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差点就是一位造谣者

(2020-01-29 09:11:56) 下一个

最近中国最高法院和最高检查院为武汉的8位造谣者正名,早就应该这样了。我就差点被认为是位造谣者,但是我的努力参与纠正了那些昏头的决策。

我在公众号发表的关于武汉疫情的首篇文章是在1月18日,当时武汉是万人宴,武汉报道只有36例。我的18日首篇和20日的第二篇公众号博文(己删)在公众号阅读了共5.5万多次后被河蟹了,因为我报道的英国院士科学家Neil Ferguson 预测的1723例武汉冠状病毒感染,在当时都被认为是谣言。国内朋友留言到:“教授,当时幸亏看了您的文章,我让家人早早做好防护!”

他们无法删我的文学城文章,所以放上面为佐证。幸亏我生活在一个深夜不担心盖氏太保来敲门的国家,也使我凭自己良心说出该说的话,这些博文所起到的唤醒民众之功效会让我年老后永远自豪。天佑武汉!

看见84年岁的钟南山含泪为武汉打气,我对这次“Totally messed up! ”更感气愤。京城疾控的那帮人在文章里对病毒做了详细的研究,文章是需要时间成文的。武汉协和已经发生医护与病人之间人传人,武汉医生自己不能说,要通过钟南山的口在20日才能说。同济那俩院士哪里去了?倒底是谁下令封武汉医务界的嘴?

从武汉市市长的央视访谈看,透露了一些内部决策过程。国务院在1月20日的会议定的调,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定为乙型传染病,甲类传染病处理。武汉方面才敢更灵活地执行传染病法,也就是说武汉方面一直不能定传染病的级别。但是这不能解释他们让一线医生签保密协议,实质性地封口,这封口令到底是谁下的?这个命令直接导致了疾病从12月初至1月20日的慢延,钟南山也是20日才说出存在人传人的。从周市长访谈看,封城决定是武汉市委书记和他为主体做出的。

这封口令必然是来自最高层,为维稳高压国策的一部分。现在武汉已经出现病人威胁医生的行为,再不改弦恐怕民怨更深。

美国几乎所有关于疾病控制与研究的领袖人物,最近就武汉病毒疫情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包括美国卫生与健康部长,CDC主任、NIH传染病与过敏性疾病研究所所长Tony Fauci 以及CDC管理疾病全球传播的主管。Fauci是著名科学家,只要有他在,我们就放心。当年在美国艾滋病高峰时,他是抗议者的重要目标。总的基调是:美国虽有五人确诊,但是至今沒有发现人传人的病例,不必恐慌,沒有必要在街上戴口罩。

我全部听完记者招待会,现总结些要点:美国从各方面赞扬中国与SARS相比的进步与透明,尤其肯定中国科学家在第一时间能分享病毒基因序列,CDC根据此序列在一周内制备出RT-PCR诊断试剂盒。与此同时,美国部长也说,自1月6日起美国就跟中国卫健委请求派美国CDC的团队进入中国协助,请求过几次,但是中国方面始终没有松口,作为WHO的一部分也不允许,随后有记者称中国对WHO援华已经有所松动。武汉人留言:“1.6已惊动美国人,1.20日街上仍莺歌燕舞不戴口罩[流泪][流泪]”。

Fauci为做B淋巴结细胞出身的著名免疫学家,后来转向艾滋病研究,贡献卓著。他肯定中国对武汉冠状病毒之贡献,也强调很多中国学术界人物都是美国训练出来的,他称造成疫情的病原体已经被中国找到,现在所有美国的诊断试剂盒仍然只能用CDC的,而这试剂盒是根据中国科学家的基因序列制备的。治疗方面他重点提及两点:一个就是抗病毒药物,特别提及抗逆转录病毒的药物,已经在中国应用于临床。他是此领域的世界领袖,他没有反对使用这些药物,但是强调只是临床试验用。另外一点是单克隆抗体也在制备中,成功后将会应用于临床治疗,武汉病毒所已经知道感染后的病人血清能够中和病毒。来自Fauci的令人兴奋的消息是美国已经启动根据mRNA表达抗原的疫苗制备工艺,这个mRNA疫苗的途经会很快,三个月就可能临床试验,因为mRNA直接合成能够刺激抗体产生的蛋白质。

对于记者提及中国发现无症状病人也有传染性的问题,美国CDC没有得到中方的具体资料。Fauci强调,根据他们以往的对呼吸道病毒的经验,最具传染性的病例永远都是发生在病人拥有症状的阶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0)
评论
福从天降 回复 悄悄话 空气传染这种病毒
簡單 回复 悄悄话 百分之百的人祸
沔阳木匠 回复 悄悄话 New drug for RNA virus from Moderna or something based on DNA from Inovio? Repurposing of J&J Prezcobix? 若能把石正丽研究员请来做个报告,就能有更多了解。李中堂任民间组长,三朝师爷负责舆论管控,习总统领防疫部队。新浪的疫情实时数据也消失了,但两个月后我们将迎来报告文学的小繁荣。
yuan222 回复 悄悄话 非常称赞美国CDC的记者招待会。信息量很大,非常透明。
怎么中国政府就不敢召开类似的记者招待会呢?民间有许许多多的讲法,疑问。中国政府为何不能公开给以澄清呢?

你看中国的国家媒介有如实报道武汉第一线疫情的吗?第一线的医护人员缺少什么,需要什么,习近平主席知道吗?

看了这个昨天来自武汉第一线的报道,特别是22分40秒,一位老人家得不到医治,在轮椅上过世。泪奔: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XozpbomAns&t=1414s
或者去youtube 去搜索”iXozpbomAns“。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新型冠状病毒致死率 世卫专家暂估2%。
作为对照,SARS病毒致死率约为10%。

资料来源,来自文学城上头的新闻。

smeagolrocks 回复 悄悄话 我不知道你的数据是哪儿来的。中国哪年没有流感?流感爆发的时候有没有把爆料的人抓进监狱?有没有把诺大的城市封起来?
……………

南方道主 发表评论于 2020-01-29 16:34:09
大家可以注意一些数据的意义:总的死亡率:170/7736=2.1% 武汉的高些:129/2261=5.7%. 大陆以外有100多例,但死亡率为0. 从这些数据分析,死亡率大概最大就是2-3%, 远远小于萨斯的9.79%。另外,除去湖北的数据,各地的死亡率则将为0.3%。所以现在是有点草木皆兵,反应过分了。 另外,流感的死亡率为万分之五。
Yangtze430030 回复 悄悄话 南方道主:补充一下:实际上你说的是致死率(CFR: Case Fatality Rate or Case Fatality Risk or Cade Fatality Ratio or Fatality Rate). 是死亡人数与被确诊人数的比。由于早期原发疫源地多为重感染病人,而且有大量轻感染病尚未被诊断,另外不排除一些病毒携带者没有症状可能永远不会被诊断出来,加上其它非原发疫区一起算的话会更低。另外,随着对疾病的更深刻认识和更好的诊断和治疗方法的出现,致死率会进一步降低,所以现在的致死率可能只是一个估计的上限值。死亡率(Mortality Rate or Death Rate) 为在一定时间内死亡人数与易感人数的比。一般为每年每1,000 or 每 100,000 人中死率人数,它远远低于致死率。那么易感人是多少我们现在并不知道。是武汉一千一百万人还是留在武汉的九百万人还是中国十四亿人?
Wtp003 回复 悄悄话 借这机会说下死亡人数。昨天城头有文章提到在死亡数86时已增加运尸车。有跟贴提到一干二百万人口平均每天正常情况下死亡数是400,若每天多个十几二十个有必要调增一批运尸车吗?多少才不得不这么做?
Wtp00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方道主' 的评论 :
分析不错不过忽略一个关键问题;死亡数字170和1700那个离事实更接近?
当然确诊数也应大大提高,最后结论很可能差不多。But my point is , it is meaningless to do any calculation based on ..... you know what I mean.

“南方道主 2020-01-29 16:34:09 回复 悄悄话 大家可以注意一些数据的意义:总的死亡率:170/7736=2.1% 武汉的高些:129/2261=5.7%. 大陆以外有100多例,但死亡率为0. 从这些数据分析,死亡率大概最大就是2-3%, 远远小于萨斯的9.79%。另外,除去湖北的数据,各地的死亡率则将为0.3%。所以现在是有点草木皆兵,反应过分了。 另外,流感的死亡率为万分之五。”
Wtp003 回复 悄悄话 多谢。正是因为说法多点所以想听听权威的说法。现在有你的就足够了。:)
”Rosaline 发表评论于 2020-01-29 16:42:47
Wtp003, 我代答:
病毒的起源,读了不少正式和非正式消息,是多点的。

也有民间说法是于去年十月份时武汉病毒研究所收到了一份疾控中心送的样品中,分离出一份从来没有见过的病毒,凭着职业敏感,迅速对该病毒进行了序列分析…明确为一种新的冠状病毒。该份样本的来源逝者,生活轨迹与那个已经非常著名的海鲜市场相关。…”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给雅美兄的高洁人品点赞,以学者的学识和身份写文章提醒国内民众重视瘟疫的凶险,同时鄙视一下北京专家团,可以说他们犯下了反人类的罪行,是一帮学术骗子,害死了多少国人,害惨了武汉人民和全国人民。至于您提出的问题,一尊本人已经给了答案。
nightrider 回复 悄悄话 We need more rumor mills like you! The, literally life saving, freedom of information will take hold in China only after the demise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nd the demise of the Dear Great Leader and his 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Wtp003, 我代答:
病毒的起源,读了不少正式和非正式消息,是多点的。

也有民间说法是于去年十月份时武汉病毒研究所收到了一份疾控中心送的样品中,分离出一份从来没有见过的病毒,凭着职业敏感,迅速对该病毒进行了序列分析…明确为一种新的冠状病毒。该份样本的来源逝者,生活轨迹与那个已经非常著名的海鲜市场相关。…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一直以来不懈地努力为你的家乡发声, 尽管我不是武汉人。

“这封口令必然是来自最高层,为维稳高压国策的一部分。” 需要澄清的是, 隐瞒疫情的命令虽然从国务院发出,实质来自“人民领袖”。 而且,直到今天(2020.01.29),这个命令还在有效执行,程度有所减轻而已。湖北方面,其实反而相对比较积极,一直试图努力防治,只是缺乏英雄,胆小乏识鼠辈众多。

这次的瘟疫从可控到失控的爆发,是习近平 “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的伟大成就,因而历史上或许可将此次瘟疫定名为 “近平疫乱”。
南方道主 回复 悄悄话 大家可以注意一些数据的意义:总的死亡率:170/7736=2.1% 武汉的高些:129/2261=5.7%. 大陆以外有100多例,但死亡率为0. 从这些数据分析,死亡率大概最大就是2-3%, 远远小于萨斯的9.79%。另外,除去湖北的数据,各地的死亡率则将为0.3%。所以现在是有点草木皆兵,反应过分了。 另外,流感的死亡率为万分之五。
Wtp003 回复 悄悄话 赞好文。不知道记者会上有没有谈及病毒的起源问题?如病毒从实验室出来的可能性。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驻足闻香' 的评论 : +1没有人想做一个造谣者,形式严峻是事实,我们要做的是如何去面对,和疫情做斗争!

谢谢博主如此专业,翔实的分享。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雅美先生:我记得,我当时将你文章中提到的,你的同济医院的同学,现在己经感染,曾被请去“喝茶”,拎出来了提问。

因为Dr. Nail Ferguson 是依早期中国政府小心翼翼的提供的,可能低于实际数据做的模型,那个数据事实上远远低于实际感染数!!!什么称是“确诊人数”?我愤怒!

现在美国电视台新闻正在报道,讨论,中国政府说真话了吗?!我这辈子没有如此,无法从悲哀中走岀来,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

武汉,仍然黑云压城!武汉人民,湖北人民,四川人民,云南人民,浙江人民…,都在面临。

武汉,上海 是我在中国生活过最久的城市,武汉是鱼米之乡,没有吃“野味”风俗。武汉人,喜欢汤逊湖的鱼丸,热干面豆皮,湖北人喜欢鱼糕,沔阳三蒸…梁子湖的螃蟹,刁子鱼…。武汉的大学有多少?知道吗?武汉的汉街,我女儿走在那里,曾说,除了看到的是中国人,感觉与走在波士顿没有区别。东湖胜西湖。

武汉人,湖北人,今天都站起来了,以从来没有过的齐心协力,众志成城,英雄地站起来了!

期待着下次去武昌护部巷,悠闲的品着汤包小笼,豆皮,糊米酒,喝着莲藕排骨汤的好时光,还有东湖的梅花,磨山的秋菊…

三河匹夫 回复 悄悄话 "習近平不批示 疫情就淡化"
洛城新語 2020年01月24日
驻足闻香 回复 悄悄话 永远支持你以及和你一样的专家学者,勇敢发出自己的声音。
即使你当时说错了,你也不是一个“造谣者”。造谣是指故意传播虚假情报或信息,你只是在表明自己的分析和看法。是人都会犯错,不论他学识是如何渊博。只有死人不会犯错。
“造谣者”另有他人,永远正确的人只有金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