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布施 忍辱 真干 - 高福来居士的念佛故事

(2010-01-13 15:39:20) 下一个
转贴:高福来居士的念佛故事

前言

高福来,五十多岁,甘肃张掖人,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三岁丧母,五岁丧父,在苦水里长大,当过兵,做过警察,当过老板。他当兵是个好兵,曾荣立过特等功;当警察,是个好警察,甘愿做人民的儿子;当老板,是个好老板,他用诚实的劳动,积下上千万的资产,大部用于慈善事业。1987年,接触佛法步入佛门,他苦修苦行,成为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他秉承师训,老实念佛,一声阿弥陀佛圣号念到今,信愿行具足,十多年来,在他身边发生了许许多多不可思议的念佛感应。08年,他受香港何居士的邀请,到香港净宗学会拜见了净空法师,老法师命他在净宗学会讲述他的学佛经历,他以《布施、忍辱、真干》为题的演讲历时30个小时,博得听众和大德们的赞叹,反响强烈。我有幸得到他演讲的录音光盘,连夜聆听,深受教育何启迪。为让尚未拿到录音光碟的朋友先睹为快,我将把录音中讲到的一些精彩故事整理出来,以博客的形式陆续发表,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光顾,并从中得到启发或悟出点什么。
1、 遭遇藏獒
听说西藏有一所寺院非常殊胜,高居士邀几个同修一同前往朝圣。庙宇的所在地是藏民的游牧区,一行几人步行多时,远远看到庙宇就在不远处,心想终于就要到了,正欣喜时,只见几只藏獒拖着长长的铁链迎面扑来。原来,这里人烟稀少,且时常有野兽出没,牧民为了保护羊群和牲畜,家家都养着藏獒。藏獒,是有名的猛犬,体型硕大,凶猛异常,野兽不敢近它,人若遇上它就凶多吉少了。随行的几位居士,听到犬吠,见到恶犬,惊恐万状,呼爹喊娘,撒腿猛跑,这更招致藏獒的追赶,悲剧就要发生!高福来见状,心想,何不用我身体挽救一下危机?哪怕是让藏獒把我撕个粉碎,只要能保住几位居士就好,好歹也算有个交代。于是,他就地坐下,闭上眼睛,大声称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大约念了十来分钟,他暗想,藏獒怎么不叫了?人怎么也不喊了?莫非几位居士已被藏獒------?他不敢再想下去,微微睁开双眼,只见几只藏獒围在他的周围,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显得十分温顺。此时,闻声赶来的藏獒主人看到如此景况,也都惊愕了,他们从未见到过藏獒在陌生人面前如此臣服。他们以为是佛菩萨降临,纷纷跪倒在高福来面前。高福来看看周围的牧民,又瞧瞧毫发未损的同行人,说:我不是什么佛菩萨,我也没有什么法力?我就是个普通人,这都是阿弥陀佛保佑啊!
2、路遇强盗
那年,在去西藏的火车上发生了这样一件事:火车在一个小站停靠,上车的人熙熙攘攘,高居士坐在火车上观看上车的人群,此时,车上的民警用喇叭喊道:乘客注意了,乘客注意了,有几个小偷要上车,请大家看好自己的钱包、手机和贵重之物,以免被盗。只见乘客们个个面有惊色,有的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手机,有的紧紧捂住自己的钱包,有的抱紧怀中的旅行袋,这些举动反倒给小偷提供了方便。
高居士知道,这些小偷不是一般的小偷,而是明火执仗的强盗,不然,为什么警察也怕他们三分呢?小偷上车之后各自找地方坐下,高居士为了不让乘客受到惊吓,站起身来,走到小偷身旁对着小偷说:“跟我来一下,我有事找你。”随后他又指点着另外几个小偷:“你也来,还有你。”这几个人还真听话,跟他来到车厢连接处。高居士开门见山说:你们不就是想弄点钱吗,我给你们好了,你们就不要上车了。小偷说:“好啊。有人给钱我们可以不上车。”高居士拿出700元钱,这是他的全部钱财,是准备用来做善事的,统统给了他们,并向他们鞠了一躬,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圣号。小偷问他,你念阿弥陀佛是什么意思?他回答:“吉祥如意呀!就是祝你们以后偷得心安理得,也祝被偷的人平安无事呀!”
小偷们走了,高居士也回到自己的座位。这时,火车就要开了,只见那几个小偷又折返回来,跑到他的车窗下,把700元钱分文不少的扔进了车厢。
3、夜逢盗贼
有一年,高居士在某寺做常住居士,除了念佛之外还负责看护寺院。一天夜里两点多钟,他听到大雄宝殿的门有响动,于是,起身来到殿前,见两个民工模样的人悄悄进入大殿。大殿内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一个人拿出打火机正准备打火照亮,突然,大殿的电灯亮了,这是老高开的,两个小偷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着实吓了一跳。 高居士随即进门,笑盈盈地说:“欢迎啊,施主,怎么这么早就来拜佛啦?十多年来大小寺院我去了不少,还没有见过像你们这样虔诚的香客。”说着,向他们深深鞠躬行礼。两个人见状,非常害怕。问高,你是做什么的?高居士说,我是这里的保卫。二人更害怕了,其中一个人的裤子眼看着就被尿打湿了。二人慌忙跪下求饶,并说出实情。 原来,这二人是附近工地上打工的,从乡下来,干了一年,老板不发工资,快过年了,回家的盘缠都没有,白天他们到寺里走了一圈,看到大殿里的铜磬值钱,就趁夜黑摸进大殿,想把这口磬偷走,或许能换几个盘缠钱. 高居士听此言,观其状,也知道这不是真正的小偷,就说:“这口磬,你们就不要拿走了,寺里还要用,我这里还有点钱,你们看够吗?”高居士拿出他身上仅有的600元钱,送到他们手上。二人不敢接受,高居士说:“拿着吧,这又不是偷的。”嘱咐他们,因果自受,千万不要做偷鸡摸鸭的事。二人接过钱,千感万谢地走了。 春节过后,有人来找高居士,老高老远就看出是那两个民工,后边还跟着他们的亲属。见到老高,二人把600元钱恭恭敬敬地还给老高,并央求老高引见寺院主持,为他们皈依佛门。
4、免费饮料
前些年,高福来居士曾在牛头寺跟随果林老和尚修行,老和尚看他念佛诚恳,为人正直,善根深厚,有心培养他做自己的接班人。老和尚的好意在不经意间流露于外,这就难免招致个别僧人的不满。他一个刚入佛门的毛头小子有何资格享受这样的福分?为此他们设置了不少障碍,或是出于嫉妒,或是想考查一下老高的忍辱能力。于是,老高的修行之路变得更加艰险了. 地处陕甘地区的牛头寺,冬天十分寒冷,没有取暖设备,滴水成冰。一天夜里,老高念佛回到寮房,钻被窝时感到异样的冰凉。他明白,这是有人有意整他,故意在他的被褥里浇了凉水。心想,好啊,这点苦吃不了还算什么修行人?他在被窝里默默地念佛,五分钟后,冷被窝竞然热气腾腾,如同进了桑拿蒸汽房。 一天,老高干活回来,口有点渴,如平时一样从暖水瓶里倒了一杯水仰头就喝,大半杯水下去,方感到有些不对劲,好像有点不正常的味道,他没有多想,一仰脖又把那半杯喝了下去,就当是免费的饮料吧。第二天,第三天,他喝的水都是这种味道。有一天,当家老和尚那里没有热水了,有人把老高的热水瓶拿去,给老和尚斟满,老和尚喝了一口吐了,问这是什么水呀?这明明是尿嘛!有人把老高找来,问这是怎么回事,老高说,这几天我一直喝这个水呀,可能有人帮我加了饮料吧。几个月后,老高离开牛头寺被派到东天目山学习,突然接到牛头寺的一个电话,说某某法师生病了,想见高居士一面,老高火速赶回牛头寺看望这位重病中的法师。法师支开其他僧众,面带愧意,有意要与老高说说心里话。老高早就明白了法师的意思,赶忙说,法师不用说了,不用说了,您能舍身度我,我感谢都感谢不过来呢。说罢跪地三拜。法师临终,老高邀请几十名僧众,为他做了临终助念。
5、巧授善法
那年,老高在天目山当保卫,当时寺里正在修缮,工地上存放着许多建筑材料,水泥 、沙子、钢材等堆积在寺院的各个角落。人们都知道这是用善款购置的用于修缮寺庙的神圣之材,无人敢私自动用,数日来从未丢失过. 一天夜里,老高正在值更,听到有轻轻的脚步声,他循着声音,悄悄摸过去,看到堆放钢筋的地方有两三个人影,样子好像是在偷钢筋。老高并未做声,只是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慢慢凑近现场。偷钢筋的人见有人来,慌忙停手撒腿就跑. 老高说:“跑什么呀,不要跑了,不是外人。” 老高接着说:“你们不就是想弄点钢筋吗,来,我帮你们。”说着,就帮他们拖拉钢筋。小偷疑惑了,问:“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这里的保卫呀。”老高的回答把这几个小偷吓了一跳。 老高见状,忙说:“老乡盖几间房子也确实不容易,这样吧,你们需要什么给我说一声,我给你们送去,不要这么偷偷摸摸的,这样让别人看到不好看,自己心里也不踏实。这些材料虽是建寺院的,建寺院的目的是为普度众生,你们也是众生之一呀,你们的房子建好了,佛陀的心愿也就达到了。”一席话说的小偷无地自容,且从内心佩服,拉着老高的手频频表示,佛法真是好,真是好,师傅真是大慈大悲,从今以后,我们保证再不干这等事了,我们要靠自己的双手把房子盖起来。我们也要做好事,做好人,普度众生。 老高送他们下山,后来成了朋友。若干天后,老高在寺里又看到这几个人,旁边还有他们的家眷,他们是来烧香拜佛的。
6、百鸟助扫
这些年来,老高曾到多座寺院做常住居士,他以寺为家,无私奉献,每到一处都是挑最苦最累的活干,他说,这是以苦为师。 那年,他在某寺常住,寺院很大,面积有上百亩,院子里古木参天,树木很多,每到秋季,树叶纷纷落地,寺庙人少,打扫不过来,北风乍起,落叶纷飞,显得很不清净。 自打老高来到寺院,就自愿承担了打扫寺院的工作。打扫寺院是个苦差事,每天要在夜里两三点钟起床,趁香客到来之前把寺院打扫干净,整个院子打扫完至少要用时三个小时。老高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地每天打扫寺院,日子长了,他也感到有些疲惫,他毕竟是五十岁的人了。 一天,他又在打扫寺院,如同往常一样,扫一下地,念一声阿弥陀佛,心无杂念,不急不慌。就这样,三个小时过去了,当他扫完最后一扫,把最后一铲垃圾倒进垃圾箱,直起腰来,这才感到有些腰酸背痛。于是他想,要是有人帮我一下该多好啊! 扫完地,时间还早,香客们还没上山,趁此时,他到大殿阿弥陀佛像前,诚恳礼拜,口中念念有词:“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帮帮我吧,请您派人来帮我扫扫地吧!” 第二天早晨,他照常早早起来打扫寺院,可是今天院子为什么这么干净?树叶怎么这么少?他看看周围,并无任何人,也听不到有扫地的声音,他有些疑惑。稍稍定神,他发现有许多小鸟,口里叼着一片片树叶,飞走了。这一群飞走了,那一群又来了,鸟中有大鸟,小鸟,各种各样的鸟,数都数不过来。再看看那些树,它们飘落的叶子也是有章有序,大都集中在树根附近,一圈圈一片片,极易清扫。老高恍然大悟,原来是阿弥陀佛派人来帮助我啦. 老高仰望圣殿,高声诵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7、老树回春
老高所在的寺院,有两颗古树,据说是李世民和他的母亲亲手栽下的。这两棵树,一棵是槐树,一棵是柏树,它们的名字分别叫苍龙和卧虎,就雄踞在古庙的门前,距今已是数百年的历史了。目前,老树已经是树干空洞,枝杈腐朽,叶片稀疏,朝不保夕了。 老高看到这两棵古树,犹如看到奄奄一息的两位老人,怜悯之心油然而生,心想,我若能救活他们该多好啊! 这一念头使他联想到佛陀的教导,“万物皆有灵性”。这两棵古树更应该有灵性,只要我好好供养他们,他们一定能复活。 从这天起,他把老树当作佛菩萨侍奉,每天围着老树念阿弥陀佛,少者数十圈,多则数百圈。日复一日,他的苦心没有白费,突然有一天,他发现老树的枝端有新叶长出来,这使他欣喜若狂,更加增进了他救活老树的信心。 听说淘米水可以帮助树木返青,他就到大厨房把所有的淘米水收集起来,一盆一瓢地小心浇在老树的根部。就这样,他每天地浇啊浇,念啊念,从未间断过。 几个月过去了,说话间到了第二年的春天,寺院里的树都吐绿迎春,这两颗老树也开始泛绿,在阳光照射下,老槐树碧绿的叶片晶莹剔透,老柏树油绿如兰,寺庙的人看到两棵老树起死回生,不禁啧啧称奇,奔走相告,常来庙里烧香的居士、香客也闻讯赶来,以期先睹为快。老树复活的消息不胫而走,这几乎成了当时不大不小的一则新闻. 夏天到来了,老树完全恢复了生机,枝繁叶茂,晴可蔽日,阴可遮雨,这大大增加了该寺的知名度,使得古寺香火鼎盛,游客猛增。两棵老树不仅庄严了古寺,同时也成为古寺的又一风景。这时再来看老高,他还在那里一如既往地给老树念佛、浇水,毫不懈怠.
8、佛光三现
高福来居士学佛秉承一句话——老实念佛。数年如一日,受尽欺辱,历尽艰辛,不离不弃,他的愿望就是早日成佛。可是,有时也闪现出不够自信的念头。他相信有佛,但从来没有见到过佛,这是他最大的憾事。 他当年在陕西长安的牛头寺修行,这座寺庙虽说不上多么有名,但寺里有一位德高望重的果林老和尚,一百多岁了,仍体健身轻,眼不花耳不聋,体力不亚于五六十岁的人。老和尚告诉他,有佛,真的有佛。老高知道学佛人是不打妄语的,他相信老和尚绝不骗他。可是,他毕竟没有亲眼见到过佛啊,他决定试一试到底有没有佛。 是日夜,他没有睡觉,在大雄宝殿念佛。夜深沉,大殿空空荡荡就他一人,他越念越起劲,不觉已入四更。念罢佛,他起身站在阿弥陀佛像前,恭敬之心、惭愧之意交叉涌动,他泪如涌泉。心想,我一个孤儿,苦水中长大,一生坎坷,后来得遇佛法,是佛给了我新生,我是多么的想见到佛啊! 他对是佛像,大声祷告:阿弥陀佛啊,阿弥陀佛啊,我相信您,我崇敬您,我愿意把一切献给您,到如今,我大舍小舍,该舍、能舍的我都舍了,唯有我现在的这条命了,如果需要,这条命我也愿意舍!佛陀呀,您显显灵吧,让我看看您的真面目,我会更坚定地追随您,您显显灵吧,哪怕是让我看到点灵光也好嘛! 话音刚落,只见,嚓!一道金光从佛陀圣像发出,一下子把整个大殿照得通亮。高福来有些不相信自己的感觉,于是又说:“阿弥陀佛,真的是您发的光吗?弟子有些疑惑,如果是真的那就请您在来一次吧!”刚说完,嚓!又是一道金光,这次放光比上次还有强。老高似乎还有些不够满足,又说:“那就请您再来一次吧。”此时,嚓地一声,佛像通身放光,巨大的磁场推力一下子把高福来从佛前的台基上推了下来,老高慌忙起身,五体投地跪卧在佛前,痛哭流涕,大声呼喊:“阿弥陀佛您真的显灵了!真的显灵了!” 此后,老高学佛更加精进,决心尽毕生精力学佛做佛,利生利他,普渡众生。
9、观音疗疾
高福来居士没有上过学,不认识几个字,经不能读,咒不能念,他学佛主要靠观看净空法师的讲经光盘,每天从早看到晚。由于过度疲劳,眼睛越来越不好,几近失明,这给他学佛带来了很大困难。为此,他非常苦恼。他相信这是佛陀对他毅力的考验,他奋力坚持着。与此同时,他更希望佛菩萨加持他,医好他的眼疾。 一天夜里,更深人静,他又到大殿拜佛,他仰望佛像,恭敬虔诚,对佛说:“阿弥陀佛呀,弟子要求您啦。我自幼父母双亡,吃尽了人间苦,在世间摸爬滚打,有幸活到了今天,并得遇了佛法,我对佛已是感恩不尽,可是,我要学佛,眼睛不能瞎呀,您对我的考验我能经得住,但是您不能不让我学佛啊!帮帮我吧!” 当天夜里,老高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一个僧人模样的人来到面前,高大魁梧,仪表庄严,对高福来说,:“明天你到某某寺,那里有一座观音殿,还有一座砖塔,某某法师的灵骨就在那里,你去拜祭吧!”老高醒来,似信非信,但还是决定第二天前去拜塔。 这座寺庙,是一座不知名的小寺,老高打听了许多人都说没听说过,最后还是果林老和尚告诉他此寺的坐落。老高爬了几十里的山路,终于找到这座不起眼的小寺,破落的寺庙里确实有一座观音殿,拜过观音后就去寻找那座梦中的砖塔,这座砖塔也终于找到了,此情此景如梦中僧人指示的一模一样。 老高绕塔九周,在砖塔前站定,口中阿弥陀佛圣号不断。半个小时后,突然一阵奇香飘来,感到有两个穿白衣的人分别站在他的两侧,一人手持药葫芦,另一人捧着一瓶水,并无言语,示意他把药喝下去。老高有所迟疑,不敢冒然服药,担心有人施计骗他喝下蒙汗药。二人见高迟疑,自己把药喝下。老高见此,有些惭愧,遂接药服下。刚刚服完药,正想谢谢两位白衣人,可是,人已不知去向了。悟此事已,老高深感愧疚,观音菩萨到了,我竟没有说声谢谢. 第二天,他的眼疾就好了。
10、听佛教诲
牛头寺的果林老和尚圆寂后,高福来辗转来到天目山修行。天目山是有名的净宗道场,那里的修学方式就是一句阿弥陀佛,一部《无量寿经》。老高不识字,佛经念不来,他就是一句阿弥陀佛成天念。 老高为念阿弥陀佛,在牛头寺时就练就了一身硬功夫,不管是在多么噪杂的环境,他都能不受干扰,一心不乱,这种定力是常人难以具备的。为练这种功夫,他曾到超级市场练,到电器商场练,到迪斯科舞厅练。到后来,他所听到的声音都是不同节奏、不同音调的阿弥陀佛的声音。他到天目山后,那里的管事委派他担任保卫,白天他除了维持秩序,负责安保还干些诸如种菜、扫地、背山(从山下往山上运东西)之类的杂活,他念佛的时间主要是晚上香客游人散尽后. 这天,也就是老高到天目山的第十二天,他与往常一样在大殿念佛。虔诚之心,专注之意使他深深入定,恍惚间,他明知身在大殿,却又像置身于另一个虚幻世界,眼前的阿弥陀佛圣象放着光明动起来了,这使得高福来诚惶诚恐,急忙跪拜. 他仰望着阿弥陀佛,说:“弟子想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请您把我接走吧。”阿弥陀佛问:“你到西方极乐世界要干什么呀?” “普渡众生呀”高福来答道。 阿弥陀佛说:“你既然要普渡众生,为什么一定要到极乐世界呢,在世间普渡众生不是更方便吗?你在人间的使命还没有完成。 阿弥陀佛接着说:“从人间到极乐世界,再从极乐世界返回人间,至少要500年,这500年中世间有多少事需要你去做,有多少众生需要你去度啊?所以你现在还不能往生。 高福来说:“我听佛陀的话,我就在人间普渡众生。” 言毕,一切如常。
11、雨夜背经
天目山,山高林密,风景秀丽,但山路崎岖陡峭,跋涉艰难。山上所需给养、物品全由人背上山,往返一趟需几个小时。 一天,寺里接到通知,说净空法师发来一批经书,已运到山下,需要山上来人把经书取回。此时,天已至傍晚,且天空阴云密布,即将有雨来临,寺里的管事决定第二天派人下山取经。 老高说:“晚上我没事,我去背吧。”说着,拿起筐子就要下山。管事的居士看看天空,“不行,要下雨了,晚上路不好走,明天再去吧。”老高执意要去,说:“没事,放心吧,我正好想溜达溜达。”说罢就下山了。这条路确实不大好走,都是弯弯曲曲的小路,湿滑难行,还是几处悬崖峭壁,稍不小心掉下去就要粉身碎骨。前些时候,就曾有人不小心摔了下去。高居士一路小跑,口中阿弥陀佛不断,明明是月黑天,可是路上并不黑暗,就好象有人临时安装了路灯为他照明,一路通亮通亮的。老高心里明白,一定是阿弥陀佛帮我,这就是佛光普照啊。走了一段,雨下起来了,说也奇怪,密集的雨点刷刷地打在地上,落在路边的草木上,清晰可见,可他身上干干的,却一滴雨水也没有。 下了山,老高把经书装满背筐,就要返回,那里的人见他没带任何雨具,劝他等雨过之后再走,免得佛经被打湿,老高说:“有阿弥陀佛护持,没事的。”说着就上山了。 回寺院的路上,雨还在下,而且是越下越大,几如瓢泼。他听着哗哗的雨声,看看路边急促下泄的溪水,担心背上的经书被打湿,他卸下背筐,仔细查看,发现没有一包经书被打湿,甚至连一个雨滴都没有,这景象就连他都感到有些始料未及。他大声念着阿弥陀佛,步履铿锵,不知不觉就回到寺里。 老高把经书交给佛经流通处,那里的居士见他并无任何雨具,这么大雨佛经竟然一点没被打湿,就连老高的身上也没有一点被雨淋过的痕迹,他们有些惊愕和疑惑。问老高:“你是怎么回来的,怎么一点都没被雨淋?”老高哈哈一笑:“是阿弥陀佛护送我回来的呗!”那些居士们连声赞叹:真是神奇!真是神奇!
12、双蛇指路
高居士原在牛头寺修行,由于学佛精进,为人坦诚,办事能力强,很受老主持的器重,他的威望很高,周围村镇的信众和老百姓有事都愿来找老高,这难免招致寺里一些人的嫉妒,想把老高挤走。为不给别人增加烦恼,也使对方少做结恶缘,于是决定迅速离开这里另走它方. 曾听老和尚说过,深山里,有一座小寺,他决定就去那里。然而这座小寺坐落何方他并不知晓,经多方打听,有人告诉他,顺着那条小路,一直上去,再翻过两座山,有一座寺庙,也许就是你所要找的那座寺庙. 老高顺着这条崎岖的小路,翻山越岭,一直跋涉了七八个小时,又渴又饿又累,想停下来歇歇脚,找点水喝,可是荒山野岭哪来的水呀?他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使干枯的咽喉稍稍湿润. 他看看天空,日头已经落下,天已渐黑,还不知前面有多少路。于是,加快脚步继续赶路,突然前面出现一个Y字形的岔路口,一条路一下子变成了两条路,走哪一条才能到达小寺呢?老高犯了愁。 老高细心观察,一条路较宽,且路面稍平坦,另一条路,又窄又荒,显然少有人走。于是决定走那条较宽的路。刚走出不远,他突然发现,前面的路中间有两条蛇挡住了去路。老高停下脚步,为它们念佛,并为他们做皈依,“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皈依佛不堕地狱,皈依法------。 然而两条蛇还是不肯走,双双把头高高抬起,头的方向指向那条小路。老高不解其意,以为他们还想让老高为他们继续超度。老高接着为他们念佛号,半个小时后,蛇还是不走,反把头抬的更高,头仍指向那条小路,并发出一种奇特的声音。老高顿时明白了,它们是想告诉他,那条小路才是通向小寺的路。老高折返回来,走上小路,回头再看那两条蛇,早已不知去向。老高沿着蛇指引的小路,终于找到了他想去的小寺。
17、邪不压正
进庙门的不尽是学佛人,即使是学佛人也不见得具有清净心。老高在牛头寺时,有人见他修的好,颇得老和尚和信众们的信赖,于是嗔狠心发作,想方设法要把老高挤兑走。为此,他先是往老高的热水瓶里撒尿,饭里放大便,被窝里灌凉水,老高都忍过来了,并没有把老高赶走。于是又想出馊招,买通“黑白”两道. 那天,老高清晨起来,心总是噌噌地跳,他预感今天可能要出点什么事。果不其然,老高刚刚打开寺门,就见十来个警察分乘三辆警车鸣着警笛闯进寺院。进门后就问:“你是高福来吗? “是啊,有什么事?” “有人揭发你是流窜犯,跟我们走!”“我是流窜犯?有什么证据!如果没有,你们就是知法犯法。中国是法制社会,你们是警察,想必不用我再来教你们!”说话间,老高把寺门咣当上了锁。警察见此情况,看老高不像坏人,自知理亏,又拿不出证据,有点下不来台,说话也就软了。 “我们是来调查调查。” “什么调查?你们明明来抓人吗!我老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到这个寺院两年多了,250万吨捐款放在这里了,谁不知道?谁不认识我?你们不是调查吗,好啊,我告诉你们三个电话号码,一个是我原在部队的,一个是我曾工作过的北京东城公安分局的,一个是甘肃石油公司的,你们查吧,现在就打电话。” 警察看老高不是等闲之辈,吓唬不住,就想撤。老高说:“寺院是佛家清净之地,容不得玷污,事情说不清楚,来的容易出去难!要想出去,必须把你们局长找来,让他当众向佛菩萨赔礼道歉!”老高气宇轩昂,说话斩钉截铁。 警察无奈,只好把警察局长找来,向老高作了道歉。 白道灰溜溜地走了,黑道的肯定要来,老高早有准备。 当地有一个姓普的,他与某些官员和警察有勾连,是当地一霸。老高等了他三天,没有来,第四天来了两个人,手里拿着棍子,看样子像是打手,步步逼近老高。 此时,老高正在菜地干活,顺手抄起一把铁锹,厉声说:“你们想干什么!”来人看老高也像有功夫的人,不敢近前,忙说:“咱们到旁边说说。”“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来人见老高并不是那么好惹的,悄悄的溜了。第二天,老高只身找到那个姓普的家,进门就说:“普大佛,我是高福来,今天我是送货上门,你是包饺子,做混沌,任你煎炒烹炸,交给你啦,动手吧!”此时,姓普的正抱着小孙子,听到这番话,慌忙把孩子交给老伴,噗通跪在地上,忙说:“不敢不敢,我是拿了人钱财替人消灾,不过是走走过场而已。我久闻高居士大名,佩服您的为人,请您收我为徒,我要改邪归正!后来悟此事,老高明白,是佛菩萨暗中帮助,他才得以有如此气魄、胆识和智慧。他说,只要我们心中有佛,什么难关都不怕,什么事情都能摆平它,世界上的事总是邪不压正。
18、飞车惊魂
老高要去广西某地,搭乘一趟夜班车一路要翻山越岭,约需七八个小时才能到达目的地。老高自上车就有点与往常不一样的感觉,心突突地跳,想平静都平静不下来,他预感路上可能不太平安。于是在大客车的尾部找了个座位,打开念佛机,口中也跟着念佛机念起阿弥陀佛来.可是,旁边的人要睡觉,有些不耐烦,老高只好把念佛机的声音调至最小,口中依然念着阿弥陀佛。大客车摇摇晃晃走了三个多小时,此时已是夜里两三点钟。老高见司机有些瞌睡,担心要出事,就跟司机说:“师傅,要当心啊。是不是有点困了,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司机有些不高兴,说:“没事,我在这条路上跑了十多年,路上的沟沟坎坎我清楚的很,放心坐你的车吧。”
老高想把念佛机放在操作台,被司机拒绝了。“放这个干什么?”司机说。“保平安啊。”“不用!不用!你回你的座位吧。” 老高只好拿起念佛机回到自己的座位继续念佛。不一会儿,老高发现行车状态有些不对头,客车摇来晃去。老高大声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正念着,一幕不堪回首的事故发生了。老高眼看着大客车在拐弯处直接冲出路面,车尾撅起老高,整个大客车头朝下咣咣当当翻着跟头滑向深谷。 六个小时后,交通警察赶到事故现场,只见大客车被撕得粉碎,车体和发动机零部件七零八落撒满整个山坡,人的肢体、杂物,这里一块,那一块,透着血腥,目不忍睹。经过现场清理,四十八位乘客死了四十七个,唯有老高活了下来。警察发现老高时,他还在山坡念佛,不仅毫发无损,屁股下还依然坐着他在车上坐的那张座椅。 警察把老高叫醒,问他事故的经过,问他是怎么活过来的,这时他才从定中走出。老高说:“我也不知道是谁把我弄到这儿来的,当时我正在车上念佛,是阿弥陀佛救了我!” 这次车祸死伤惨重,是广西数年来最严重的一次交通事故,当地的许多报纸都曾做过报道。
19、清净小寺
终南山,山上有一个小寺,叫慈恩寺。据说虚云老和尚、印光大师曾在此山修行。说是寺,其实只不过是几间石头泥巴砌起来的茅草房,房子又破又矮,冬不能挡风,夏不能遮雨。寺虽小,但很清净,是真正修行人的好去处。 寺里有一位老和尚朝明法师和他的几个徒弟,他们都是苦行僧。老高发现,老和尚的长相很像虚云老和尚,非常慈悲。老和尚自上山起,已有三十年没有下山了。小寺建在山顶,没水,没电,没路,生活环境极其艰苦。高福来居士每年至少来寺里两次,送米,送面,送给养。 一次老高来到小寺,带来净空法师的光盘,但因寺里没电无法播放。为解决小寺的用水用电,老高与几位居士共同发愿,从山下拉过电线,先把电接通,又买了电视机、VCD等播放设备,老法师的光碟终于能看了。 后来,老高连同几位居士又为寺里安装了水管、水泵,只要水龙头一开就能打水。可是老和尚就是不让用,依旧让他的弟子们下山挑水。小和尚和一些居士不理解,“干嘛放着现成的设备不用,一定要跑到山下挑水,费时又费力?”老高明白,老和尚自有老和尚的用意,他是要弟子们不忘苦行僧以苦为师的老传统。 有一次,老高带来两位比丘尼(女僧),要见见老和尚。老和尚很不高兴,把老高叫到一边:“你搞什么名堂,怎么把女人领上了山?”他要老高立刻带女人们下山。老高说:“她们是来请你赐教的,不是普通女人,是比丘尼。”出于礼貌老和尚这才同意她们在佛殿礼佛,与他们进行了简单的交谈。吃过饭就命老高把两个女僧送下山了。又有一次,老高带来几位北京来的客人,其中有一位建筑公司的老板,很有钱,也信.看到这个小寺如此惨淡,当场拿出几万块钱送给老和尚,想帮寺里改善一下生存环境和生活条件。老和尚不肯接受,说“我这里已经不错了,有吃的,有住的,你们不如把这钱送给山下的老百姓,他们才是最苦的。”看着老和尚捉襟见肘的僧衣和皱纹如织的面孔,老高两眼满含热泪,对这位老和尚肃然起敬,对慈恩寺肃然起敬,不仅赞叹:“慈恩寺真是一座清净的寺院!老和尚就是我的榜样!”
20、佛赠灵芝
终南山风景秀丽,有不少文化遗产,当地旅游部门为创收,把终南山开发成旅游区,通往慈恩寺的路也被设了卡,在那里坐收门票,每张50元。这在收入并不算高的当地已是个很大的数目,不少香客、游人只好望山兴叹。 老高决意要为这座小寺修一条便捷的路,以便山下的香客上山拜佛,也便于山上的僧众下山办事。经多日勘察,他终于在后山找到一条最佳路线。第二天,他背着五百个烧饼、一包咸菜和一张吊床,拎起镢头、镰刀就上了山。 这里是深山老林,山高林密,荆棘丛生,在没有路的高山上修出一条路谈何容易?老高吃住在山上,每天劳作十几个小时,饿了啃几口烧饼,渴了捧几口山泉。他把念佛机挂在树上,一边干活,一边念佛。他的举手投足、一镐一锹都伴着佛音,融着他的汗水。就这样,他干到第十天,山上出现了不可思议的奇观,天空金光晃耀,那树,那山,那林,那花,色彩斑斓,一会红,一会蓝,一会黄,变幻无穷,美不胜收,要比人造灯光好看得多,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景观。再听那声音,小鸟啾啾,好像清纯的童音在念阿弥陀佛。大树婆娑,好像浑厚的中音在念阿弥陀佛。风也在念,云也在念,蝉也在你,虫也在念,漫山遍野都在念。老高看着这美景,听着这妙音,那个自在,那个逍遥,那个美妙,无以言表。这是别人难以想象、难以体验的到的享受。 干到第十七天,路已初具规模。这天,他继续往上修路,突然发现旁边有一块平平整整的大石头,长有六尺,比普通写字台还要大“。嘿!太棒啦。这不是一张天然的睡床吗?这么多天一直睡吊床,难受死了,今天有这么一张床,一定是阿弥陀佛安排的。”这条晚上,他躺在 大石头上,听着念佛机,思绪万千。是阿弥陀佛教我做个好人,是阿弥陀佛把我从危难中救出,是阿弥陀佛引导我走上学佛之路,我老高把全部身心都交给佛陀了,就是上刀山下火海、粉身碎骨,我也不离不弃,誓愿当生成佛,普渡众生. 第二天清晨,老高从大石头上起来,正准备去干活,突然发现大石头一侧竟然冒出个大灵芝,有碗口大。老高明白,这是阿弥陀佛特意送给他的,他小心地采下珍藏起来。第十八天,庙里的老和尚有了感应,知道有人修路,就派了十来个人帮忙,很快,这条通往小寺的路顺利打通了。 修完路,老高把从山上采到的灵芝拿到有关部门鉴定,专家说这是一颗罕见的灵芝,想出七千元收购,老高说,你就是出七万,我也不卖,这是阿弥陀佛送我的无价之宝。
21、慈悲惹祸
前些年,老高经营六个加油站,效益非常好。他手下有一个员工,家里很穷,他的父亲想从老高那里接几千块钱,打算买台小拖拉机跑运输挣几个钱。老高说:“借钱没问题,不过,这小拖拉机能挣几个钱,你不如先学下个汽车本子,我多借给你一些钱,弄辆汽车,这样挣钱不就快了吗? 就这样,老高借给他十八万元,先买了第一辆大卡车。没几个月,不仅捞回了买卡车的本钱,还净赚了十多万,接着就买了第二辆大卡车。两三年下来,他就成了当地的暴发户,有几十万的资产,盖起了小楼房,自己当上了老板。 几年过去了,老高早就把借钱的事忘了。一天,老高的会计提起那桩借钱的事,建议他收回借款。 老高找到这家,主人见老高到了,沏茶倒水很热情。可是当老高说明来意时,那人突然脸色大变装起傻来:“我接过你的钱吗?” 老高明白,当年借钱时,是君子之交,根本就没有借条,他要是真的不想还,你也拿不出什么证据,既然如此,还不如干脆送个顺水人情,索性钱我也不要了。于是说:“那可能是我记错了。”说完就回公司了。又过了些天,有消息说借钱的那个人出事了。经打听,消息属实。事情原来是这样的:那个借钱的人,雇了两个司机帮他拉货,生意红火,司机很辛苦,一天晚上在运送一批货物时,由于疲劳驾驶,两辆车一前一后栽到江里,两个司机当场死亡,车毁了,货也掉到江里,老板见状,一时想不开,也跳江淹死了。得知这一消息,老高非常懊悔:“都是我慈悲惹得祸,我要不借给他钱不就没有这回事吗?”拔腿赶到事主家,安抚了事主的家属,又拿出十万元,安葬了死者。后来,老高又在寺庙为死者安放了牌位,为他们超度
22、代人受过

老高经营的加油站,分布在新疆、内蒙、甘肃、陕西,经常需要跑沙漠、戈壁滩,于是买了一辆大马力的美国雪佛莱越野吉普。这辆吉普车特别有劲,稍一加油,就像脱缰野马,什么路都不在乎。许多年轻人都想能开一开这部车,体会一下驾驭野马的感受。 老高的一个员工想借老高的这部车去看看朋友,并顺便到敦煌看看,老高同意了,把车交给他,并特意嘱咐他,千万要小心,不能开的太快。小伙子高高兴兴地答应了。或许由于太兴奋,小伙子一夜没怎么睡觉,第二天大清早四五点钟带上老婆就开车出发了。 那天早晨,老高心里乱乱的,好像有什么事情没做好,总觉得不踏实。正在踌躇之时,一个电话打来,打电话的是借车的那个小伙子。这下老高预感出事了。 老高急促地问:“是不是出事了?”对方回答:“出事了!”“怎么样?死人了吗?”“死死——死了。”对方结结巴巴地说。“死了几个?”“不清楚,好几个吧。”老高一听腿都软了,忙嘱咐对方:“你等着,我马上赶到哦!.老高赶到事故现场一看,不由眼前一晕,那场面太惨啦!一台小拖拉机翻在那里,五个人横躺竖卧地死了。显然是雪佛莱车速过快,把小拖拉机撞翻,又从拖拉机上轧过,致使坐在小拖拉机上的人死伤惨重。 趁村民还没有到,老高偷偷告诉肇事的小伙子:“今天的事都推到我的身上,就说是我驾的车,一切由我来处理。” 小伙子不肯:“这事本来是我弄的,怎么能让老板你带我受过呢?” 老高说:“就按我说的做,不要再说了! 这时死者的家属和村民都来了,老高跪在地上,任凭激动的家属和村民毁骂挖苦、拳打脚踢、撕扯拉拽,只有一句话:“都是我的罪过。都是我的罪过。”就这样,老高在那里跪了两天两夜,饭没吃,水没沾。村民们看老高的样子,还像个厚道的人,就有人出来调解,跟死者家属商量,争取私了。家属看老高已经跪了两天,确认他不是无赖,寻思反正人死不能复活,还不如私下了解图个实惠,于是同意私下处理。老高拿出比正常途径处理此事多得多的赔偿金,安抚了死者家属,又从自己的加油站调来三辆满载柴油的大油罐车开到村上,任由村民把所有能装油的器物都灌得满满,以答谢村民的理解与帮助。至此,这桩似乎很难缠的交通事故以双方都满意的结局得以圆满解决。
23、佛陀施救
老高的加油站每天都要补给大量油品,空油桶要及时送往石油公司周转。一次大客车装空油桶时,老高发现油桶捆绑不紧,怕半路散开,于是亲自爬到相当于三层楼高的车顶,想把固定油桶的绳子紧固。但由于用力过猛,绳子突然断了,老高一个后仰,头朝下从车顶摔下来,车下人都吓呆了。十几米高啊!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一般情况下,头朝下摔到地上,必死无疑,最幸运也得弄个重度脑震荡. 正在即将落地的一刹那,老高大喊一声:阿弥陀佛!说也神奇,只见他在空中来了个后滚翻,两脚稳稳落地,既没摔伤,也没擦伤。 又有一次,老高要到一个地方弘法,来接他的既不是小轿车,也不是大马车,而是一辆摩托车,开车的人是个毛头小伙子。老高有些犯难,坐吧,不太安全,不坐吧,人家大老远来了,如果不坐势必被人误解,以为老高看不起这个摩托车。 尽管不情愿,老高还是坐上了摩托车。小伙子一踩油门,摩托车就飞也似的跑起来了。老高坐在后座,一声不停地念着阿弥陀佛。同时也告小伙子念阿弥陀佛,可是小伙子说,我开着车念不了,老高只好由他。开始,路还算好走,摩托车越开越快。谁知前面半米多深度一条水沟横在路面,这是农民浇地临时挖的,小伙子并没有发现,摩托车也未减速,当发现水沟时刹车已经来不及了。摩托车一头栽到水沟里,只听咔嚓一声,摩托车截成两段,散了架子,小伙子也甩出十几米,趴在那里不动了。老高虽也被甩了出来,但平稳落地,毫发未损。老高起来看看那小伙子,好像还有口气,马上大声念阿弥陀佛。半个小时后,小伙子动了动坐起来,看来命是保住了,但脖子严重扭伤。还有一次,老高乘夜班车到甘肃某地,这样既可以不住旅馆,剩下一笔住店钱,又能节省时间,早点到达目的地.老高买好车票,并上了车。开车后,老高感觉有些不舒服,心绪烦乱,不得自控。老高预感不好,要求中途下车。车老板是个个体户,不愿退票,老高说,我不是要你给我退票,是想在这里下车。老板把车就近停在一家旅馆门前,待老高下车后就上路了。 老高在旅馆睡了一夜,清晨起来有搭上另一趟班车去往目的地。当车行至一山道拐弯处堵车了。正常情况下,这里是很少堵车的,当了解情况后才知道前面出车祸了,一辆大轿车,昨晚从山上摔下去,死了不少人交警正在这里处理事故。老高跑到出事现场一看,出事的大轿车正是他昨晚乘坐的那辆。老高这个才明白,昨天晚上怪不得那么难受,原来是阿弥陀佛告诉我不要乘坐那辆大轿车呀!悟此事,老高感慨万分,还是念佛好啊!阿弥陀佛已经救过我好多次了!
24、施善疯癫
老高是个慈悲之人,他看到疯癫、残疾、孤老、乞丐和弃婴,必伸出援救之手,在他眼里,他们都是自己的父母、弟妹或孩子。因为他自小受苦,他对苦难有切身体会,所以他看到受苦的人不光是怜悯同情,而是如割己肉,痛在心里。十多年前,还是他当派出所长时,那时他的派出所负责天安门及其周边辖区的安全,天安门广场自然是他们工作重点的重中之重。那天,他手下的一位民警报告:天安门广场有三个疯子,影响观瞻,几次遣送回乡,你前脚走,他后脚就回到北京,看怎么处理。老高到天安门广场找到这三个疯子,看到他们衣装褴褛,满脸污垢,好多人围观挑逗。老高叫人把三个疯子带到派出所,为他们专门腾出一间房子,亲自打扫干净,弄来床板和洗漱用具,帮他们洗澡、理发、换衣服。 老高的举动让派出所的许多民警不理解,有的说:“高所长,你把这几个疯子弄到派出所这算怎么回事?我们这里有不是疯人院!”也有的说:“我们派出所大小也是个机关,把这几个疯子放到这里,天安门广场上安宁了,可我们这里岂不乱了套,何不把他们送到收容所?”老高置之不理,照常每日关照他们,用自己的工资给他们买吃买喝。抽空到他们房间拉拉家常,教他们扫地,打水。就这样个把月过去了,他突然发现,三个疯子把派出所的院子被人打扫的干干净净,把办公室的暖水瓶里的水满满当当。老高这才明白,他们根本就不疯嘛,他们只不过是因为种种原因而装疯卖傻。只有你对他好,帮助他们,教育他们,他们会受感动的,懒人也能变成勤快人,坏人也能变成好人疯人也能变成正常人。后来,派出所看门的老头因为家里有事辞职不干了,老高就把这三个“疯子”安排在传达室,负责分发报纸,打扫卫生等杂务,既剩下一笔劳务开支,又免除了每次遣返的麻烦,三个“疯子”也不再到广场闹事了。 十多年来,老高曾收养过十几个这样的疯子和残疾人,还有被遗弃的婴儿。
25、连降五级
老高从农村长大,淳朴、善良。他不想当官,不恋大城市,很少奢望,唯独想做一个好人,有用的人,能做事的人.老高当兵时所在的单位是8341部队,即毛主席的禁卫军,他们就生活、训练、工作在毛主席的身边。由于他纯厚朴实,吃苦耐劳,苦干实干,进步很快,曾多次立功受奖,没几年时间就由战士、班长、排长一步步升到连长、营长,他所带过的队伍,都是叫得响的先进单位,部队首长非常器重他。若按他的能力和发展势头,他有很好的发展前途。可是就是在这种时候,他突然向领导提出要转业到地方,并且要求到最艰苦的地方去。他的理由是,自己没有文化,部队更需要有文化的人带兵,到艰苦的地方更能发挥他优势. 部队首长不想放他走,但拗不过他,同意他转业,把他安排在了北京,并且是负责天安门管片的那个派出所当了所长。这个派出所起先工作平平,内部问题也不少。老高到了那里,先从整顿作风开始,自己带头做好样子,不吃请,不收礼,不耍威风,不徇私情,密切了警民关系。他公事公办,一身正气,很快扭转了所里的不正之风。他任职的几年,这个派出所一直是局里的先进单位,在北京的整个公安系统都小有名气。 这时,他又闹着要离开北京到要甘肃去。原因是他想跟一个父母在北京自己在甘肃落户的知青对换,以解决那个知青照顾年迈父母的问题。公安分局不肯放他,说没有这样的先例。他就找到市局,市局也不同意他走,最后他找到公安部。他回到甘肃,本想到艰苦的马场去工作,可是人事部门看到他的档案,却把他安排到了石油公司。他在石油公司干了几年,工作也很出色,但总觉得国有单位约束太多,不利于他做善事,同时他也不习惯官场、职场那一些腐败的套路,于是,自己辞职不干了,后来就白手起家,搞起了加油站,打算多少挣几个钱养家糊口也就算了,没想到一干而不可收拾,一下子弄了六个加油站,资产几千万,成了当地举足轻重的大老板。他把靠自己辛勤劳动挣来的钱,毫不吝啬地投向慈善和佛教事业。后来,他干脆抛弃加油站的经营,全身心地投入到慈善事业和学佛,成了一个未剃度的出家人.了解老高的人们戏称他是连降五级,金饭碗(指军官)换成了银饭碗(指国家干部),银饭碗换成了铁饭碗(国企),铁饭碗又换成了泥饭碗(个体户),最后泥饭碗也没有了,成了没饭碗。他的哥哥也说他是疯子和傻子。老高一笑了之,说:“对,我就是疯子和傻子,因为众生需要这样的疯子和傻子。”
26、路逢野猪
一天,高福来离开山上的小寺下山去办事,下山的路上一条羊肠小道周围是深山密林,少有人烟,这里经常有野兽出没,由于觅食困难,有时也有野兽伤人的事件。老高一边走路,一边念佛,突然发现有几头野猪顺着小路向山上走来,离他不过十几米远。野猪总共四只,三大一小,牠们好像也同时发现了老高,停下来,獠牙外露,两眼注视着老高,口里发出呼呼地声音,并做出随时攻击对方的姿态老高迅速止步,并不慌张,因为这是他不止一次地的与野兽近距离接触了,他知道,只要人不主动伤害牠们,牠们一般说不会主动伤害人的。老高屏住呼吸,慢慢躬腰,轻眯双眼,双手合十,口中念诵着阿弥陀佛圣号,轻轻移步到小路一侧继续念佛,主动让路给野猪先走,他是把野猪当作阿弥陀佛礼敬的。此时,在老高的眼里,眼前的野猪根本不是野猪,而是佛菩萨在此路过。野猪似乎懂得了老高的善意,也无攻击的动作,大摇大摆地上山了。小野猪好像还迟疑什么,大野猪回头招呼牠跟上,四头野猪就这样在老高面前不慌不忙一步一步地在老高面前走过。当离开老高一段距离之后,四头野猪回过身来,点头三次,看样子好像是还礼,口中嗬---嗬---嗬---嗬---,听起来就像是在念着阿---弥---陀---佛---。
野猪走后,老高继续上路,一路步履轻盈。只见路边花草含笑,树木欢腾,山野青翠,小溪潺潺。山美,水美,草美,花美,他的心里更美。他一路大声念着阿弥陀佛圣号,这圣号从这里传到对面山峦,又从那座山峦反射到另一山峦。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在整个山谷回荡,漫山遍野都在喊:阿——弥——陀——佛!那景象就像是一个无限大的道场,殊胜,庄严而不可思议。(全文完)

净空老法师學佛答問(答香港參學同修之一0六0)

問:下面第六個問題,末學近日聽了高福來居士在香港演講光碟「布施、忍辱、真幹—福來」,極為仰慕,故去杭州接龍寺高居士住處待了一段時期,並向高居士請教交流了兩天。親見親聞之後,諸多疑惑,懇請開示。他底下有五個問題,第一個,高居士印出老法師二00六年《學佛答問》的一段文字,大意是老法師準備培養講經人才,其中提到一位高老師,所說的就是他本人高福來。
答:我好像沒說過這個話。我確實是二00六年我們在巴黎辦了活動之後我就訪問倫敦,訪問英國,回來之後我就想培養人才。但是培養人才,一直到今天,沒人也沒有場所。這個事情是要有大福報,我一生自己沒有道場,別人的道場肯不肯借給我用,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培養人才也不是短時間,至少是十年,到哪裡去找地方,誰能夠護持我們十年?我希望能有十個人到二十個人,我們在一起修學,像古人閉關的方式,十年不下山,每個人專攻一部,儒釋道都行,因為儒釋道都缺乏人才。這不是個容易事情,不是個簡單事情,是一個願望,到現在沒成熟。機緣如果有成熟,我們同學到哪裡去找?那不是隨便能找到的,我不招生。
所以有人問,你希望這十個人從哪裡來?我的心裡有數。就跟我跟劍橋大學麥大維先生所說的,我只有兩個條件,第一個條件,品德,他必須落實《弟子規》、《感應篇》、《十善業》,如果是出家人,還要落實《沙彌律儀》,他統統都能做到,德行有基礎,你才能成得了材,沒有德行有學術,沒用處,所以德行在第一;第二個條件,他有能力看得懂文言文,因為儒釋道的原始資料都是文言文寫的。有這兩個條件就可以了。可是那個德行怎麼培養?你說這四種東西我都念過,我都會背,我都能講,那個沒有用處,你得做到。做到誰看見?那個時候我就想到我們廬江文化中心的老師,那些老師在那個地方已經培訓了三年,我們看到他三年,他真落實,我要在那裡面選十個人,不向外招生。外面真正也能夠做到的,可以參加我們學習,做旁聽;旁聽名額也只有十個人,我們是這麼個想法。遵守印光大師的教誨,在這個末法時期,道場要小,人數不要超過二十個人,你很容易維持,你不操心。道場太大,開銷太大,你需要維持,那就需要募捐化緣,那累死人,那把我們道業都毀掉了。所以不可以太大。
我學習經教五十七年,再過年就五十八年,我講經也講了五十一年,我深深有體會,印光大師說的話,對這個時代真正修行,弘法利生,是大有利益。無論在家、出家學佛,頭一個就是要放下名聞利養、放下自私自利、放下貪瞋痴慢。你是真的幹還是假的幹?真幹,統統有成就;假幹,那你是造業,背因果,這諸位一定要清楚。我從來沒有指定哪一個人,因為到現在連地方都沒有,我怎麼可以指定人?
問:底下他又說,高居士成天公開罵罵咧咧,除了老法師您、鍾老師、蔡老師他不罵,全國各大寺院方丈,淨宗學院、網路學院的學生、淨宗道場護法,他誰都罵,都瞧不起,總是誇揚自己成功的業績。
答:這個事情我不知道,你告訴我,我才曉得。世出世間聖學,就是聖賢的教學,頭一句就是教謙虛,沒有教傲慢的,而且頭一樁事情,就是教你學恭敬。你看看普賢菩薩十大願王,第一條禮敬諸佛,那個諸佛是誰?一切眾生都是未來佛。諸佛講三世,過去佛、現在佛、未來佛,所有眾生都是未來佛,你怎麼敢得罪?儒家,你看看《禮記》頭一句,「曲禮曰:毋不敬」,一切恭敬,哪有罵人的?釋迦牟尼佛沒有罵過人,孔老夫子沒有罵過人。現在很多人做事不如法,為什麼不罵他?世尊在《無量壽經》早就把我們現在這個時代看清楚,就說得很明白,現在做什麼樣不如法的事情,都要原諒他。你看佛講得多好,這《無量壽經》上的,「先人不善,不識道德,無有語者,殊無怪也」。他做錯事情,為什麼不可以責備?他的先人沒教他,他的父母沒教他,他的老師沒教他,他的祖父母也沒教他。現在我們傳統教育至少丟掉四代,差不多一百年,你怎麼能怪他,他沒有學過。
所以聖賢是教出來的,佛菩薩是教出來,傳統教育丟掉這麼久,就不能責怪任何人。他今天做種種不如法是正常的,像高福來做這個事情,我看是正常的,為什麼?他沒有受過聖賢教育,他如果真正接受儒家的教育、佛家的教育,那絕對不是這樣的。《弟子規》沒有教你罵人,《感應篇》也沒有教你罵人,《十善業道經》也沒有教你罵人,《沙彌律儀》那更沒有教你罵人。所以你要是真學,怎麼可能會有這種行為?這個行為就是他沒有受到這個教育,常常有這種自讚毀他,這是犯了菩薩大戒。菩薩戒裡面很重要的一條,就是不可以自讚毀他,自己讚歎自己,瞧不起別人,這是嚴重的戒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吴明子 回复 悄悄话 人生经过了很多事以后,能够认识到回家的路,是大福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