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山陇西郡

宁静纯我心 感得事物人 写朴实清新. 闲书闲话养闲心,闲笔闲写记闲人;人生无虞懂珍惜,以沫相濡字字真。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PKU: Patriotism education or civilian education?

(2018-05-06 11:36:06) 下一个
爱国主义教育 or 平民教育? Patriotism education or civilian education?

1) My reading list: collection stage, on going ...

2) in it for me? what   ?

3) 体会? That's for me only.

A) 停止爱国主义(北大校长林建华的“立鸿浩志”)教育而回归平民教育。Stop patriotic education and return to civilian education. 爱国主义教育盛产官僚bureaucracy

B) I didn't know such extension of apology until now reading the following: 

"人为什么要道歉?第一,承认自己错了。第二,请求对方原谅。第三,用实际行动纠正自己的错误。当然,这是诚恳的道歉所包含的三个方面,那种本不愿道歉,但是迫于某种压力而不得不道歉就没有这几方面的内容,这种迫于压力的道歉虽然表面上承认错误,但充满了辩解。一般不会有上述的第二,更不会有第三。"  Ref. 3.


C). "方川' 的评论 : 从一个错误走向另一个错误,真有点同情林校长 :) " - What's for me? I realized that, don't dig a hole to bury yourself. Focus, focus, focus, on the fact only, no opinion!
"就事论事, 勿说一扯二搭上三! 贪、嗔、痴 ,给惹祸。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最后一段确实是败笔,从一个字的读音错误跨越到他的价值观问题。 "一是下面园说的篇尾莫名其妙,与事情本身没有关系,即使公众忽视了他的重点也是因他而起,需要责备的是他自己。


D)Peter's Principle and Murphy's Law:

“北大校长代表的是社会最优秀的资源,社会要求他不念错字,这个要求算不上高”, 赞!

You can't do the job, get out!

E). 方川 发表评论于     
有人希望普罗大众可以原谅林校长。可惜他的表现和态度难以赢得谅解。毕竟即兴演讲与读“自己写的”稿子不一样。有稿子你不事先看一遍?自己写的话会去用不知道怎么读的字吗?BTW人们对大学校长与对总统有不同的期待是完全正常的。本来道歉是应该受到欢迎的,可惜他只是利用这个机会为自己辩护和指责他人对他的质疑没有意义。辩解是为了面子可以理解,说自己没文化是因为文革因为当初只能读毛选就太过分了。难道毛选是仅有他这样文化程度的人能够读懂的吗?.

..... 猜想一般人会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个人不诚实(稿子是谁写的),不诚恳(道歉写成辩护),不地道(不愿接受并质难批评)。 


F) 笑薇. 发表评论于
错误源于知识分子的故弄玄虚,喜欢卖弄的恶习。不认识就不要用,说自己的话,做自己不好么?统计一下习近平的讲话中引用了多少他人之语,一次炫耀自己的有知识。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那一代缺乏知识。


G) 我胖我的 发表评论于
这个事儿本身并不大,道理也很简单:北大校长代表的是社会最优秀的资源,社会要求他不念错字,这个要求算不上高。

林校长的道歉信至少承认自己错了,没有死不认错(当然这么做难度大点儿),这个值得肯定。但是呢,他有几个问题:一是下面园说的篇尾莫名其妙,与事情本身没有关系,即使公众忽视了他的重点也是因他而起,需要责备的是他自己。二是过分强调文革,文革结束四十年了,他当初落下的那点语文,如果自己上心,早补上了。三是倚老卖老,说什么不能保证以后不犯类似的错,这个要我看完全不能接受,因为不犯这样的错一点不难,事先仔细看看稿子就行。


H) 停止爱国主义教育而回归平民教育? Those parents hook up children for 立鸿浩志 or 平民教育?

Why?

J) -- "没了诚实和正直,鸿鹄之志

基本会变成一脑子的坏水。"

Why why?

"真正让我惊讶的,倒是所有人都在大谈特谈读错字,却没人去关心校长所提的到底是啥。鸿鹄是修饰语,

才是中心词。兴奋点在修饰语,也是蛮有特色的。
 

不过,要是缺了点诚实和正直,也许就会把自己的好梦变成其他无辜百姓的噩梦。" 

k) "

未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5' 的评论 : 我要评论的是他那句话中的“质疑”部分,所以我不需要把他提到的另一个主语“焦虑”包括进来。如果你觉得我这样就是歪曲了他的意思,我只能建议你去征求语文老师的意见,此外,我无话可说。
如果一定要读完林校长的其他演讲或文章才能判断他在这篇道歉文中的观点,才能理解他这里所说“质疑不能创造价值,反而阻碍迈向未来的脚步”其实并不是从字面上可以理解的意思,那么林校长的语言表达能力实在太差了。蔡元培先生、胡适先生、或任何前北大校长的一篇文章不是自成一体的文章?哪位前贤文章的基本观点是必需要读完他们的其他所有文章才能避免误解他的观点的?如果林校长的语言表达能力如此差,怎么领导一个著名的大学? "



So many talented writers. What else can I do? Only copy/paste, as follows.

*************
 

中国人就是鸿鹄之志的人太多!缺乏做实事的人,整体讲急功近利

打印 (被阅读 1931次)

中国人就是鸿鹄之志的人太多
都在想一飞冲天,一鸣惊人,政治上投机取巧,商业一夜暴富
国家也是如此,一天就想成为世界强国,急功近利,唯利是图
成天都在幻想厉害了,我的国。。。。这种心态,无时无刻不体现出来。

到西方国家去问一问?
谁想做鸿鹄,而不做人? 有没有做皇帝,人上人的心态?
有没有一飞冲天,一鸣惊人,这样的教育,和文化习惯?
而中国人 天天都在灌输,和洗脑这些价值观!

这也就是 中国特色
中国人各个都是鸿鹄,就是没有人干实事
西方现代文明,提倡 人人都是平等,真实,老老实实做人。
没有人是鸿鹄,天天在天上飞。所以,别人脚踏实地的建设自己的国家
中国人,太多人都是刘邦,西楚霸王,都有皇帝梦, 都是鸿鹄之志了

都在想一飞冲天,一鸣惊人,政治上投机取巧,商业一夜暴富
国家也是如此,一天就想成为世界强国,急功近利,唯利是图
成天都在幻想厉害了,我的国。。。
这种心态,就注定不可能使得一个人理性,客观公正看待问题。
看待和掌握周围的环境,常常会产生错误判断,错误估计和评价自己 和他人。

如果严重一点,就会常常产生幻想,然后从幻想 进一步到幻觉。
大跃进,泡沫经济。。。都是为了满足领导人的这种幻想, 全体人民努力的结果。


我并没有讲 每一个西方人都是如此 理想化了。 但是,就整体而言,他们中大多数人如此。而中国文化,就没有这种意识形态。
我们的意识形态 是 一鸣惊人,一飞冲天的 伟大理想? 所谓的鸿鹄之志的人太多。

人类当然应该有理想,有梦想。 但是都应该基础于老老实实做人
认认真真做事,踏踏实实做学问的基础之上。


说中国人急功近利,不干实事,当然是整体而言,统计而言,并不是绝对一点实事都没有干!相对于而言,比较而言, 统计而言。 急功近利,不干实事 是大多数时候,很多人,特别是领导人!
干实事的人相对于西方现代文明比较少很多。
所以,大家不要激动 和误解。或者 用个别实例来反驳我。 仅仅是个人体会,提供大家参考。

 
陈和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路边的蒲公英' 的评论 :
是拼写中输入,不小心。 谢谢你提醒。
不过确实我的文章,只是个人心得体会。
根本谈不上功利? 既没有政治目的,也没有商业收入。
谈不上急功近利。 如果要去开会做报告,我是要找人检查一下。
出版社都有教对,责任编辑 是不是?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本文作者急功近利,自己的文章,居然题目都打印错误,还在夸夸其谈工匠精神,
还在教育他人 [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鸿鹄之志=成功学,害人不浅。
不开窍 发表评论于
赞一个。想做人上人的太多, 害苦了我的国。

*** http://www.wenxuecity.com/blog/201805/26748/5845.html

质疑与焦虑 -- 也谈北大校长发言

打印 (被阅读 525次)

这篇是我家俩娃爸写的。
以前我俩因为观点看法的不一致,没有少吵架。这几年查经、读书、学习、思考,我的生活态度发生了改变,他也逐渐开始变化。当然,也可能是俩人都老了,没有那么大的火气吵啦,反正现在俩人观点似乎是越来越一致。

这篇文章是他针对北大校长道歉事件的一点体会,我没有追踪这个,但觉得老公分析得比较客观,贴出来与大家分享。下面是他的正文,()括号里的话是我的阅读体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砾石篇】质疑与焦虑

最近这两个词成为网上热词,是好事,反应了大家对教育的关注和思考。今天跑步时也不免想了想,跑步思考两不误。(见过一个老美,他也是锻炼的时候思考。我一般是在洗碗、开车、斩草的时候乱想。)我也是学理工的,语文水平很差。幸亏那时考大学语文只占100 分,得以蒙混过关。表达不当之处,欢迎不同意见,只要不跨省追捕就行。(难怪我家俩娃表达能力有限

1.  质疑

质疑是批评思维的其中重要一点。质疑比怀疑要更严肃,更深刻。但在这儿姑且不深究其差别吧。批评性思维我以前没有学过,后来还是从老婆和女儿的交流中偷听到的。赶紧查查网上补补课。

适度的质疑是一个人或社会成熟的一个标志。不满足于填鸭式的接受,而是怀疑,分析,判断,从而得出自己的意见。当然,任何事物都有个平衡我们学的辩证论及中国道家的阴阳平衡,讲的都是事物的平衡和两面性。如果质疑过度到怀疑一切,那就进入虚无。在哲学上也许可以接受。但是在日常生活中,的确是会造成负能量和混乱。

其实林校长并没有完全推翻质疑。在他的致辞中提到“不同观点的碰撞,辩论,质疑甚至批评是有益的”。他并认为“我们需要在价值层面建立共识与确信”http://www.sohu.com/a/230518999_372467)。我的理解是他认为我们现在的社会怀疑过多,缺乏共识和确信。所以他的“质疑与焦虑并不能创造价值”这句话单独看很有问题。但加上前后句(context),还是可以理解他的意思的。造成这么大的误解一方面是他(或他的秘书)语文水平不够,另一方面我想读者没有对Context进行理解。(断章取义害死人

2.  焦虑:

焦虑是一种由于紧张,激动,无知,不确定引起的心理过激反应。这是人对外环境的一种正常的反应。能给人带来动力。

很多人在生活中都有焦虑的经历,焦虑是难以避免的。处理好了,是很好的动力,处理不好,转为病态,需要医治。社会也是,历史上多少文明就是在过度安逸中被相对落后的野蛮民族给打败的。(国家需要防患于未然?

林校长的致辞中,点到了当今社会在快速发展中带来的“焦躁不安”。我认为是对当前社会的一个正确判断。所以林校长试图解决这个问题,告诉大家焦躁不能产生价值。他试图让各位消除焦躁。我个人认为他在这方面碰到了一个极大的雷。消除焦躁不是大学校长在一篇致辞中能解决的问题。这是个广泛深刻的社会问题。简单地让大家不要焦躁,没有说服力,反而引起反弹。这点必须支持,对问题的过多地强调,不论是支持还是否定,都会使问题更加激化!所以老子主张“无为而治”。民间争论一下没有问题,但不宜上纲上线

在网上有不同的声音,有的人把一句话拎出来批评一顿,可能一时痛快。但也是失去了理性全面的思考。也有人出来说林校长是个好人。但这其实和学术水平没有关系。我觉的我们要用批评冷静的思维来质疑,分析,判断。任何事情都有其前因后果和两面性。这是一个成熟的社会需要做到的。

还有一点就是分清事实(Fact)和 意见(Opinion). 这也是我从女儿和老婆的对话中学到的。孩子的学校有这种练习:给他们一段文字,让他们从中挑选出哪个是事实,哪个是意见。这也是批评性思维的一个方面。这是任何有意义辩论的第一步。这个看起来容易,其实挺难的。因为有的东西会介于事实和意见中间。有的也许就是半事实。从中甄别出来需要长久的训练。比如,林校长读错了字,这是个事实(Fact)。这个几乎没有必要争论。林校长这篇致辞水平不高,这是意见(Opinion)。大家可以争论,个人可以有个人的看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下面是我曾经写的关于 Fact 和 Opinion 的一些理解

事实(Facts) :在宇宙中存在的实体物质及其发展变化的规律。
观点(Opinions):人的大脑中产生的抽象理念,只能用语言和文字来表达,是人的主观取舍。
事实是客观存在的,但事实一旦用语言或文字表达出来,就可能有真假。
观点虽然是主观意念,但如果它描述的是客观自然规律,也算是事实。

 
红米2015 发表评论于
这是第一篇能思考人家所说的“焦虑和质疑”究竟何所指的评论。林指的是在技术和社会高速变化情况下出现的焦虑,比如现在一些人对全球化的否定,对AI发展的恐惧,及由此产生的对新技术和全球化的质疑,否定,对未来的悲观情绪。要批评人家,总应该先搞清人家在说什么,而不是像绝大多数评论,抓住一个质疑就胡批一通。

***

可恨的天鹅害惨了一流大学的校长

打印 (被阅读 3232次)



北大校长林建华的“立鸿浩志”估计已经伴随着今年迟到的春风吹遍了祖国大地,大洋两岸。感谢林校长给了我一次学习的机会,陈胜英雄的这句名言我是可以正确读出来的,但是我一直不知道鸿鹄到底是什么鸟。百度说在中国的神话传说中,鸿鹄是白色的凤凰。后来,鸿鹄指天鹅。不知道林校长日后看到天鹅,心里会不会有几百个草泥马奔腾。

林建华道歉了。这个确实值得点赞。中国文化中道歉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尤其是有权势的人道歉。网上盛传“中关村三大白字校长,今天终于凑齐了”,从勇于道歉这一点来说,林校长还是比其他两位校长强点。人为什么要道歉?第一,承认自己错了。第二,请求对方原谅。第三,用实际行动纠正自己的错误。当然,这是诚恳的道歉所包含的三个方面,那种本不愿道歉,但是迫于某种压力而不得不道歉就没有这几方面的内容,这种迫于压力的道歉虽然表面上承认错误,但充满了辩解。一般不会有上述的第二,更不会有第三。

顾校长可能觉得委屈,那个字没有几个人认识。老实讲,我到今天也不认识。纪校长可能觉得“七月流火”这个词太生僻,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词的意思是天气渐冷。说实话,我也是托纪校长的福才知道“七月流火”的意思。林校长这次没理由了,中学课本里有这句话啊。所以,一天之后向大家道歉了。看完道歉信,我觉得林校长有点冤,林校长当年用的课本上很可能没有这个字,都是“文化大革命”的错。

所有的道歉都会承认自己错了,虽然有些只是表面文章。那么怎么做到上述的第二和第三呢?那就必须了解被伤害者的心理需求。2005年1月,哈佛大学校长Lawrence Summers在一个学术会议上称性别的内在差异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很少有女性在科学和数学领域取得成功。这一言论立刻遭到强烈指责,认为这是歧视女性,女性在科学和数学领域有天然的劣势。在铺天盖地的口水中, Lawrence不得不再三再四的道歉,再三再四的声明并引用过去的工作证明自己对女性的尊重。5月份又拿出实际行动,宣布在10年内投入5000万美元雇佣,支持和激励女性教授。到此,被伤害的女性终于找回点尊严。Lawrence的道歉不能说不诚恳。但他在2006年卸任了校长的职务。不知道他的卸任和他歧视女性的言论有多大的关系,个人认为这是哈佛为了挽回学校的形象又一次努力。

为什么林校长念错一个字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因为广大屁民关心中国的高校教育,爱护北大的名声。林校长的道歉信有没有触及到屁民们的这一心理需求?有的,最后一段,林校长呼吁大家不要过度关注他的错误,而是把目光放到学校的发展之上。可惜的是林校长对高校教育的理解和屁民们对高校教育的奢望相差万里。林校长说的是实话,高校就是这样一种状况,没有焦虑与质疑,只有服从于某种核心。网上和微信里大量和民国时期的北大相比,狂批最后一段,实在是奢望太高。

“苦海无边, 回头是岸”,“知耻而后勇”,既无“回头”,又无“后勇”,这个道歉信最多50分。


附: 北大校长林建华的道歉信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晓龙东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笑薇.' 的评论 : 多谢关注,两次留言
晓龙东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tar7509' 的评论 : 我也不是北大的 :)
晓龙东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ustness' 的评论 : 谢谢介绍,单从简历看,林校长当年还挺牛的。有没有作假,就不知道了
晓龙东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路边的蒲公英' 的评论 : 身为哈佛校长,不该犯这样的忌讳
晓龙东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方川' 的评论 : 从一个错误走向另一个错误,真有点同情林校长 :)
晓龙东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笑薇.' 的评论 : “说自己的话,做自己不好么?”,说得好
晓龙东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鲁钝' 的评论 : 嗯,把错归咎于文革可能会触怒龙颜
晓龙东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胖我的' 的评论 : “北大校长代表的是社会最优秀的资源,社会要求他不念错字,这个要求算不上高”, 赞!
晓龙东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少林商僧' 的评论 : 北大这阵子新闻比较多
晓龙东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是滴,比不道歉更糟糕
笑薇. 发表评论于
文革时,此君小学五年级,以后学校一个关门,直至77 年他上大学。就是说,林校长是够聪明,可以自学考进大学。但是,没有系统学习是弱点。所以出现了低级错误。
star7509 发表评论于
弱弱的问一个问题。学术诚信涉及不能抄袭。秘书代笔的是不是演讲词要注明作者和朗诵者??这个不仅仅是错别字。关键是这个段子语文课本里有的。而且廊坊的又不能以普通话不标准为由推脱。老老实实承认不但因为粗心大意,而且不识字。
念错事小,相传小布什还搞个childrens 的错误啊。可北大是最高学府,领导人本国文字的底蕴也太欠缺了吧。北大的校友们脸红了没有??我不是北大的啊。弱弱的问问而已
Justness 发表评论于
"林建华(1955-),祖籍廊坊高密,1962年随父母来到扎赉特旗保安沼,1973年任扎赉特旗巴达尔胡农场中心校化学教师,1976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77级考上北大化学系,1986年获得博士学位。1986年12月起在北京大学任教。1988年12月至1993年6月先后在德国和美国从事博士后研究,研究领域为无机固体化学和无机材料化学。"

他高中毕业当化学老师,估计凭关系。在北大八年(1978-1986)获博士学位,没有细节,估计有假。去国外属进修性质。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女人大脑体积比男人小,平均思维能力弱,哈佛大学校长知道,说了实话,被[政治正确]敲了。
方川 发表评论于
有人希望普罗大众可以原谅林校长。可惜他的表现和态度难以赢得谅解。毕竟即兴演讲与读“自己写的”稿子不一样。有稿子你不事先看一遍?自己写的话会去用不知道怎么读的字吗?BTW人们对大学校长与对总统有不同的期待是完全正常的。本来道歉是应该受到欢迎的,可惜他只是利用这个机会为自己辩护和指责他人对他的质疑没有意义。辩解是为了面子可以理解,说自己没文化是因为文革因为当初只能读毛选就太过分了。难道毛选是仅有他这样文化程度的人能够读懂的吗?...... 猜想一般人会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个人不诚实(稿子是谁写的),不诚恳(道歉写成辩护),不地道(不愿接受并质难批评)。
笑薇. 发表评论于
错误源于知识分子的故弄玄虚,喜欢卖弄的恶习。不认识就不要用,说自己的话,做自己不好么?统计一下习近平的讲话中引用了多少他人之语,一次炫耀自己的有知识。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那一代缺乏知识。
鲁钝 发表评论于
其实,他们这样道歉是将习近平放在火上烤,因为习近平也不时读别字,从来没有道歉过
我胖我的 发表评论于
这个事儿本身并不大,道理也很简单:北大校长代表的是社会最优秀的资源,社会要求他不念错字,这个要求算不上高。

林校长的道歉信至少承认自己错了,没有死不认错(当然这么做难度大点儿),这个值得肯定。但是呢,他有几个问题:一是下面园说的篇尾莫名其妙,与事情本身没有关系,即使公众忽视了他的重点也是因他而起,需要责备的是他自己。二是过分强调文革,文革结束四十年了,他当初落下的那点语文,如果自己上心,早补上了。三是倚老卖老,说什么不能保证以后不犯类似的错,这个要我看完全不能接受,因为不犯这样的错一点不难,事先仔细看看稿子就行。
少林商僧 发表评论于
谁让他是北大校长了呢!如果他是县太爷什么的行政长官,根本不会因为念个错别字而道歉。五十年代的马寅初不是也为人口问题认错了嘛。北大就是个是非之地,敏感时期要是拱起火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最后一段确实是败笔,从一个字的读音错误跨越到他的价值观问题。


** 

有感于北大校长的“鸿鹄”之志

打印 (被阅读 3573次)

2018/5/5

北大校长在发言时,把“鸿鹄”读错了,一时全国哗然。

觉得这种错误不可原谅。

先讲个事例。

以前回中国时,有个朋友的亲戚想让我找我小哥帮忙,因为他知道我哥是北大的。

他想有个北大研究生文凭。

听后,自己先晕了。这也太荒唐了吧,你一个中专生,只不过在荒僻的县镇府里任了点职,就有如此“鸿鹄”之志。如果你是考上去的,佩服你,想开后门进去弄个北大文凭,有点不知天高地厚。

跟小哥提及此事,他搁下手里的书本,说:“我的妈!”

后来,功夫不负有心人,朋友的亲戚终于在武汉一所高校读了个研究生,就是一年去二次那种,并且把老婆也捎带上去了。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得给孩子做个表率,有个研究生父母;其实,一年晃荡晃荡坐两次火车去武汉,拿这文凭也不容易。

再后来,他真的跟北大挂上了。

天,到这一步,也是真的服了。

想当年,读研究生时,那功夫下的。

当再跟小哥提及此事后续时,他坐不住了。

笑他:当时我研究生导师只带我这个学生;你北大导师带了21个。这是事实吧?!

小哥听了,非常恼火;但不得不说,这是事实。后来,当师兄告诉我现在有的导师连自己学生都不认识;连最后答辩都懒得一来时,就不奇怪了。

我以前也给市领导捉刀,开会时也在下面听市领导读我的写稿。因为不是领导自己写的,读起来,有时候抑扬顿挫,更多时候一愣一愣的。好象没有读错字这一说,跳行倒有可能。

但读错字不是读错字那么简单,之后是文化素养,行政管理人选等问题。

这儿就不要提什么大学了,听了好没颜面。

其实,这现象跟国内英语讲不清楚的留学生来美国加拿大一年拿下硕士文凭同理,也不知道是中国学生有本事,还是国外学校有本事。

过几天,以前国内的朋友们就要来考察了,全都是清一色的博士。

觉得这个世界很荒诞,用台湾画家几米的话来说就是:“我们大家都有病”!

 
中年呓语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壮思通' 的评论 : 唉,买官卖官,自古就有。见过现代社会做官的买卖人口,真是已经无语了。
思壮思通 发表评论于
蔡铁根被革除军职的时候,应该是五几年的时候,刚实行军衔制后不久。是彭德怀亲手撕掉了蔡铁根的肩章,在几百人的会场上。
《促织》,一个人的喜好可以决定他人的生死。这才是不可理喻的根本。
思壮思通 发表评论于
迫害蔡铁根的,不是文化大革命。
思壮思通 发表评论于
蔡铁根,大校,南京军事学院教官,因为为刘伯承粟裕说话,而和张志新一起,于七几年被枪毙。
思壮思通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超然看众家' 的评论 : 买官卖官才是最可恶的,最祸国秧民的。但愿中国不再出现五胡乱华的惨景。乱华者,非胡也;乱华者,华也。
思壮思通 发表评论于
想起来了,那个人叫李常青,因为为高岗打抱不平而被多次降级,先是被降为高教部副部长,后又被降为内蒙古师范学院副院长,最后被卡车撞死在包头。他应该是一个朝鲜族人。
超然看众家 发表评论于
前几天新华网就报道过一个真实的买官之人,原来只是县里一个私人企业家,但只想当官。就一层层买官,编假简历,竟然最后混成司法部局级干部!
中年呓语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壮思通' 的评论 : 我觉得你一点也没有得罪人啊。我们都可以表达自己的观点,您认为应该宽容,这一点也没什么。我只是从他是否胜任这个角色考虑的,我的立场是不能接受,因为学术界一定要有真才实料。请不必担心,讲述出自己的见解就是可贵的,我觉得您讲的很好!
思壮思通 发表评论于
对不起,得罪了。我年纪大了,看这里的中年人就像看自己的孩子,总想唠叨。
 
中年呓语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我实在搞不清楚个个弄个博士干什么,又没有真才实学?!
中学里学过的字都不认识,作为北大校长,荒唐透顶!
见过国内一些图书馆长,没几个饱学鸿儒,再比比这儿的,汗颜!敬佩我那些潜心做学问的学长,他们让我在回国时还能感觉到一些安慰。
 
中年呓语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壮思通' 的评论 :谢谢阅读并发表你的见解。
我觉得学校校长之行政管理职位还是应该由文科人担当,行政管理也是门社会科学。像胡那样的主席可成为理工科治国的一个典范了—当然是反面角色。
这不是宽容的问题,这是荒唐透顶的事情。如我文中提及的拿北大文凭的地方官,以后读不对发言稿也不奇怪。还有很多荒唐的事情在背后,不愿提及。算了,荒诞的时代荒诞的闹剧,折腾去吧。
 
风清fq 发表评论于
这病由来已久,与国内学术界交流了十年,看着由最初的躁狂状态发展至当今的病入膏肓,还会有治吗?:))
思壮思通 发表评论于
记得87年末88年初的时候。到一个老右派家里做客。他当年是为国家作政策咨询的。他第一个提出苏联对华政策可能开始改变,并因此成为右派。在黑龙江劳改到60年代初的珍宝岛中苏冲突,后来又在河南关到75年。
他当时和我聊了一夜,他提到胡耀邦和赵紫阳,说他们政治上不成熟。也提到戈尔巴乔夫,说戈尔巴乔夫的公开化步子太大,要出事儿。
政治是什么?不是一清二白。政治是妥协。是基于国家民族文化背景的妥协。
张志新,蔡铁根,原来还有一个支持高岗的姓李的松江省省长,后来被撞死在包头。。。。。。
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可是再也不想谈政治了

 
思壮思通 发表评论于
据说,清华曾有一个伙食科长,后来当了博导,不知道真假,网上看到的。如果是这样,才是奇耻大辱。
思壮思通 发表评论于
我不是北大的。我是兰州大学,学计算机的。刚开始我也不是到怎么读。也想读honghao。但后来想起了中学时学的《陈胜》,才想起“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人,有些事情是说不清的。朱自清上清华的时候,好像是数学打了0分。
我觉得人还是宽容些好。
大号蚂蚁 发表评论于
读错字的确显示学问不扎实,但作为行政官员也没啥大不了的。包庇性侵,打压真像,扣叛国罪帽子,这才是校长真正的失职乃至犯罪行为。 (2018-05-05 16:17:56) 下一个
不要顶着芝麻发酸,忘了西瓜大事。

更有甚者,对所谓国家一流学术一流,皮也不敢放,才是教育者的奇耻大辱。
中年呓语 发表评论于
@zuschauer: 这时候此校长还出来越抹越黑,真佩服他的厚颜无耻!
不开窍 发表评论于
听说有更荒唐的. 一位3线城市的护士, 托人找院士活动, 要升护士长.
zuschauer 发表评论于
读错有理,嘲笑有罪!

***

鸿鹄志 · 病孩 · 武当派

打印 (被阅读 2654次)

【鸿鹄志 · 病孩 · 武当派】

         这两天朋友圈被鸿鹄志疯狂刷屏。说是北大校长在校庆演讲上读错了。呵呵,读错个字有啥了不起的啦,普通话本就是以北京方言为准,理论上说,不是北京的,每天都在读错字。现代汉语和古代汉语的发音已经非常不同,不就是读错字,将错就错的结果嘛。真正让我惊讶的,倒是所有人都在大谈特谈读错字,却没人去关心校长所提的到底是啥。鸿鹄是修饰语,才是中心词。兴奋点在修饰语,也是蛮有特色的。至于原因吧,就不分析了。

        碰巧,这几天我也和孩子们聊了些和有关的事情。人嘛,总是要有梦的,是吧。不能规定孩子们在我不在的时候做啥梦,在他们不做梦的时候帮他们解析一下梦的走向,应该可以吧。

         鸿鹄志,应该来说,不是个坏事。最起码,不一定就是坏事,at least, not necessarily bad.   不过,要是缺了点诚实和正直,也许就会把自己的好梦变成其他无辜百姓的噩梦。

         话说,纽约的郊区布鲁克林,有个小子,阿尔巴尼亚移民。老爹是做苦力的,自己天天在街头瞎混,连高中都毕不了业。小子脑子蛮灵光,运气也不错,跑去给 Jim Cramer(对了,就是那个在电视上撸起袖子,唾沫横飞地聊股票的家伙)打工。起先是扫地做卫生,回来居然忽悠着被提拔去搞股票交易。几年下来,灵光的脑子里装了一堆金融交易的能耐。然后就忽悠到了一笔钱,盯准了医药行业,头笔交易不错。第二笔交易,让这个小子一下出了大名。他买了家医药公司 Turing Pharmaceuticals “图灵药物(尼玛,居然盗用 Turing 这个名字 [Angry])。随后立即把主打的治疗寄生虫的药 Daraprim $13.5 飙涨到 $750

        你没看错,整整涨价 55 倍。

        寄生虫病,主要是未成年的孩子患。而这类药物,因为已经有特效药,已经多年没有公司投入研究,甚至不生产。这个 Daraprim 几乎是美国和世界许多地方的唯一有效药。药价如此暴涨,基本意味着许多孩子不再能够负担得起医疗保健费用。这次涨价,加上美国其他药价的连年不断的上涨,自然是民愤汹涌。Shkreli 这厮也得了个 Pharma Bro(药界大哥)的别号。

         民愤来了,执法机关也会闻到腥味,循迹而至。最终查出这厮在公司买卖交易过程中有证券欺诈行为(谁都经不起翻箱倒柜地查吧 [Blush]),前不久被联邦法庭判处入狱 7 年。

          那,这些事儿,和武当派啥关系啊 [Shocked]

        是酱紫滴:有一帮黑人嘻哈歌手,搞了个乐队。他们对大中华的武术佩服得五体投地,特别是武当派的功夫(我很猥琐地认为,那是因为武当派的有机会去勾个小龙女啊啥的[Shhh][Determined]),就给乐队起了个名 Wu Tang Clan 武当派。第一支一炮打响的曲子,叫 Once Upon a Time at Shaolin(少林时光)。为了搞得更玄乎些,这个曲子的录音,被做成仅有一张的金碟,以 2 百万美元卖给了 ............. Shkreli

         这起金碟交易太有名,在上面提到的刑事判决里面,附带了民事赔偿,其中特意提到了这个碟片。审判法官是个日本裔。这种族的超级混杂,真是醉了 [Dizzy]

         没了诚实和正直,鸿鹄之志

基本会变成一脑子的坏水。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看到这个“most hated man in USA”被判7年,真是大快人心事!他把这独门灵药卖高价让病孩吃不起的消息刚刚出来时,我还以为法律拿这个混蛋没有办法呢。
Sophie308 发表评论于
这碟子拍卖还卖得了两百万。

 **
 

北大校长只是无知,某些人的狂欢则接近无耻(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15523 次)
 


林建华2018年5月4日讲话读错字(图源:VCG)

因为北大校长林建华出了洋相,这两天网上欢乐无比,各种文章花式羞辱,令中国最高学府的校长大人斯文扫地。

老实说,网民羞辱自有可以说得通的道理。北大作为全国最顶尖的两所大学之一,背负了全国十四亿人的期许,是全国学子心中的圣地,在此为校长者,人们必然会以博学定位,将 “鸿鹄之志”念成“鸿浩之志”,确实令人大跌眼镜。

更不用说林建华在后来的道歉信中,又将念错字的原因“甩锅”给文革和幼时贫穷,并且委婉批评网民“焦虑与质疑不能创造价值”——殊不知,人类社会的进步,科技的发展,社会财富与价值的创造,在本质上,都是基于人类的焦虑和质疑精神。

如果没有对于生存和未来发展的焦虑,没有对政治社会的质疑与批判精神,人类说不定今天还在山林和猿猴为伍,至少也会停留在奴隶社会——身为教育家的林建华应该能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林建华该不该批?确实该批,该批的原因,一是他有负国民对于北大校长的完美期许,二是他将念错字的原因“甩锅”给文革和贫穷,三是没有真正理解教育的本质,乃是唤醒人们的焦虑与质疑。

虽然如此,对于林建华,还是应该多一点理解的声音。

查了一下林建华的简历即可知,他大概在2002年之前,都在一线从事化学教育,应该说是一个典型的资深“理工男”,是经历过“学而优则仕”的转型,才进入到大学行政管理序列。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对于这种“理工男”出身的教育学家,文字功底可能真的是个难以克服的短板。

就像很多科学大师,专业造诣绝对一流,但在文字或生活能力上,却总是确实低能到让人难以接受。推而广之,如果我们硬要以一个文学大儒或曰“文科生”的标准,来要求一个学化学出身的“理工男”的文字能力,因为念错一个字就讥之为“无知”,可能真的不太公平。

而且,对林建华来说,更难能可贵的在于他能主动放下校长的架子,放低姿态,积极回应舆论批评——无论从舆情应对还是从当事者心态看,这都是值得鼓励的举动。

要知道在中国这样传统的威权制官本位社会,一般情况下,别说像林建华这样副部级的校长,就是一般的科长、处长,能够以这样的平和心态、主动对舆论屈尊应对者又有几人?

更别说一些手握权力的人,不仅不会屈尊道歉,还有人会主动出手帮助文过饰非,若有人质疑的话,还可能会对质疑者扣上帽子痛下杀手。这样的例子,在我们这个国家可所在多有。

相比之下,林建华虽然也有可批判的地方,但他这种主动回应的开放式精神,却值得肯定。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在众声喧哗的讽刺狂欢中,绝少有人能看到这一层。相反,咱中国人欺软怕硬的劣根性,以及得理不饶人的心胸,却又一次在此次事件上得到验证。

对于林建华放低姿态的道歉回应,网络上因明知“无害”而拼命消费,而对某些真正手握实权且犯错后又无赖耍横的官僚,同样的一批狂欢的人,却经常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不客气的说,从秦始皇焚书坑儒到明清的文字狱,统治者就树下了这个“不良传统”,也抓住了这类人的致命短处。这种欺软怕硬的德性,比念错字、说错话,更接近于无耻。

要知道,秦始皇和明清皇帝凭借权力无耻杀人,不过是在无耻地杀人罢了。而这些人的无耻,则不光是在用文字杀人,还在诛心。

当然,我写这篇短文为林建华辩诬,尽管刻意避开了喧哗高峰,也无意间等于又消费了林建华一次,也应该被归入无耻之流。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大家不忿的是他的回信态度,不是这个位置该有的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大家不忿的是他的回信态度,不是这个位置该有的
实话100 发表评论于
对校长要关怀体贴,政治觉悟高,文化水平低没有关系。红色政权就是要靠大老粗。太聪明不好管
CN1618 发表评论于
闲都快活活闲死了,好容易逮住个茬子,哪有不狂欢消费之理。好像这一下子当初考不上北大的失落一下子变成了巨大的荣耀。
ft 发表评论于
校长读错了一个字,就被没完没了如此尖刻地指责,上纲上线,真是无聊透顶。有些人嘴上讨厌文革,其实是文革洗脑长大的,把这件事无极限地分析来分析去,还自以为有独到见解,真是可笑到无耻。
e蓝 发表评论于
“无知”全面请加上:某些方面。这样才公正!

校长道歉的动机是为了末了给大家训话,委婉地训话,不料恰恰暴露了他的某些方面的无知。
如果仅仅道歉的话,大部分网民不会这么苛刻。

前一阶段北大出的事,网上不让说,和谐了。现在是报应!
C*fusion 发表评论于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没事逛逛88 发表评论于
校长又不是文豪出身,为什么不允许认错字?很多人都是对自己宽容,对别人刻薄
用户名已被使用n次了 发表评论于
有没有 道歉信的道歉信?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因为读错一个字写信道歉,在中国的官场上绝无仅有。他能这样道歉本身已经因为他是教育界的,把自己放的跟学生一样低。中国那个部级副部级的人,会理网民的狂欢,出来道歉。宽衣帝不是还一直腆着脸出来,最近还去大学训话去了。你们怎么不敢要他辞职?
freeda6 发表评论于
没有质疑,人类如何进步?
stonebench 发表评论于
这个评论靠谱。其实有些狂欢的人在意的是贬损北大,而贬损北大的主旨是贬损49年后的中国教育,贬损49年后中国教育的本意是在贬损土共。
东方明月- 发表评论于
北大校长念错字的确算不上什么大事,因为中国的比这事大的大事实在太多了。
堂堂北大校长却为这小事公然否定质疑精神,这个错误比读错一个字严重一万倍了。
还有北大性侵案,作为校长,这样的大事他说一句话没有?

小事叫哇哇,大事躲猫猫,在就是厉害了我的北大?

 
小矛 发表评论于
的确是的,北大校长念错字事件掩盖了更重要的台大师生捍卫自主权的努力。基本上除了共产党媒体刻意低调处理台大校长人选事件以外,广大市民欺软怕硬的习惯也是暴露无疑。
wsnyy 发表评论于
国子监京师大学堂的校长,即使是理工男背景,中文水平也应有高中程度。这个要求高吗?
 
绝对运动 发表评论于
你敢说校长无知。校卫队揍死你。
一字yizi 发表评论于
“低端人口”的共识:

对北大校长的声讨其实是对党国在各项政策上严重偏向北大清华的一种质疑。

精英教育培养出来了什么人才?
出洋相的北大校长林建华?
出洋相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没有提高全民身体素质,精英教育让北大清华收罗了全中国的学霸和一流的学者,但根本不能提高全民的科学和常识素养,让一些伪科学为文凭伪主席伪校长...可以轻易堂而皇之地大行其道。
zfyg 发表评论于
从上到下由政府发动起来的文字狱
跟从下到上百姓自发的喊倒好
这特么也能说成是1回事
此文无耻

 
人_天涯 发表评论于
bl 发表评论于 2018-05-07 09:17:32 扪心自问,其实下面很多人并不知道“鹄”字的正确读音。
______________

从心理学角度分析,我相信所有那些无比兴奋的同胞们都读对了,也正因为如此,才如此兴高采烈不依不饶,因为总算给自己找到聊以自慰的理由了。说实在,人家说错了你指出了人家认错了,就行了; 这样群追猛打至于吗?只显得这些人无聊,可怜。
蠢才闭嘴 发表评论于
maple2017 发表评论于 2018-05-07 11:04:25
蠢才闭嘴 发表评论于 2018-05-07 10:02:37

maple2017 发表评论于 2018-05-07 09:54:19 该校长不只是无知,也无耻。他讲话之前根本就没看讲稿,所以才停了一下,然后瞎蒙。这么重要的活动都不做准备,工作不认真,之后道歉完全不提,还赖到文革身上,真是既无知又无耻。
——————-
你这是对念错字的领导不依不饶啊!没有那么严重嘛

---------

他的错不是念错别字,而是工作不认真。看得懂吗?

他应该道歉没有为讲话做准备,可是他却推到文革身上。看得懂吗?
—————
你这不是在攻击林校长一个读错字的人啊,你居心叵测
一字yizi 发表评论于
此文作者这是在捧杀!同时也捧杀了正陷入假学历风波,手握注水的清华大学的化工文凭和马克思主义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的论文博士文凭的习近平!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对于这种“理工男”出身的教育学家,文字功底可能真的是个难以克服的短板。”

 
喜大普奔 发表评论于
呵呵,越洗地越热闹,洗吧。
北大离了他还能倒闭咋滴?
深海水手 发表评论于
客观说,这位笑长是从无知走向了无耻。以无知始,以无耻终。
star7509 发表评论于
赖天赖地赖秘书,执笔的没想到校长语文这么差,要是校长真的就是大老粗,秘书说不定就事先做好提示标记。
那几个字真的是中小学语文常考的。秘书没想到吧??万一秘书标了读音,又怕校长生气,被人看出底细了??
难啊!
Blank 发表评论于
这种洗地帖才叫无耻,绝大多数看客都认为读错字事小,一笑而止,但是推销质疑无用论事大,不可不为,不过能道出这种只适用于官场的规则,校长也算苦口婆心,问题在于有这种认知操守的人是不是适合当大学校长?
maple2017 发表评论于
蠢才闭嘴 发表评论于 2018-05-07 10:02:37

maple2017 发表评论于 2018-05-07 09:54:19 该校长不只是无知,也无耻。他讲话之前根本就没看讲稿,所以才停了一下,然后瞎蒙。这么重要的活动都不做准备,工作不认真,之后道歉完全不提,还赖到文革身上,真是既无知又无耻。
——————-
你这是对念错字的领导不依不饶啊!没有那么严重嘛

---------

他的错不是念错别字,而是工作不认真。看得懂吗?

他应该道歉没有为讲话做准备,可是他却推到文革身上。看得懂吗?
sensei321 发表评论于
不认为他搞科研就行。念错字本身只说明语文不及格,但也暴露了他做事敷衍了事的一面,事后的道歉也说明他缺乏责任心的一面。这样人能搞好科研?谁爱信谁信,反正俺不信。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厉害锅下火烧正旺。高压锅盖越拧越紧。校长是个出气孔,当然应该出出气了。
向西看海 发表评论于
一个小错误。批判的人上纲上线,有重回文革之嫌。
我胖我的 发表评论于
"推而广之,如果我们硬要以一个文学大儒或曰“文科生”的标准,来要求一个学化学出身的“理工男”的文字能力,因为念错一个字就讥之为“无知”,可能真的不太公平。"

想太多了。没人拿文学大儒或者文科生的标准要求林校长。“认识鸿鹄这俩字儿”离“文学大儒”或者“文科生”差得还远着呢。
 
Rosemarylike 发表评论于
喜欢走极端的民族
wumiao 发表评论于
退休吧,好像岁数也不小了,别尽顾着自己的“鸿浩之志”耽误了无数“菁菁”学子的前途。
蠢才闭嘴 发表评论于
我可以断言,林校长智商超群,稳如泰山
蠢才闭嘴 发表评论于
maple2017 发表评论于 2018-05-07 09:54:19 该校长不只是无知,也无耻。他讲话之前根本就没看讲稿,所以才停了一下,然后瞎蒙。这么重要的活动都不做准备,工作不认真,之后道歉完全不提,还赖到文革身上,真是既无知又无耻。
——————-
你这是对念错字的领导不依不饶啊!没有那么严重嘛
[网上有美女我自杀] 发表评论于





如果是农民工,你一篇稿子读错一百个字也没人笑你


北大应该是中国文科第一的高校吧









 
LRJDM 发表评论于
不是念错字的问题!这是官场争斗,对手要拱他下台,他正好又落下话柄。按官场游戏规则,他是应该引咎辞职.只是吃瓜群众看戏就好,不要跟着起哄
gamlastan 发表评论于
北大校长读错个字给了那么多人发泄的机会。心理医生也快没饭吃了。
maple2017 发表评论于
该校长不只是无知,也无耻。他讲话之前根本就没看讲稿,所以才停了一下,然后瞎蒙。这么重要的活动都不做准备,工作不认真,之后道歉完全不提,还赖到文革身上,真是既无知又无耻。
蠢才闭嘴 发表评论于
工农兵大学生水平参差不齐,有的很高,比如习总,有的很低,3000汉字都认不全,比如王小兵
Morphin 发表评论于
宽衣解带,世风日下
包子当道,文盲办学
 
蠢才闭嘴 发表评论于
文革耽误一批人,这个是事实。所以我说林校长政治正确
lulu071058 发表评论于
北大现在已经沦落为垃圾大学。臭事一个接一个。后面跟着一群洗地的 可惜越洗越黑越洗越脏 还是歇会儿吧。
蠢才闭嘴 发表评论于
北大校长读错个字有什么大不了的,也没有影响文章的意思。当然,如果影响了文章的主旨,那就应该是个大问题。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是的,林校长文科水平低,道歉信里对“质疑”的说法更是令人瞠目。

然而,如果他下去了,谁上来?哪一位是学贯中西、品德高尚、敢于质疑、领导有方、众望所归的北大校长候选人?八字有一瞥吗?

我对母校的期望值已经非常低,这世道只要不是人品低下、趋炎附势、不学无术的人就成。林校长不是这样的人,如果没有更合适的,就将就吧。

 
scbean 发表评论于
林校长的致歉信中将念错字的原因归咎于文革,这个不对骂?不是事实吗?

当然,你可以通过自学把文革耽误了的知识补回来,但文革耽误几代人还是事实!

正是林的这句话惹毛了毛佐,而这句话又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加成 发表评论于
林校长是在为习某顶包呢。读错字,习某也有。习某还是个假博士。屁民们不敢明言,只好把气撒在林校长身上。谁知林校长不知好歹,扯出文革这档事。没想到习某也是文革时的初中生,后来居然混了个假博士。屁民
国境之南 发表评论于
望山跑死马 发表评论于 2018-05-07 09:26:01
为什么洗地党只敢针对群众对校长读错字的攻击,而不敢触及群众对校长否定质疑的质疑?
==================

因为这个就是用砂纸+洗涤剂也洗不干净!
望山跑死马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洗地党只敢针对群众对校长读错字的攻击,而不敢触及群众对校长否定质疑的质疑?
望山跑死马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洗地党只敢针对群众对校长读错字的攻击,而不敢触及群众对校长否认质疑的质疑?
KM2016 发表评论于

读错几个字就是无知?

 
人_天涯 发表评论于
大家在海外被压抑久了,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狂欢一下平衡一下心态也是可以理解的。
望山跑死马 发表评论于
到底是“吃瓜群众”无耻,还是在道歉信中说"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无耻?

是不是因为“质疑”=“妄议”,所以说此话的校长不无耻,而质疑校长的群众无耻?
bl 发表评论于
扪心自问,其实下面很多人并不知道“鹄”字的正确读音。
笑薇. 发表评论于
最严重的是他的教育思想。科学需要质疑,社会学也需要质疑,中国学生的最大的弱点是不会提问题,可是这位校长却相信质疑是前进的障碍。 如果中国的教育不是培养奴才,这位就不配在校长的位置。
咏月 发表评论于
人家都已经明确说了,质疑没有价值,谁再批评校长或者什么别的领导,有你们好看的哈

有人说北大的理科生怎么怎么的,难道不知道北大最著名的就是学生什么都精通,除了本人专业?文革的时候成长的人材,别的不知道,"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然后变成"引蛇出洞",还是记得很清楚的吧。
 
nanxun_ 发表评论于
算了,还是让他在校长位置上呆着吧,最好能去做副主席,因为下面都任何位置都需要一些知识,比如快递,总要识字才行啊!搞科研?这样的为人做事态度,他能作出什么来?一堆假大空的文章?
国境之南 发表评论于
一个中学生都知道没有质疑精神就没有现代科学,一个堂堂大学校长公然否定质疑精神,你不但没有资格做大学校长,而是做一个普通老师你都不够格,你做党校校长应该合适
nanxun_ 发表评论于
老实说,网民羞辱自有可以说得通的道理。北大作为全国最顶尖的两所大学之一,背负了全国十四亿人的期许,是全国学子心中的圣地,在此为校长者,人们必然会以博学定位,将 “鸿鹄之志”念成“鸿浩之志”,确实令人大跌眼镜。
@@@@@@@@@@
作者无知更无耻!固然大家对一校之长会有一定期待,但也没有人要求校长精通一切。如果他只是像清华校长临场读不出比较生僻的字,根本不是问题,至少俺不会嘲笑他。问题是他在这样一个重要场合的发言,就算不是他自己执笔写的,至少他要跟执笔之人核对一下文稿,如果他事先哪怕是快速扫描一遍,就能发现这些他不肯定读音的字,问一下执笔的人,这种错误就能避免,这是个态度问题,不仅是学识问题!至于后面的名为道歉是为指责的信就不能用说,这封信也解释了他这样一个无知又无耻的人怎么能连任中国三所重点大学的校长-脸厚心黑!把中共那一套为官的厚黑学学到了精,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研究厚黑学,专业丢了,基...  查看完整评论
wanttosaysomething 发表评论于
吃瓜群众狂欢是"无耻"。那么,堂堂中国最高学府的校长在这么重要的场合发言,难道不先把稿子看一遍吗?
在道歉信中说"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
是在说校长权威,不容质疑吗?
这真的是道歉吗?
 
ridicu 发表评论于
此北大校长曾经当过重庆大学,浙大的校长。
《重大之殇》的作者对他的指控相当严重,包括抨击林“将一套等级森严的京官作风带入了平和民主的重大”;在教室安装摄像头;对教师实行“锦衣卫式”的监控。还说他上任伊始就耗资2000万把自己的办公室装修得富丽堂皇。
Cathy_Bay 发表评论于
小编的标题就是故意挑事。只有这样才能吸引眼球吗?一定要走极端,挑起双方更强的对立才有意思?怎么感觉有推手?不然这么件事,都过了这许多天,还没完没了?
雅砻江 发表评论于
大笑。
同理可证,包子不过是在黄土高原垦地的一位农夫,对他反民主的倒行逆施也不用苛责了。
ylong1963 发表评论于
什么是无知? 难道只有国学是知识吗?可笑可叹!
带刺玫瑰 发表评论于
天上飘来几个字:这都不是事儿。
那些用钱砌墙的贪官搂着小三偷着乐呢!
sesa2015 发表评论于
当北大校长不是他的错
Cathy_Bay 发表评论于
小编这标题!真不知说什么好了。难道一定要走极端,互骂才显得自己正义?或者故意刺激对方才能赚眼球?
sesa2015 发表评论于
可选项123, you are right
可选项123 发表评论于
这种人本来就不该呆在北大校长位置,应该去专心搞他的研究。
===================================
没用,党需要有头衔的人作它的校长。要么主席砸得弄个博士呢,真的假博士哦!
freeda6 发表评论于
没有质疑就没有人类的进步。校长基本的人文素质太差了。念错字倒真的没什么。
speakoutloudly 发表评论于
洗地的谁平太差。但就是按照文中说的逻辑看,这位应该继续回去搞科学,而不是做校长
空想家王莽 发表评论于
洗地水平太差,

本来北大校长读错字是小事,
但是这位校长经常读错字,而且还是常见字,就显得语文水平不及格,
他后来的道歉信更显得三观不正。
这种人本来就不该呆在北大校长位置,应该去专心搞他的研究。

*** 黄未原的博客 Twitter: @WeiyuanOttawa

鼓励质疑是大学校长应有的基本理念

(2018-05-10 07:47:17) 下一个

最近北京大学林校长在北大120周年庆大会上读错了演讲稿中的鸿鹄志,视频发到全世界,闹了个大笑话。事后,林校长发表了一篇给北大师生们的道歉文,解释说自己在校读书期间正值文革,没有机会好好读书识字。末了,他告诫北大学生们,别让这个无关紧要的小事干扰了他要传递给你们的理念: 虑和质疑不会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社会进步。

人都会犯错,尤其是比如读错一个字那样的失误更是难免。至少我不敢肯定自己读的字发音都是正确的。我在这方面的原则是: 不怕读错,欢迎批评,有则改之。

但某些人在某些场合是不应该出现某些错误的。所谓不应该,其中一个意思就是这种错误与他的身份不相符合,或可以由此证明他根本就不称职。

比如,做小学语文老师的人是不应该在课堂上读错小学课文的单词的。

读小学时候的教学条件和林校长当年的情况大概差不多。有一段时间我们整个小学五个年级只有两个老师,一位退伍军人负责我所在的高年级所有的课。不仅是他把不知在哪里当兵学来的官话当成普通话教我们(记得他把“我们”读“瓦们”),而且他把课本中自己不认识的单词读成别字是很经常的。比如,他把层层梯田毫不犹豫地读成屋屋梯田。每天晚上,母亲必得检查我当天上的课,再给我补上一遍。这种情况发展到后来,我不得不转校了。计我的这个老师当兵是个好兵,所以退伍后不用回去干农活,被安排当了民办小学老师。但错别字连篇的他当小学老师显然并不称职,完全在误人子弟。后来听说他就不再当老师了,这对孩子们来说是个好事。

至于大学校长在演讲中读错不算那么生僻的鸿鹄问题有多严重?这就不是那么分明了,存在讨论的空间。从一方面来讲,想想历任北大校长里曾经有哪位出过如此低级的错误?从另一方面来说,毕竟大学校长的主要职责并不是教学生识字,而是掌握和领导大学的办学方向的。

但我注意到林校长道歉文中强调让学生们牢记的,竟然是如此惊人之语: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这真是一个大学校长应该对师生们灌输的理念吗?

大学,不仅是学生们学习当今各学科最前沿知识的课堂,更是研究者们进行观念交流辩论、探索未知领域、发现科学真理和培养新一代探索者的场所。上述的一切过程都必然以质疑开始。没有质疑,哪来的辩论,哪来去伪存真,哪来发现真理?一个不会质疑的年青人怎么可能成为新一代的探索者?这些不正是质疑的价值所在吗?怎么“质疑”竟阻碍了迈向未来的脚步?

除了林校长,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哪个大学校长说过质疑不创造价值,反而阻碍社会进步“这样的糊涂话。们随便找几个大学校的相关言论看看。

哈佛大学校福斯特(Drew Faust20178对新生致辞中说:“们相信,追求真理的过程需要经过持续不断的测试和评估,经过无数次地论证、挑战和辩论。我们从不故作自满地相信一切万无一失。真理既是渴望也是灵感。说的辩论,差不多就是质疑的具体行动了。

鲁大学校长苏必德(Peter Salovey)2017年的新生欢迎辞中说: “人文教育之美在于将你从狭隘的、以职业为导向的学习计划中解放出来——这也正是耶鲁本科学院所提供的教育。我希望你们能够好好利用并享受这种思想自由。你们可以选择各种课程,了解不同领域的人是如何思考并理解这个世界的。你们的教授会给你们介绍很多丰富有趣的观点,并且要求你们进行思辨。教授会要求你们对那些正统观念提出质疑,而不是对某一观点深信不疑地接受。这样的学习,毫无疑问,将充满挑战,但也是思想解放、振奋人心的一次经历。这位校长非常自豪地把鼓励“质疑”作为值得夸耀的耶教学环境。

再看看北大的老校长们是怎么看质疑的。

蔡元培老校长认为: 大学教育有两大弊:一曰极端国民教育,使得受教育者迁就于政府的主义,皆富于服从心、保守心,易受政府驾驭;二曰极端实利教育,意思是把大学作为一个职业训练所,所有人都是生产流水线上一个驯服的小零件,配合永续生产而永远不发问,配合永续消费而永远不要求答案。蔡校长这里指出的两点弊端,都和不鼓励质疑有关:首先是不质疑政府的主而把学生培养成极端国民,第二是不质疑流水线生产线的生产环境而甘愿自己做一个默默驯服的小零件。

胡适先生教导青年人,做学问要在不疑处有疑,做人要在有疑处不疑。

大学是做学问探索真理的地方,做学问要在不疑处有疑,探索就从质疑开始,这是大学校长应该认同的最基本道理之一。其理所当然的程度,大概就像小学语文老师理应知道层层梯田读作屋屋梯田样。

我不敢说林校长读错“鸿鹄志”有多么要紧,但大学校长居然不理解“质疑”的价值,这个北大校长真是不称职了。

网上看到有林校长在2017年北大毕业典礼上发表的演讲,题为《吃亏就是占便宜,战士永远不会失去青春的活力,祝大家永远青春飞扬》。先不说这种亏就是占便宜逻辑和战士的概念放在一起是多么不相称,多么滑稽,我想说,大学既不是培养要么就吃亏要么就要占便宜的市井小民的地方,也不是培养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士兵的地方。大学是观念交锋的地方,是探索真理的地方,是培养学生质疑和思辩习惯的地方,是鼓励学生去质疑类似我吃亏就是我占了便宜,你占了便宜反而就是吃亏 这种歪理的地方,是培养敢于挑战而不是默默服从威权的新一代的地方。

不鼓励质疑、喜欢把大学生当战士培养的林校长,去当个军官也许合适,当这个曾经引领中国大学思想自由之风潮的北京大学的校长,肯定不称职。

林校长的这个理念错误得让人不可思议。但是,在21纪的中国知识界,不可思议的事情太多了。有时候我们这些旁观者甚至搞不清楚,这些知识精英是不是只要弄些不可思议的东西来愚弄别人,愚弄下一代?但不管他们的初心是什么,事实上是,愚人者反而经常在公众面前把自己弄成一副愚不可及的样子(参见我的《愚人者也愚己》)。林校长何其不是又一个例子。

 
2018-05-09


 
[ 打印 ]
阅读 ( 3355)评论 (6)
评论
红米2015 回复 悄悄话 这是道歉信,自然主要是为念错字承认错误,不可能把致词中的论述再重复一遍。但是太过简略,没有考虑到读者可能产生误解,也可以说是一个失误。但他所说的焦虑和质疑确实有其特定含义,不承认这一点也是不公平的。
 
未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5' 的评论 : 我要评论的是他那句话中的“质疑”部分,所以我不需要把他提到的另一个主语“焦虑”包括进来。如果你觉得我这样就是歪曲了他的意思,我只能建议你去征求语文老师的意见,此外,我无话可说。
如果一定要读完林校长的其他演讲或文章才能判断他在这篇道歉文中的观点,才能理解他这里所说“质疑不能创造价值,反而阻碍迈向未来的脚步”其实并不是从字面上可以理解的意思,那么林校长的语言表达能力实在太差了。蔡元培先生、胡适先生、或任何前北大校长的一篇文章不是自成一体的文章?哪位前贤文章的基本观点是必需要读完他们的其他所有文章才能避免误解他的观点的?如果林校长的语言表达能力如此差,怎么领导一个著名的大学?
 
texasnewyork 回复 悄悄话 “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 焦虑与质疑肯定能创造价值。
 
红米2015 回复 悄悄话 您既然读了林在2017毕业典礼上发表的演讲,那何妨再读读他在校庆上的致辞《大学是通向未来的桥》。他在道歉信里的表述过于简略,只有读校庆致辞才能知道他到底在讲什么。
 
mikeOZ 回复 悄悄话 可能林校长这一代人的成长环境的影响吧, 这位校长可能出于好心, 告诫学生们好好读书, 对中国现在的种种魔幻不要去多想, 以免影响前途!, 文革中有种种质疑的人们没有几个有好下场!

从这个角度看林校长至少是善良的。
 
红米2015 回复 悄悄话 林的原话是“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您为何给改成“质疑不创造价值”?您是不是也觉得这里这个焦虑有些突兀?您也觉得,一个北大校长反对质疑是不可思议的,那您有没有想过,自己可能误解了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