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有人的路

纯属点点滴滴生活中的个人体会。
任何观点都只有一部分是正确的,我写写、你看看、挑着信、试着用。
朋友Chiali说的:“ 有的人因為多讀書變得謙卑,有的人因為多讀書變得驕傲,所以生命風景也會不同 。”
个人资料
JustTalk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去年陪女儿转了一圈看学校,女儿最终说要去MIT。《大学扫盲-陪女儿看学校》 朋友们得知女儿想学计算机,说卡耐基梅隆的计算机专业也超强,而家门口的RPI计算机专业似乎更实用,不愁找工作。我把收集来的信息告诉女儿,由她自己决定今年要去看哪些,我只管掏钱、开车。
家门口的RPI肯定要去看看,方便呀!CMU的计算机和艺术设计的双修专业最符合女儿的愿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8-14 07:58:48)

朋友JenniferZhao在微信群里分享一些免费的网上学习资源,整理收藏,与大家分享。(括号里的话是我的加注)网上学习越来越多,也非常容易、方便。有些需要付钱的,但很多是免费的。我在这里主要分享一些免费的、高质量的网课。网课给学生提供更多的机会来学习新东西,尤其是学校没有设置的科目。自学些课程,不仅在大学申请时,让AO了解到自己是“爱学习,有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13 19:23:52)

我请朋友JenniferZhao分享了有关SAT复习考试的辅导的感受,一下子帮我理清了概念,收集整理分享给大家。(括号里的话是我的加注) 关于SAT,或其它的考试,首先要看辅导的目的。 1、希望考高点的分数,可以让孩子进入更“好”的学校。这个其实并不很现实。如果只是一次的考试分数高而进入个“好”学校,一时开心得意,但实际知识水平低、学习能力有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支持AndrewYang的UBI,因为美国现有的福利制度才是真的养懒人。我在纽约州政府福利部门做IT,写code,计算福利...目前对于18岁以下的低收入家庭的每一个孩子、没有工作能力的伤残人员、或暂时的失业人员,联邦政府每个月发~$700,NY州政府每个月发~$80。这只是现金部分,食物券、房补我没有接触过。如果领取福利的人这个月打零工挣了$200,联邦就只给$500了,加上州政府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目前的理解是:
智人出现之前,人和群居动物没有什么区别,自由竞争,适者生存。
智人出现后,灭了其他人种,智人一跃居于食物链的顶端,开始大量繁殖,迁徙,人口增长导致文明产生。文明就是人类维护持久生存而生发创造的产物。农业文明以后,人类是否被淘汰,仍旧基于天灾人祸--旱涝虫害、疾病和战争。
工业革命以后,农业得到很大的改善,竞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夏天西葫芦有点多,地里的韭菜、紫苏也疯长。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到处找办法来快速消灭掉这些蔬菜。跟朋友学做萝卜紫苏煎饼,结合小时候姥姥做的糊塌子,我这些天经常做这两种煎饼。盐放少点,可以当饭吃。 西葫芦韭菜煎饼 先看看我的切丝神器,15年前$30买的,仍旧很好使。可惜看不出是什么牌子,朋友们怎么也买不到这种的了。 西葫芦切好丝,黄绿不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伊丽莎白(ElizabethHolmes)是2001年斯坦福的新生,2004年3月退学创业,主攻设计制造指尖取血测试仪,公司取名Theranos。伊丽莎白曾引起很大的社会关注,我多年前也看过她的TED演讲,羡慕佩服得不得了。2015年10月,本书的作者JohnCarreyrou开始在TheWallStreetJournal发表文章,揭露公司内幕,引发更多政府监管部门的调查,发掘出更多确凿的真相。曾高达800多员工的公司最终于2018年9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9-07-29 06:57:14)

材料:
大桃子:4个,去皮切块。
白糖:1杯,分成两份,各1/2杯。(原方是两杯糖,减了一半做出来都很甜。)
面粉:1杯
泡打粉bakingpowder:1tablespoon,一大勺。
牛奶:1杯
黄油:1/2杯
盐:一点点,1/2teaspoon
肉桂粉:一点点,可加可不加。 做法:
1、把切好的桃子放入一个不粘锅内,放入1/2杯糖。中小火煮开,然后小火煮10分钟的样子。关火。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朋友JenniferZhao在微信群里分享介绍10个年薪$100K以上、需求增长最快的职业方向,我整理一下收藏。 虽然我们都希望孩子追求自己喜欢的职业,但适当了解职业收入和供求程度也不是坏事儿。更何况,不少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的孩子也需要一些指导。下面介绍10类年薪超过$100K的工作,而且是针对本科学位的。 10.)Actuary精算师:2018年平均年薪$102,880,主要工作是用帮助保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23 11:59:58)

我最初接受的性教育来自初中二年级的生理卫老师,不记得老师讲的是什么,也不记得讲了多少,只记得当时老师讲的比较客观、自然,没有表现出什么太过难为情。我发育比较晚,感情上也比较迟钝,后来从小说、电影、以及朋友闲聊中零零星星的了解个大概,似乎也够用了。所以对于孩子们的性教育,我一直是无为之治,没怎么刻意去做。我相信,既然我能“自学成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