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画的小孩

这一天天的日子就象张白纸,该画啥?如何画?
个人资料
XQQ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本以为,那些神秘的、怪诞的绘画不是俺的菜,哪想到,一走进明州的俄国画家VladimirDikarev的画展,我的各种感知能力就让展厅里的31幅画瞬间激活了。我兴奋的视觉,看到了画面上那些色彩和线条带来的非理性的冲击感;我兴奋的嗅觉,闻到了跃出画框之外的某种超越时空的永恒感;我兴奋的味觉,尝到了一丝超现实主义画风“无意识书写”的逍遥感。 我对超现实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的香港同事雪怡在饮食上特别专一。朋友来了,她会开长途车,专门到本地知名烧烤店“伍福楼”去买那里的粤式烤乳猪;周末时,她会约上三五朋友,到粤菜馆“北海”,排着长队吃早茶,她说这些菜肴让她忆起了家乡的味道。 平日午餐时,我常感觉我们的菜系很少交叉。我会象兔子一样,消灭掉各式的绿叶菜,而她有时竟会不认识我们习以为常的许多青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我相信,你曾在N个地方,吃过N种面条的N种做法,但你不一定见识过我要说的这一种——嵊州榨面。嵊州,没听说过?那里正是春秋时期越国的地盘儿。 榨面的模样是这样的——形如圆盘,色如银丝。至于味呢——可煮、可蒸、可炒、可煎、可炸,绝对不辜负“江南第一面”的美誉。这个“榨“字,听着怪怪的。其实就是说,榨面是压榨出来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2020-01-11 12:28:05)

跨年之际,《圆桌跨越派》的主题是“生命”,谈了很多生死之事。虽说大过节的说死亡,不太吉利,但这档思想大餐还是留给我多多的启迪。万没想到,近期,却有两桩悲伤的消息接踵而至。逝者虽是我朋友的朋友,我也从友人的哀思中体味到了那份失去的心痛。 ~~~薛君是在犹他州度假时,因意外车祸而不幸罹难的。“如果这只是一场噩梦,那你就尽快回来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墨西哥归来,我的脑海总是回荡着那神秘玛雅文明传来的回音。拿出医科女生“青灯为伴,古书为友”的嗑劲儿自修,我的自己那些片段化的玛雅文化知识终于拓展了许多。好吧,今天,我就侃一侃我在那里见识到的别具一格的“墨式足球”及“墨式冰球”。 在Cancun的Xcaret游乐园里,我观赏了一场气势宏大的展示墨西哥人文历史的精彩演出,其中有两场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在波士顿Salem小镇的PEM博物馆(PeabodyEssexMuseum),我走进了一幢粉墙黛瓦的徽州风情古宅。所闻与所见,在令人百感交集之外,也常常让我的双眼不时地一片模糊……这就是从徽州黄村漂洋过海,在海外落户的首个古徽派建筑——有200年历史的“荫余堂”。荫求祖荫,余祈富余,这三个字里包含了中国“家文化”中,前辈对后代的无限关爱和期盼。荫余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在我踏上前往玛莎葡萄园岛(Martha'sVineyard)的渡轮时,我并不很清楚前面等待我的风景。美总统的避暑胜地,JFKJr.飞机失事的海岸,电影《大白鲨》(Jaws)的取景地……这些八卦就是我对它的全部认知。放空的我就这样无拘无束地到岛上放飞了。 正因毫无准备,当我在岛上的橡树崖镇(OakBluffs)上,一头走进一片维多利亚风情的小村落时,我的欣喜之情完全hold不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当我们走进威州EauClaire市Babette’sSeedsofHope向日葵园时,刚好赶上一个阴天。按理说,黄色调的葵花和蓝色调的天空应该是绝配,正如梵高画布上的向日葵,在瓦蓝的天空下,散发着绚丽的光泽。更为不巧的是,由于稍稍过了花期,随着葵花那圆圆脸庞上瓜籽的成熟,硕大的花盆开始垂下了下颌,柔软的花瓣也开始坠落。 然而,在我和葵花那一抹最耀眼的黄色对视的瞬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认识你我用了一下子,爱上你我用了一阵子,忘记你我却用了一辈子。” 经典电影《廊桥遗梦》,不单单让我们记住了一段激荡心灵的恋情,也在我们的心头镌刻了一道无法磨灭的风景---廊桥。 在我们明州的廊桥目录里,记录了22座不同年代、跨度和地理位置的桥,然而。真正意义上的廊桥其实只有一座。这座唯一的廊桥,在历史上实实在在地履行过作为“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9-10-07 21:25:15)

我家里一直有一束塑料梅花。当我观看国庆70周年广场游行时,看着挥舞着花环的一个个方阵,我突然反应过来,那年,当我行进在欢庆建国35周年的游行队伍中时,手里舞动的就是那束梅花呀!我是在放寒假时把花带回了家,老妈觉得很好看,找了个花瓶插在里面,还经常给清洗一下。哎,时间都去哪儿了?当年八十年代的新一辈,转眼间成了对远记忆有选择性失忆的老前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