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为什么华裔孩子越来越考不好PSAT?

(2018-11-18 22:17:40) 下一个

一位耶鲁妈妈发现她们在阿拉巴马的学校,华裔学生入围National Merit Semifinalists (全国优质生半决赛入围者)的人数骤减,她认为减幅是从几年前的70%到现在的10%,她找不到确切的原因,所以在朋友圈寻求答案。

我专门去查寻了这所名为Vestavia Hills的公立高中,上图是所获的一些数据。以华裔姓氏为标准,在这所阿拉巴马伯明翰郊区的高中里,全国优质生半决赛入围者的百分率分别是:2014年为44%;2015和2017年分别降为22%和25%;2018年则降到不可能再低了,11个中只有1位华裔,如果硬算百分率为9%。这所高中的情况是华裔的全国优质生半决赛入围者逐年下降,空出的名额几乎被白人取代。因为这种入围者很大程度需要为美国公民或绿卡持有者,所以这里不关从国内来读美高的学生的事,况且这所是美国的公立高中,美高学生集中在私立学校。

那么阿拉巴马的Vestavia Hills是否是孤立的现象?答案是否定的。请看我们圣路易斯最顶级的公立高中Ladue的情况: 同样也仅以华裔姓氏为标准,2018的半决赛华裔在全校25位入围者中占5位,达20%;而2017年为11/21=52%,在2014年Ladue华裔所占比率为6/15=40%。你可以说Ladue在2018年因为这届华裔学生比较弱而不具有代表性,那让我们把视线放在圣路易斯郊区最大的公立学区Parkway的高中。我们Ladue只有一个高中,Parkway因为太大而拥有四个高中,所以他们的半决赛入围者是按四个高中的总和出现在媒体的,因为是公共信息,我索性把近几年学生的名字都列出来了。Parkway的华裔半决赛入围者的下降趋势如下:2012年为15/28=54%;2017年降为7/25=28%,2018年则仅有9%(2/22)。这组数据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National Merit半决赛入围的唯一标准是PSAT的考试成绩,先按各州学生考PSAT的成绩划线,每年各州的分数线不同,一般情况是你需要考入你所在州的顶尖的0.5%才能入围半决赛。PSAT又被称为National Merit Scholarship Qualifying Test, 半决賽后进入决赛或National Merit Scholars则需要正式SAT成绩,推荐信和文书等综合评议,真正得到那$2500奖学金的全美只有2500人左右。这个数字有多少呢?哈佛每年也就录取二千左右,五大名校HYPSM录取大概一万多点。半决赛入围者的减少意味着华裔越来越考不好PSAT,这对华裔的挑战还是蛮大的,奖学金的机会相应会减少,被大学关注的程度也会降低。华裔孩子在艺术(包括表演、唱歌和舞蹈), 体育、传媒、政治演说与辩论都处于相对的劣势,特别是华裔男孩,没有了考试的客观标准,美国名牌大学拒你更加没商量了。

现在初步的资料指向:华裔由于PSAT考不好致使他们在National Merit半决赛入围的人数明显下降。我现在倾向于这样的三种解释:第一。新PSAT现在更全面地考查学生的阅读理解能力,将课堂学习的内容融合到考试当中,特别是华裔涉及少的西方人文领域。我倒不愿意说这是什么阴谋,或者是有意的歧视,但是曾经有研究表明:华裔在12岁左右之前,他们在语言部分的测试上仍然低于白人,现在的高分是以后才赶上的。部分非洲裔甚至称SAT为种族歧视的考试,我可以理解他们认为那些试卷里的阅读材料,美国内城的孩子很少见到。华裔父母在餐桌上说中文,英文词汇怎么可能达到美国人那么丰富? 有些学生说现在的PSAT,即使是数学部分也有大段的语言描述,这点与医生执照考试相似。大家去关注我那些数字在2015年前后的巨大变化,或许能给出部分的原因,因为新的PSAT是2015年实施的。谈点我自己的经验,我在带学生阅读理解时曾转个角度问华裔学生:克鲁格曼有篇在纽约时报的文章中的“Brussels指什么”,很少学生知道文中布鲁塞尔代表EU, 大部分人说成比利时的首都,无论是美国本土还是大陆长大的孩子,说明他们的人文常识堪忧。

从一位耶鲁家长的跟帖说明,新老PSAT的语言与数学部分的权重相同:“有了新的 PSAT 后,(英文分数除10乘2)+ (数学分数除10乘1)= Selection Index,你可以看到,英文占了两倍,数学只一倍,但是旧的PSAT 是考三门(阅读,文法,数学),所以英文实际也是占全部的2/3”。对于最终算数的SAT而言,无论是语言权重是数学的一倍的2400分的SAT;还是现在重归语言与数学对等的1600分的SAT,华裔都能考出高分。考虑PSAT是Junior年级开始时考的,说明华裔的高分是后面一年努力的结果,或者说是考试机构训练的结果。

第二,我觉得是老二或老三综合症,小的失去了老大为实现父母梦想的动力,普遍学不过老大。哈佛教授有次在课堂中途停下来问哈佛学生:“你们是老大或独生子女的请举手”,结果80%的学生举手。虎妈虎爸的研究发现,三代以后的华裔的考分与白人沒有区别,所以虎妈有紧迫感,希望自己能扭转此趋势。

第三,说出来可能会得罪人,那就是华裔学生中可能出现的智力稀释现象。有位北大毕业生在美国超级名牌得博士学位,他沒有走职业爬梯努力,而是专职辅导高中生的数学。他发现我们见到的华裔学生的数学超群的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为大陆77级至90级的后代,他们的智力经过了浓缩。90级以后毕业生的后代的数学能力明显下降,我似乎也感觉到这点。这对于我来说有点自吹自擂,但是我们当年来美国的人当中,多少家配偶都拥有硕士学位,他们孩子的智商高是有一定的证据支持的。虽然智力遗传十分复杂,因为我见到很多农民的儿子非常聪明。

PSAT或National Merit仅是美国大学申请的一个指标,我以前曾经这样劝科大毕业的赵宇空:“你在National Merit上花费了大量的笔墨,将之作为主要证据。National Merit翻译成中文很好听“国家优秀学生奖学金”,但实际上仅仅是一家公司或基金会,主要依据是一次PSAT考试。假如我是大学,我为什么要让另一家机构来替我作决定,我为何要以一次PSAT的成绩为录取依据? ”。赵宇空曾经著文抱怨自己的儿子被众多藤校拒绝,他现在领衔告哈佛和耶鲁的诉讼。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9)
评论
每一天的好心情 回复 悄悄话 分析得很有道理!我儿子从小爱看书,写作也是很会用复杂词汇的那种,数学也不错但不是顶尖,他psat 考得很好,也没专门复习,当时有几个数学特好的没进去semifinalists ,但他们后来SAT 都考高分。谢谢分享!
Norstar 回复 悄悄话 老中在家只说中文, 从来不过任何美国节日(鬼节要糖除外, 但也不肯花钱给孩子买装扮)。父母对美国社会和西方文化一无所知。 这样老土鳖家庭出来的孩子当然和优秀不着边际。
amusepark 回复 悄悄话 这些中学的华裔学生数量有没有变化?文章似乎没有交代。
Yangtze43003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雅美之途' 的评论 : 是的。老大就是从这个高中去的。但老二从另一所高中毕业。老大以前在另一学区的初中,但也常常能以一己之力让这一学区学校的团体盖过 Vestavia Hills 的初中。虽然Vestavia 因为华人学生相对多,所以提高了整体水平,但最拔尖的并不一定总在这个学校。所以个人比学校更重要。
Yangtze43003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ocalappleseed' 的评论 : 谢谢你的数据!是否有可能40-50% NMSF 华人学生已经到顶峰,无论如何也难以更高了呢?毕竟华人学生在所有学生中所占的百分比远远少于50%, 即使在华人多的地区?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13590' 的评论 : 可不是仅一二所,跨两州三个大学区,对于写博文可以了,不是临床试验。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saline' 的评论 : 我们老大中文口语很好,读写差些,现在能读懂简单中文信。小的别提了,很不行,但是他们在大学里都学中文。
localappleseed 回复 悄悄话 补充,40%是对New Jersey中部地区特定而言,与华人人口比例有关,但华人在新旧考试中的出头率没有太大变化。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angtze430030' 的评论 : 谢谢杨子的精彩留言,估计贵公子也是从这学校去读的耶鲁,问同济校友节日快乐!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ocalappleseed' 的评论 : 谢谢分享New Jersey的资料,各地不同,正是写此文的目的。
localappleseed 回复 悄悄话 回”Yangtze43003“: 文章的原意是认为这个华人PSAT分数下降是普遍现象,所以应该在华人多的地方也适用。除非你声明该结论不适于华人密集州。
你讲的需要 longitudinal data (across years) 数据支持,这个非常有道理,所以我又查了,New Jersey中部有在2014年9月10日公布的数据,这是老的PSAT,华人几乎正好也是40%。

所以我从有三百多万人口的new Jersey中部地区上百所中学的统计看,华人在新老PSAT中,达到NMSF(National Merit Semifinalist)的数量在总体人数没变或很少变。
lin13590 回复 悄悄话 亏你还是做科研的,怎么能从局部一两个高中或学区,就得出一个全国性肯定结论。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雅美先生,因为我的孩子中文很差,所以我的反省是没“歺桌中文”造成的:)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雅美先生,你认为华人家庭在歺桌上说中文,孩子们的英语词汇没有美国人家庭丰富。我以为华人家庭的歺桌中文有利于孩子学习,保持中文水平,倒是难得。我认识的几家,父母均是大陆过来的中国人,但是家里是说英文的,孩子完全不会中文。

我不理解的是许多华人父母不帮或者鼓励孩子的英文阅读写作吗?除了数学和钢琴等。中国的教育也是从阅读开始。语言和人文是所有学科的基础。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考PSAT, 孩子们从小喜欢阅读的积累很重要。没法准备。
Yangtze430030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关注这所高中!对Vestavia High 我有深切体会和发言放在权。localappleseed 说的虽有道理,但同样是局部个别特殊的州的数据,况且缺乏 longitudinal data (across years) 数据支持。另外 New Jersey 是华人密集州,并无很大代表性,从这点来说阿拉巴马州更有代表性。Vestavia High 一年400 左右毕业生,华人学生占不到10%. 雅美先生所提出的可能性也是我所怀疑的。首先,新的 PSAT 用 selection index. SI highly favors reading (2/3 weight), 加上数学部分大简单,造成华人学生的 raw score 高而 SI 低的情况。另外我的感觉是新 PSAT 难度可能有所下降,造成很大比例学生的 raw score 都好,结果 SI 让一些我认为同样好的学生不能拿到 semi finalist. 同样,华人学生所处成长环境包括家庭和生活社交圈子,华人学生处于非常不利地位。从某种方面来说,南部和中西部因为华人比例小,华人与当地人的互动反而更密切此,但仍无法与土生土长的美中人比较。个人觉得应阅读,数学和科学各占 1/3 比重比较合理。但似乎与 National Merit Scholarship Corporation 目前发展方向相反。我也认为阅读至关重要,但最多占 1/2,2/3 确实太多,加上数学部分难度不够,更使华人学生处于不利状态。Vestavia High 名声在外,但好的 performance 我认为主要是因为居民的 demographics 所决定的, Vestavia Hills 主要是 professionals 如医生,律师,商人和其他专业人士,所以生源较好。
再次谢谢雅美先生好文!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努力爬藤中,谁还花力气去准备这个。去州大拿个奖算啥,况且现在凭此也拿不到多少了。
localappleseed 回复 悄悄话 以上是New Jersey中部中学的统计,总得奖人数在250人,华人在100上下。
localappleseed 回复 悄悄话 "她认为减幅是从几年前的70%到现在的10%,她找不到确切的原因,所以在朋友圈寻求答案".
原因是你的统计方法有不对的地方。你统计的学校样本太小。几个学校出现华裔学生semi finalist减幅不能得出全州,全国也有同样减幅。
Google "New Jersey semi finalist 2019", 你可以发现2019, 2018 New Jersey州的华裔得奖人占40%左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