味。二战期间,有一批日裔美军驻扎在附近Savage和Fort Snelling的军营里。为了纪念这段不平凡的日子,退役的日籍士兵提出了筹资建园的想法。从67年绘制蓝图, 到72年破土动工,一片荒芜的沼泽地在76年蜕变为一个秀丽雅致的日本园林。

 Jōryō-en(静聆园)

静聆园深居在Carleton College的一片楼群间,是一个逃遁喧哗的很ZEN的小天地。没错,超小,只有巴掌大。

虽然这个园子很袖珍,它的枯山水还是挺和风的。立石为山,铺沙做水,缀以松树,没有条件创造条件,没有山水塑造山水。细想一下日本枯山水的概念,觉得有点雷, 这也正是日本园林的独到之处。

山水有无中

黑色卵石形成的溪流,蛮有想象力的。

四壁透风的茶屋,朴素中透着闲雅的气质 

 Peace Garden

Lyndale Park是由系列特色花园构成的休闲地带,其中的Peace Garden

就融合了一些日本元素,以和平为主旋律。

一座简朴的Z形木桥两端,各立一方石柱,分别写着长崎和广岛。

有新意的千纸鹤雕塑:中央是祈福和平的千纸鹤铜像,周围的石块上描述了折纸鹤的步骤。看着眼前的雕塑,我的脑海浮现出患了白血病的12岁小姑娘佐佐木祯子,每天吃药后, 她都用包药的白纸折纸鹤,祈祷自己和像自己一样的人能摆脱病魔,早日康复。然而,她还是静静地离去了…… 

Charlotte Partridge Ordway Japanese Garden

州府St Paul的姊妹好多啊,除了中国长沙,还有日本长崎。我接下来观赏的这个日本园林就是由长崎知名建筑师无偿设计, 在前面提到的大户人家J. G. Orderway的慷慨捐助下,落户于本州的。疫情期间游园,要预约,有限制,我去了两趟,总算领略到了室町时代的池泉园之雅。层层叠叠的石置,郁郁葱葱的植被,曲曲折折的池岸,清清幽幽的茶庭……置身园中,疫情肆疟带来的焦躁,大国博弈带来的凌乱,种族冲突带来的混肴,统统都褪出我的心间……

好啦,我讲了我生活的城市里,中国园和日本园的故事。你居住的地方呢, 又会有怎样的传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5)
评论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中国人善于“建”外观,不注重内涵。日本人更注重内容,这是最大的区别。
XQ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是的, 建园只是第一步, 还要发展维持。我最后提到的园子, 起初只有池泉园类别, 又加了茶文化类别。
XQ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十具' 的评论 : 谢谢有益的探讨。中日文化对照是个大命题,耐人寻味,一言难尽。在文化历史地理宗教等诸多因素影响下,单就园林讲也形成不同风格。比如中国园多建筑多山, 而日本园多植物多水。虽说萝卜青菜, 各有所爱,多样性一定比单一性来得高级。
XQ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也是一个方面。日本文化在西方流行早在19世纪, 如浮世绘,连莫奈等大师都深受其影响, 还在自家后院建日本桥。
XQ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号蚂蚁' 的评论 : 有道理。比如日本园里的茶屋和篱笆,非常简单,易操作; 而中国园的基本要素,如亭台楼榭, 都要大资本。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我以为关键是:管理粗放,虎头蛇尾。国内一阵风式的思维遗传
十具 回复 悄悄话 一次与一帮满东亚跑的西人闲聊,大家比较中日文化艺术,architecture,gardening,interior design,food,pop culture,etc., 非要一个字来概括的话,日本文化是cute/elegant,中国文化是solemn/mighty。不信,看看LBYD motivate泥腿子的顶级珍品:“小姐的牙床”:雕梁画栋,龙凤缠绕,层层叠叠让人目眩。苏州拙政园投射的情趣是什么?“金屋”藏娇,“王府”治所。一脉相承到郭强奸的盘龙大观。所有的符号有装腔作势的高深莫测,肃穆威严,就是没有可爱。
xiaxi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介绍,以后有机会去明州时要去看看。
是不是因为中国园林在国外兴起的比日本园林晚?
南加亨廷顿图书馆里的日本园林历史悠久,小巧玲珑很精致。而中式公园“流芳园”历经十余年的筹备与建设,2008年才完成第一期工程,我曾去过两次。听说去年冬季完成了第三期工程,现在应该有很大规模了。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中式园林特点在于曲折封闭。单位面积建筑成本高。更不适应美国广大空间和开放式文化习惯
XQ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路边的蒲公英' 的评论 :谢谢你的介绍,学习了。带着妄自菲薄的心态看事情, 容易走偏。
XQ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xil2004' 的评论 : 中华园林瑰宝当然不在海外,国外也只能有些元素而已,也不必要“贻笑大方”
XQ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海外同胞的确应该更有视野,一起关注中华优秀文化。
XQ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Couldn't agree more. 以我们州的日本园林为例, 多附属于学校或植物园,这样在管理和经费上都有保证。
maxil2004 回复 悄悄话 去苏州,扬州看一看吧,你贴的那个所谓的中式园林就是左公鸡。别来贻笑大方了
路边的蒲公英 回复 悄悄话 选民 发表评论于 2020-07-19 10:24:28
在哪一个地方, 哪一样东西, 中式能赶上日式?
=============================
日精? 至少我看到中国的高铁窗户就比日本的大一倍,观光视线旷阔,不要以为窗户尺寸可以随便定的,这涉及到先进材料和加工技术,日本高铁速度是 220km/h , 中国的达到 350 km/h 实际营运速度. 我在油管上看到,日本高铁上下车还要有一个踏步, 站台和车门底不在同一个高度,至少部分日本车站是这种设计, 是不是很差劲的设计? 提个重箱子还要爬台阶上车.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qq 文章令人思考,哎,这也是中国人急功近利的一种通病,只管建,不管维护和发展!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不是文化和风格的问题。是“用不用心”去修建和维护的问题。
XQ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下次去LA,一定不错过流芳园
XQ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不后悔说“博大精深”^-^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好漂亮的花园,谢谢介绍,加州的亨庭顿花园规模很大很漂亮。
XQ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rimeryColor' 的评论 : 是的。我也看到本州的日本花园有大量的志愿者在维护着园子,所有每一棵树都修剪得像是盆景。
XQ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落花起作回风舞' 的评论 : 谢谢你的留言。这也正是我们的悲哀之处。作为一个族裔,对主流社会有正向推动, 或丰富社会的价值观, 才会让人尊敬。不容易。
XQ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河边的人' 的评论 : 谢谢分享你的观点。日本园林源于中国园林,但遵循本国的人文历史,而另辟蹊径,独创佳境,丰富了我们人类的文明和文化。是不是高级版本呢?我持不同意见。
XQ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长天共秋水' 的评论 : 二十多年前到此一游过, 印象深刻。
XQ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怀旧人' 的评论 : 谢谢你的精辟分析,赞同你的几个论点。是的,政治因素是北美缺乏有质有量中华园林的重要因素。在目前中美对抗的大环境下,中华传统文化精髓的传播更是步履维艰。此外,虽然我们自己从小好像对中华园林很熟悉,但其实并非深刻领悟其文化内核。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我恰恰认为, 中国园林博大精深,但和日本园林风格有别”

“博大精深”这词儿有趣,我的一位黑人朋友常用这词儿冷讽中国人的格式化语言。
XQ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选民' 的评论 : 有偏颇哈。有些东西各有千秋,无须PK,比如中式园林的核心思想是儒教和道教,而日式园林则偏重佛教-特别是ZEN.
落花起作回风舞 回复 悄悄话 赞美文美图和有益的思考。
想起几年前看过的一篇文章,说的是美国某城市原本没有樱花,但是从九十年代起,当地的日本社区,就坚持每年固定时间举办活动,介绍樱花,并向参与的人免费赠送两棵樱花树苗。20年后,那个城市的春天已经成了樱花的海洋!
而华裔在美国,有港台背景的,有49年后“逃”来的,有带着文革创伤综合症的,有拿六四血卡的,有轮子的,有民运的,有小粉红,有“恨国党“……对中华文化的理解和感受五花八门,根本无法拧成一股绳,更别说什么民族、文化自豪感,自然是无法形成一股有价值的影响力了。
大河边的人 回复 悄悄话 不管哪国文化的园林都很喜欢,但逛中式园林时有很强的郁闷和憋屈感,巴不得快点绕过围墙和没有阳光的阴暗地方,再一个就是不喜欢看中式盆景,总觉得植物是受到外力的压制才长成那种怪怪的模样。看日式园林时相对场景比较开阔,特别喜欢春天的景观,树木花草高低色彩配合有序,流水小桥和沙石更利于游人吸收自然精华。也许日本人不同意,因为综合了中式的人移景变和西式的自然和色彩,我趋向于把日式园林看成升级版的中式园林,但日式园林的变化少于中式的。
怀旧人 回复 悄悄话 其实在海外中国园林差别很大,比如在大都会博物馆的苏州园林,的确美不胜收,可是那就代表了全部的中国园林么?不要说在海外就是在中国差距也是很大,可这不正好说明了中国园林的博大精深么!其次,中国地大物博,中式园林对面积要求高,讲的是人和天的融合,而日本历来地域狭小,人工痕迹太重!如果在中国北方有的园林那就是一个字:阔!
另外,海外的中华园林政治因素是无法排除在外的,就拿我所在的城市说吧,当地人总的来说对华人是比较亲善的,可是历史上明确记载在华人申请建唐人街的时候,当地政府把最烂的一块地给了华人,以致至今有人问那里买大麻,毒品等,连我们华人自己也是张口就说:唐人街。而其他包括日本族裔要做什么阻力要比我们华人小,得到的支持也多。
还有,大多数外国人其实不理解中式园林,尤其是北方中式园林的内涵大部分根本无法理解。而日式园林观赏性更强,容易让人赏心悦目,老少皆宜,当然也有内涵,可是有几个人说得出来呢。
最后,日式园林本就出自中式园林,是中式园林的延伸,是中华文化的子文化,放开心胸好了。
选民 回复 悄悄话 在哪一个地方, 哪一样东西, 中式能赶上日式?
PrimeryColor 回复 悄悄话 主要是维护费用。 国人只重视兴建, 不用意维护。
长天共秋水 回复 悄悄话 旧金山的日本园相当有规模
XQ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BW' 的评论 : 我所言的“简陋”, 是指本州的中国园现状,而非指中国园林。我恰恰认为, 中国园林博大精深,但和日本园林风格有别。
HBW 回复 悄悄话 "简陋的中国园要赶上日本园的水准,体现出中国园林的精髓,还要走很长的路。" 走了五千多年了,还要走多久?

园林设计是大脑中对景物的理想化愿景。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不存在赶上与否的问题。没有的非要“赶上”,只有抄袭了。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