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旅美资深美食家谈中外饮食

(2019-12-01 20:33:33) 下一个

近期新移民陆续进军圣路易斯的餐饮业,他们瞄准大量留学生的口味,与我们习惯的传统粤菜、川菜或湖南菜相比,新朝中餐馆的口味都重很多。

现在对于我们这些喜欢吃辣的川菜的食客,面对他们的麻辣锅底料都有些害怕了,主要原因是猜测国内高发的胃癌多少会与这些饮食相关,还有国人少用公筷使幽门螺杆菌容易传播。另外,学生在我家描述的国内不法商贩向食品或奶茶中加的化合物,更是可怕,朋友在群里分享的国内超市的极度上色的鸭子,我看后就说吃这些会死人的。查了一下科学文献,在2012年,中国大陆有32万人死于胃癌,占全球胃癌死亡人数的45%。同济只有四十多岁的生理系主任前不久因患胃癌去世,她是从伯克利海归广东后被同济引进的。

文章题目中的资深美食家头衔,为本人自述,但被我首肯。虽然我走遍世界也吃尽各地餐馆,对美食仍然是门外汉,因为我不会做饭,无从评论食材。

我习惯于在博客中调侃哈佛,好像沒有与耶鲁相关的人不这样做的,除了那些俩儿子分别读了哈佛和耶鲁的家长。从这句耶鲁口头禅可以看出:Harvard Sucks, Princeton doesn't Matter(哈佛令人烦,普林斯顿无关紧要)。

哈佛是美国大学的老大,高等教育的Yankees,人见人恨。我当然理解,麻省理工称哈佛为社区学院的原因,哈佛那校园可真是令人乏味,比我们华大差远了。记得一位儿子去哈佛读书的华大博士老爸,在去波士顿看儿子时,儿子给他的预警是哈佛校园远没华大漂亮。有些哈佛家长对我有微词,甚至抗议,但是Rosaline是能够接受我的幽默的哈佛妈妈。我以前称她为资深科学家,她也是书虫,更是中科院上海分院的校友。从她的留言看,她还有位不太认德国故乡的根的美国丈夫。别怪我透露了隐私,这些信息都存在于她在我博文后的留言中。

下面引号中的文字是Rosaline的留言,由我的北京大白菜文章引起的。她是从回答另一位网友的“你要说吃的话,国内的人绝对比您在美国吃的好”的评论开始的。这位哈佛妈妈可真是位资深美食家,还经常回国,当我读到国内的意大利大香肠800块人民币一根时,真是吓掉了我的下巴。以后我应该留心看看这意大利香肠长成啥样子,吃起来也带劲些。鉴于这些描述对墙内墙外的同胞都会感兴趣,遂引用如下,仅改了个别字和标点符号。

“我去Costco搬个西班牙的Serrano ham回家,还附赠刀具,也没有那什么“黑猪肉”贵。大家知道Spanish Serrano ham至少是 是真的“有机猪肉”再加工制作的。

Whole Foods的“有机火鸡”是$3 per pound, 也比中国的便宜太多。现在许多店里广告,买的东西超过$100,免费送一个火鸡。”

“感恩节,谈火鸡和吃。“吃得好”,是个很主观的事情,如同“在中国肯定比在美国吃的好”,那是你长了一个什么“中国胃”,或者“北京胃”,“天津胃”,东北胃”,或者“上海胃”…,我可能有一个“国际胃”,什么好吃,吃什么,什么墨西哥的,意大利的,希腊的,法国的,德国的,日本的,美国的BBQ, 上海的小笼汤包,湖南的薰肉,东北的锅包肉,成都的水煮鱼…

吃,在美国,应该比在中国好,选择多,食物健康,放心。我在西雅图,平时生活不缺水煮鱼,和小笼汤包,而且还可以水煮Halibuts, 这个在中国做不到。比萨饼,意大利面条,千层饼,家周围有许多很地道的,美食家们爱聚的意大利餐厅和家庭式的比萨店。墨西哥歺馆,西雅图没有什么很好的,要去圣地亚哥,德州,或者Tucson 。曾经从凤凰城特意去Tucson 吃百年老字号的墨西哥饭。西雅图的海鲜歺馆太多,因为是阿拉斯加的帝王蟹,三文鱼,Halibut转内陆第一站,本地还有生壕,象鼻蚌, 螃蟹,生吃,熟吃,自己做…西雅图的渔人码头还有一家游人爱去的,Crab Pot, 大家扎上围裙,敲着本锤,吃螃蟹…。还有许多日本人开的寿司店,还有德国人的著名猪肘子,香肠店,专门去吃生蚝的店,还有许多需要提前预定的牛排店,法国歺馆,意大利歺馆,希腊歺馆…,太多选择了,这里食材新鲜,来源可靠。

火鸡,其实很好吃,在于谁做!可以传统的烤,也可以去油锅炸火鸡,还可以丢在Smoker上烟熏24小时,再放上一些三文鱼,排骨一起薰,也可以去切成几大块,做成湖南腊火鸡。火鸡汤远好过什么土鸡汤和乌骨鸡汤。火鸡汤熬出来是清香的乳白色,如同牛奶一般。什么鸡汤能熬成乳白色?只有鱼汤了。火鸡汤比鸡汤好喝。

“三颗石头”,就不要与我谈“吃”,我算的是“资深美食家”,中国的会所,私家菜都吃过;)”。备注:“三颗石头”为那位说“国内的人绝对比您在美国吃的好”的网友。

“上海的腌帮鲜也可以熬成乳白色。食品物价,肉食在中国真的不便宜,几年前,武商量贩的普通牛肉多是60元一斤,好一点的更贵,而且质量没有Costco的好,更不用与PCC, Whole Foods, Central Market 相比。万达商场内的国际grocery store, 有许多什么黑猪肉,和各种进口牛肉。猪筒骨卖到40元一斤。我买了一根意大利的大香肠,平时配面包吃的,花了我800人民币,在Costco是不到15美元。

中国吃饭,担心食品添加剂,有人告诉我,有些菜用的不是辣椒,而是辣素。后来我也会分辨,非常辣,而不香的,是用辣素。火锅海鲜汤,乳白色,我不相信是用鱼,干贝,鸡汤炖出来的,就是化学原料包配制…。 ”

“谢谢雅美先生,感恩节快乐!

To 萨马乡人:那么,你更是支持了我的观点,美国好吃的更多,价格也reasonable。我们可以在美国买西班牙火腿,瑞士奶酪,俄国薰鱼,bacon, 墨西哥的龙舌兰酒,台湾香肠,五芳斋粽子,…价格不是一个问题。

多年前,你说的稻香村松仁小肚,带皮捆的上海的方腿,哈尔滨红肠,粉肠,我都爱吃。现在在中国,这些stuffed meat,吃的很小心,长沙,绍兴臭豆腐也不敢吃。看着江河湖泊的水,吃鱼虾也小心翼翼。我以前爱吃红烧胖鱼头,现在也不敢了,因为藏污更多在鱼头。爱吃街边的萝卜墩,现在又怕油不干净…。我爱吃米粉,现在问,为什么米粉韧性这么好,不易碎?:)”。

附萨马乡人留帖:“在中国买意大利的香肠,加了运费,关税,店租,暴利等等是得800块人民币一根。 不过80块人民币在北京就能买一个稻香村松仁小肚,一根口福居鸡蛋肠,和一根哈尔滨大红场,配面包可一点儿不比意大利的差。

离我们这不远的在南伊利诺州的德国餐馆,可是有闻名的德国肘子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老姐 回复 悄悄话 说的对,美国吃的比中国的好。
德国那个咸猪腣是法国的最好,上海的只是用来解解馋。在美国没有找到过,很想试试呢。
匡吉 回复 悄悄话 要比吃各国风味美食,肯定是美国完胜中国,但只比吃中餐,那绝对是国内完胜美国!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雅美先生,我只是从小就在家庭和朋友中一致公认,后来又在生活阅历中提高升华了。:)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saline' 的评论 : 这Title你是当之无愧。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雅美先生,将我在您的博客留言整理成文!我应该不算“旅美的资深美食家”,而是“华裔美食家”?又多了一顶帽子?:)

我能做好饭菜,但是远不如城里的“游走四方的鱼”那么精致,我喜欢读New Yorker 写的美食文章,极有灵气,他好像是一个生物或者生化博士。我常说,厨房如同生物实验室,烧菜,也是几大要素:原材料,温度,时间。最重要的是琢磨,如同如何将实验做得炉火纯青,达到美的极致。

美食家就是品,多走多吃。大家忆得陆文夫的“美食家”的西红柿盅,梁实秋写的那盒鲍鱼罐头煮面。梁实秋真的爱吃,文章中常常用“满口余香”。我喜欢读美食文学作品,不仅是中国的。

文中的德国猪肘子图片,西雅图的Steve pass 那边的山脚下有一个德国小镇,有一家德国猪肘子店,极为地道,价格也好。旁边还有一家德国香肠,德国啤酒店。这个德国咸猪手在中国已经很流行了,去年在北京,朋友们请我在北京吃过,也是配德国啤酒,我喜欢黑啤。深圳的海上世界也有,只是德国猪肘配的酸菜不那么地道。先生的姐告诉我,从小是她母亲自己做酸白菜的。现在我家的冰箱总是有大瓶买回的酸白菜,先生配香肠吃的。深圳海上世界的爱尔兰酒吧,墨西哥馆非常地道。旁边的希尔顿酒店的每天早歺,都有一个地道的很大的美式honey baked ham 新鲜出炉,一片片切给你。这个是国内并不多见,香格里拉也没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