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加州大学取消SAT和ACT对美国大学申请的冲击

(2020-05-22 11:17:22) 下一个

加州大学(UC)总系统的董事会在今天投票决定,他们会逐渐在UC系统录取本科生的时候取消对SAT和ACT的要求,将它们只是作为一个选项,也就是可有可无。具体的做法是在2024年停止要求标准考试,在2025年完全取消对加州学生的标准考试的要求。

这无疑是加州自由派的一大胜利,他们长期的争辩点是大学入学的标准考试歧视了没有条件的学生,从而使录取过程不公平。这是加州大学董事会对UC总校长Janet Napolitano的五年计划的投票结果,那项计划中有逐渐取消标准考试的内容。作为亚利桑那前州长的Janet Napolitano是左倾的奥巴马政府的前国土安全部长,Napolitano即将在今年8月届满UC总校长职位后去伯克利教书。加州大学董事会的决定似乎让她满足了奥巴马对所谓平等的诉求,我们希望美国左派在带领美国的一个重要的州在反智的路上不要走得太远,虽然加州仍然维持反对平权大学录取的法律不变。

鉴于加州大学(UC) 是美国最大的公立教育体系,也是标准考试最大的消费者,所以这个决定可能对美国的升学过程产生重要影响。在九十年代,UC总校长阿肯森曾经因为自己不认识孙子辈复习SAT的生词而威胁美国大学委员会(College Board), 如果他们不对SAT的考试内容做出实质性的改革,UC将会取消对SAT的要求。那次College Board服软,将难懂的词汇对应题取消。但是我对UC这次的重大决定的解读是,他们正面引导美国大学升学生态向良性方面发展的企图是有限的,反而会使整个过程变得更加难以预测,在某种程度上让富有的学生更有空子钻。

在加州大学的计划里,未来并不是完全不要求标准考试的成绩,而是他们自己会在五年内发展出自己的考试。如果该考试出不了炉,则会在2025年完全取消对加州学生的SAT和ACT的要求。对于外州的学生或国际学生,他们仍然维持要求标准考试的政策不变。如果加州自己的考试出炉,其他外州学生或国际学生可能也会被要求考加州的考试。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加州自己的野心比较大,想自己发展出一套测试以参与SAT和ACT的竞争,除了现在申请时使用自己的UC申请表而拒绝普通申请表外。从美国东海岸发展起来的SAT有百年的历史,在美国中西部州艾荷华诞生的ACT也超过了60年,现在任何学校都可以在ACT和SAT中选一项,加州自己发展出测试谈何容易?所以加州大学相当心虚,称如果自己的考试发展不起来,则会完全取消对加州学生的考试要求。

加州大学这次是打着为了平等的幌子将本州与外州或国际生区别对待,这实质上是变相的地域歧视,我们密苏里的学生需要标准成绩你加州子弟就不需要?同时也是一种地区的保护性措施,因为会让加州以外的学生因为申请困难而放弃申请UC, 谁还愿意再加一层的考试?

加州大学曾经非常依赖GPA,SAT或ACT等数据录取学生,像UCSB给标准考试成绩固定的比重。因为他们的申请人数巨大,自己经费又有限,根本不可能拥有富得流油的藤校那套繁锁的综合评议的招生系统。ACT总裁在投票前写信给UC董事们,认为他们取消标准考试的行动将会加重学生的焦虑程度并且让州政府和学校预算增加。确实如此,加州政府穷得很,不可能自立考试系统,又有哪个私立机构愿意出钱创立考试与SAT和ACT竞争?

加州大学录取时连老师的推荐信都不需要,他们会要求学生在八篇命题作文中选写四篇,每篇350字。取消标准考试后使学生的平时成绩变得格外重要,UC要求你填非常详尽的课程成绩。我见过从外州高中转到加州高中的学生,因为选课不能满足UC的要求而不能申请的。加州拥有三层公立大学系统,UC是他们的皇冠共10个校园(除了很小的Merced其实只有九个), CSU (加州州立大学的几十个校区) 以及众多的社区学院,加州拥有相当独特的从社区学院转学到UC的系统。

加州大学取消SAT和ACT的影响到底会有多么深远,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美国的大环境是希望将学生从考试训练中解放出来。但是我们也不要忘了,当年哈佛也是高呼他们取消早期申请是为了避免歧视没有资源的学生,结果只有普林斯坦和UVA满腔热血地跟进了。耶鲁校长Richard Levin不买帐,认为我们的EA已经给了学生选择的自由。哈佛后来见自己在竞争优秀学生时流血过度,又灰溜溜地恢复了早期申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
评论
胡同巷 回复 悄悄话 还好,加州不仅只有公立大学 还有STANFORD 和 CALTEC

加州大学想走欧洲大学的老路。那就走吧
Baobao6518 回复 悄悄话 加州sat 辅导班要失业了
思与行 回复 悄悄话 黑人和拉丁裔有Affirmative Action照顾入学和入职,
富人有‘Legacy Applicants' status,
没有SAT/ACT考试门槛,优势被压制, 普通亚裔学生还有什么与人“公平”竞争?

可悲有些华人被左派卖了, 还帮着摇旗呐喊地反智。
cng 回复 悄悄话 “我们希望美国左派在带领美国的一个重要的州在反智的路上不要走得太远”

左派是不是反智?看一看西雅图,加州的防疫措施,再对比一下川普GOP联邦政府的水平,到底是什么人在反智,应该就很清楚了。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同意老姐的观点,让穷人的孩子能够有机会胜出的社会才是一个好的社会。而不是仅仅凭成绩学分。今天中国农村的孩子们学习再好,去好大学的机会少了,好的工作机会少了。是令人痛心的,不公平。
天随人意 回复 悄悄话 这绝对是动了文学村广大村民的奶酪
GoBucks! 回复 悄悄话 如何见得是反智?时代变了,政策也得与时俱进,何况加州是民主党的天下。不必担心,如果民主党做过头,将会给共和党机会。里根阿诺不都是例子吗?

UC伯克利喜欢在东海岸招生,大概比较富裕吧。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UC系列大学是对加州不论什么学校的前10%成绩的毕业生必须接受,这是加州优秀高中毕业生能够进入美国顶级公立大学UC的保证。
显然这个“优秀”是相对的,破学区的最好的高中毕业生可能比不上好学区的一般学生,但这种做法相对平衡了学生质量,也是保证努力学习并且平时成绩相对好的学生不会被落下。
当然,尽管你是top 10%,但能够进入哪所UC不是你能选的,这种方式多少也让UC中比较好的分校UCLA和UCB能拥有最好的加州毕业生,而不是让破学区的相对好学生走捷径。
UC的这项政策其实对华裔非常有利,因为一般是各校的最好的学生,这项政策主要是针对SAT补习班进行打击。
老姐 回复 悄悄话 能够让穷孩子有机会胜出的社会才是好的社会。加州大学系统很棒,华人不一定都要进伯克利,其他分校也很好的。
武胜 回复 悄悄话 支持加州搞自己的标准考试。加州以前有过STAR考试,用来评估学校水平。搞一个新的标准考试本身并不难,难的是如何支持公平的理念,即不能让家境贫寒的学生因资源不足而劣势太大。知识的掌握已经大体由GPA反映。标准考试应该朝类似智力测试的方向靠,而不是以知识为主。当然教育资源优越的学生智力开发上也有一定优势,但比较知识为主的测试要公平一些。毕竟社会不平等不能由一项考试来纠正。
ahhhh 回复 悄悄话 多数加州国民就是民主党偏左的
三河匹夫 回复 悄悄话 加州大学敢启先这么做,还是有底气的,要是多数加州国民不同意是办不成的。光说民主党偏左之类的话一点用没有。
三河匹夫 回复 悄悄话 加州大学敢启先这么做,还是有底气的,要是多数加州国民不同意是办不成的。光说民主党偏左之类的话一点用没有。
car88 回复 悄悄话 民主党趁疫情把华人子女的希望彻底给灭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