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帆**小说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极天高海月升

“影视立体小说”《血雨腥风》创作首发。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血雨腥风(九)

(2012-03-26 19:35:53) 下一个


首次开卷请直接进入:血雨腥风(一)




第九章



李秋实和郑小敏,给吴兴的女人重新做完了笔录,已经过了午夜两点钟。

郑小敏带女人去了医院,李秋实开车送江帆回家。

“小敏最近怎么样?”江帆问李秋实。

李秋实叹了口气,摇摇头:“不太好。确切的说,小敏是遭受了双重打击。虽然警队的人都闭口不谈,但谁心里都明白。头两年,大家还都帮着介绍,小敏也不拒绝。谁介绍她都看,看完就没下文。大家伙儿看她真是没心情,也就不再烦她啦。”

“快八年啦。”江帆忧心忡忡。

 “是呀,这八年的时光过得真快。再给她点儿时间吧,总会过去的。另外你没事儿,多去看看你大姨。她的位置,我们去多了不方便。”

江帆点点头。

二人聊着天儿,不知不觉地就到了江帆的家门口。李秋实停下车,侧过身看着江帆,语重心长地说:“帆儿,法律是严肃的,钻不得空子,也开不得玩笑。有些事儿,还是要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性子太急或抱侥幸心理,会吃亏的。”

 江帆看看李秋实,沉默着点点头。

“小敏你就别担心了,有大伙儿在,会好起来的!”

江帆下了车,告别了李秋实。。。

午夜后的街道,万籁俱寂,凉风阵阵。

江帆双手插在衣兜,望着满天星斗,深深地吸了一口清爽的空气。随着清风,从不远处的海滨,飘来的那股浓浓的海腥味儿,不知伴随着她多少少年的时光与岁月的记忆。江帆想起了薛宁,想起了柱子哥哥。

突然间,她不想回家了。她好想在这个独属自己的夜晚,去海滨散散步,听听那峰峦如聚的大海波涛,望望那万里苍穹的夜空幽蓝。

她看着街边的路灯,又转脸望望那整栋楼里唯一还亮着的自家灯光,犹豫着脚步。。。

这时,楼门洞儿里突然地亮出了一簇灯来。

江帆定睛一看,是爸爸江天翊拿着手电走了出来,胳臂上搭了件儿衣服。

江帆赶紧迎了上去:“爸,这么晚了,您出来干啥?”

“喝完你那杯茶,还能有觉睡?走吧,陪你去海边散散步。把衣服穿上。” 江天翊说着,把手里的衣服披在了江帆身上。

“妈睡了吗?”江帆边穿上衣服,边问道。

“她哪里睡得着,一直在平台上望着你,看到你回来,这才放心。我让她去睡了。事情都解决啦?”

“算是吧。”江帆叹了口气,挽着江天翊的胳臂。

“帆儿呀,遇事儿得让自己先冷静下来,再把最坏的结局考虑进去。想要帮助朋友,你就要先好好地保存和发展自己。今天这事儿,你处理得太过凶险。”

“我知道,下不为例。以后再不让您和妈操心了。”江帆用脸贴了一下江天翊的肩膀,父女二人边走边聊着。

“你看这参天大树,”江天翊向路边指了指:“它之所以能为路人遮风挡雨,消暑纳凉,是因为它懂得,只有让自己先成长起来,变得枝繁叶茂,才能受益于他人。”

 “爸,我会好好地发展自己,不会让您失望。”

“帆儿,凡事儿都有上、中、下,三条路可选。中国的中庸之道,立世千年,你要深究其理。中庸之道,不是教人变得圆滑,而是教你如何用理智来处理事情。步步青云,是很多人的愿望。可当事与愿违的时候,真正能把握好自己,取中庸之道,不走下坡路,保存实力,可是一门儿一辈子都学不完的学问哪。”

“爸,您能放心地让我出去闯闯吗?”

江天翊听罢一皱眉头,脚步顿时放缓。他知道,他刚刚说的这些话,帆儿不是没有听懂,可她还是选择了和自己开门见山。

江天翊察觉到,女儿已经决定了。 虽然有些万般无奈,他还是沉默了一阵子,明知故问道:“你决定了?”

江帆没再吭声。

江天翊缓步走着,叹了口气道:“说实话,我非常地不放心。帆儿呀,你年纪太小,缺乏历练。聪明,是替代不了经验的。人情世故,世态炎凉,都需要在生活中去经历和体验。你这年龄,正是需要爸爸陪着的时候。” 

“爸,我知道您会担心。可宁宁。。。”

“爸爸怎么能不明白。宁宁和你是过命的朋友,情同手足。要是没有她,恐怕你早已不在爸爸的身边了。所以你去找宁宁这件事儿,爸爸无法阻拦。可帆儿呀,现在全国的失踪人口急剧上升。老百姓不清楚,可你,生活在军、政、司法都有的大家庭中,应该清楚。宁宁的事儿,你不能太乐观。她这么长时间没有消息,绝非偶然哪。 "

“爸,我有心理准备。可我必须得要个结果。”  

“如果你决定了,爸拦不住你。可有一件事儿,你得答应爸爸。”

“您说。”

“将来无论怎样,你都不能留在南方。一找到薛宁,马上带她回来,就当是为了你妈。你妈离不开你。她前半生和爸爸受牵连,提心吊胆地过了大半辈子。这后半辈子,爸不想让她再操心了,你懂吗?”

“我答应您,一找到宁宁,马上回来!”

 “好吧!既然这样,我得和你骆叔叔通个电话。”

“通电话可以,可找宁宁这事儿,您不能和他说。”

“为什么呀?”

“如果您和骆叔说了,会给他带来不必要的压力。我得有个长远打算,毕竟宁宁失踪这么长时间了。我想去找份工作,先把自己安定下来。骆叔叔要能给我推荐个单位,就更好了。要不行,我走时从妈那多带些钱,也能顶上一阵子。”

“你想得美,你妈她能同意吗?”

“只要您点头,妈那关我自己过。”

江帆和江天翊回到楼门口时,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还没按门铃,江妈妈带着一路小跑的脚步声就传来了:“这父女俩,三更半夜的不回家,满世界的疯什么呀?”江妈妈打开门,焦急地问道:“事儿处理得怎么样啦?”  

 “差不多啦,还有点儿小麻烦。” 江帆进了屋,在门口脱着鞋。

“麻烦?什么麻烦?”江妈妈焦急地看着江帆。

“得取保候审。”

“什么叫取保候审?”

“先交点儿钱,再等处理结果。人可以先回家,不过随时还可以抓。”江帆边说,边心虚地溜了一眼江天翊。 

江天翊一听就明白了。他生气地瞪了江帆一眼,心想:“帆儿呀,你的如意算盘珠子可是打得不错呀。因祸得福,一箭双雕。嗨,可你妈就惨喽。。。”他无奈地摇着头,进了房间。

“那要交多少钱哪?”

“十三万。”

“什么?”江妈妈吓得差点儿没一屁股坐地上,“这公安局不成了土匪窝了吗?这不是要把我们家洗劫一空吗?”

江天翊在卧室换着衣服,听着母女俩在外面的谈话,不禁叹了口气,京剧道白一起:“嗨,夫人那,难道孤王真真要看到,你被我们的宝贝女儿洗劫一空不成!”

“一宿没睡,还要狼嚎!”江妈妈冲里屋的江天翊喊了一句。然后,又接着和江帆说:“我明天就给你大姨打电话,问问。。。”

“行啦,妈!您再问,就彻底地把我送进大牢啦。人家要不是给我大姨面子,起码得关我个十年八载的。算啦,我还是不求您啦!明天我准备好铺盖,去里面呆十年,给您省一笔。”

“这孩子,说什么混话。妈就你这一个,那钱还不都是留给你的?明儿一早,哦,等会儿这银行一上班,我就去给你取。你爸去年得的十万元的法律顾问费,还没动呢。剩下的,妈给凑凑。”

江天翊在屋里听得真切,一摇头,开口唱到: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五弟五哥 回复 悄悄话 聪明,任性的独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