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88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正文

关于《我记忆中的毛时代》与网友的讨论

(2016-04-21 09:03:10) 下一个

写了《我记忆中的毛时代》后,有很多网友回复和评论,先谢谢所有读了我的博文的读者。现把我对名为恢恢的网友的单独贴出来,期望把问题探讨得更加清楚,也补充一些遗漏的内容。

我先回复了网友恢恢对我另外一篇博文的评论,我说:“看来你对文革没有任何亲身体验,建议你读读回忆文革的书和历史。受文革冲击最深的绝不是高官,所谓“地富反坏右”才是最惨的,然后是普通人,尤其是农村。您可看一下我的博文《我记忆中的毛时代》。“ 

后来我发现网友恢恢不但读了那篇博文,还费心写了很长的一篇评论。他这样说:

“我们应该算是同龄人,但是比你虚长几岁。想和你交流一下关于过去那段时间的想法。 
现在网上的言论,崇毛也好,骂毛也好,其实多数都是从个人的感受或其他某些目的出发。这些言论,其实都不能算是对那段时期的客观评价。你的博文记录一些客观事实和个人感受,很好,但是似乎还远远不能得出一个社会好还是不好的结论。再说一个社会一个时期也不可能用简单的好不好来评价。 
从你说的可以推出,严格说来你只能勉强算赶上文革尾巴,“大海航行靠靠舵手”你肯定没唱过。所以我判断你是听说的和后来知道的一半,自己看到的一半。 
从你生活的地区来说,应该在全国范围内不带有很强的普遍性。比如你说老师基本是中学没毕业的,这个可能在偏远的地方有这种情况,而且应该是在小学阶段,在全国其他地方(比如我所在的一个普通小县城),不能算普遍吧?我们的小学老师中学老师可都是有正规文凭的,中学老师不少是文革前的名牌大学毕业生。我母亲高小毕业(相当于初中),5、60年代只能当小学低年级老师。应该说,比较49年前的情况,在普及教育方面应该算有很大进步了。 
要说人们的精神面貌,应该从普通人说起,如果仅仅说少数被批斗或镇压的人,那就比较复杂而缺乏代表性,而且要从更长的历史时期比较才有意义。那时的人当然比不上现在人这么眼界开阔和有主见,但是5、60年代人们被唤起的精神大概是民国时期无法比较的,这个只有我们的父辈才有发言权了,我也是从他们口中得知的。和现在的人比较,也不像现在这样自私和功利,这个我们这代人也是有目共睹的。那时人们的公德心和互助精神,远高于现在。“

下面是我的回复:

才看到您的这个评论,您比我年长,我刚刚回了您的另外的评论,把您当成远远小于我的80、90后了,对不起! 
谢谢你花时间评论,也很高兴与你交流。您说“似乎还远远不能得出一个社会好还是不好的结论”,这个我不能同意。文革时代、毛时代是中国近代最黑暗的时代,应当是大多数人的共识。不信可以搞个公投测一下。他们天天说自己那么好,资本主义多么糟,为什么那会儿会有逃港潮?即使很多人为此送了命,还是不停地有人往香港逃。大家在用脚投票!包括现在还是,有一个资料说大多数部级以上官员退休后在美国度晚年。资料也许有偏差,但要说有为数众多的高官的子女、亲属在美国、加拿大、澳洲等腐朽资本主义世界,这却是不争的事实。现在中国是盛世,他们都不呆,何况毛时代那会儿? 
“大海航行靠靠舵手”我还真唱过,还有“文革就是好”。你说“所以我判断你是听说的和后来知道的一半,自己看到的一半。 ”---你的判断是错的,我所写都是我当时看到和听到的,而不是后来听说的,没有一件不是我亲身经历的。 
你还说“从你生活的地区来说,应该在全国范围内不带有很强的普遍性”。有可能不普遍,但正像有些网友已经指出的那样,有普遍性的是人口、地区占大多数的农村,而农村的情况还不如我在的农场。我大约五六岁的时候(74、75年左右)回过河南老家,第一次吃到红薯面馒头,我说很好吃。他们听完以后气得咬牙切齿,想打我的心都有!他们天天吃这个,连我吃不下的窝头都吃不上!那还是在县城,还不是村子里。所以我要说,城市的情况才不带有普遍性。(有意思的是, 河南老家有个中学校长,我喊他姥爷的,包括他儿子那样的年轻人,在我89年大学放假期间回老家时,他们说起来还是毛时代、毛泽东好,支持邓小平平定“动乱”。)
你说“在普及教育方面应该算有很大进步了”,也要看你怎么比。文革时期,文化和教育活动是停止的,人才是断档的。当台湾、韩国大批人去美国留学拿博士的时候,我们在闭关锁国搞运动。我90年毕业后科研所、高校都呆过,那时候三十几岁的中坚几乎没有,人才因为文革断档了。 
你说“要说人们的精神面貌,应该从普通人说起”,这我在文章里已经谈过了。你还说"5、60年代人们被唤起的精神大概是民国时期无法比较的",但这是种什么精神就值得探讨了,简单说,跟现在北朝鲜的很多人的精神有什么区别?很多北朝鲜人,我相信在无私地为朝鲜做贡献,见到金家父子会激动得热泪盈眶,愿意为领袖去死。---但我觉得他们很可怜,我在想得花多少时间才能把这精神状态扭回到正常人的状态。 
你说“和现在的人比较,也不像现在这样自私和功利”,也许。但恐怕还不如49年以前。那时大家都是乡里乡亲,东西都是私产,讲究仁义礼仪廉耻,拿别人东西是很丢脸的事。而我小时记得的是,虽然天天在“很斗私字一闪间”,职工偷拿公物很普遍,公家的东西,不拿白不拿,白拿谁不拿,不拿是傻瓜。这就是那时的社会风气和精神面貌。 
直到现在,还在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文革期间,对人的残害到了极点,尤其是精神的折磨,不是当事人,体会不到。做了坏事,受惩罚,活该,没做任何坏事,被冤枉,谁也想不通,可文革有个口号叫,领袖的话,理解也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这就是中国现在这么多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产生的原因。最近中国海外电台,报道京剧大师,周信芳,白天被批斗,挨打,晚上关在牛棚里,同伴问他,我们是为什么啊!他长叹,我哪知道!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恢恢,我是过来人,从毛掌权,我就出生了,毛时代啥样,即使我说得是事实,你没有亲眼看见,也是不会相信。我想请恢恢想这样一个问题: 人如果不是被迫害到无路可走的地步,会自杀吗?文革时自杀的人,不用统计,知名人士无数,他们该死吗?到全民都在整人,都在自保,这个社会还不黑暗吗?一个社会,如果没做任何犯法的事,就凭有权人一句话,就可让人掉脑袋,这个社会还不黑暗吗?封建社会还有律法,到了毛时代,他说我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还不黑暗吗?无数历史事实是抹杀不掉的。
恢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li88' 的评论 : 记得某位法国作家的小说开头一句话: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大概也是我要表达的意思。一个时代,是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形成的,也终会成为历史。而那个时代的好的东西和坏的东西往往是纠缠在一起的。而且如果历史重新来一遍,也可能没有人能让这个时代更好(实际上,历史不能假设,历史就是历史)。比如现在对中国历史上,比较元代、明代和清代,哪个更糟糕,也是莫衷一是。辩论者列举了多方面的证据,进行了多方面的论证,但是显然只能得出,某个朝代在某些方面是比较好的,在另外一些方面比较黑暗落后。而这些都只能在这几百年后再能进行全面的、纵观历史过程后的比较。
ali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恢恢' 的评论 :
"判断一个社会和一段时期,不能简单用好和坏来下结论",这个我不同意。毛时代和文革时期是坏时代,北朝鲜现在也是坏时代。如果这个判断都不能作出,我只能怀疑这个人有无判断力。
“既然要反思,就应该尽可能全面客观”。这我同意,但我不同意说只有专家、历史学家才能去做。我已经说过,我的叙述都是客观的、我亲见亲闻。这何尝不是历史?每个人都把自己真实的经历写出来,那就是活生生的历史。我承认不全面,就像有网友说的,我没有经历武斗、打砸抢等等最坏的那部分。《1966 离我们并不遥远》写的比我好,也是亲身经历,您可以看看。
再次感谢您的回复。
恢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li88' 的评论 : 关于5、60年代的社会生活,我们没有经历过,我也没有看到太多对那段时期人们生活的详细记录,个人得到的信息只是从父母那辈人的嘴里听到的,主要就是说那个时期人们干劲高,社会风气好,乐于助人,积极向上,也听到抱怨说政治运动太多。而对70年代我是有体会的.邻里关系比现在是要融洽许多,社会上对偷盗、打架等,会有很多人出来制止,有点像俺现在待的地方的民风,而现在在中国很多大小城市,这种事实很难见到了。这些都应该算是精神面貌的很重要的方面吧,而且应该算是作为一个普通人应该具备的基本精神面貌。
恢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li88' 的评论 : 你费心为咱们的讨论开辟了新战场。我说你一半自己看到,一半是后来听说,是从你的年龄和你说到的某些情况猜测的,可能不是很准确啊。
不过我还是要申明那个观点,判断一个社会和一段时期,不能简单用好和坏来下结论,如果只是随口说说个人的感受也罢了,但客观评价却不是这样的。我看得出来你也是比较喜欢思考一些社会和历史问题,但是和我一样,不是专门做这方面工作的,只是算是业余时间闲得无聊吧,聊作爱好吧。
我觉得像我们这样的,如果不是像某些人,为了某些目的,就不应该轻易下一些很大,很简单化的结论,这样主要是会误导自己,让自己的一点思考受到一些成见的影响,因为我们本来就在这方面不是很内行。你这次的回答又把那个时期进一步说成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我真的不是想为那个时代辩护什么,没必要,咱也是不谁的后代,要为前人长什么战歌,,只是觉得,既然要反思,就应该尽可能全面客观。当然你可以坚持你的判断。但是去我还是觉得这样的结论,即使是历史学家,也是难以得出。对于我们来说,得出这样的结论似乎也没有任何帮助,只会误导自己。除非像我前面说的,某些人为了某些目的而说。
ali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suiyi' 的评论 : 我忍不住又要提北韩。
考虑“人穷志短”和技术差异的因素,北韩的人们在遵守社会秩序方面的修正得分水平,你觉得比现在中国人、其他国家的人怎么样?
isuiyi 回复 悄悄话 考虑“人穷志短”和技术差异的因素,文革时期的人们在遵守社会秩序方面的修正得分水平,我觉得比现在人强。
现在大部分社会问题都是不遵守秩序、不尊重规则引起的,----当然这不是根本原因,是别的问题的结果。
十全老人 回复 悄悄话 文革中后期,青少年犯罪也是很严重的,哪来什么精神风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