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帆**小说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极天高海月升

“影视立体小说”《血雨腥风》创作首发。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血雨腥风(十)

(2012-03-28 19:43:12) 下一个



首次开卷请直接进入:血雨腥风(一)

第十章


龙海生听完了江帆的叙述,慢慢地端起了酒杯。他望着江帆那忧郁的眼神,一口喝掉了杯中酒,然后起身说道:“走,去海边透透气,你这都关了半个月了。”


江帆把身体向后靠了靠,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有两个人,应该是找薛宁的最佳人选。我们明天就去见他们。”龙海生拉了拉后背。


江帆的眼神里,顿时透出一丝喜悦。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抬头盯着龙海生。


“你又想干什么?”龙海生机警地眨巴一下眼睛。


江帆歪头一笑:“下楼?你行吗?”


龙海生皱了皱眉头:“你是怕我抱不动你?”


“你臂力千斤,烈马都得乖乖的。”


“你趴在地上怎么知道的?”


“听马蹄声,比看要生动。”


“那走吧,还想什么?”


江帆眨眨眼,还是坐着没动。然后,故意用刁难的语气说:“这抱上抱下的,乏味!”


龙海生听不明白江帆在说什么。


江帆看着他那呆呆的样子,憋着笑。


“你膝盖有伤,不能背。你。。。该不会想让我把你拎下去吧?”


江帆用力憋着笑,心想:“你小子还真是好功夫,一只手就想把我收拾了。既然如此,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江帆想着,拿过身边的拐杖,双手拄着站了起来说:“拎下去。。。太虐待我了吧。”


“你。。。想骑我脖子上?”龙海生眨巴着眼睛。


江帆终于忍不住地笑了,点点头说道:“这倒是个不错的好主意。不过呆子,你能不能想点儿有情调的,浪漫点儿的?”


龙海生抓了抓头皮,觉得实在没什么法子好想,便支吾着说:“就剩用头顶着了,这浪漫?”


江帆终于‘哈哈’地笑出声儿来:“看来你的功夫还真了得。你还练过什么呀?都说出来我听听。”江帆边笑,边驻着拐杖走进卧室。不多会儿,她拎出个不算小的背兜儿来。


“拿这干什么?”龙海生不解地问。


“你不去趟洗手间?”江帆若无其事地所问非所答。


龙海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楞了一下:“哦。” 转身去了洗手间。


江帆马上拎着背兜,像做贼似的,一瘸一拐地走到了客厅的一端,吃力地弯下腰,把放在地板上的两个重有二十斤的沙袋,装进了兜子。然后,又赶紧拄着拐杖,走了回来。这时龙海生也从洗手间里出来了。


“说吧,你想拿我怎么开心?”龙海生憨憨地一笑。


“你有没有见过四川山地用的滑竿?”


“电影里看过,真的没见过。”


“滑竿要双人抬,我们今天玩一个人的。”


“好像不轻松哦。”


“怕啦?”


“嘿嘿,抬滑竿儿卖苦力的,有活干就不错了。” 龙海生抓了抓耳朵。


“那你把两只胳臂伸平,不许弯,一高一低。高的给我当靠背,低的当座位。对啦,就这样。蹲下,先得让我坐上去。” 江帆吃力地搂紧她那个大背兜儿,拎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试着往龙海生的胳臂上坐。


龙海生扎稳了马步,伸着双臂,一咧嘴说道:“你就不怕我撑不住,把你漏下去?”


“有你这么卖苦力的吗?”江帆瞟了他一眼,然后把屁股稳稳当当地坐在了龙海生的一只胳臂上。可想不到的是,龙海生竟然单臂稳稳地托起了江帆。


“这家伙的臂力真神了!” 江帆在心里叫着好,嘴里却喊:“起轿!”然后舒舒服服地向后一倚。


龙海生气运丹田,腰身笔直,脸不变色,吐气均匀。可刚一站定,他便一皱眉头,出口嘲笑道:“天哪,半个月就肥了二十斤!”


江帆一听就不高兴了,她马上板起脸说:“给我等等。”说着,她把怀里的兜子用手提着,转身挂到了龙海生的手腕上,心想:“让你嘴贫!”


龙海生不但毫无反抗,嘴角上还挂着奸笑,让人觉得可恨之极。


江帆一看龙海生这表情,心里就后悔,心里犯着嘀咕:“哼,早知道你这么得意,不如把那两个哑铃也装上了。”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龙海生像似看懂了江帆的心思,故意讨人嫌地嘟囔着。


江帆没理他,清了下喉咙说:“你给我慢慢儿地抬,散着步地走。咱们好好聊聊。”


龙海生微微一笑,不温不火,干净利落地抬着江帆,像散步似的,带着节奏,边聊边向外面楼梯走去。。。


此时的江帆,打心眼儿里对龙海生佩服得五体投地。


可龙海生却开始没事儿找起事儿来。他竟然很认真地给江帆讲起了一个故事,还一板一眼地,说:“从前,有个骑驴的老太太。因为太心疼她的驴,于是就自己扛着口袋,坐在了驴背上。。。”


江帆一听就明白了:“原来是在奚落我把背兜儿挂到你手臂上。” 想到这儿,江帆狡猾地一笑,然后眯缝着眼睛,盯着龙海生:“嘿嘿,刚才我多余了是吧?”说完,随手从衣袋儿里掏出一包小纸巾,抽了一张,在手里搓成长条。边搓边歪着头,盯着龙海生的鼻孔。


龙海生正得意地抬着,一看江帆这表情,知道麻烦事儿来了。他赶紧眨巴了两下眼皮,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想到这,他马上变了副笑脸,可怜巴巴地望着江帆说:“嘿嘿,你看,我都成驴了,你就别跟我一般见识了。”


平时这楼道里,从来就见不到个人影。可今天,偏偏遇到了两位。


江帆感觉有些不自在,还没到一楼,便对龙海生说:“让我下来吧。”


龙海生一笑,轻声说道:“你坐稳了。”说完,便加快了脚步。。。


一楼的楼梯距大门口,还有一条又宽又长的走廊。


正在楼门前值班儿的保安小潘一看这架势,赶紧跑去开大门儿。


龙海生出了大门儿,便开始脚下生风。绕侧门,穿过楼道,直奔后门儿出口。


后面跟着的那二位和小潘,刚挤出银海阁的大门儿,想跟着看个究竟,龙海生和江帆就早已不见了踪影。。。


小潘被惊得目瞪口呆,半天没醒过神儿来。他盯着那二位问:“一直从五楼下来的?。。。”(待续)



接下集:血雨腥风(十一)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739/201204/2842.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五弟五哥 回复 悄悄话 这小伙是不是少林的俗家弟子啊?
好功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