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为什么把灭活疫苗吹上了天?

(2020-10-16 13:09:45) 下一个

朋友在群里说国内的新冠灭活疫苗的质量非常好,我让她别相信那些宣传。几十万的疫苗注射,无一例明显不良反应,这里自我吹嘘的成份太重,不值得相信。几万人打了灭活疫苗去高风险国家,产生零感染,这更是天方夜谭。天朝最近到底有多少人去了高风险国家?怎么跟踪他们的?

天朝疫苗神了,万无一失。我们知道沒有100%有效的疫苗,流感疫苗只有59%或更低的保护力。根据加拿大疫苗中心Shelly McNeil的研究,疫苗对于降低住院率或死亡率只有分别的27%和48%,虽然我对这两个百分比持保留态度,我认为比这应该高些。

灭活疫苗本身就是以副作用多而令人担心的,这也是人类不断努力寻求更先进疫苗的动力,现在弄出的灭活疫苗无一例明显的副作用,哪里会有这种事?

现在己经是10月中旬了,陈薇的疫苗,那个在2月26日就下线的腺病毒疫苗,沒有半点应用的影子,现在改变策略去力挺灭活疫苗。真不希望腺病毒疫苗的泡沫被我们识破后,又来什么灭活疫苗的神话。疫苗就是一个刺激机体产生免疫反应的物质,千万别把什么政治竞争放进来把水搅浑。

我们知道,制备灭活疫苗每次都需要培养活病毒,这本身就存在制备上的风险。通过物理或化学方法灭活病毒后,简单纯化就往人体打,批与批之间的质量很难控制。灭活疫苗能够刺激广泛的免疫反应,但是它们的特异免疫反应还低,所以需要加强针剂,才能产生有效的免疫保护力。由于灭活疫苗使用的抗原不纯,可能产生由非中和抗体诱导的ADE等毒性反应。对于ADE说得通俗点就是疫苗诱导产生的抗体,可以帮助病毒进入细胞做坏事。现在天朝感染人群很少,我们无法检测注射灭活疫苗后的ADE, 但是已经有报道观察到新冠病毒感染可能产生ADE。

如果这么崇拜灭活疫苗,人类就不需要追求重组或mRNA疫苗了。什么事情都有一个度,可以告诉民众作为过渡使用灭活疫苗,为更好疫苗的研发争取更多的时间,大家都是能够理解的。现在宣传成几十万人无一例明显不良反应,到境外可以抵抗新冠感染,这是很不应该的。百年前开创疫苗领域的巴斯德这次笑醒了,因为天朝还在用他的方法。

疫苗与药物治疗还有不同,生病的人吃药本身就准备承担药物副作用的风险。疫苗是给健康人打的,应该格外小心,没有病的人打了疫苗身体出了问题,公众的容忍度将会低很多。这就是为什么英国牛津新冠疫苗叫停后,最近美国强生的疫苗也暂停了。虽然Regeneron的单抗加上“人民的希望”几针下来,几乎救了川普总统的命,使他又不戴口罩出现在佛罗尼达的竞选人群中,但是药物临床试验的中间监督机构(Data safety monitoring board,DSMB)仍然将美国礼来公司的抗体药停了下来。

圣路易斯华大的前病理系主任Skip Virgin在Nature上发表长篇评述,谈及新冠病毒可能存在的抗体依赖的病毒增强效应(ADE)。虽然现在还没有确切地证明ADE在新冠中存在,但是这种可能性已经让我们警觉,所以这篇评述必将成为热读的文章。我们总是失去这样优秀的人才,传说Skip是在竞争哈佛或华大医学院院长失败后才萌生的去意,现在Vir做SVP, 工资是CEO的2-3倍。

在国际学术上得到别人尊重的一个很重要的途经,就是重量学者公开在陈述中给你功劳,读了Skip Virgin的Nature让我格外同情中国的科学家。Skip的评述提到CD147为新发现的新冠受体,给出的引文号码为56,我去读56号参考文献Muus, C et al的文章,发现那里没有CD147的原始发现。我从56号论文中才找到Zhi-Nan Chen研究组的原始论文。说得好听点是Skip Virgin 想引用综合性的东西,抱怨深点就是有意回避中国学者的东西,虽然后述论文都是正面引用的。Skip的Nature评述写的很好,属于大而全的类型, 也印证了哈佛人综合能力强,但是创造力有限的特点。这是Ken Murphy 和Andrey Shaw对他有微词的原因,他们经常在会议上斗嘴。

弄懂ADE的机理必须知道抗体的两个大致的结构,一个是Fc, 另一个为Fab。Fc通过与细胞膜上的Fc受体结合将抗体吸附在细胞膜上,Fab端则通常是抗体与病毒抗原结合的地方。也就是说抗体通过Fc受体的内吞功能将与Fab端结合的病毒带入细胞内,这是ADE现在的机理解释。中和抗体去执行消灭病毒,或阻止病毒与细胞受体粘附结合。具有ADE功能的抗体通常是亲和力低的非中和抗体,有些具有交叉反应性。当然,这个也不能绝对化,低亲和力的中和抗体也可能产生ADE。

但是抗体除了中和病原外,它们还可以通过与Fc受体结合和活化补体以产生免疫效应功能。这些功能也参与抗病毒免疫,比方说补体产生趋化作用和增强吞噬功能等,有时这些效应也导致自身免疫性疾病。这是阿肯森经常说的一句话,在人类认识淋巴细胞之前,免疫学家除了研究抗体就是玩的补体,补体能够辅助抗体的产生。

人类关于Fc受体的大部分知识来自一个地方,洛克菲勒大学的Jeffrey Ravetch 实验室,早应该授予他诺贝尔奖了,今天才知道他本科也是耶鲁的。他人很难相处,但是为十分聪明的犹太人。Fc受体当然是起免疫活化功能的多,现在认为拥有四种活化性的Fc受体,但是Ravetch的杰出贡献包括发现了抑制的Fc受体(FcRIIB), 所以这套复杂的受体系统也存在内在的平衡。另一个新颖的Fc受体称为初生Fc受体,它能够使抗体或其他循环蛋白的半衰期延长,也通过树突状细胞的内吞免疫复合物的功能使抗体循环应用,备受制药公司的亲睐。

现在发现在呼吸道合胞病毒,麻疹和登革热都出现了ADE,抗体增强的病毒感染。ADE可以通过三种途经获得:前期的自然感染,打了疫苗以及为了治疗输入的抗体。这三种途径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机体里存在针对病毒的抗体。这些抗体所形成的免疫复合物正好能活化补体的经典途经,所以遭遇ADE的病人的组织里通常会伴随补体C4d的沉淀。对于新冠病毒的ADE可能性小的支持证据是,ACE2和Fc受体一般不会同时在细胞上表达,但是现在更多受体发现后就难说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4)
评论
白钉 回复 悄悄话 早想告诉大家,这次FDA太慢。疫苗早该通过一两个。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Grainsw 发表评论于 2020-10-17 05:05:54
受教了,让我学到了很多知识。让我印象最深的是知道了“华大”,作者每篇博文必定要提到“华大”,唯一缺憾是这个“华”是哪个华,我至今不知道。看来应该是和哈佛并驾齐驱的著名大学,我真是孤陋寡闻了。=======================================================================================華南理工haaaaaaaaaa
Masefild 回复 悄悄话 一切都走着瞧吧,看谁最后能拿出拯救世界的疫苗来?
chichimao 回复 悄悄话 在中國一向是宣傳比人命重要的.畝产万斤就證明中共宣傳的真實性了
lzr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很奇怪吗?大学里,公司里,政府里,哪个地方不是把自己做出来的一点点工作都吹上天的?我倒想看看华大里面的那些博士教授是不是每次弄出论文都说“我这东西很没什么意义,没什么改进,还有很多潜在的危险”
老上不来 回复 悄悄话 天朝有关疫苗出现ADE效应的文章出来就被删了,没有!
巴黎 回复 悄悄话 谢谢科普
Grainsw 回复 悄悄话 受教了,让我学到了很多知识。让我印象最深的是知道了“华大”,作者每篇博文必定要提到“华大”,唯一缺憾是这个“华”是哪个华,我至今不知道。看来应该是和哈佛并驾齐驱的著名大学,我真是孤陋寡闻了。
枕寒流 回复 悄悄话 有些人有灵丹妙药的心结。啥事儿能百分之百? 有没有副作用,这标准松一松就可以都算不存在了。武汉当初怎么搞出新冠大流行的? 还不是混帐的地方官瞒报。捅出天大的篓子还不吸取教训?继续报喜不报忧。这有毒的恶文化让人平添几分无名的民族自卑感。
白雪红尘 回复 悄悄话 现在和一些国家合作的第三期实验,理论上应该是志愿者中一半打疫苗,一半打安慰剂,最后根据结果出结论。而至今无一例感染,呵呵,好厉害的安慰剂啊
lao-fei 回复 悄悄话 博主说的太好了,将来博主打什么疫苗我就打什么疫苗,博主不打我也不打,望博主打疫苗时告诉我们
共-产-党 回复 悄悄话 替补球迷 发表评论于 2020-10-16 19:45:57
另外,博主怀疑报道说中国接受了疫苗注射的几万人到了国外零感染,认为是吹牛,认为根本无法追踪这些人。个人觉得,这是毫无根据的怀疑。
国人人人都有微信,追踪不良反应和感染情况太容易了。而且像博主所言,这些出国人员打了疫苗一方面是防疫的需要,一方面也是疫苗临床试验的一部分,因此我相信会有详细的随访。
疫情以来,中国对每一例病患和密切接触者都有详细的流调,这方面的能力和工作质量足够甩美国这样的国家几十条,几百条街,这也是中国可以完全控制新冠疫情的原因之一。对打了疫苗的受试者,怎么可能没有详细的追踪呢?
------------
又一个以自己的想当然代替事实的家伙!
MarsFather 回复 悄悄话 世界上100%有效的药只有张立本的“绿豆汤”。
MarsFather 回复 悄悄话 新冠灭活疫苗现在世界上有5家在搞。4家在中国,一家在印度。
MarsFather 回复 悄悄话 疫苗在人体内激活的人体免疫有两种:抗体免疫和细胞免疫。有的疫苗产生抗体免疫,注射后的有效时间只有几个月。比如流感疫苗,有效期6个月,在流行期来时打。有的疫苗产生细胞免疫,有效时间可达几年。灭活疫苗产生的是抗体免疫,
京华人 回复 悄悄话 灭活疫苗的免疫时间是多久?恐怕一年都不够吧?再有,生产灭活疫苗的过程中,工作人员也极易发生感染。
替补球迷 回复 悄悄话 另外,博主怀疑报道说中国接受了疫苗注射的几万人到了国外零感染,认为是吹牛,认为根本无法追踪这些人。个人觉得,这是毫无根据的怀疑。
国人人人都有微信,追踪不良反应和感染情况太容易了。而且像博主所言,这些出国人员打了疫苗一方面是防疫的需要,一方面也是疫苗临床试验的一部分,因此我相信会有详细的随访。
疫情以来,中国对每一例病患和密切接触者都有详细的流调,这方面的能力和工作质量足够甩美国这样的国家几十条,几百条街,这也是中国可以完全控制新冠疫情的原因之一。对打了疫苗的受试者,怎么可能没有详细的追踪呢?
替补球迷 回复 悄悄话 历史上看,灭活疫苗和减毒活疫苗都有非常成功的疫苗的例子,比如乙肝疫苗,脊髓灰质炎疫苗等。中国某些单位选择灭活新冠病毒疫苗的路子,是非常务实的举措。
几十万人注射,未发现明显不良反应也许言过其实或措辞不当,关键看如何定义(明显不良反应)。clinical trial的所谓“严重不良反应”, 英文是serious adverse reaction,是有严格定义的。出现1例,就有大麻烦。比如AstraZeneca的新冠疫苗clinical trial,出现的脊髓炎,就属于严重不良反应。
中国境内已经消灭了新冠病毒,其实对于疫苗的需求并不如欧美迫切。欧美防疫完全失败,弄出疫苗是迫切的,最后的希望。需求太迫切,在疫苗研究上就有可能身不由己,铤而走险。Astrazenica的疫苗出安全问题(横断脊髓炎),clinical hold以后不到一周就恢复,是这种状态的真实写照。在一个正常临床新药研究中,如果出现这种严重不良反应,clinical hold几个月都恢复不了。
小落 回复 悄悄话 70万?国内給海鲜市场的高危都打过疫苗了吧?还不是感染了,如果最近几起查出的源头是真的话
路边的蒲公英 回复 悄悄话 俺也不懂这个专业,只是看网上说,至今全世界没有一种广泛应用的疫苗是用 mRNA 技术搞成功的,
mRNA 技术没有成功先例。个人感觉先用老办法恐怕更靠谱写,至少有个盼头。
朱头山 回复 悄悄话 这事情看看专业人员的解释就能理解,灭活病毒方式研发的疫苗,最坏情况是没效果,即不产生抗体,反不会产生很大的副作用,毕竟病毒是死的。
————————————————————————————————————————————————
别来丢人现眼了,westshore
balancedview 回复 悄悄话 我是一个外行。但是我怀疑灭活疫苗与influenza的可比性, 因为灭活疫苗是对已知病毒,但是influenza是对预测的病毒。听听专家怎么说 :)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中国也有公司在做RNA疫苗开发。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青岛疫情,没有一个医务人员感染,值得注意。当然医务人员防护也更严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