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诺贝尔医学奖重返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校园

(2020-10-05 09:34:12) 下一个

今天公布的诺贝尔医学奖授予发现丙肝的三位科学家。虽然有位是英国人,但是他的成就是在美国公司完成的,所以今天的诺贝尔医学奖全部是奖励美国对现代医学的贡献。

今年的诺贝尔医学奖得主中包括圣路易华盛顿大学的前教授Charles Rice, 他现在仍然是我们华大的Adjunct Professor, 所以我说华大教授获得了今年的诺贝尔奖也不为过。这是这所拥有二十几位诺贝尔奖的美国医学重镇的科学精彩的继续,绝大多数的华大诺贝尔奖得主来自她的全美排名第六的医学院。Charles Rice现在工作的洛克菲勒大学与他的诺贝尔奖毛关系都没有,纽约这帮家伙就是有钱可以任性挖人。如果我记得准确,在有次报告的介绍时说Charles是农民的儿子,也是在以农业见长的UC Davis读完本科,Caltech博士和博士后,然后在圣路易斯华大成就辉煌人生。

当年Charles Rice正是在华大的分子微生物系,发现丙肝病毒的人类首个培养系统,并且证明丙肝病毒单独就可以导致肝炎,文章在1997年发表在Science上。Rice的整个教授阶梯都是在华大爬的,1986年开始在这里做Assistant Professor, 一直到2001年被洛克菲勒大学挖走,他的华大岁月达15年之久。从这个时间表看,因为华大很难晋升和tenure,我推算他做出诺贝尔奖工作时应该还只是华大的Associate Professor。他当年工作的Department of Molecular Microbiology现在就在我们10楼,Charles做出此成就时他们的系应该还在基础医学科系的McDonnell楼。那个楼的故事更多,麦道前总裁捐的,建成后自己在40号高速来回途中看不见那楼,因为太矮了,总裁不高兴。他随后再掏腰包加了几层,让自己可以在高速看到为止,纯粹虚荣心在作祟,幸好建筑师打的地基足够牢。这个系曾经因为诺贝尔奖得主Arthur Kornberg和Paul Berg在50年代的离开而受到重挫,他们去斯坦福大学创办了生化系,Kornberg 在那里把自己的儿子也培养成了诺贝尔奖得主。

我们华大现在醒过来了,不能总被别人挖人,现在也以BJC Scholars的重金项目引进像Jonathan Kipnis这样的未来诺贝尔奖得主,华大还有Jeffrey Gordon为近期诺贝尔奖的热门。我们以前总是看着Stan Korsmeyer, Dennis Loh, Andy Chan和Dennis Choi等杰出学者离开,因为沒有千万美元的钱去与来挖人的大学与公司竞争。

还有一个事情要说清楚,前华大生化系主任的Merck前总裁Roy Vagelos将乙肝重组疫苗生产线免费赠给中国,使数以千万的中国孩童免受乙肝之苦。今天授予丙肝诺贝尔奖的原因,就是以Charles Rice的发现为基础开发出来的治疗丙肝的神药Sofosbuvir,使头痛的丙肝成为可治愈性的疾病,造福包括中国在内深受肝炎痛苦的全球无数病人。

那么今天诺贝尔奖为什么没有授予阻断丙肝的药物治疗呢?因为诺贝尔奖只能授予三位科学家。他们今天溯源将发现丙肝的科学家也包括在里面了,所以今天的诺贝尔奖授予的题目是“丙肝病毒的发现”。今天获诺贝尔奖的美国NIH科学家Harvey J. Alter怀疑存在“非A非B的肝炎病毒”,并且开创了一系列方法来研究这个可能的新病毒,另一位诺贝尔奖得主英国人Michael Houghton在美国加州的Chiron制药公司,发现了丙肝病毒。拉斯卡奖在2016年着眼于应用,但是所有丙肝的应用包括药物研发都是基于Charles Rice能够培养丙肝病毒为基础的。拉斯卡奖授予包括Charles Rice的三位科学家,涉及对治愈丙肝的药物开发的科学家,但是诺贝尔奖只取了他们三位中的Charles Rice。这再次说明诺贝尔重原创基础研究的传统,我十分欣赏诺贝尔奖委员会这次把发现丙肝病毒的两位开创者也包括在授奖名单中。

Charles Rice的那篇获奖Science论文是两位俄罗斯科学家做出来的,其中的Eugene还在华大的Michael Holtzman实验室。他们在丙肝病毒的RNA基因组末端发现了一个区域对丙肝病毒的复制至关重要,以此他们发明了它的体外培养系统,然后将一定量的丙肝病毒对猴子进行肝内注射而在猴子的体内复制出了丙肝病变,为传染病原的Koch’s原则在丙肝中的体现。

2016年的拉斯卡奖时,我曾经这样介绍过Charles Rice:“今年拉斯卡奖授予洛克菲勒大学教授Charles Rice, 奖励他的努力使丙肝成为可以治愈的疾病,造福包括中国在内的成千上万的患者,而Charles Rice最原创性的发现是在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完成的,那时他是华大医学院分子微生物系的教授。他在这里建立了丙肝病毒转染细胞的体外培养系统,人类第一个HCV(丙肝)感染性克隆产生于圣路易斯,这为后续药物筛选和疫苗研制奠定了基础。可惜Rice在华大当了十几年教授并且在郊外办了小公司后,被纽约客用重金挖走了,做这事的还是华大医学院毕业的洛克菲勒教授James Darnell。Darnell为David Baltimore的导师,美国的学术界就是这样近亲繁殖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jason311 回复 悄悄话 雅美:今年诺贝尔化学奖授予了Emmanuelle Charpentier 及 Jennifer A. Doudna, 其中Doudna的早期学术生涯是在耶鲁渡过的,耶鲁今年也算和诺奖有缘了。
路边的蒲公英 回复 悄悄话 我认为国内大循环的项目之一,应该是全国餐馆普及热水洗碗系统,三年后不装的不许营业,拉动经济,促进健康。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路边的蒲公英' 的评论 : 没有。
明秋 回复 悄悄话 我家当年在国内的家庭医生(单位系统的医生,小时候一直找他看病的。)死于甲乙丙丁戊5种肝炎的交叉感染。我也不知道这说法是否正确。他临死前住北京地坛传染病医院,我爸去看他,说瘦的都虚脱了,到是情绪很平和,知道自己要死了。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记得93年到日本后新闻里的一件大事就是输血造成集体丙肝感染,那以前对这个病没有概念,大概因为中国乙肝太多了,轮不到丙肝。
路边的蒲公英 回复 悄悄话 请问现在有丙肝疫苗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