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帆**小说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极天高海月升

“影视立体小说”《血雨腥风》创作首发。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血雨腥风(二十五)02

(2012-06-02 19:05:37) 下一个




首次开卷请直接进入:血雨腥风(一)


    薛宁带着江帆来到一个鲜族人居住区,这里有条鲜族食街。道路不宽,两边有几家小小的朝鲜餐馆儿,门口有些摆卖的小商贩,叫卖着各样的鲜族食品。江帆对周围的一切感到有点儿陌生。

    薛宁拉着江帆,进了一家餐馆。里面有五六张台子,看着很干净,可就是一个吃饭的客人都没有。老板娘是位三十岁左右的少妇,高颧骨,眯缝眼,一看就知是鲜族人。她一看进来的是两位小姑娘,身边也没个大人跟着,便有些好奇地问:“你们来吃饭?”

    “不吃饭来干啥?”薛宁抬眼说道。

    “那快进来吧,到里边坐。”老板娘马上一脸笑容地招呼着。

    薛宁和江帆找了个靠里的位置坐下。

     “每人一碗冷面?” 老板娘开口便问。

    “那叫下馆子吗?”薛宁瞟了老板娘一眼。

    “好好好,点菜点菜。”老板娘兴奋地点着头。

    薛宁看起来还真是位下馆子的高手。她像模像样,轻车熟路地点了三个招牌菜,外加两碗冷面。

    老板娘手脚麻利,只一会儿的功夫,菜就上齐了。

    江帆好奇地看着桌上的碟碟碗碗,感觉很新鲜,她既没见过,也没吃过。尤其是那盘儿黑乎乎的生拌肚丝,让她有些望而却步。她试着吃了一口,被辣得满脸通红。

    “哈哈哈。。。眉毛都红了。”薛宁看着江帆,拿起筷子敲着碗。

    “还有钱吗?”江帆被辣得边咂嘴边问。

    薛宁不解地看着江帆。她翻了翻口袋,把所有的钱都掏出来,放在桌上,仔细地数了数:“还剩三毛六。”

    “弄二两酒来!”

    “你说什么?”薛宁咽下嘴里的东西,抻着脖子,吃惊地问。

    “你爸光吃菜不喝酒?”江帆一瞪眼。

    薛宁摇摇头。还没等她醒过神儿来,江帆就把筷子往桌上一拍,冲里边儿的老板娘喊道:“哎,老板娘,给我们弄三毛六的白酒。”

    厨窗里的老板娘,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定了定神,跑了过来:“你们俩要喝酒?”

    “不卖?

    “不不,没这规矩,谁喝我都得卖。只是。。。” 老板娘看着江帆的神情,马上改口说:“得得,我给你们来壶三两的。”

     “不用,拿个碗装就行了。”江帆一摆头。

    薛宁瞪着眼珠子。

    转眼儿的功夫,老板娘用瓷碗装了大半碗酒出来。

    薛宁皱着眉头,看了看。

    “看什么,没你这冷面辣。”江帆看着薛宁。

    薛宁凑上前去,趴在碗上闻了闻。

    “酒是喝的,不是闻的。”江帆说完,端起碗,一扬脖儿,“咕咚”一大口,解馋地抹了把嘴。

    薛宁惊奇地盯着江帆,然后慢慢地端起碗来,轻轻地抿了一下。

    “像个娘们儿!”

    “你说什么?”薛宁一听,立着眼睛,冲江帆喊起来。

    “哎哎,说你喝酒,又没说你别的,你急什么?”

    “乌鸦嘴!我不会喝酒!”

    “只要不喝,就是娘们儿!”江帆梗着脖子。

    “哼,不就喝酒吗,又不是喝毒药,看把你神的?!离死还差得远呢。”薛宁经不起激,一仰脖,“咕咚”也下去了一大口。

    “哈哈哈。。。眉毛也红啦!”江帆看着薛宁那难受的样子,大笑起来。

    老板娘在里间儿,隔着敞开的厨窗向外望着。

    “看什么?老板娘,我们没钱了。要不给我们赊上一斤?我们以后会常来。”江帆冲着里面的老板娘说道。

    “你喝一口就疯啦!我可是一个星期没吃午饭,给你攒出的这顿饭钱。”

    “你少操点儿心吧。”江帆说完,接着又催问:“老板娘,行不行呀?”

    “什么行不行的?你说行就行!等着。” 一转眼,老板娘又端出个更大的碗。

    “这是一斤吗?”江帆用手指弹了弹那只碗。

    “一看你这小丫头片子在家就没少偷酒喝,还挺识数。这是半斤,一斤你们可喝不完。我们家爷们儿才一斤的量。你们要真能喝,我再给你们拿。今天这酒,管够!”

    “老板娘,你这店里怎么没人吃饭呀?”江帆接着问道。

    “这年头儿,有几个正经人下馆子的?我可不是说你们啊。你说,这一个月工资就那么三五十块,还要养家糊口。我这也就中午的时候,人才多点儿。都是来吃碗冷面的,点菜的人很少。晚上天黑以后会有人来,都是跑小买卖的。你们好好喝啊,喝完了再叫我。”说完,老板娘又回了里间儿。

    江帆一听就高兴了,今天可以放开了喝了。

    薛宁肝儿颤地看着那碗酒, 眨巴了两下眼睛。

    “看你这一脸娘们儿相。”

    薛宁一听又急了:“你再说这么恶心人的话,我不理你了!”

    “看看,又急了。不想当娘们儿,你就得跟着来,看好啦。”江帆说完,把小碗里剩下的酒倒到大碗里,然后端起大碗,“咚、咚、咚”连进了三大口,一抹嘴,爽快地说:“娘的,整天逼我偷酒,从来就没这么爽过!凭什么他们想喝的时候,就丢个空瓶子,让我去跑腿儿呀?哼!每次我都给他们倒肚里半瓶,再弄点儿抹衣服上,就说,跑得快,洒了,爱受不受!有本事,自己打去呀!”江帆说完,冲薛宁努努嘴:“看什么,到你啦,娘们儿!”

    “帆儿你混蛋!”薛宁生气地喊着。

    “不当娘们儿就喝酒,别那么多废话!”

    “帆儿,你甭牛!今天你喝多少,我就喝多少!我非堵上你这张乌鸦嘴!”薛宁屏住呼吸,闭上眼,把江帆剩下的小半碗儿,一扬脖儿,喝了个精光!

    老板娘在厨窗里看着,蚂蚱眼长了。

     “嘿嘿。。。宁宁,你现在看我,几个脑袋?”

    “嗯。。。一个!”

    “你行,天生的酒量!要不想当娘们儿,咱们接着来?”

    “谁说娘们儿就不能喝酒啦?两个小丫崽子,一口一个娘们儿的在这儿叫着,看我好欺是吧?不知天高地厚!真没见过你们这样儿的!”老板娘说着话儿,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个海碗。

    江帆一看,笑了:“老板娘,这碗可不小,有两斤吧。”

    “三斤足足的!少一滴,算我的。来,我今天一个娘们儿,喝你们俩! ”(待续)



接下集:血雨腥风(二十五)03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739/201206/3110.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