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的红叶

带着对盛夏的眷恋,新绿的期盼,以其生命中最璀璨的瞬间,迎接寒冬......
个人资料
正文

写给季节,在这个见证历史的2020

(2020-09-17 11:12:15) 下一个

      有言道:庚子鼠年是多事之年。纵观历史的庚子灾难和重大变革,的确让人不得不信服这个披上迷信色彩却又无法用现代科学去解释的庚子之咒。而今年所属的庚子2020,也确实一个不太寻常的年份。

      自踏进2020初春,世纪疫情,世纪雷电,世纪高温,世纪山火,乃至世纪“末日”天象......挑战似的接踵而来,仿佛是在用灾难来应验那个“庚子之咒”。身居加州硅谷的我,日子在没有间歇的见证历史中浑混而过,而季节,也在春去秋来的更迭里悄然地见证着历史。

被冷藏的春天

     硅谷的四季交迭是模糊的。秋,没有层林尽染的斑斓;冬,也看不到银装素裹的晶莹。唯春天的繁花是那样的不甘寂寞,热闹喧嚣,不负季节。当料峭的春寒还没散尽,夜里的寒霜依然刺骨,春天的使者们便急不可待地从沉睡中苏醒,以储蓄了整个冬季的能量,迸发出季节所赋予最炫目的美丽,点亮被冬寒灰暗了的世界。

      院前屋后,一簇簇野花家花争奇斗艳,妖娆地舞动春风;街头路旁,一树树单樱,梨花绽放枝头,粉得娇媚,白得素雅。近观,似一张张如嫣的笑脸;远眺,象一朵朵天降的祥云。粉黛的油彩,温柔了整个硅谷;飘洒的花瓣雨,浪漫了眼前的世界。

      然而,在今年这个不寻常的庚子之春,当春天的油彩还没有淋漓尽致地挥洒,花瓣雨还在兴致盎然地飘舞之时,一场始料不及的世纪疫情席卷世界,肆虐硅谷,春天的明媚顿时被罩上浓重的阴霾。虽然,花草的世界并不懂人间疫情的险恶,她们依然岁月静好地怒放枝头笑春风,然而,清寂寥落的街道,嘎然停摆的世界,令她们的妩媚无辜地蒙上了一层黯然的悲凉。

     被凝固的世界冷落了的芳菲,孤清寂寞地点缀着这个透着世纪之寒的春天;而这个意犹未尽的阳春三月,又随着足不出户的我,一起被闭锁在心底,冷藏于脑间。

被错过的夏天

      因为疫情宅家,今年的日子过得有些浑混,恍惚中对季节的感知也有些错乱。然而,时钟总是遵循应有的节奏不疾不徐地摆动;挂历也在日出日落的感动里不紧不慢地翻篇。在日复一日的“客厅-厨房-卧室-后院”自由行里,日子已在不知不觉间到了流火的七月。然而,室内的恒温令我对季节的更迭已变得无感,以为外面还应该是那个花瓣雨纷洒的世界。直到看见后院轮番登场的花事都已一一散尽,才意识到被我冷藏在脑海里的那个春天,其实早已解冻融化,汇进岁月的河流里成了不可回复的昨天。

      当我站在末夏的烈阳下,期待着一份热情的拥抱,好让我迎接一下这个好像还没有来过的夏季时,不料阵阵透着寒意的清风提醒我,秋,来了!是啊,立秋刚过。夏已逝,秋,正叩响属于它的那扇季节之门。

      原来,夏对这个世界的眷恋并没有我臆想中那样依依不舍,她的离去,与秋的登场一样迫不及待;原来,躲在恒温“避风港”里的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从“被冷藏的春天”,一下子闯进了款款而至的秋季;原来,在浑混恍惚的日子里,我完美地错过了夏,错过了她的热烈,也错过了她的金黄,那份加州独有的,被烈阳灼烧出来的金黄。

依约而至的秋天

      刚说完“我今年在浑混中完美地错过了夏天”,初秋的硅谷就迎来了摄氏40多度的世纪高温,是秋老虎的下马威,还是对“错过夏天”的我的一份弥补?

      庚子之秋,注定也是一个灾难深重的秋天。一场罕见的世纪雷电,点燃了硅谷周遭起伏的山峦,星火燎原,汇聚成一条条凶悍的火龙,撒野般地蔓延,吞噬森林,蹂躏大地,升腾的灰烬遮天蔽日。硅谷上空的那个热情火辣的太阳,被烟雾蒙上了一层温柔的面纱; 硅谷上空那片明净清澈的蓝天,让尘埃之手涂上了厚重迷蒙的一笔。更魔幻的是,躲在浓厚的烟尘之上的太阳,以它被灰粒散射出来的光线,很诡异地把天空熏染成令人充满遐想的橘红色,令从暗无天日的清晨醒来的人们顿觉不知身在何处,在睡意朦胧中见证着“世界末日”般世纪天象的同时,还以为自己成了各式臆想大片里的镜中人。

                                                                 该图片来自网络

      时光就这样在应接不暇的历史见证里流到了九月。

     九月,携着夏日余温里仓促得还未来得及收笔的文字,又带着清凉秋风中迷茫得不知如何落笔的新篇,欣然而至。我不知道,即将登场的秋色,可会用它那支斑斓的彩笔,为依然浓重的阴霾涂上一丝明亮;也不知道,款款而至的秋风,能否以它的清爽驱散正在弥漫着的污浊,为匆匆收场的夏善后? 但无论如何,九月,我还是要站在秋的路口,充满期待地轻道一声“秋天,欢迎!您是我至爱的季节!”

      虽然,我不能预料,在这个被上了“咒”的2020所余下的岁月里,还有什么历史等着我去见证;也不知道,在未曾涉足的余路里还有什么“惊喜”等着我去邂逅,但我相信,在这个最唯美醉人的季节里,风会很清爽,叶也会很斑斓,深秋的落叶,将携着镌刻在叶脉里最深情的诗稿,在风中起舞呢喃,为季节的落幕吟诵出最萧瑟悲怆,又最凄美浪漫的一章。

                                                                                        该图片来自网络

还在路上的冬

      相比于迫不及待的登场,秋的谢幕总是那样的慢条斯理。立冬已过的11月,才是硅谷的秋叶最斑斓瑰丽的季节,而当美东雪花纷飞时,硅谷还是落叶飘洒的深秋。因而,在硅谷,秋冬的交迭是很模糊的,走在落叶飘零,细雨纷洒的街头,让人分不清这是萧瑟的深秋,还是寒冷的冬日。

      此刻,秋渐浓,冬还在路上。渐行渐近的冬,你将会是“庚子之咒”的见证者,还是“庚子之灾”的目送者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深秋的红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但愿所有的灾难都随2020而远去,生活早日恢复正常。谢谢!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是啊,2020就这样在无休止的纠结中匆匆来到了九月,希望早日恢复正常
深秋的红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西风-西风' 的评论 :
谢谢!
西风-西风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