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帆**小说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极天高海月升

“影视立体小说”《血雨腥风》创作首发。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血雨腥风(二十五)04

(2012-06-05 13:15:32) 下一个




首次开卷请直接进入:血雨腥风(一)

    秋海湖公园是大屿市最大的湖景公园,素有:

“秋海波澜碧如天,
苍穹亦影树千年,
挥挥衣袖枫林挽,
招至寒露裹衣衫。”的四季美景。

    生活在秋海湖畔的江帆,一直不曾真正领略过它那湖光山色的绝妙,直到薛宁约她早起的这天。

    五月的清晨,空气中带着湿漉漉的凉意。伴随着丁香花开,那幽幽的芬芳,在空气中蔓延,沁人肺腑,让你瞬间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飘然;鸟儿那清脆的放歌,伴着雾气藤蔓,袅袅青烟,神秘地回荡在松林间。

    这种种新鲜感让江帆如痴如醉,惊叹不已。

     “宁宁,你经常这么早来?”

    “我可起不了大早。就来过几次。”

    “以后我们天天来吧。”江帆兴奋地抓着薛宁的手。

    “我可没这瘾,放着觉不睡,来这儿遭罪。”薛宁抽出手来,向前跑去。。。

    “下雪天有人来吗?”江帆深深地吸着清新的空气,也加快了脚步。

    “有,多大的雪都有人来。”

    “我们这是找谁呀,人家在吗?”

    “放心吧!”

    随着那些遛鸟的,打太极的,跑步的和看书的人越见稀少,二人来到了湖边丛林深处。

    又走了一阵子,忽听到里面传来“嗖嗖嗖”的声音。

    江帆一愣:“这声音,好耳熟!”

     “帆儿快点儿,我们到啦!”薛宁喊了声。

    只见前面远处空地,两个男人在习武。其中一位江帆一眼就认出来了:“呀,宇文叔叔!”江帆惊喜地边喊边跑了过去。

    听见有人叫自己,宇文萧阳收了软兵器,转过头定神打量着眼前这位女孩儿。只见她仙姿玉貌,豆蔻芳龄,笑如初发芙蓉,静如梨花带雨,明目皓齿,气质非凡。她身穿一套蓝色运动装,秀发在后面用丝巾高高扎起,聘婷秀雅中又多了三分的英姿楚楚。宇文萧阳仔细端详了半天,最后皱皱眉,眨眨眼,不认识 !

    江帆笑呵呵地看着宇文萧阳:他还和当年一样,一身的英武,变化不大。

    “宇文叔叔,我是帆儿。”江帆见宇文萧阳认不出自己了,忍不住地自我介绍。

    宇文萧阳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当年那个胖嘟嘟肥乎乎的小帆儿,竟然出落成这幅摸样儿。他既惊讶又喜悦地看着江帆:“你就是那个会唱歌的胖帆儿?”

    江帆开心地点点头。

    “哎呀,我的小帆儿,你真的快长成大姑娘啦。”

    宇文萧阳的话音未落,薛宁便一把抓住江帆,大声嚷起来:“原来你会唱歌呀。那你为什么骗我说自己五音不全呀?”

    “帆儿,来,给你介绍一下,”宇文萧阳指着站在薛宁身边,和自己一起练功的小伙子说:“这位是你俊哥哥的朋友,姓丰,叫丰玉柱。你就叫他柱子哥哥吧。”宇文萧阳说到这儿,顿了一下:“哦,你们应该认识吧,柱子和宁宁是邻居。”

    丰玉柱看上去有十七、八岁,身材足有一米八五开外。丹凤眼,卧蚕眉,鼻直口方,英俊中透着个性与刚毅。

    江帆冲丰玉柱微微一笑,打了个招呼:“柱子哥哥。”

    丰玉柱赶紧点头,腼腆地笑了。

    “你们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宇文萧阳看着薛宁。

    “有人欺负我们,我来找柱子哥哥帮忙。”薛宁说道。

    “可不能打架。要是有事儿解决不了,找大人出头。柱子呀,你帮她们去说说,千万不能动手。习武之人要讲武德,决不能恃强凌弱,大打出手。”宇文萧阳严肃地对丰玉柱说。

    “知道了老师,您放心吧。”

     “宇文叔叔,您以前答应过教我功夫的,还算数吗?”江帆认真地看着宇文萧阳。
 
    “哈哈,帆儿还记得。好,只要帆儿想学,宇文叔叔就教你!”

    江帆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她终于如愿以偿了。

    “你还记得俊俊哥哥吗?”宇文萧阳问道。

    “当然,我经常会想起他。”

    “俊俊也经常念道你,他可想你啦!他就今天没来。感冒了。”

    “那以后,我每天早晨都来,行吗?”

    “只要你能坚持,当然好啦!俊俊知道了,一定很高兴。”

    从此以后,江帆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的记忆开始恢复了正常,也渐渐地从失去大表哥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她每天早起,跟着宇文老师,风雨不误,坚持了六年,直到大学毕业。

    按宇文老师的话说:“帆儿天生就是块习武的好料,值得培养和雕琢!”(待续)


接下集:血雨腥风(二十五)06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739/201206/4581.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