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步两桥走天下

真正的自由,不在能知,乃在能行
个人资料
三步两桥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的旅行,我的团】(6)卢旺达:从人间地狱到全球最安全的旅游胜地

(2018-09-25 15:39:34) 下一个

前篇:(5)饕餮盛宴前的第四道开胃菜:权力的游戏

卢旺达和乌干达不是我们这次东非游的开始,而是最后一段旅程中到访的两个国家。

先写最后一段旅程的游记,是因为担心写到后来这个系列的游记可能又是一个烂尾工程,好在有几位群友已经写了前面旅程的游记,如果我最后没有时间写完全程的话,将来可以借助群友们的游记作回忆。

在制定卢旺达和乌干达行程时,我们列出了在行程中需要确保的几个游览主题:了解卢旺达大屠杀;追逐山地大猩猩(gorilla),黑猩猩(chimpanzee)和金毛猴(golden monkey);到访原始森林中的小矮人(pygmy);尼罗河源头的漂流,等等。其中了解卢旺达大屠杀是我最感兴趣的主题。

1994年4月6日,为时三个月的卢旺达种族屠杀正式开始了。在不到100天的时间里,邻居,街坊,朋友,陌生人,互相残杀,它结束的时候,当时只有七百万人口的国家留下了一百多万具尸体,全国弥漫着一种腥臭的死气。

二十多年后的今天,除了在大屠杀纪念馆里,在卢旺达已经看不到大屠杀留下的痕迹了。城里高楼林立,街道整洁干净,治安良好。郊外一派田园风光,恬静宜人。今天的卢旺达已经被人们称为非洲的小瑞士,是非洲社会治安最好的国家。2017年入选世界上最安全的十个国家之一,还被CNN评为2018年旅行最佳目的地。

二十年前,是什么样的仇恨让一个国家沦落成地狱?短短的二十年后,又是什么让地狱变成了非洲最祥和的国家?这是这次东非游中,我最想了解的事情。

朋友,如果你和我有一样的兴趣,也许你会愿意听听我的旅途分享。

今日卢旺达首都基加利远景。

参加最后这个旅程的共有11位群友。我和其他五位群友在结束了肯尼亚旅程后经布隆迪飞抵卢旺达首都基加利(Kigali),而另外五位群友分别从美国东西海岸和中国大陆抵达基加利。

前天傍晚抵达基加利,经过一夜的休整后,第二天上午我们按照这个行程的计划开始了第一个主题的游览:了解卢旺达大屠杀。

早晨从酒店出发前往基加利大屠杀纪念馆。沿途的街头上没有垃圾、没有乱扔东西的、没有塑料废物。据司机介绍,如果在街上扔东西,马上就会有旁人对你说:“嘿,把它捡起来吧!”这就是一种责任。

原来卢旺达多年前就已开始在全国范围禁止使用塑料袋,并在每个月的最后一个周六实施全国大扫除,在那天,所有机关企业的工作人员都可以带薪回家大扫除。

实际上,非洲国家中执行限塑令的不止卢旺达一个,南非、肯尼亚等国也有类似规定。但比较起来,还是卢旺达人执行得最坚决,效果也最明显。

在前往大屠杀纪念馆的途中,我们先去旅行社驻基加利办事处交余款。停留时,我们当中的一位老大姐被楼下理发店的广告激发奇想,想要编一头非洲小辫回美国。她的这一愿望在行程结束前得以实现,最终带着一头非洲小辫满意而归。上个周末在湾区东非群友聚会时,见到老大姐还留着满头的非洲小辫。据她讲,如今怎么解开这满头的小辫成了她的一个问题。这些都是途中花絮和后话了。

基加利大屠杀纪念馆

大屠杀纪念馆里埋葬了至少25万在大屠杀中被杀害的图西人。

各界人士前来悼念和缅怀遇难者留下的花圈和鲜花,其中最引起我关注的还是这只4天前留下的花圈。

在进入纪念馆内部展厅时,接待我们的工作人员额头上一条长长的伤疤引起了我的注意。那应该就是大屠杀时留下的刀疤,我的心不由地紧抽了一下。

纪念馆建筑群

在纪念馆的内部展厅里,我们了解到许多关于大屠杀的信息,可惜不允许照片。

事情是这样的。。。

这是一场由卢旺达境内的胡图族对图西族发起的大屠杀。我们在纪念馆里了解到,后来残暴的事情发展到:凡是跟图西族男人通婚的女人都要接受反复强奸,他们称之为惩罚。纪录片介绍中有位女士,她本有丈夫孩子,屠杀开始时,她失去了他们,而她自己也被驱赶至万人坑,无数人死去,爬出来本是她的运气。但是更残暴的还未结束,到处都是路障和民兵的盘查,她很快又被抓获,日日夜夜被反复强奸蹂躏,屠杀持续了三个月,也就是说她被强奸了这么久。后来她活了下来,来到幸存者营地,在那里她发现自己怀孕了。虽然孩子来自于痛苦的回忆,但是她仍然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在接下来的一次体检中她发现自己HIV阳性。后来孩子生了下来,一出生就携带HIV。这是她的故事,也是千千万卢旺达女人的故事,包括艾滋病的部分。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当时胡图族的人,雇佣了患有艾滋病的男子,一个一个去强奸图西族的妇女,因为他们要让图西族的人世世代代受到痛苦,最后绝种。这样的狠心,这样的残酷,两个种族之间到底有多大的仇恨呢?!

事实上,胡图族和图西族说同一种语言,有着同样的习俗文化,自古以来他们就是一家人,直到19世纪殖民时代的到来。1933年比利时殖民当局在卢旺达进行了一次人口普查,生生根据人的相貌划分出两个种族,皮肤颜色较浅,鼻翼较窄的黑人,也就是以我们的眼光更好看的黑人,或是家里拥有10头牛以上的,被划分为图西族,当时约占全国人口百分之几。理所当然的,这些人享受最好的教育,最高的社会地位,最好的资源,对胡图族人居高临下,渐渐的两极分化严重,造成了社会的极大不和谐。1959年殖民时代结束时,图西族大约占了人口百分之十几,殖民者想着:这样不行,要社会稳定,就要还政于多数人,于是把政权交给了胡图族人。至此轰轰烈烈的报复就开始了。刚开始只是零星的小范围屠杀,到了后来两族各有了自己的军队,内战十分严重,尤其是1990-1994年。1993年8月在国际力量的介入下,两族同意签订和平条约,终因积怨太甚未能得到实施。但就在胡图族总统乘坐专机出席在坦桑尼亚首都召开的关于地区和平首脑会议后,在返回基加利时,飞机被击落了,机上还有邻国布隆迪总统,机上人员全部遇难。

那是1994年4月6日晚上8点。至今没有人能真正知道是谁击落了飞机,但当晚十点多,路障开始设立,为时三个月胡图族对图西族的大屠杀正式开始了。

大屠杀进行到7月初时,由图西族难民在乌干达境内组成的武装力量(RPF)在邻国乌干达军队(卢旺达南方邻国亲胡图族,如布隆迪,而北方邻国亲图西族)的协助下反攻进入卢旺达首都基加利,击败了胡图人政府,阻止了大屠杀的继续。此时,又有大约200多万胡图人由于害怕遭到报复从卢旺达逃往邻国。

不知有没有朋友像我一样在问:当年卢旺达发生大屠杀时,国际社会是如何反应的?

大屠杀发生时,美国刚刚在索马里受到重挫,对于再一次干预非洲事务心有余悸,采取了袖手旁观的态度,事后克林顿为此向全世界道歉。

联合国也几乎坐视着这场屠杀的进行没有作为。我们在大屠杀纪念馆里看到:当时联合国维和部队长官认为并提议:向卢旺达派遣一支3000-5000人的维和部队就能控制这场大屠杀…,令人不解的是,联合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事后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也承认:他应该,也有能力对阻止大屠杀有所作为。至于如何评价刚刚去世的安南,我认为这是他一生中的一个污点。

法国作为胡图政府的支持者,更是在这场大屠杀中扮演了最不光彩的角色,以至于大屠杀后的卢旺达,人们不再使用法语,而改用英语。

各教会组织在卢旺达大屠杀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根据“非洲人权”组织就这场大屠杀撰写的一份报告,《新教报》引述这份报告说,所有教会都参与了这场大屠杀,“只有耶和华见证人例外”。

一直以来天主教是卢旺达最大的宗教。事实上当初大屠杀的时候,无数人逃进教堂以为能得到庇护,但最后胡图族民兵队一来,教堂一封锁,直接屠戮成万人坑,全国无数的教堂都成了屠杀场。

由于许多图西人在教堂内遭到屠杀,卢旺达现在有几所教堂已成为惨案纪念堂。与之对照的是,许多图西年族轻人在大屠杀最残酷的时候受到穆斯林的秘密保护。虽然今天卢旺达仍有很多极其虔诚的天主教徒,但改信穆斯林的人数增加了许多。


从大屠杀纪念馆放眼望去,浴火重生的卢旺达已经 焕然一新。如今首都基加利等城市高楼林立、不乏现代气息。

在埃塞旅行时,旅行团中有位美国退休老木匠,多年来一直在用自己的积蓄资助了多位卢旺达学生求学。他每年都会前往卢旺达看往这些被资助的学生。我向他求教:为什么卢旺达大屠杀后只用了二十年时间就能成为非洲最祥和的国家。他的答案是:leadership。他对卢旺达现任总统号召图西人宽恕胡图人的做法称赞有加。

当图西部队打垮了胡图政权后,胡图人恐惧图西人的报复,纷纷逃离家园,造成了卢旺达边境国家上的200多万胡图难民,后又有不少难民因为疟疾等疾病死于难民营里。

大屠杀后联合国在坦桑尼亚设立了国际行事法庭审判胡图政府的高级政府官员和军人,而卢旺达政府则成立了社区法庭(Gacaca)负责审判较低级领导人和平民,同时也呼吁宽恕。在Gacaca的审判中,对绝大多数胡图人都被给与了宽恕的判决。在记录片里,我们看到大屠杀后的图西人泪声具下的诉说:失去亲人失去一切,虽然在屠杀中余生,却深感生不如死,宽恕虽然很难很难,但却是一种责任。


Hotel des Mille Collines,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是基加利最好的酒店,也是电影《卢旺达大饭店》故事的发生地(电影拍摄地在南非)。我们来到这里没有见到任何与电影有关的展示,更见不到大屠杀留下的痕迹。

大屠杀开始次日,胡图族部队绑架并在此杀害了当时图西族女总理和担任警卫任务的10名比利时维和部队士兵。如今这里已经成了惨案纪念馆。

今天的卢旺达已经立法不允许再区分胡图人或图西人,他们都是卢旺达民族。在留言簿上,我们像来自世界各地的到访者一样,写下了我们的心声:Never Again!

今天的卢旺达虽然也实行民选总统,但实际上现任总统自从带领RPF推翻胡图政权以来,已经连任二十余年,政权相当集中,听上去有些令人担心,但是他把卢旺达治理得井然有序。我们沿途经过的许多干道虽然仍是黄土路,但是整洁干净。你们一定想不到他们有全非洲最快的网速。也许正因为集权,政治环境稳定,经济在飞速发展。美、英、中国在该国有大量投资,是很多政治环境不稳定的非洲国家无法比拟的。


沿途经过的街道

这应该是我们在肯尼亚马赛马拉公园内住过的Mara Serena酒店的姐妹,见到名字有一种亲切感。

基加利当地集市。

在卢旺达使用Uber不但可以打Taxi,还可以打摩的。

在结束了当地的游览后,我们离开了首都基加利,向着火山国家公园的方向驶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9)
评论
三步两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宅人' 的评论 : 感谢鼓励!
宅人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让我了解了卢旺达,非常棒的游记!
三步两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卢旺达现在的情况非常好,可以放心前往,但是我们去时隔壁的刚果金有些不安全因素,所以我们没有前往。
三步两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天地行' 的评论 : 我准备在下一帖分享一下我与这些生灵面对面的经历,欢迎届时查阅。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我有认识的人在多哥和中非,几年前就邀请我去,可我始终没做好心理准备,玩摄影的去那边比较多。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还有,当年安南为何对种族仇杀袖手旁观,他自己就是非洲人,不知有没有在起自传中袒露心路历程。
抱歉,博主,我可能不愿直面惨痛的现实,更愿意看别人的介绍和评论。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看图片,真难以相信这是卢旺达,就象一个热带度假城市,难怪一带一路都有卢旺达了。
谢谢博主用温婉的语言介绍,因为是大屠杀,不愿面对,以前只知道是种族屠杀,您讲的细节透露了深层的原因。
缘起比利时的多此一举,这就像英国当年在印度做的事,把人划分成三六九等,被不公平对待的一方有朝一日都会有一个反弹。
国外多的是种族和宗教冲突,中国则是内部紊乱,可我一直怀疑文革被掩盖的另类原因。
不知法国政府做什么了,当时应是密特朗执政,他儿子在非洲活动,后来还受审了。
天地行 回复 悄悄话 一直想去看看黑猩猩,看了你的介绍,放心了。多谢分享!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謝三步的遊記、以前的蘆往達記憶是十分壞、如今是一個全新好因象、
三步两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尘之极' 的评论 : 大屠杀发生之后,整个卢旺达和乌干达的改信穆斯林的人数显著增加。但天主教徒仍然是大多数
三步两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卢旺达现在很安全,值得一游。
三步两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vents' 的评论 : 谢谢留言。卢旺达现在的总统已经在位20多年了,政权相当集中,但是他把卢旺达治理得很好。新加波李光耀当时的权力也相当集中,不知道是不是独裁也有“好”与“坏”的独裁。
三步两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谢谢你鼓励。我们这次没有去中非,主要是去东非了。卢旺达现在很安全,值得一游。
三步两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感谢你的鼓励。的确亲历浴火重生的卢旺达是我这次旅行最首要的一个愿望。所见所闻令人感慨,两极分化制造了人间悲剧,而宽容拯救了这个国家。但愿这样的人间悲剧永远不再发生。
尘之极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知道当时国际社会没有力所能及地制止屠杀。但不了解教会和穆斯林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zvents 回复 悄悄话 真的是干净, 这么多照片地上都是干干净净的。 不容易。 有个好的领导人太重要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佩服,还真不敢去呢。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博主真勇敢,钦佩!
我可不敢去卢旺达,你们有探险的意思。
不知你们去中非了吗,经历了一场政变。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咋看妹妹从戎装换成淑女装,没认出来!我太喜欢妹妹的这一集游记了,边读边感动不已,一个20年前震惊世界的屠宰场变成非洲最安全,最文明的国度,太欣赏这个浴火重生的国家和无比宽容的国民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