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假装

民族:满汉半袭。信仰:三顿饭一张床。爱好:练贫。性格:大愚若智。目标:(1)减少满足了嘴对不起胃的次数(2)把贫穷表现为不露富。
个人资料
石假装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15)高考

(2011-11-29 13:04:37) 下一个

      19778月,我下乡整整一年的时候收到了锦州2高中田老师的来信:不问家庭出身凭能力考大学的时代马上就要到了,能歇工就歇工,能回家就回家,赶快开始准备吧。 
 

      在那个偏僻、与外界没有联系的村庄收到老师这样的信,不光是受到外界的刺激,还像似收到一份礼物。不看家庭出身升学?如同天方夜谭文革前升学、选专业就已经要看家庭出身了,文革中更是只从“工农兵”中选拔大学生,不光成份,连职业都限在工农兵里了能够一下子废掉那么多年的戒律,自由考试吗?在那个时代、那个消息闭塞的地方,很难相信这封远方来信。 
 

      田老师教我们语文时正是邓小平主持工作的那一年,学校开始学习,还有闭卷考试。那次期中考试收试卷的时候,他径直走到我坐位前,收走了我的卷子后对全班说:找一份有代表性的看看就行了。那以后,他每周给我出一张30个难字的卡片让我查字典,“茕、孑、衢”这些字都是在他出的卡片上认识的。非常渴望他能借给我书,但不敢开口。那时还不敢随便借书给学生看,闹不好会成为教唆犯。 
 

现在想起来仍感到奇怪,反击右倾翻案风、学黄帅时再次掀起给老师贴大字报的风潮,很多老师挨贴,他这么明显地偏向一个女同学,竟然没有一个人给他贴大字报。倒是爸看我那么热心地扣着字典上的小字看,打心眼里不高兴,用“不要把眼睛看坏了”几次旁敲侧击我停止这种学习。 
 

这么好的老师这么远寄来信,一定是有了很准确的小道消息。可是让我歇工或干脆回家,哪个都不可能。两个月以后,10月下旬报纸上真的公布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很快就宣布1977年度的高考于12月15日、16日两天。 
 

给妈写信,要来复习大纲和参考书。妈来信再三嘱咐:绝对不许考文科。还给我写下一套公式:文科→右派→苦难。爸也来信叮嘱:不要考文科,去学点实际技术。爸妈的思路总是那么一致,他们又极大地左右限制了我。他俩都知道我关键时候总说别人不敢说的话,容易惹祸。现在想想那是性格问题,和学文学理有什么关系。要是赶上反右,谁还管你学什么,抓住一句话就可以给你定罪。 
 

中学的三年半除了班主任的政治课以外,没有不喜欢、不认真学的。当爸妈让我报理科的时候,却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报文科也照样不知道喜欢什么。这也许更能说明我什么都不懂。不太喜欢新体诗,但有句赞美建筑工人的一直记在心里:我们面前是荒野,我们身后是城市和工厂。就凭着这句诗的气势,我在招生大学的校名中找有“建筑”字样的,并将志愿表中所有的空格都添上了“建筑”。后来跟人讲这件事的时候,听的人哈哈大笑说“完全是文科思维”。 
 

看复习大纲时的那种虚脱感现在还记忆犹新,一边看一边使劲从脑子里叫回以前学过的东西,大纲里一多半东西连见都没有见过,记忆力再好也叫不出来没有学过的东西。  
 

离考试还有一个多月,买了一盏自己用的煤油灯开始看书。3人一间屋,煤油灯的灯芯一跳一跳,灯光摇摇晃晃映在墙上,怕影响同屋休息只好早早熄灯。看别人的回忆录都是青年点的人成帮结队地去参加高考,我们青年点那五十多人对恢复高考的消息一点儿都不感兴趣,除我蠢蠢欲动以外没有一个人打算参加考试。厂长·处长的女儿、父亲是工程师的那几个男生、理论水平高的女党员都是真正的高中毕业生,还有应届的4个高中生都表现出无动于衷。如果大家一起去考的话,还可以聚在一起复习或者集体请假回家。 
 

考场在8里开外的沙河店镇,两个村子之间没有柏油路。天还没亮我就骑着自行车跑在疙疙瘩瘩的土路上了。看到校门的时候,我伸手摸书包里的准考证,没有摸到,脑子“嗡”地一下掉头就往回跑。到现在还不明白怎么会没把准考证装进书包。在青年点学习用床当桌子,借着窗台上煤油灯照来的光,把文具一件一件放进书包,准考证一定是跟格子床单重叠在一起……,到我回去取,同屋的人都没有人发现它躺在床上。现在才知道考场上有应急办公室,当时脑子里只有“没有准考证不得入场” 那条注意事项,根本就没有想到过有其他方法。到现在还后悔自己不冷静。 
 

如果我那时顺利考上大学,我的故事就像落难女遇到了英雄,到此迎来幸福,也该止笔了。 
 

客观地讲,即便没有忘带准考证这个意外也照样考不上,没有学过的东西太多,只好对考学作罢。锦州同年级的同学中,爸爸分别是大专老师、市委干部的两个女同学,在大人的指导下进行了“知己知彼”的战略分析后报考了当地的中专,算是及时上了学。 
 

网上在当年的考题后面,有人写“就这题,还都精英了”、“就这题,我妈还没考上”。换个角度看,文革把教育毁到了这种程度。他们要是知道文革期间的工农兵大学生很多人要从小学5年级数学开始补课,再看看自己从小学就开始刻苦学习还没有考入理想学校的现实,也许会羡慕或希望回到那场浮华而彻底的革命中去。(注:1.工农兵大学生从小学5年级数学开始补课,是我亲自从大学老师那里听到的。2.我认识的工农兵大学生晋升职称考英语只得了12分。3.恢复高考以后工农兵大学中的优秀分子通过考研或留学甩掉了“工农兵学员”的称号。) 
 

如果是正常年份,我那班同学应该按正常比例顺顺当当地考进正规院校。每当提到考学,那些脑子比较好的同学都有一种难以言状的痛苦,痛苦很快又变成痛骂,骂大革文化命运动革掉了一代人的学习时间、骂极左的班主任。每当提到考学,爸都要自责:环境太坏了,家里除了课本以外连张带字的纸都没有,也没能教你什么。但是,不能不感谢爸监督我练字,周围的大孩子们借给我小说看,给我养成了能够静下来的习惯。

(16)大家庭的喜怒哀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8)
评论
小曼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烧锅大坑,太熟悉了每周末必去的地方,特别是秋天了小公鸡才一块钱就可以买一只,要过冬了白养不下旦就出手了。那个年代就像是一场梦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极乐净土' 的评论 :
谢谢妹妹的善良,喜欢你在笑坛捡笑,想看你写“笑话”
极乐净土 回复 悄悄话 第一次读石姐这文章,俺真没出息,又掉泪了。。
popiston 回复 悄悄话 我试了下,还真行。真厉害!
回复 'annaliulin' 的评论 :
决定按梯形面积公式求,得分。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漫天过海' 的评论 :
现在的锦州市嘈杂混乱,发展了也看不到发展的好处。
葫芦岛一带的滨海大道很美很有气派,农家饭也好吃,吃海货时还是注意一点儿好,肠胃弱的带上点药。锦州福德街的杨麻子饼店的各色烙饼印象很深。
您婆婆如果是2高中的老师,我说的这些事情也许都知道。记得我们就上过几次历史课,后来不知为什么就不上了,也许是让教政治课的班主任给代替了吧。
漫天过海 回复 悄悄话 我婆婆好像是锦州二中历史老师。夏天带孩子回那里,有什么好玩的吗?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好奇888的评论:

谢谢你的订正。
好奇8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好奇888的评论:
我也打错了。是12月15,16日。
好奇888 回复 悄悄话 你记错了。1977年河北省高考是12月14,15日。

“河北高考30年
燕赵都市网 http://www.yzdsb.com.cn   07-12-15 00:48
本报记者 许静

30年前的今天,是我省文革结束后首次高考的日子。1977年12月15日、16日两天,河北省有近24万人参加高考。从1977年恢复高考,至今已有30年。对于千百万高考亲历者来说,高考成了他们命运的转折点;而对于整个民族而言,高考又是"一个国家和时代的重要拐点"。”
http://edu.yzdsb.com.cn/system/2007/12/15/000804182.shtml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annaliulin的评论:

你这体验可以写成相生了,不过我相信“侥幸是实力的一部分,是在实力的基础上得来的”的这句话。
annaliulin 回复 悄悄话 说起考试,77年10月,我在农村中学算是9年级,没机会参加77年高考。说说我的78年1月份参加的文革后第一届县重点高中考试。那时候,我什麽都不知道,老师带着复习的时候(只一个月时间),问数学老师:x的肩膀上为什么有个2(二元一次)? 对同弧(几何)是什么意思?问化学老师:水分子H2O里的2为什么写那么小?。。。。但我本人特想考上。于是,自己给自己定了个原则:即不论会与不会,见题就答,有地方就写满。
考数学的时候,有个反三角问题arctan45度,不认识ARC,问监考老师。他没说话,在黑板上写了大大的ARC。有个等差数列问题是计算共有多少根管子,不懂。决定按梯形面积公式求,得分。考物理的时候,有个电流与电阻问题,不懂,决定按比例计算,得分。考化学的时候,问下列物质属哪类:苯酚,甲醛,乙醚。当时没见过这几个字,于是,照抄回去(酚类,醛类,醚类),得分。考语文的时候,作文题:难忘的一天,写了入团宣誓如何(时间,地点,人物,过程,阳光,蓝天白云,心理活动),得分不少。考政治的时候,有一题问78年的战斗任务是什么,恰巧老师读元旦献词时记住了,得分。其它题全拍脑袋答。全县只招不到300人,居然有我。79年高考分,高出录取线30分。
jjz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石假装的评论:
也别难过,每个人都有惰性,包括我自己。惰性小,又有些天分的人,成功的机会多些。
下面是朋友送的link,关于东北话的,好像比你总结的全些。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wqWtWSn2kDg/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废话多多的评论:

替我担心呢吧。
看原创里的人写那么快,常自卑(笑)。
废话多多 回复 悄悄话 对不起,催一下,赶快上16哈,等的心急呢。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问好!为我前途捏了把汗吧。
这张图片真好!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第二年考上的?去了哪里啊?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瞪着呐的评论:
我也是,现在常常会喊出“感谢上苍”。日语有句俗语叫“结果好一切都好”,也许结果好的人回过头来看过去时会觉得以前的那个环节是那样所以才有了今天。细想还是人的性格起了决定作用。
想到我小时卖土豆的经历,觉得自己可能适合做买卖,但有人说我会被骗光的。想想也是,卖土豆时是人家说的价钱,我全都点头了。成不了富婆。
来文学城的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我们那代人机会少,跟同学聊天发现考学至今仍是大家心中的一个隐痛。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jjzz的评论:

“你比别人早知道恢复高考,应该提前准备”,真是戳到了我的痛处,觉到特别对不起锦州的老师。以前也听说过要恢复高考,虽然知道的早,却没怎么当回事。那时还不满18岁,还不会分析国家形势,随遇而安地玩儿着闹着。
瞪着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Bigwings的评论:
非常同意你的观点。我也是无神论者,但是回想自己走过来的路,好像真的是早被上帝安排好了的,每一步都有它的道理,当时可能让我非常沮丧的事,过后看起来庆幸不已。现在无论碰到什么事,我也都能坦然面对了。其实77年如果新力再幸运点考上个中专技校的,她肯定会去,结果就不是今天这样了。谁知道呢,如果那样的话,新力今天也可能就是中国第一富婆了。
jjzz 回复 悄悄话 你比别人早知道恢复高考,应该提前准备。你物理好,数学应该没问题,化学是背的功夫,女孩应该没问题,文科更是你的强项,为你第一次没考上可惜。建筑需文理兼备,特别是搞装潢,也许正的适合你。
没带准考证,大智若愚。这也是表扬自己,我高考第一天,也忘带了,好在来得及取。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Bigwings的评论:
就业·结婚有运气,考学绝对是实力和良好的心理素质,没有任何可以狡辩的借口。特别是刚刚恢复高考的时候,学校还是一片净土,没有现在那么多歪门邪道。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都知道那些人是真有本事,而且大家都有很多没学过的,还有很多人毕业10年了,公布高考一个多月就开考,条件对大家都一样不好。我上学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挺行,那次高考以后,彻底认识到自己顶多是“烧锅大坑”(小学所在的那个小区)的水平了。
也许我记述的万事巨细给人以仔细的印象。要说性格的话,应该属于那种不拘小节嘻嘻哈哈的人。因为这样的性格能够超越了那么多的精神痛苦,能够到哪里就马上适应并被人接受。但是马虎是致命弱点。
Bigwings 回复 悄悄话 俺是无神论者,但有时候不得不信,人生有很多时候都象上苍帮你安排好了似的;在一个特定的时间出现特别的问题,令事情走向了另一个结局。。。你是如此细心,好记性,居然在关健的时刻忘记准考证~~~~~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hr1551的评论:

那时成绩单是录取完事以后寄来,给一个物理老师看,看他的表情,知道没有人相信,以后就再也没有开口。主要还是因为自己太懊悔,不愿对人说。
第一次写出来当时的情况。“懊悔”恐怕要带进棺材了。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瞪着呐的评论:

自己没有实力,怨天尤人不好。但是我父母对我的牵制限制的确耽误了我。不管哪个年代,考学都得扬长避短。他们对文科的恐惧浸入了骨髓,至今都不许我写东西。
当年的复习大纲中有很多没见过的词,不知为什么“复数”强烈地留在脑子里了。
辽宁的教育应该很有实力。学生被耽误的状态因校而异、因班而异。最重要的还是个人素质、家庭素质。特别感激中学的那位老师,后来我把大学录取通知书寄给他留作纪念了。
这篇很怕被我女儿看到,因为我常批评她马虎。
旅顺口 回复 悄悄话 77年辽宁高考在12月1日和2日,1日下午考物理和化学,一张题签,一面化学,我竟没翻题签答另一面的物理,物理是我的最强项,至今我都不明白为何。
瞪着呐 回复 悄悄话 太替你遗憾了,怎么那么粗心哪?!
大概辽宁的教育太差,我们点有几个很想上大学的人,都没敢试,没学过的东西太多。若不是因为在学校一直是好学生培养起来的自信,我无论如何也不敢报考,光看大纲里那些从没见过的名词就得被吓死。你用“虚脱感”来形容看到复习大纲那一瞬间的感觉非常贴切。我请假回家复习不敢直说,怕别人说我是大学迷,这个名词当时很臭。中学时候有个同学就因为喊我“大学迷”被我揍了一顿。
很多年轻人对当年的考题,和当年考上大学的人不屑一顾,那是他们是不懂水涨船高的道理。
其实推迟一年对你未必是坏事,对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