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公主”的临时户口 原创:朱健

(2019-12-02 13:42:42) 下一个

“公主”的临时户口    原创:朱健 

 

上海市民的老户口簿

 

    互联网是神奇的。《父亲的户口》发表近一个月,已有近70万人阅读。不少人,感慨万千,讲述了许多关于户口的往事。但其中同一件往事,有五位互不关联的朋友,从不同的渠道转发给我,都希望我能整理,并为社会保留这个难忘的故事。这是一个心酸、苦涩、隐痛的户口故事,猛烈地撞击着我的心灵。下面,我将亲历者的诉说,分享给大家。在此,也感谢故事的亲历者,感谢你难忘的故事。

 

    1972年,我曾在上海卢湾区打浦桥派出所,临时帮忙整理户口资料。
    
    说到户口 ,当年还有一种“临时户口”。


    当时,全国任何一个人,只要你在外地住宿,哪怕只住短暂的几天,或者是住在亲戚、朋友家,都要凭原单位证明,到当地派出所,办理“临时户口”。

 

    1972年的一天,一位老阿婆,步履蹒跚来到派出所。她递上户口本,说自己文化低,请民警帮忙填报一个“临时户口”。
    户口本里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临时户口”申报人的名字等信息。
 
    民警老王问:
阿婆,刘涛是你的什么人啊? 
    老阿婆用浓浓的上海话说:是阿拉儿媳妇,和儿子一道来上海探亲。 
    
    老阿婆,以自嘲的口吻,坦然地说:
“你说要死吧!我的儿子讨老婆,讨啥人不好,偏偏讨了一个刘少奇的女儿”。
    
    哦…… 啊?
民警老王,张大嘴说不出话。
    
    刘少奇,那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主席。

    那年,刘少奇主席,作为中国最大的走资派已被打倒。他有一个女儿,叫刘涛。
    刘涛,这个大“公主”,怎么会嫁给普通百姓老阿婆的儿子呢?
    
    老阿婆说:
“儿子和刘涛都是清华大学的同学,现分配在外地铁路机务段当工人。
    
    老阿婆继续说道:
“阿拉儿子,是菩萨心。看小囡(刘涛),爷娘抓了。小囡,下放劳动,无依无靠,孤苦伶仃,老作孽(太可怜)啊……”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

    
    民警老王说:
儿子要结婚,没有征求家里的意见吗? 
    老阿婆说:儿子写信告知,寻到女朋友了,说女方家庭出身不好,但是女孩子表现很好,阿拉尊重儿子。  

 

    老阿婆继续讲:阿拉三代,全是硬碰硬的工人阶级,老好的家庭出身,小囡(刘涛)来了,也就是多一双筷子,怕啥?”。
    
    老王回过头,朝我挤了挤眼。
对老阿婆说:阿婆啊,报临时户口,需要本人到派出所来的噢,这是上面的规定噢…… 
    
    老阿婆说:
好啊!好啊!我就领她一道来了。儿子,不好意思来呀……她边说边往外走。
    
    老阿婆一出门,老王就笑着对我们说:
既然刘少奇,伊拉女儿来了,就叫她来一下。
    我们看一看“公主”,到底是个啥样子。
    在场的人,都会心一笑。 
    
    过了一两个时辰,老阿婆带着一个大女孩,走进了派出所。

    
    进门后,老阿婆说:
阿拉媳妇来了。报户口的事,你们直接和她说吧!
    
    我一看刘涛,一个很斯文的大学生姐姐,白皙的皮肤,戴着眼镜,文静中透着沉稳的气质。

    她,很有礼貌,并客气地问老王,怎样申报“临时户口”。 
    
    此时,老王显得有点紧张和羞涩,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

    老王,拿出“临时户口”申报单。对刘涛说,你把这个填一下吧。
        
    刘涛的到来,立马成为,派出所的爆炸新闻。

    派出所的人,都佯装有事,走了过来。
    有人,还故意走到柜台里面来。看这位中国头号“走资派”的“公主”。
    
    刘涛,其实早就察觉到,她已是众目睽睽下的聚焦中心。
   
    但,说来也奇怪,头号“公主”的气质,确实带有独特的气场。
    我们谁,都不敢造次。
    
    刘涛,按照老王的要求,拿起笔,依次写下姓名,性别、年龄,工作单位。

    
    “临时户口”申报单上,还有一栏“家庭出身”,需要填写。

    
    刘涛对着“家庭出身”这一栏,久久地凝视着。
大家,也安静极了。

    不知怎么回事,我突然替刘涛,担忧了起来。
    
    刘少奇,这可是全世界,傻瓜都知道的中国头号敌人,是整天被批判、唾骂的叛徒、内奸、工贼!

    
    当时,响彻华夏大地嘹亮的口号是:
“亿万人民,挥起铁拳,砸烂刘少奇的狗头!
    全国城乡僻壤都刷满了,革命的标语:“全国人民,踩上亿万只脚,让刘少奇,永世不得翻身”!
    
    派出所大厅,也挂着横幅:
擦亮革命的双眼!提高革命的警惕!


     
    刘涛,这个表格该怎么填啊?
我真想帮她,挖一个地缝,让她钻进去!

    只见刘涛,取下眼镜,擦了擦,又戴上。然后,咬着嘴唇,重重地写下三个字——“反革命”。 

    一个国家主席的女儿,一个清华学生,一个曾经,万众羡慕的“公主”。
   
    当着自己婆婆的面,在一群不相识的人,围观睽睽下,一笔一划的写出,那个年代最可怕、最忌讳、最要命的三个字——“反革命”!

    
    刘涛,这个“公主”,她要承受,多大的隐忍、痛苦。

    才能写出,字字滳血,字字碎牙,自虐、自辱、自污的,这三个“万恶”的方块字啊!
    
    刘涛,她没有掉一滳泪,怨一声息。
这需要有多大的泪腺,多大的心脏啊?
    她一定是,早早流干了眼泪,竭尽磨砺了铁心。
    
    公主,古今中外经典名著描述时,都会冠以“骄傲的”、“美丽的”形容词。

    但,此时的刘涛,只剩下,“落难的”、“痛苦的”和“狗崽的”现实!
    
    我的心,一下子,十分不是滋味。
由原本的好奇,变成了同情。
    我根本不敢,正视刘涛半眼。

    刘涛,镇定、沉稳地填完了申报“临时户口”的所有内容。非常有礼貌地把单子交给了老王。 
    
    老王拘谨地问:
“打算住几天啊?
    刘涛说:“就一个星期。”   
    老王,将盖了公章的正联,夹在户口本里面。
    对刘涛说:“你走的时候,把这个正联交到派出所来,或者让婆婆家的人,送过来,也可以。

    刘涛淡淡地回答:“好的。谢谢了”。
    然后,她转过头,礼貌、谦和的对我们大家说,谢谢你们了!

    

    虽然,她的双眼充填着卑下、忧伤、苦涩,但仍能透出修养、文化、傲然的底色!

    看着刘涛,我心感叹:残酷的政治,让壹号“公主”、清华学生,变成了头号“狗崽”、街道老工人的儿媳妇。    这天地之间,相隔十八层,层层都得磨难、扒皮、放血。
    
    一个身陷囹难的刘涛姐姐,不仅让我同情,更让我肃然起敬!
 


    随后,刘涛拉着老阿婆,向门外走去。 
     

    老阿婆在后面,拿着户口本,不停地向我们一一点头,念念有词地说:“谢谢啦,谢谢啦!


     刘涛和婆婆两人一出门,我们在场的人,都长长松了一口气。
     
    但,我的眼帘,却久久定格在,一个自虐、自辱、自污的“公主”,和一个善良、本分、厚道的老工人婆婆,她们痛楚的历史背影~~

 

 

 

 

刘少奇被批斗的现场    
    

    亲历者,深情讲述的这个“临时户口”的故事,很短、很小。

    但那心酸、痛楚的画面,猛烈地撞击着我的心灵!
    虽然,改革开放后,“临时户口”,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
    
    但,它曾经威武过。
它以阶级的眼睛,政治的耳朵,全天候霸气的存在过。

    列宁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为了珍惜,改革开放带来的好日子。我们不能忘却历史。

    我们应该告诉后代:我们曾经有过,“临时户口”!

 

上海市民的老户口簿

 

    互联网是神奇的。《父亲的户口》发表近一个月,已有近70万人阅读。不少人,感慨万千,讲述了许多关于户口的往事。但其中同一件往事,有五位互不关联的朋友,从不同的渠道转发给我,都希望我能整理,并为社会保留这个难忘的故事。这是一个心酸、苦涩、隐痛的户口故事,猛烈地撞击着我的心灵。下面,我将亲历者的诉说,分享给大家。在此,也感谢故事的亲历者,感谢你难忘的故事。

 

    1972年,我曾在上海卢湾区打浦桥派出所,临时帮忙整理户口资料。
    
    说到户口 ,当年还有一种“临时户口”。


    当时,全国任何一个人,只要你在外地住宿,哪怕只住短暂的几天,或者是住在亲戚、朋友家,都要凭原单位证明,到当地派出所,办理“临时户口”。

 

    1972年的一天,一位老阿婆,步履蹒跚来到派出所。她递上户口本,说自己文化低,请民警帮忙填报一个“临时户口”。
    户口本里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临时户口”申报人的名字等信息。
 
    民警老王问:
阿婆,刘涛是你的什么人啊? 
    老阿婆用浓浓的上海话说:是阿拉儿媳妇,和儿子一道来上海探亲。 
    
    老阿婆,以自嘲的口吻,坦然地说:
“你说要死吧!我的儿子讨老婆,讨啥人不好,偏偏讨了一个刘少奇的女儿”。
    
    哦…… 啊?
民警老王,张大嘴说不出话。
    
    刘少奇,那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主席。

    那年,刘少奇主席,作为中国最大的走资派已被打倒。他有一个女儿,叫刘涛。
    刘涛,这个大“公主”,怎么会嫁给普通百姓老阿婆的儿子呢?
    
    老阿婆说:
“儿子和刘涛都是清华大学的同学,现分配在外地铁路机务段当工人。
    
    老阿婆继续说道:
“阿拉儿子,是菩萨心。看小囡(刘涛),爷娘抓了。小囡,下放劳动,无依无靠,孤苦伶仃,老作孽(太可怜)啊……”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

    
    民警老王说:
儿子要结婚,没有征求家里的意见吗? 
    老阿婆说:儿子写信告知,寻到女朋友了,说女方家庭出身不好,但是女孩子表现很好,阿拉尊重儿子。  

 

    老阿婆继续讲:阿拉三代,全是硬碰硬的工人阶级,老好的家庭出身,小囡(刘涛)来了,也就是多一双筷子,怕啥?”。
    
    老王回过头,朝我挤了挤眼。
对老阿婆说:阿婆啊,报临时户口,需要本人到派出所来的噢,这是上面的规定噢…… 
    
    老阿婆说:
好啊!好啊!我就领她一道来了。儿子,不好意思来呀……她边说边往外走。
    
    老阿婆一出门,老王就笑着对我们说:
既然刘少奇,伊拉女儿来了,就叫她来一下。
    我们看一看“公主”,到底是个啥样子。
    在场的人,都会心一笑。 
    
    过了一两个时辰,老阿婆带着一个大女孩,走进了派出所。

    
    进门后,老阿婆说:
阿拉媳妇来了。报户口的事,你们直接和她说吧!
    
    我一看刘涛,一个很斯文的大学生姐姐,白皙的皮肤,戴着眼镜,文静中透着沉稳的气质。

    她,很有礼貌,并客气地问老王,怎样申报“临时户口”。 
    
    此时,老王显得有点紧张和羞涩,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

    老王,拿出“临时户口”申报单。对刘涛说,你把这个填一下吧。
        
    刘涛的到来,立马成为,派出所的爆炸新闻。

    派出所的人,都佯装有事,走了过来。
    有人,还故意走到柜台里面来。看这位中国头号“走资派”的“公主”。
    
    刘涛,其实早就察觉到,她已是众目睽睽下的聚焦中心。
   
    但,说来也奇怪,头号“公主”的气质,确实带有独特的气场。
    我们谁,都不敢造次。
    
    刘涛,按照老王的要求,拿起笔,依次写下姓名,性别、年龄,工作单位。

    
    “临时户口”申报单上,还有一栏“家庭出身”,需要填写。

    
    刘涛对着“家庭出身”这一栏,久久地凝视着。
大家,也安静极了。

    不知怎么回事,我突然替刘涛,担忧了起来。
    
    刘少奇,这可是全世界,傻瓜都知道的中国头号敌人,是整天被批判、唾骂的叛徒、内奸、工贼!

    
    当时,响彻华夏大地嘹亮的口号是:
“亿万人民,挥起铁拳,砸烂刘少奇的狗头!
    全国城乡僻壤都刷满了,革命的标语:“全国人民,踩上亿万只脚,让刘少奇,永世不得翻身”!
    
    派出所大厅,也挂着横幅:
擦亮革命的双眼!提高革命的警惕!


     
    刘涛,这个表格该怎么填啊?
我真想帮她,挖一个地缝,让她钻进去!

    只见刘涛,取下眼镜,擦了擦,又戴上。然后,咬着嘴唇,重重地写下三个字——“反革命”。 

    一个国家主席的女儿,一个清华学生,一个曾经,万众羡慕的“公主”。
   
    当着自己婆婆的面,在一群不相识的人,围观睽睽下,一笔一划的写出,那个年代最可怕、最忌讳、最要命的三个字——“反革命”!

    
    刘涛,这个“公主”,她要承受,多大的隐忍、痛苦。

    才能写出,字字滳血,字字碎牙,自虐、自辱、自污的,这三个“万恶”的方块字啊!
    
    刘涛,她没有掉一滳泪,怨一声息。
这需要有多大的泪腺,多大的心脏啊?
    她一定是,早早流干了眼泪,竭尽磨砺了铁心。
    
    公主,古今中外经典名著描述时,都会冠以“骄傲的”、“美丽的”形容词。

    但,此时的刘涛,只剩下,“落难的”、“痛苦的”和“狗崽的”现实!
    
    我的心,一下子,十分不是滋味。
由原本的好奇,变成了同情。
    我根本不敢,正视刘涛半眼。

    刘涛,镇定、沉稳地填完了申报“临时户口”的所有内容。非常有礼貌地把单子交给了老王。 
    
    老王拘谨地问:
“打算住几天啊?
    刘涛说:“就一个星期。”   
    老王,将盖了公章的正联,夹在户口本里面。
    对刘涛说:“你走的时候,把这个正联交到派出所来,或者让婆婆家的人,送过来,也可以。

    刘涛淡淡地回答:“好的。谢谢了”。
    然后,她转过头,礼貌、谦和的对我们大家说,谢谢你们了!

    

    虽然,她的双眼充填着卑下、忧伤、苦涩,但仍能透出修养、文化、傲然的底色!

    看着刘涛,我心感叹:残酷的政治,让壹号“公主”、清华学生,变成了头号“狗崽”、街道老工人的儿媳妇。    这天地之间,相隔十八层,层层都得磨难、扒皮、放血。
    
    一个身陷囹难的刘涛姐姐,不仅让我同情,更让我肃然起敬!
 


    随后,刘涛拉着老阿婆,向门外走去。 
     

    老阿婆在后面,拿着户口本,不停地向我们一一点头,念念有词地说:“谢谢啦,谢谢啦!


     刘涛和婆婆两人一出门,我们在场的人,都长长松了一口气。
     
    但,我的眼帘,却久久定格在,一个自虐、自辱、自污的“公主”,和一个善良、本分、厚道的老工人婆婆,她们痛楚的历史背影~~

 

 

 

 

刘少奇被批斗的现场    
    

    亲历者,深情讲述的这个“临时户口”的故事,很短、很小。

    但那心酸、痛楚的画面,猛烈地撞击着我的心灵!
    虽然,改革开放后,“临时户口”,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
    
    但,它曾经威武过。
它以阶级的眼睛,政治的耳朵,全天候霸气的存在过。

    列宁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为了珍惜,改革开放带来的好日子。我们不能忘却历史。

    我们应该告诉后代:我们曾经有过,“临时户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