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美国华裔应该争取在大学申请表中划归成白人

(2017-05-16 09:31:54) 下一个

这个图表来自Ron Unz的标志性论文,展示美国犹太裔、亚裔、非犹太裔白人、拉丁裔和非洲裔相对于大学学龄群体在美国著名大学的相对比例。犹太人在哈佛耶鲁等按综合评议的常春藤盟校中占尽优势,而在麻省理工和加州理工这些凭本事入学的大学则差强人意。从图中还可以看出,在现在美国大学的申请体系里,最惨和最受歧视的是美国白人清教徒或者包括天主教徒的普通白人的后代。他们的人口最多,但是他们在常春藤已经被缩减成最不具代表性的族群。这是我们早就知道的事实,图表中非犹太白人的范围比WASP(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盎格鲁撒克逊裔清教徒)更加广泛。

在不到一百年前的上世纪初,美国高校的旗舰哈佛大学曾经追求过按成绩录取,他们协助创立了SAT前身的大学入学考试,耶鲁和其他常春藤盟校则紧随跟进。令他们相当意外的后果是犹太人的比例迅速增加,位于犹太人众多的纽约哥伦比亚大学首先沦陷。哈佛和耶鲁猛醒,这偏离美国领袖为WASP精英的传统太远了,觉得应该在保留SAT的情况下增加品质和能力等软指标,也就是所谓的综合评议(holistic review)。综合评议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限制犹太人,因为综合评议可以拒绝你没商量。那么效果有多么显著呢?哈佛一个会议导致犹太人的数量锐减了超过50%。在当时的申请表中,如果你是犹太姓氏当然被歧视,表里还问你是否改过姓?如果改了,原来的姓氏是否为犹太人?现在哈佛耶鲁的综合评议政策正好用于歧视亚裔,而犹太人通过反歧视把自己变成了美国白人。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犹太人的生存条件得到明显的改善,借助全世界范围的同情心,加上他们的努力使犹太人在社会定位上成为美国白人。加上美国白人清教徒和天主教徒的沉伦,也间接使犹太人代替了他们曾经在常春藤的主导地位,现在普通非犹太白人在哈佛耶鲁为少数族群,而他们的祖辈却创立了耶鲁。但是根据Unz的研究结果,这并不是因为犹太学生格外优秀,犹太裔在美国顶尖竞赛的支配地位已经完全被亚裔高中生替代,我们目测的本地高中生的表现也是犹太学生学不过亚裔。Unz的研究发现,每年常春藤大概1万个注册入学的美国白人和亚裔中,犹太人占了3千,占30%。但是代表学业成绩(虽然不准确)的NMS (National Merit Semifinalists) 的1万6千位美国杰出高中生中,美国非犹太人白人和亚裔为1万5千人,而犹太人只有1千,犹太人只占6.25%,所以身为犹太人的作者Unz使用了崩溃来形容犹太学生的学业下滑。我们怎么解释这30%对6.25%的巨大差异?犹太学生在耶鲁如此多,可以考虑的原因包括美国从60年代末开始大量招犹太人所形成的legacy群体。但是这里面的猫腻深得很,部分原因可以解释为不少犹太人在常春藤盟校担任校长等领导职位,他们制定或维持的相应招生政策向犹太人倾斜。在1993年,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的校长均为犹太人,近几十年来康乃尔和宾大校长也是犹太人,哈佛近期的三位校长都是犹太人或犹太人的配偶,他们自然想到自己后代的利益。

犹太人在美国名牌大学的经历非常值得我们华裔借鉴和学习,美国白人在最高法院的三次抗争的失败经历告诉我们,平权法案非常难被废除。我们也不应该像川粉那样盼望,川普任命的新最高法院法官戈萨奇的加入能在平权判案上有大的突破,还应该明白美国共和党总统任命的大法官存在叛变的可能。关于平权的二次高院判案(密西根和德州大学), 书写多数派支持平权意见书的Sandra O'Connor和肯尼迪大法官,他们都是共和党里根总统任命的。2028年是Sandra O'Connor给平权的终止建议时间,普大讲座教授的研究结果表明,平权法案如果废除,非洲裔在常春藤大量减少而多出的数额,不是流向白人,而是绝大部分流向亚裔,普大的数据相当惊人。面对华裔出头抗争废平权可能带来的不利社会压力,通过努力让亚裔在申请表中划归成白人不失为一个折中的争取目标。美国白人直到现在都有相当的群体认为犹太人不是白人,密苏里前不久的州长候选人因为被对手谣传为犹太人而自杀,但是犹太人通过反歧视使他们至少在申请表中与白人同类。亚裔明确提议废平权会得罪非洲裔,代价太大甚至承担不起。现在应该争取划归白人的行列,而直接与包括犹太人在内的美国白人大多数族群竞争,达到该目标华裔也会受益匪浅。这是我从去年开始的主张,虽然我十几年来坚决反对平权的歧视录取政策。

将亚裔在申请表中归于白人选项与我们教育后代以华人传承为骄傲是两码事,就像我们周围到处都是犹太教堂一样。我们争取的是在招生时除掉亚裔的选项,所有亚裔可以选择不是非洲裔和拉丁裔的白人选项,申请表中受照顾的非洲裔和拉丁裔仍然保留,这表明我们是支持对少数族群在未来一定时间内的照顾的。如果华裔仅是反平权,非常容易将自己弄成与非洲裔和拉丁裔少数民族的对立面,美国大众只会解释华裔心胸狭窄。

美国现在的白人概念相当广泛,与50年前非常不同。我在一次关于虎妈的书的座谈会上,坐旁边的伊朗人称自己孩子申请大学时填白人。我认识好几位在小镇长大的中国孩子认为自己是白人,Maya Lin出了俄亥俄小镇去耶鲁读本科后,才强烈觉得自己是中国人,因为父母一直把她当普通当地人养,而当地绝大多数为白人。纽约时报几年前就有文章采访哈佛混血学生,那些父亲为白人母亲为亚裔的混血,他们在申请表中只填白人而获利。关于美国白人的多样性,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这样描述:“圣路易斯在九十年代接纳了大量波黑战争的各民族的难民,数目达七万人之多,他们以波斯尼亚的难民为主体,也有敌对方的塞尔维亚难民。他们被安排在圣路易斯的一个治安不佳的区,有人回忆说,抵达不久的周五还听到过窗外的枪声,他们以为还在波斯尼亚。经过努力他们确实帮助圣路易斯稳定了那个城区,逐步把那地段变成了繁荣的带南欧特色的区。美国的 熔炉作用在白人里面尤其明显,因为白人在美国是个非常宽广的谱带。大学录取时,阿富汗,伊朗和伊拉克的后裔都会被定为白人。白人移民的第二代在美国可以连 少数民族都不是,法裔美国后代看见法国总统访美,可能想到那总统的德行就烦, 更不会去欢迎他了。”

我称普通白人在美国名牌大学的申请中最受歧视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富的白人自然拥有有资源参与竞争,我们不要忘了他们是给世界带来过牛顿和达尔文的民族。穷白人资源很少,美国穷白人面临家庭破裂,哈佛耶鲁对他们的分数要求还高,平权法案自动把他们放入歧视的档案。再加上犹太人占据了白人的名额,所以说常春藤最歧视的人是我们密苏里乡下的穷白人。他们最可怜,不过他们也不care,他们人多,拥有网络照样能找到好工作。华裔受歧视的痛苦程度被高的考试分数和重教育的传统充淡了,这样造成了越歧视越努力的态势,另一方面也出现了不少残酷竞争带来的悲剧。

常春藤歧视亚裔申请人的科学证据。这图从统计学上揭示美国常春藤联盟存在对亚裔的配额,而配额已经被美国最高法院判为违宪。

犹太裔学生在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的变迁。大家可以关注哈佛曲线在1925年处的迅速下沉,那是哈佛采用综合评议政策限制犹太人的结果,而现在犹太裔常春藤校长正好应用所谓综合评议政策来歧视亚裔。二战的苦难才使犹太学生数量在常春藤产生巨大改观。图表全部来自Ron Unz。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
评论
志在千里 回复 悄悄话 大学入学对标准考试要求的淡化造成了犹太裔高中生成绩落后,统计显示移民学生的成绩也是一代不如一代。
美国K-12教育最大的缺点在于小学没有用专职数学老师,小学数学由文科出身的老师误人子弟。
dream_pillow 回复 悄悄话 事实上,在健身房的淋浴间,脱了衣服,我反倒比那些所谓的白人都白!那些“白”人实际上是红人。
志在千里 回复 悄悄话 如果美国大学入学申请恢复按成绩录取的传统,尤其是数理化计算机成绩,就像加州理工那样基本上凭本事入学,这才是对华裔最有利的, 也是对美国最好的。比如说,增加入学申请对标准考试的要求,不幸的是, 目前美国高校是反其道而行之的。比如从加州大学到哈佛都取消了对SAT II的要求。
RememberMe2 回复 悄悄话 唉,做梦都想白。
xioduo 回复 悄悄话 为了上学,走火入魔不好。
山地 回复 悄悄话 任何分法都是名副其实的种族歧视。不应该歧视某个种族的智商。大张旗鼓的打这牌对华人最有利。
leonardo2025 回复 悄悄话 从外表和姓氏老中在美国想混到人上人不容易啊。大部分人顶了天上层中产。除非做到贝聿铭那类的顶尖,否则白人不鸟你,连黑人也歧视你。美国的种族矛盾主要是黑白对立。黄猴子夹在中间是两头受气。
留连 回复 悄悄话 为何不可说是“黑人”?
madox 回复 悄悄话 这个主意有些道理,但没有实现的可能。打个比方,就好比晋惠帝说“何不食肉糜”,玛丽.安东瓦内特对饥饿暴动的巴黎市民说“没面包为什么不吃蛋糕”一样。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按族裔化分反而加深了对各族裔的偏见。各个群体的穷人缺少教育机会,穷人是弱势群体,这些才是应该被照顾录取的。
davidhu1999 回复 悄悄话 照顾under represented,本质上没有任何问题,关键是具体手段。有人举例说军队中是不是也要照顾,女人要占一半?谁说照顾的手段就是强制性的增加到一半了?照顾的手段难道不能是把找的名额中的一个极小比例(比如,3%)专门用来照顾under represented么?
判断under-represented的方法,没有不合理。判断出来之后,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手段,才是具体合理与不合理的分界线。基本上说,任何quota式解决方法,现在显然都不合理不合法。其他方法,只能具体方法具体讨论。不能一提到照顾,就拿某一种合理或不合理的方法,来论证照顾整体上,是合理或不合理的。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白不白真那么重要吗?绝对支持为机会平等而不是结果平等而斗争,为颜色争取平等是结果平等本身就是歧视
阿留 回复 悄悄话 您这个,恐怕比让高院废除平权法案还难。犹太人至少看上去还像白人,咱们亚洲人怎么也不会被美国人认同是“白人”的。而且,他们要照顾的是“underrepresented”,只要这个平均主义的思想还在,俺们就没有任何机会,因为根据人口比例算来俺们亚裔在大学里绝对是over-represented。

怎么说服他们这个判断under-represented的方法有问题的?开个玩笑:其实只需建议将其推广。比如,领福利的,也按各个种族的收入,各自划线;NBA,要加入白人和亚裔。军队里,女兵要占一半。护士里,男人要占一半。推广个10年,让大多数人自己认识到其错误,方可返正。
绝对运动 回复 悄悄话 赞这句:越歧视越努力的态势。
从这个角度讲,现行制度是对亚裔有利的。
1. 亚裔EC会强一些,不只读书。
2. 整体上的努力会带来正面的社会结果,虽然很多优秀的孩子去不了名校。
新中美 回复 悄悄话 好几次,在非正式场合,当有人问我从哪里来的,我都先说老家在非洲,再说我是个生物学家,然后才说我本人从中国来。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