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帆**小说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极天高海月升

“影视立体小说”《血雨腥风》创作首发。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血雨腥风(三十四)02

(2012-07-07 14:10:22) 下一个




首次开卷请直接进入:血雨腥风(一)



    江帆抬起头,发现三人神情异常,顿觉忐忑不安。

    “让帆儿把话说完。”海生尽量地掩饰着自己的焦虑。

    江帆喘了口气:“宁宁说,她已经和财哥约好,下周送她们几个一起过澳门,然后送她去香港,因此她们的证件都给了财哥。她走时,我特别问过她,会不会有麻烦,她非常肯定地说:‘不会!’。因为她们托了好几个人才找到财哥帮忙,阿惠会陪她去取证件。不过她说晚上想再多陪陪阿惠,可能回来晚些。我和你们散了,就回了家,收拾了一晚上的东西,寸步没离开过。可电话铃响都没响。如果她有事耽搁,这么晚,一定会给我来个电话。宁宁一定已经没有了自由。”江帆停顿了一下,好像还想说什么,但眨了两下眼睛,没说出来。

    海生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职业的习惯,使林庭嗅出了江帆有所隐瞒,他扫了江帆一眼:“还有什么?”

    “没了。你们都认识这位财哥?” 江帆避开了林庭的目光,岔开了话题。

    “认识。” 阿明看着海生:“上次你说在红爷那儿见过他,我还有些奇怪。这回对上号儿啦!红爷的赌场、酒店、别墅包房里的小姐,半年一换。南方的女孩子不够靓,撑不起场面,北方女孩子想过去捞一笔的不少。”阿明转过头,看着林庭:“你们警方盯他的,都是走私贩毒的大案。可他做的,远不止这些。这个王八蛋,像只狗,只要有钱捞,没他闻不到的!我总觉得他对钱的兴趣儿超出寻常。”阿明说完,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财哥是什么人?”江帆皱着眉头。

    “偷渡客,从汕头偷渡到香港。后来,英女皇大赦,他拿了身份。”阿明说道。

    “你们是怎么认识他的?”

    阿明苦苦一笑,点了只烟,无奈地说:“我很小就在码头上混饭吃啦。那时那些走私客,很喜欢用我们这些小孩子帮他们转运东西,蒙蔽警察。我当了大哥以后,才认识他,说来也有七八年了。那时他有几条破渔船,经常带些走私货从云海上岸,我给了他不少方便,他是靠我吃饭的。我们三个就是在那时候认识他的。这家伙嘴甜,能伸能弯。这两年,他不比从前啦,突然成了警方眼中的‘红人’。

    “那他现在人在哪儿?怎么找他?”江帆追问道。

    阿明和海生都看了一眼林庭。

    林庭抽着烟,没出声。

    “在云海,警方视线内?”江帆扫了阿明和海生一眼,盯着林庭。

    林庭抽完了最后一口烟,把烟头掐在烟灰盅里,边吐烟边说:“看我没用,你们谁都不能去找他。薛宁这事儿就交给我和唐队去办,你们谁都不能插手!你们只要一出头,薛宁就算没救了!”

    “为什么?”江帆急着问道。

    “这家伙刚刚折了两笔货,其中一笔就在我们手上。他对我和唐队恨得咬牙切齿。你们现在去找他,不是羊入虎口吗?”

    “他大名叫什么?”江帆问道。

    “姚财弟,我们叫他‘猪头’。”阿明答道。

    “我一定要见他,摸摸底牌,我必须知道宁宁现在的处境。”江帆蹙紧了眉头。

    “有一点你要明白,你在摸他底牌的同时,也暴露了你自己。如果你不露面,薛宁只需要面对他。如果你一出场,薛宁就要背负我们所有的人去面对姚财弟。”

    林庭的话让大家陷入了沉默。

    阿明刚想说什么,可看了一眼林庭,又憋了回去。

    “阿明,你怎么说?”江帆看着阿明。

    “看我干什么,有话你就说!”林庭冲阿明一瞪眼。

    “这事儿,你和唐队插不上手!我们必须去见姚财弟,而且越快越好!” 阿明抽了口烟。

    “接着说!”林庭又点了支烟。

    “等不到你和唐队出手,薛宁就会被猪头给废了!人进了他手,也就两三天的事儿!猪头才不会和这些女人费神。除非你有办法能在三天之内把薛宁弄出来。”


    “说清楚些。”江帆紧张的脸色发红。

    “薛宁摆明了是去拿证件。如果猪头不和她来硬的,她不会连个电话都没有?猪头手上,大把的毒品,只要给这些女孩子用上,没不听话的。这些北方女孩子想出去捞一笔就洗手的,哪个上岸啦?搞不好,他已经给薛宁用上了。还有,猪头不是傻瓜,以他现在的处境,他决不会把一个婊子放在身边,给你们警方留下收拾他的机会。我看薛宁,十有八九已经不在云海了!”

    “让港澳警方的朋友帮着查。”林庭抽着烟。

    “指望他们?那些警察,拍电影的时候就够威猛!你当他们是谁?哼,港澳的法律连死刑都没有!这些英国佬,葡国佬,现实的很。人家要什么?就是钱!只要你有钱,找个律师戴上假头套,嘴就能说出大天来。他们才不管你谁杀谁。人家玩儿的就是和稀泥。他们要的,是相安无事。你指望这些人去给你找个婊子?不是没可能,可薛宁决等不到那天!”阿明说完,把手里的火机往桌上一扔。

    桌上一时间鸦雀无声。

    江帆感觉胸口压抑得透不过气来。她长长地喘了口气看着海生。

    海生向前倾了倾身子:“帆儿,我们运气不好,走进了死角。现在我们只能希望薛宁懂得周旋,找到机会,拨通你的电话。我们知道方向再出手会很稳妥。如果冒然去找姚财弟,会把事情复杂化。”

    “宁宁要是有脑,懂得周旋,哪会走到今天!”江帆自言自语着。

    阿明看着愁眉不展的江帆,一摆手说道:“这事儿也没那么复杂!薛宁在猪头那儿,无非是个婊子。只要我们肯让猪头宰上一刀,没谈不拢得。明天我出头,和海生一起陪你去找他。他除了要钱,还能有什么?横竖他在我这儿不敢太放肆。”说着,一拍桌子。

    “那明天一切得由我决定。”江帆看看林庭,又看看阿明。

    “这样最好!阿明,明天你得听帆儿的。谈不拢也别和姚财弟翻脸,千万别把事情闹僵了。”

    “多余!”阿明不耐烦地瞥了一眼林庭。

    “不过我还是希望你把这件事儿交给我和唐队。心太急,将来会尾大脱不掉。”林庭耐心地用商量的口吻想继续说服江帆。

    “当所有的选择都胜负各半的时候,人们往往会放弃沉默的等待,主动出击,以免良心受谴,但未必稳妥。” 海生也看着江帆,字字清晰地说道。

    江帆低下头,无奈而执拗地压低声音说:“我得见姚财弟。”

    “我约他!” 阿明熄了手里烟。

***


林庭开着车,和阿明、海生一起送江帆回到银行阁。江帆和大家告了别,下了车,进了大门。

林庭没动,坐在车里略有所思。

海生犹豫了一下,对林庭和阿明说:“你俩先走,我得上去。”说完,下了车,去追江帆。

林庭看着海生的背影,叹了口气,从兜里掏出烟。

“下去透透气吧。”阿明开了后车门,跳下了车。

林庭也下了车,点上烟,懊恼地长长吐了一口说:“ 她俩这事儿我及时过问一下就好了。”

“天意的事,你也不必自责。姚财弟还不敢不把我放在眼里。”

“他可不是以前啦,这你还真得有个心理准备。我总觉得他身后有个很庞大的东西,很难触摸。”

二人站在银海阁门前的人行道上,看着街边霓虹灯下,在自己眼前晃动着的两个夜女郎。。。


*****

江帆在门口掏出钥匙,就听到上来的脚步声。她没有回头,直到脚步声在身后停了下来,才说:“回去吧,该说的我都说了。”

海生沉默了一会儿:“帆儿,有的事儿,当局者谜。。。”

“我了解宁宁,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她在我这儿都不会变!” 说着,她轻轻开了门:“太晚了。” 然后头儿也没回就进了屋,慢慢地把门关上。

见海生从楼上下来,林庭问道:“都清楚啦?”

”没有回头余地!“海生声音不大,但非常肯定地接着说:“帆儿刚才的确有事儿瞒着我们!”

林庭皱了一下眉头。

“很多事儿连帆儿自己也搞不清楚。” 海生叹了口气,看着两个夜女郎上了出租。

“那薛宁怎么就做了这行啦?她不会连这都没问薛宁吧。”阿明瞪大了眼珠子追问着。

“帆儿当然不会问这些,除非薛宁自己说。”海生转过身来。

阿明苦苦一笑,耸耸肩,无奈地一咧嘴:“行,又回到原点了。”

 “她们之间,还能有什么是小混蛋不清楚的?” 林庭想着。

海生沉思着。。。(待续)



接下集:血雨腥风(三十五)01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739/201207/4182.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