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英国“群体免疫”真是一无是处吗?

(2020-03-16 12:58:53) 下一个

在一边倒痛批英国“群体免疫”做法的时候,我们还是应该冷静分析,英国在很多方面都是先进的,最重要的是他们思想的深邃。英国人总能做出让世界震惊的事情,现在仍然深远地影响着世界,英国崇尚个人主义的色彩在美国仍然很浓。在批评英国对抗新冠病毒的政策时,我们别忘了他们的感染人数(1,543)比意大利 (27,980)、法国 (5,423)、德国 (7,241) 甚至瑞士 (2,353) 都要少,英国感染的人数只是德国的21%,难道病毒真是难横跨英吉利海峡?

在医学不发达时,“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是人类经历所有传染病的痛苦方式,Herd是牧群的意思。作为达尔文主义在医学上的体现,它是有相当的科学道理的,60%或更多的人拥有免疫力后,未来就不会出现大流行了。美国有些专家也向川普总统传达这个概念,新冠病毒像一阵风在我们面前吹过,然后我们就因获得了免疫力而不会再生病了。对现代的人类社会,我们最为熟悉的“群体免疫”是通过疫苗来实现的。

如果没有疫苗,对像新冠病毒这种危险病原微生物,实施放任自流的所谓“群体免疫”的做法是相当危险的,所以英国官员和科学家都说他们从来没有在任何官方文件中使用过“群体免疫”的术语。伦敦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卫生与热带医学院,帝国理工的Neil Ferguson天才般地预测新冠病毒的疫情,我们这次是见识了的,他说世界在中国之后的一个月将出现大流行,真被他猜中了。

我们不能在没有弄明白英国政策之前就攻击它,他们的核心点就是会定向识别被感染的人群,让易染的人特别是老年人在家隔离。对英国公众不要在疫情早期过度控制他们,特别要避免公众产生“早期疲惫”,而疫情真正来临时他们反而会大意。约翰逊政府的二个很鲜明的政策是,不希望过早挤兑英国医疗系统,也不想让英国经济受到更大的冲击,英国的做法肯定不是不惜一切代价。

但是在对新冠病毒不了解的情况下,滥用群体免疫力的概念是错误的,甚至荒谬的。我们撇开人道关怀弱势群体不说,大家知道社会达尔文主义是被抛弃的理论,仅从作为科学的免疫学来说,这种群体免疫的可能做法也是值得商榷的。

首先,“群体免疫”的优势是当特定人群再次遭遇同种病原感染时,因为绝大多数人群已经拥有了免疫力,他们不会再次感染,所以那些没有免疫力的少数群体反而会更加安全,因为人群间传播的可能性就降低了。我们知道感染后所获得的免疫力是有差别的,我们不太了解新冠病毒诱导不同个体的免疫反应,虽然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团队发现她们所检测的五位病人都产生了有效的中和抗体。而最近日本报道,刚治愈核酸转阴的老人又重新感染了新冠病毒。

另外的一个大前提是,新冠病毒每年或不久的将来会再出现,如果不卷土重来,那群体免疫没有任何意义。同时期或同年感染所产生的群体免疫只会惠及体质强壮的人,体弱者则在病原攻击时丧生了。相对于这点,英国首相约翰逊是想通过不太惊动英国人的政策,以换取应对的时间。他始终强调英国与其他人的做法不同,但是有点是肯定的,英国不是放任让60%的群体去感染的,这是对他们的严重误读。另一说法称这或许是约翰逊首相的激将法,反而使英国人多宅在家里,有利于防控。新冠病毒是与萨斯病毒同源的动物源性病毒,很有可能就像萨斯那样不会重返了,而它们的兄弟姐妹病毒可能会再来。但是我们知道的免疫力是具有高度特异性的,再来的新病毒,我们所产生的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将沒有效力。免疫系统的特异性可以精确到识别三个氨基酸组成的肽片段,也能识别自然界完全不存在而是纯人工合成的物质。

群体免疫的第三个缺陷就是指望再来的新冠病毒没有产生变异。现在看来新冠病毒的变异性确实很少,如今全世界研究的都是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发现的那个病毒。但是如果出现像流感等微生物的变异,那以前营造的群体免疫就毫无价值了,就像我们必须年年打流感疫苗一样。

我们需要明白免疫在达尔文自然选择理论中的作用,这与“群体免疫”有关。阿肯森有个不太有名的说法,他认为免疫防御在抗生素等人为干涉前的最大功能是保护作为基因载体的个体到17-18岁的生育年龄,护送到你能够传递基因的时候,在这之后免疫系统就开始做坏事了。美国大量专家现在口上说的,就是我们大部分人都会得新冠,有时得了都不知道,然后获得了免疫力。

这里还需再解释一番。对于病原微生物来说,基因突变最多的原因就是免疫逃逸,以避免机体的免疫攻击。它们是不断寻求与机体的共生,若太强大而把寄生体杀死,它们自己也完蛋了。所以为了生存,病原微生物的突变不少对人体是有害的,而人体为避免微生物攻击的突变则多数是好的,像CCR5的突变,但是也要具体分析。达尔文理论有很多,最重要就是自然选择压力,活下的基因与个体都是经过选择的,不行的就淘汰了。在自然环境里达尔文适者生存理论是真理,从细胞到基因到蛋白质超微结构都是如此,社会达尔文主义则是种族主义或希特勒的人种优生论了,赞赏强者基因的霸行。新冠病毒在某种程度上是淘汰抵抗力低的个体的自然选择手段,虽然活下的人现在是强者,百年后,他们的子孙可能又有年老后眼睛看不清的毛病。真为风水轮流转,见我以前文章的例子:

工作到生命终点的美国人(雅美之途)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61002/201806/2099.html

“借此阿肯森今天演讲的幻灯讲个概念,关于达尔文进化理论的选择压力的知识,因为我面对太多神创论的朋友和对进化论的理解有偏差的科学家。2005年的重大遗传进展揭示:一种很常见的眼底退化性疾病(AMD,Age-Related Macular Degeneration) 的部分原因是,因为调节补体活化的蛋白Factor H的基因突变造成的,三篇Science和一篇PNAS,同时发表,轰动学术界。如果机体不能抑制免疫系统的活性,代谢等生命过程产生的垃圾物就沉淀在眼底的Macular(黄斑), 而黄斑正是光线聚焦通过视神经传递信息的区域。那里的病变会让你辛苦工作一辈子,80岁后看不清孙子的面孔。原因查出是Factor H的402位置的氨基酸从Y(Tyrosine, 酪氨酸)变成了H(Histidine, 组氨酸),也就是Y402H。但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人群中大概30%拥有Y402H突变,为什么这么普遍?

微生物实验告诉大家,原来我们拥有此突变是因为进化压力使我们保留下来的:细菌为了逃避免疫的攻击,常常借用机体的成分来对抗免疫系统,因为细菌的基因组不够用。细菌与人体的Factor H结合后就能抵抗人体免疫系统的攻击,细菌变得为所欲为,人则面临死亡的命运。但是研究发现链球菌或鼠疫杆菌与拥有Y402H突变的Factor H的结合能力下降,这样拥有Y402H变成对抗细菌感染的保卫性突变,使自己的免疫系统不被细菌滥用而更容易清除细菌。这样在瘟疫杀死大量人群时,拥有Y402H的人群就存活了下来。活得长后,眼睛又看不清了,真是有得必有失。

我是十分惊奇很多人都把达尔文学说弄成什么人是否源于虫子的无效争执,其实达尔文学说最核心的理论就是发现了自然界的这个选择压力,也就是自然选择理论,所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他的一切理论的基础,其他都是推论,容易造成循环辩论,没有必要争论。大家应该知道:抗菌素耐药性,病毒逃避机制,三维结构里病毒为生存的变异以及CRISPR, 这些都可以用达尔文的选择原理来解释。英格兰那么小的地方,出现了与牛顿同辉的达尔文,我常以此原谅英伦人的冰冷与高傲。”

非常励志的故事,当1665鼠疫使剑桥大学关闭后,牛顿等科学家回家工作,结果他发现了地球具有地心引力,以此开创牛顿经典力学。你我在家能做什么?我都不能保证会写更多博文,顺便带回家的是我们贡献过一章的教科书Clinical Immunology(1300多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HCC 回复 悄悄话 Ferguson 把他的模型大幅调整了:

UK has enough intensive care units for coronavirus, expert predicts
Read more: https://www.newscientist.com/article/2238578-uk-has-enough-intensive-care-units-for-coronavirus-expert-predicts/#ixzz6HpRTq5pE
https://www.newscientist.com/article/2238578-uk-has-enough-intensive-care-units-for-coronavirus-expert-predicts/
warara 回复 悄悄话 我看是很多人根本就不懂英国人,我有一个英国朋友特别讨厌川普和Boris,但他说这次英国首相的讲话是他听过最好的。我看他用的是激将法。英国人是不听领导的。大部分人根本没把武肺当回事儿,现在首相这样一讲很多人反其道而行之在家里乖乖地呆着了。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这种做法与疫苗是完全没有可比性的,看看天花疫苗的发展过程就知道了,英国的群体免疫概念至多就是在宋朝时期中国使用的人痘免疫方法,死亡率很高(所以发展不起来)。这种情形直到英国在十八世纪根据人痘的概念发展了牛痘才有改善,毕竟牛与人差别很大,不属于人传人。
往坏说,英国试图像黑死病时期那样处理这个病毒,代价会是极大的。从大灾难理论的角度,不论什么样的灾难都会有至少10%的人产生免疫机制而存活,问题是谁愿意做那90%?
另外,现代疫苗向身体里注射的是死病毒,尽管也有从鼻子喷的用少量活病毒的方式,但不是主要方式。
TRUEFIRE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章!力顶
梦遥2016 回复 悄悄话 很强的科普,谢谢!非常同意先生的观点:‘在自然环境里达尔文适者生存理论是真理,从细胞到基因到蛋白质超微结构都是如此,社会达尔文主义则是种族主义或希特勒的人种优生论了,赞赏强者基因的霸行’。
英国牛津大学是第一个开辟PPE 学科(1920s),通过附加研究‘GREATS‘,综合感性和理性, 来制衡和解自然与社会。 政治家们的专业多数是人文科学,历史, 文学,艺术史。
ytwadk 回复 悄悄话 曾在武汉参与重症抢救的国内高手说过以前十拿九稳的病人,这次在武汉十个都没救过来,还说只要上机,基本上就是判了死刑。还说这次病毒是正单链RNA,不用进入细胞核,只依靠核糖就可以翻译蛋白质。可见这次病毒的凶险,致死率比以前的病毒要高很多。

从病毒爆发的结果来说,已经到了生物战的效果,已经使世界几乎陷入了瘫痪,假如在这种形势下,一个负责人的政府不把这次的灾难当成战争来准备,受害的不仅是政府的高官,还有更多的老百姓。

如果英国政府,英国学者自信自己的理论,我倒希望英国关闭大门,自己在家里互相传染,建立群体免疫力,看看最后英国还剩多少人口。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如果博主在圣路易士开讲这个Herd Immunity,估计很快就失去一个文学城内的写手了。
Wtp003 回复 悄悄话 估计现在理解为什么不叫武汉病毒了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谢谢科普!最要紧的是赶快疫苗!的确英国总是和世界上任何国家都不一样,也确实有不少顶尖技术,但这一次的决定,太冒风险。我婆婆说:从英国历史上看,当人口太多了,需要卸累赘的时候,疫情来的正好。我觉得她太悲观了,不过NHS确实承受不了这个负担,经济在脱欧后,又得拖垮。已经有60-70年没世界大战了,人们忘记了如何合作、如何携手克服困难、忘记了伦理道德如何进化。相信疫情后,一定会有反思。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新冠病毒当然是在变异,现在单个病毒最多的已有十几个位点发生了变化,在所有被分析了序列的病毒中加起来更有几百个变异。从进化关系图看,也已经出现了几个看起来不同的分支,比如前一阵说的L型,S型。但是这些变异似乎还并没有太多改变病毒的性质,我想博主说的这个病毒还是原来那个病毒,就是这个意思吧。当然现在时间还短,谁也不知道下来会不会出现明显改变病毒性质的变异。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_abcd' 的评论 : 病毒会不断变异,变异与R0没有直接的关系。群体免疫对大变异的病毒比较难,流感病毒具有antigenic shift and drift的变异,所以必须年年打疫苗。
cn_abcd 回复 悄悄话 请问病毒会不会变异?病毒变异的几率是不是随着传播扩大而扩大?你的群体免疫可以对付病毒变异吗?如果可以,为什么流感年年暴发?
tobyd_妈妈07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先生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