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Girl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转载请事先联系并注明出处
个人资料
BeijingGirl1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当年,名人高官大款们也高考

(2020-07-14 06:04:50) 下一个

 

2020 的高考因为新冠病毒被推迟一个月, 在7月7-8号两天举行。又一批人的命运將因为一场考试改变。从某种意义上说高考塑造了中国社会,也改造了中国社会。 在变来变去的中国,每一次高考都是特殊时代的特定产物,都烙着那个时代的烙印。 稍稍改变一下某些要素,就影响了无数人的命运。    

我知道WXC 有不少77,78级的牛人, 当年听到能考大学估计都乐疯了。  1977年8月4日星期四,邓公在人大会堂的台湾厅里,给中国顶级的科教圈开了一个座谈会会。 科学院领导名校的校长们去了一堆, 在会上都不敢说话。直到邓公开口说:科技、教育荒芜一片,希望大家提点建议和要求。  大家推举年纪大的先说。  80岁的南开大学校长杨石先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做检讨:“我资产阶级世界观没有改造好。。。”。 邓公皱起眉,大佬们捕抓到了信号。

第二个发言的是数学家苏步青。他站起来诉委屈:自己手下原来有助手和博士,共“十八条罗汉”,现在被下放得一个都不剩。 邓公当即拍板儿,给苏老配助手。 大家明白了,这个会是解决问题的。 接下来的四天,会开成了诉苦会。   座谈会以邓公的一句话收尾。 “今年恢复高考,否则又耽误一代人”。  全体代表听到这句话,纷纷起立鼓掌。掌声长达五分钟。

77, 78的知道不? 当年是有个高考试点的, 在广西百色。 邓公 1929年 曾经在那里领导过起义,选那里主要的是百色地处偏僻,经济文化落后,能彻底暴露问题。  结果一套初中水平的高考试卷,百色镇上44名考生,数学加起来考了26分! 有个考生实在做不出数学题,直接在试卷上写: “本人擅长解放台湾”。  到底是红区老根据地!

一批用心良苦的考题出炉了。湖南作文题是《心中有话对党说》。有位田考生在文中写了一首“自由体诗”:‘万恶四人帮, 该打八亿枪。 要是允许打, 我开第一枪’。 不知判卷老师是怎么想的, 反正他考上了湖南师范学院。后来学院升大学,他成了湖南师大新闻与传播学院的院长。

在混乱和慌忙中恢复的中国77高考,第一年录取率只有4.8%。考生不知道自己考的分数就先报志愿(77的出来说一声儿, 是这样吧?)。 当年招生办法中规定:重点院校有资格先挑。不管考生第一志愿填的是啥。 改革开放先锋,大包干发源地安徽凤阳的李同学,原本想着读师范不要钱,第一志愿填了安徽师范学院,结果因为成绩好被第二志愿的北大录取了,读了法律系。 他后来当过河南的省长, 前些时还鼓励大家上街摆摊。

那年,北京市英语题的最后一道题是汉译英:  “我是红星公社的一个新社员。两年前离开城市到农村去插队落户。在贫下中农的帮助下,我提高了政治觉悟,学会了各种农活...... ”。    估计出题老师照着钱钟书先生的毛选英文版来的。

易同学此时正在北京郊区的顺义插队。凌晨四点,他爬起来给生产队做好饭后才出发去考场。这段话说的简直就是他的人生。  不过他写出来也没用,这一年除非报考外语专业,不然英语不计入总成绩。 最后他考进了北大经济系,后来当上了中国人民银行的行长。 

 

恢复高考的第二年,全国开始实行统一考试。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英语从此在高考中开始计入其他专业的总成绩,先是按10%算,之后30%、50%、70%,逐年增加。外语专业英语的分数线也一年比一年高, 有个不知是倒霉还是幸运的蛋,就正赶上了这个过程, 竟连续考了三年。

第一次高考,俞同学报考了常熟师专英语系。英语考了33分,结果分数线是38分。第二次,他英语考了55分,刚要大喜过望,一看分数线涨到了60分。 1980年,他第三次高考,英语考了95分,终于过了,被北大西语系录取。   不过那时的他还想不到:   英语不是坑,是风口,而自己就是马上要起飞的那头猪。  他大三这年,英语按100%计入高考总成绩,自费留学政策完全放开,托福考试被引入了中国。  而他,淘到了教中国人考托福的第一桶金。

“看不上钱只想当老师”的马同学, 和俞同学一样高考了三次,后来被尊称为马爸爸了。 他第三次考的1984年,因为待遇太低,教师专业相当被冷落,好多都降分录取,仍然没有招满。这挽救了他。 要不然,他可能连老师都当不了,只能数钱了。

   

相信很多人都有一个高考故事, 可能顺风也可能点儿背。但是如果高考时间统错一年,就一年,李同学很可能被安徽师范学院录取,毕业后当了一名光荣的乡村教师。因为你就是牛顿转世,牛掰北大也不会招一个非第一志愿的考生。

俞同学可能就真的上了常熟师专。  或许,他后来能再借一把时代的风,去“新北方”当英语老师,因为“只会上课不会讲段子”,默默无闻。

马同学第三次高考还是没考上,后来开了个杂货店,时不时跑义乌进进货, 嘟囔着天下的生意怎么这么难做。 

中国这四十年的高考, 就像时代的列车,当时没挤上去,车门一关就真的开走了。

(写“历史”, 如和事实有出入, 欢迎指出。 77, 78的童鞋们, 欢迎踊跃说感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5)
评论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要是允许打,我开第一枪。
这是对党说了最真的心里话呀,应该评为一类作文。 “
===
哈哈, 可是田同学没有被北大”截走“啊。 也可能他压根儿没报北大。 那时后师范管饭, 上大学一份不花, 还是挺吸引人的。 谢谢蓬莱了, 看到你的贴了, 哈哈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 我以前也听说过这些故事。 就想总接一下给自己留个底。 查了一些资料, 这个贴主要是为自己, 你也喜欢我很高兴。 好象喜欢的人还挺多的。 祝暖冬平安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柏舟泛流' 的评论 : 关于你的 1 和 3. 因为常熟一直都不想被苏州管想“独立”, 所以地方上, 包括俞同学本人一直都这么叫。 至于他考试的分数问题, 参见 https://learning.sohu.com/20140607/n400540972.shtml 这个说法石头自己讲的, 我在新东方也听见过。

关于2. 1979年, 英语10%计入总分, 但是只对重点学校和专业。 非重点不计。 我认识一位大朋友, 79年英语考的超级棒, 进了清华, 那10% 就起来作用。 网上也可以看到文章 http://www.china.com.cn/book/zhuanti/gkhf/2007-07/03/content_8474853.htm。

你用度娘搜索, 有时候是不准确的。 谢谢留言。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要是允许打,我开第一枪。

这是对党说了最真的心里话呀,应该评为一类作文。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z这篇写得有意思,风趣,以前上大学难,大学生少,高考也难考。知道俞和其他几位啊故事,有意思,人生有时就差一两步。
柏舟泛流 回复 悄悄话 对不起,应该是苏州师范专科学校。但我们当地都叫其“地区师范”。现在已经改名为常熟理工学院,是中国第一所在县级市的本科院校。
柏舟泛流 回复 悄悄话 几个错误:
1. 那时候没有常熟师专,是叫苏州地区师范专科学校。
2. 英语80年以前英语不计入总分。80年30%,81年50%,82年 70%, 从没有过10%计入总分
3. 苏州师专英语录取线38分不大可能,虽然是专科,但因为在苏南,录取线一直挺高的。而且外语类录取首先要看总分是不是进了江苏省最低录取线,然而再看英语分数,如果他过了总分最低录取线,即使英语分数没过线,也可以调济到其他文科专业。我觉得他没有被苏州师专录取是因为他总分没过江苏省最低录取线,而不是英语没过线。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化外人' 的评论 : “我也是七七级。考前报了本省一个不错的大学作为第一志愿。不过被北京最好的大学录取了。晕。两年后打听到了总分数,四门共三百三十分。”
===
哇, 你也是牛人一枚啊, 被截胡了。 好厉害啊, 致敬啦! 谢谢分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 人类有一种通病, 就是老觉得别人比自己占的便宜多和幸运; 自己老比别人受害和倒霉。 嫉妒是最常见的表现, 仇恨则是更进一层。 责备别人是为自己开脱的最好办法。 这方面中国人似乎更胜一筹, 因为中国以前太穷。 当然美国的川总也有一拼, 最著名的就是甩锅了。

知识和教养会纠正这种狭隘。 懂得认识这些的人就会时时注意调整自己的心态。 谢谢你的观点分享! 我觉得就是因为你的认识, 所以你今天能实现财务自由, 做老板, 住上比那个老革命好上许多倍的房子。 哈哈。 祝越来越好。
康赛欧 回复 悄悄话 纠正一个字,不是下层劳动人民,而是底层劳动人民。
化外人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是七七级。考前报了本省一个不错的大学作为第一志愿。不过被北京最好的大学录取了。晕。两年后打听到了总分数,四门共三百三十分。
康赛欧 回复 悄悄话 认识一人,大概是77、78级的,家在农村,后来考进了大学进了城,一看城里人过得那么好,不像农村吃糠咽菜,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就特恨共党。后来我告诉他,我小时候去过一个老革命家,在北京的西城区,凡事家在北京的都知道,西城区是在以前是富人区,有不少精致的四合院,那个老干部就住在这种四合院内,那时我家住的房子不怎么样,相比之下有着天壤之别。

我能恨人家比我住得好吗?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就是要把这种不平等变为平等,既然高考给了这个平台,就看你今后会不会表演了。

是的,光恨有啥用?要是在解放前,像那个人的家中条件,就是再聪明也很难上大学吧?!不要只觉得是自己的聪明才智才上了大学,而是我们离不开社会这个大环境,何况那时我们上大学都不交学费,不少人还有补助金。

到了美帝,很多人的起点都一样,都是留学生,这些年下来,有混得不错的,也有。。。我上面提到的那人混得还行吧,可是还是没啥钱,日子过得像在国内的下层,当然,老中多节省,但我想,这就没有其他的原因吗?所以人要一分为二的客观地看待一些事情,特别是中国那种环境,社会体制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个人命运,当然现在受这方面的影响好多了。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天凉好秋'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喜欢。 你说的好啊, 高考真是“又苦,又甜的回忆。”。
谢谢留言, 祝平安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是啊, 十年断层。 各行各业都需要人。 点点平安快乐。
天凉好秋 回复 悄悄话 喜欢这篇!高考这中国独有的教育体制决定了几代人的命运,包括我们。又苦,又甜的回忆。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77,78那两级里出了不少当官,当大款的。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吃过苦的一批人迎来了改变命运的机会,会特别珍惜,这批人大都成了中流砥柱。”
====
生活说得真好。 谢谢留言。 祝平安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mweak' 的评论 : 哇, 没想到79级同学一下写这么多啊。 你这个帖子也只得5毛钱吗? 你真亏大了。 :)

俺当年上学和高考进出考场时,也都是自己个一个人腿着的。俺没觉得是石头缝里的草。 俞同学马同学都考了三次, 你觉得他们觉得自己是个啥呢? 人和人的差距真是很大啊。
Armweak 回复 悄悄话 俺既不是77级也不是78级的,而是79级的,自然就没有他们伟大。俺的高考分数让俺既上不了北大,也去不了清华。当然,俺更没有李总理和马云爸爸的傲骄成就,青云端的出人头地和出类拔萃。

那么,俺能写什么呢? 俺觉得,好象只能写写俺上高中、准备高考那会儿的苦难。苦难是因为家里穷没有钱。俺家也不是本来就没有钱,俺爷爷奶奶的地在土改时被别人给分了,俺祖上的家产被人当浮财给没收了,就连偷偷买在地里的“袁大头”,也被人抢挖走了。所以,轮到俺上学后只能做穷苦学生了。

那时,俺是从农村到县城上高中的住校生,寝室的卫生环境极差。没有钱在食堂买菜,多数情况下便是顿顿吃从家里带到学校的咸菜,发霉有味了也吃。看到食堂教工窗口卖出的两毛钱一份的红烧肉红烧鱼,馋得要滴口水。那时大概因为营养不良吧,俺在高考时,都过了十六周岁了,但看到漂亮姑娘,一点也没有心动的感觉。俺现在才恍然大悟,那时俺根本就没有发育完全。

农村学生平时住校,礼拜六下午回家,礼拜天下午回校,肩上抗着米袋子,手里拎着菜罐子。临走前,俺爸总要给一点钱零花。平时,一个礼拜给五毛,相当于现在一个网络评论员发一个帖子挣的钱。高考周前的那个周末,俺爸特大方,一下子掏出两块五毛钱。俺惊讶了半天,怎么给这么多? 老爸意味深长地说,好钢要轧在刀口上。

这就是俺对高考刻骨铭心的记忆。看看现在的孩子进出考场时,都有爸爸妈妈送接,俺觉得,俺就象从那石头缝里窜出的小草,自生自灭。俺依然要感谢邓小平,没有他,俺这个“地富反坏右”黑五类分子的后代,哪能上得了大学呢。

俺还要感谢博主的鼓励,谢谢给予的空间。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吃过苦的一批人迎来了改变命运的机会,会特别珍惜,这批人大都成了中流砥柱。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征求英文翻译 - “我是红星公社的一个新社员。两年前离开城市到农村去插队落户。在贫下中农的帮助下,我提高了政治觉悟,学会了各种农活”
===
我先来 : “I am a new member of Red Star Commune. Two years ago, I left the city and went to the countryside to settle in. With the help of the poor and middle peasants, I improved my political consciousness and learned various farming tasks“。

不知道钱钟书先生是怎么翻译”插队落户“ 和 ”贫下中农“的? 他的女儿钱瑗插队了吗?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小树。 想起你的漂亮花儿了。。。 祝你象花一样美丽快乐!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mweak' 的评论 : 哈哈。 你可以写写你的新鲜牢骚, 让别人的耳朵也起起茧子。 :)
美国川总正式老婆就有三个, 以前的克总情人一堆。 你也可以写写哈。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你谈高考也有特别的气质。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哈哈, 现在中国的老大不就是工农兵大学生吗? 老二是77 正牌。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记得我父母的朋友的太太,当时都当妈了,参加了77级高考,为了上学,没生第二胎。
当时百废待兴,高考是多少人改变命运的桥梁啊。 ”
===
“舍不了孩子套不着狼”, 那时候的人也很拼啊。 “当时百废待兴,高考是多少人改变命运的桥梁啊。 ” +1, 说得真好!!
Armweak 回复 悄悄话 要不在天朝,为什么当官的总是妻妾成群,天朝女人嫁人总是嫌贫爱富? 每年总有人出来回忆高考,回忆来回忆去,有两个人总是少不了要被回忆: 李总理和马云,一个有权,一个有钱。无论当年考得好,还是考得差,都要被拿出来炫耀一番。李总理和马云爸爸的高考故事,俺耳朵都听了起茧了。

天朝女人除了喜欢炫耀自己一身的珠光宝气,名首饰名包和豪车豪宅以外,就是喜欢炫耀自己的老公和孩子。自己的老公和孩子若不争气,就故意当面炫耀“别人家的孩子”和“别人家的老公”。俺不清楚为什么叫马云为“爸爸”? 干脆叫“马云老公”,口感是不是更好,更享受更消魂? :-)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是的呀, 全世界都在“阶层固化”中挣扎。 所以, 现在的孩子虽然生活好了, 压力真不小。。。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刚才查了一下。 2019年报考 975万, 本科录取 422万, 43%。 还是有500多万家长心碎啊。。。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G_LaoXiu' 的评论 :
“必答:确实是不知分数就报志愿,且在考前,连自己能考成什么样都不知道。
选答:分数并未正式通知考生,除个别通过渠道打听到分数,本人至今不确定到底考了多少。”
===
真是难得糊涂了。。。 听说过“高考复习资料”吗? 能考上的都是“牛人”啊! 4.8% 录取率!!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我在中国工作时,各级领导大多是文革前的大学生,也有不少是文革期间的工农兵大学生。我当时的领导就是北京一个著名大学的工兵,毕业后有几年驻欧洲的经历。这些年过去,是该八九十年代的大学毕业生叱咤风云了。
康赛欧 回复 悄悄话 当时考入大学的人,后来真是人才倍出,比如我们有个校友。现在就是一个高官,非常高的官,是学校的骄傲,大概比77级晚几年。。。

记得我父母的朋友的太太,当时都当妈了,参加了77级高考,为了上学,没生第二胎。

当时百废待兴,高考是多少人改变命运的桥梁啊。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是啊,那个时候公平很多啊,努力一把平民就高升啦,如今好像越来越不公平了。祝健康,快乐,吉祥!!!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时代的记忆!现在大学录取率很高了。
GG_LaoXiu 回复 悄悄话 回答妞老师的问题,一个必答,一个选做。“考生不知道自己考的分数就先报志愿(77的出来说一声儿, 是这样吧?)”
必答:确实是不知分数就报志愿,且在考前,连自己能考成什么样都不知道。
选答:分数并未正式通知考生,除个别通过渠道打听到分数,本人至今不确定到底考了多少。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