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画的小孩

这一天天的日子就象张白纸,该画啥?如何画?
个人资料
XQQ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真正开始注意英国米其林大师GordenRamsay,不是因为他的“抓马”的厨房真人秀,而是突然发现,娃开始频频地在厨房亮相了。 娃居然对厨艺有了兴趣,时不时还露两手。对此非同凡响的蜕变,我瞠目之余,也了解到了究竟。原来,娃的启蒙烹饪厨师正是由足球运动员转型为“地狱神厨”的GordonRamsay。在紧张的校园生活之余,娃和同学们也会看看大厨兼娱乐明星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爱荷华州的Spillville,是一个只有344人的寻常小镇。最近,我去打卡了,还被感动到了,所为何故? 1893年,这里曾经来过一位不寻常的作曲家,并且留下了不寻常的旋律和传说。那些跨越时空的永恒乐章,抒发着对新大陆的感怀和对故土的眷恋,至今依然打动着游子们的情怀……他,就是捷克作曲家德沃夏克。洋溢着感人旋律的《念故乡》就是改编自德九《自新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在缤纷夏日的活动清单里,我们既可以到户外冲浪、烧烤和采摘菌菇,也可以宅在家里,裹着毛毯吃西瓜。若有机会到露天剧院去打法一下子光阴,倒也是不错的主意。 这些年出游时,我邂逅了几个酷萌的室外剧场。尽管它们都非常有设计感,但却与周边环境融为一体,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夏日的星空下,在这些剧场,亲临一场蓝调或摇滚音乐会,是我的一个仍未实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掉头掉头,有情况!”我的一惊一乍,把专心开车的LD搞得有点蒙圈。我一面指挥他开上一条小路,一面忙着解释,“刚刚路过GeneralMill总部时,我瞅见有一个顶天立地的大家伙戳在办公楼前。” 为了满足我那破土而出的好奇心,LD七转八转的,就开到了GeneralMill的停车场,而旁边的草坪上,正立着那庞然大物,于是,我们欢欢喜喜地走近它。噢,这是一个头戴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九十年代初,我们随着出国浪潮,到西方取经,去追逐那一轮最圆的月亮。然而,在我的家族里,我们并不是最早迈出国门的。甚至不是我们的父辈,尽管他们五十年代留苏求学,八十年代公事出访。第一代海外谋生的是我的外祖父,那一年,他14岁。外祖父会做很多西餐,去过不少国家,一大家子的生活比较富庶。对于这个有血缘关系的人,我就知道这些了。这样的人生,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21-04-02 15:53:31)

在我不同时期的工作圈里,遇到过几位来自前苏联的同事。可能是因为那些特殊的历史纽带,我们和他们之间很容易产生共鸣,彼此就成了可信任的小伙伴儿。 叶卡捷琳娜(Ekaterina)来自拉脱维亚(Latvia),她的名字有点不好念,姓更拗口。入乡随俗吧,她善解人意地让我们称呼她Kathy好了。Kathy笑起来眼似弯月,梨涡浅现,一副不会操心的模样。实际上恰恰相反,她一路走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21-03-26 19:04:30)

“断舍离”的概念很流行、很高级。它是由日本杂物管理咨询师山下英子于2001年提出的。2011年,成为日本的流行词汇。2019年,又入选为中国的“年度十大网络用语”。“断”是指断绝不需要的东西;“舍”是指舍弃多余的废物;“离”是指脱离对物品的执念。 而我要说的“不断●不舍●不离”,意指惜物,略微偷换概念,但也有异曲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女神节都过了,还在写咱村办的云春晚?”LD吹来了耳边风。我驻笔三秒钟,低下头,继续奋笔疾书。LD不明白,我看着是在写一场晚会的回忆录,其实是记下村里的这些人和那些事。 我们百来户人家组成的华人村,藏龙卧虎,兵多将广。今年,村里举办了一场空前的微信春晚。各路高手云集“邻里群”,以一段段生动的短视频,展示了村里体育圈和文艺圈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我们小镇的华人村是由老村长在2010年创建的,它不是校友群、同乡会或其他专业社团,而是维系村里百来户华裔人家的情感纽带,是正经八百儿注册的非盈利机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每一届德高望重的村长都会带着他/她的9人班子,为村民们义务服务两年。我也很高兴能有机会在其中出把子力气。 村里每年都会开展一些邻里们喜闻乐见的社区活动。即便在当下,我们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在消息灵通的朋友推荐下,我们开始光顾本地一家连锁俄国食品店—Paradise。瞧这名字起的,还是就叫它乐园吧。 当然,这事主要是和我的“怀旧”情怀有瓜葛。小时候,我们读过的来自前苏联的书籍,一定是超过了我们的身高。所以,任何与俄国相关的话题总会引起我们特殊的关注,哪怕是一个以销售俄式风味为主的欧式小店。 在去商店的路上,我给LD出了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