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的红叶

带着对盛夏的眷恋,新绿的期盼,以其生命中最璀璨的瞬间,迎接寒冬......
个人资料
博文
(2022-08-26 16:48:42)

阳光有味道吗?一定有人不假思索地回答:阳光只有热度,哪来的味道?这个回答没错,从物理学来说,阳光是一束电磁波,光子通过能量转换而温暖大地,却没有能力发射气味刺激人类的嗅觉。然而,于我而言,阳光是有味道的,那是一丝难以言语的芳香、干净的味道,更是一缕可以牵引我走进记忆深处的味道。这个气味密码,为我打开珍藏百宝的记忆盒子,让我翻出那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22-07-02 10:55:39)

每年的端午节,总是在纷飞的“粽”情中轰轰烈烈地来,又悄然无声地去。节前,超市里、街市上迫不及待粉墨登场的粽子风情万种,咸的、甜的、本地的、外来的各领风骚,令购物人不拎上几只回家都会觉得辜负了这一年一度的“吃粽节”;微信上,那些带着五彩缤纷翅膀群飞乱舞的贴图、视频更是“粽”情万般,祝福语夹着只能隔着屏幕臆想出来的粽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6-21 21:41:35)

十几年前,当我们搬进现在这所房子后不久,家里的后院,就多了两位不速之客——一对小鸟。每年的春末夏初,他们就来筑巢孵蛋,哺育下一代。 一开始,他俩看上了后院晒台上的那把吊扇,在我们的不知不觉间,把一个鸟巢筑好了在吊扇的转轴和扇叶之间,筑巢的残枝枯草把吊扇下的乒乓球桌弄得一片狼藉。 为了拯救那把成了“鸟巢”的吊扇,归还吊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2-06-04 11:23:29)

文友与我分享了一篇她的获奖小说《22路公车》,还没看里面的故事,题目就以一份强烈的亲切感冲击着我的记忆神经,并如石子投进心湖般泛起阵阵怀旧的涟漪。这份触动,并非文友的《22路公车》与我走过的路有任何交集,而是,在我的记忆深处,也藏着一部22路公车,它仿如一位伴我长大的老朋友,载着我从稚童颠簸到成年。从小生活在广州一个硕大而又美丽的大学校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在我家门前的金属小花架上,摆放着两盆绿色多肉植物,尽管常常被我忽视、疏于浇水,泥土都干裂了,但却依然青葱翠绿,像抖擞的卫士,守护着家门。每次与它不经意的“对视”,都不禁为其顽强的生命力感叹,同时,也勾起我对蕴藏在它背后那段职场友情的回忆…… 大概十年前,正在换工作的我神差鬼使地被一家印度公司录用了,上班第一天才发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2-04-12 10:09:07)

有歌唱道:“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可是,我对野花却有着别样的喜爱。 春天的花园繁花锦簇,群芳争艳,但我更钟情于星星点点散落于原野路旁的小花。她们飘逸雅致,在春风里舞动;不卑不亢,在阳光下浅笑。没有众宠的骄傲,只有在无争的世界里随意地摇曳,安然又淡然。我以为,她们才是春天霓裳上最美丽的点缀,春之旋律里最动人的音符,每每遇见,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3-05 10:59:51)

近日,微信群(圈)里的论战真可谓风云翻滚、波澜不断,徐州铁链母亲绑架案的“研讨”未了,俄乌战火又从远方蔓延至无所不在的微信群(圈),再加上这两年从未消停过的主题——疫情,令人打开微信,俨然像走进了百家争鸣的政事、国事、军事论坛,看着在这个论坛里每天轮番滚动着的疫情、战争、还有阳光下令人发怵的黑暗,不禁让人心生疑问:这世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2-01-28 10:07:19)

日出日落,每天都一成不变地循环着;旭日夕阳,每天都沿着既定的轨迹往复着,然而,阳光迸射出来的朝霞晚彩,每天都魔幻地在天际挥洒出一幅幅变幻莫测,又无法复制的绚丽画卷,令它亘古不变地成了文人笔下的青睐、摄友镜中的热宠,世人为之而忘我追逐的理由。我,虽然也是一个热衷于迎阳送日的人,不过,对红日冉冉升起的观赏热情,还是敌不过骨子里那股不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墙上的挂历,不知不觉又翻到最后一页了。呆呆地看着这最后一页的图片,虽然已记不清之前那十一页是如何被翻篇的,但却清晰地记得去年此刻,站在2020年最后一页挂历前许下的愿,一个又一个……然而,这一个个并不算奢侈的心愿,并没有随着挂历的翻篇而一一兑现,等翻到2021年的最后一页时,那些许过的愿却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本来”。本来,我祈望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2-01-02 19:08:21)

相信,每个人在生活里都遇到过这样的事:用心尽力去做了一件事,却得不到预期的结果,或者通俗一点地说:做砸了。面对那个等着善后的结局,是选择前功尽弃呢,还是顺势而为? 今天在家用感恩节剩下的火鸡煲了一锅粥,并计划配上一盘粤式炒米粉。谁知,从华人超市买回来的“东莞米粉”用水泡开后,并非长而有韧性的粉条,而是又短又脆的“碎粉&rdqu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