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的红叶

带着对盛夏的眷恋,新绿的期盼,以其生命中最璀璨的瞬间,迎接寒冬......
个人资料
正文

那一片曾经的世外桃源

(2020-03-27 15:02:30) 下一个

     在羊城郊外的芩村龙洞,有我一份很遥远依稀的回忆,那里有我告别校园后初踏职场的第一个小小的驿站,也有与其比邻的一个世外桃源-华南植物园。

      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初,大学毕业的我,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的广州化学所,一所位于芩村又介于龙洞的研究机构,从此,学化学的我,每天穿上白大褂,忙碌于实验室,开始了我的化学生涯。

     那时候的芩村,是一个郊区得被人称作“乡下”的地方。住在五山华工校园的我,每天上下班,除了骑车就是坐公交车。骑车,就得穿越长湴村的农田,还有一片很荒寂的竹林,这对于一个当时只有二十出头的女孩,还真是一种挑战;坐公交吧,唯一一路能到达的公交车,就是华工门口22路车总站的芩村延长线,一小时一班,如果遇上早上出门迟了一点,或下班延时了一会,就得眼睁睁的目送班车,再干等一个小时。那时,虽然上班路途并不算太远,但上下班的交通,的确是令我头疼的一件事。

     地处“乡下”的化学所,其实本身也野味盎然。除了两幢实验和行政楼,几排简陋的员工宿舍,就是山坡,树林,灌木,野草。然而,虽说很“土气”和“野味”,但相比于喧闹的市区,这里也不失为一处远离烦嚣的清静之地。

     在化学所的围墙外,有一片安静得令人发怵的树林,听说,穿过这片树林,就是华南植物园了。真的吗?植物园不是在龙洞吗?这里可是芩村啊。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几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女生同事,相约去探个究竟。

     那天,上班时间,我们几个偷偷离开实验室,穿过围墙的一个小洞,走进了树林,开始了“探险之旅”。

     那片树林,虽然说不上阴森,但的确寂静得可以让人联想到很多令人后背发凉的故事。为了壮胆,我们故意放大嗓音谈天说笑,快步行走于林子里那条若隐若现的小路上。路旁是茂密的荒草树林,有青葱也有衰败,有挺拔也有枯枝;在沉寂的空气中,有清脆的鸟鸣,也有不知什么禽鸟发出的呱呱叫声。身处那情那景,任何异样的声音,都会令本已神经兮兮我们把心提到喉咙。

     就这样,我们紧张并着刺激和兴奋,边走边闹,不知不觉间,路,越走越像路了,树林,越来越稀疏了,并逐渐出现了一片片的开阔地。继续往前走,不仅踏上了水泥路,还看到了引领方向的路牌,果然,我们到达了植物园!只是,那并非位于龙洞的正门,而是远离园中心的边缘地带。

     八十年代初的植物园是幽静的,游客不多,是因为远离市区,交通不便,还是因为园区硕大,令人觉得游人稀落?又抑或是人们更热衷于那些初初兴起的,更时尚现代,人工元素更强烈的热门景点?我们去那天不是周末,公园就更显冷清了。

     八十年代初的植物园是天然的,除了那间为热带植物而建的温室,几道横跨池塘的小桥之外,遍布园区种植的,基本都是被贴上标签的奇花异草,名字,产地,简介,一目了然,让人在陶醉于花草风韵的同时,也上了一堂现场观摩的植物课。

     早就把时间甩开,更把要干的活远远抛到了脑后的我们,在清静的园区里悠闲地游走,观赏,全然把此时的“翘工”,当成是郊游了。从进入园区荒芜的边缘,走到繁花集锦的中心;从棕榈成排的林荫道,走到那片开阔的青草地;从沙沙的竹林间,走到花娇叶翠的睡莲旁……乐不思蜀间,逐渐西斜的太阳提醒我们,该走了,回程的路上,还要穿越那片安静得令人发怵的树林。

     有了这趟的“探险”,我们对进入植物园仿佛已经熟门熟路了。意犹未尽的我们,相约再次走进植物园,而这回,我们都做好了武装自己的准备。首先,我们都骑上自行车,两个轮子的滚动,总比两条腿要省时省力,尤其是穿越那片树林。其次,我们买好胶卷,带上相机以弥补第一次面对如画美景却未能留下倩影的遗憾。

     在一个风和日丽,上班又不太忙的日子,我们几位女生再次“翘工”,骑上自行车,穿越树林,直奔植物园。不是周末的园区,一如既往的清寂,正好让我们几位“妙龄女郎”肆无忌惮在对着镜头搔首弄姿,让飞扬的青春在无人之境任性地放纵。那片青青的草地上,寂寂的水塘边,挺拔的棕榈旁都留下了我们如嫣的笑脸,快乐的倩影。

     那个年代,没有如今手机的随意拍,相机里的黑白底片,都是一张张地冲晒。

     那个时候,一卷胶卷拍下来,感觉每张都很珍贵,冲晒出来后,一回回地欣赏,一次次的回味,不像当今手机的滥拍,数不清的照片,看一眼就几乎被冷藏。

     那些相片,虽然都是黑白照,但却流光溢彩,只因青春芳华迸发的光芒在闪烁……

     在化学所工作两年后,我就带着梦想,回归校园,在大学的讲坛上当起一名育人的园丁,直到九十年代踏上异国之路。

    自从离开了化学所,植物园好像也离我越来越远了,但记忆中的它,依然是幽静天然,远离喧嚣的世外桃源。

     一别二十多年,直到去年春节,我们几位同学相约聚会,最后就把地点定在了华南植物园,理由是地铁已经开到它门口了,甚是方便。对于久违了植物园的我,当然双手赞成。从华工的五山站上车,一眨眼就到植物园站了,地铁让我印象中不算近的龙洞,成了咫尺之遥。

     走出地铁站,四周高楼林立,人潮熙攘,印象中昔日寂静的郊野,如今已变成喧嚣的闹市。随着人流走向植物园的大门,由于正值春节,正门两侧被灯笼,繁花装点得喜庆热闹,一簇簇的人群,绽放着春天般的笑脸,排队买票,走进园区。此情此景,令面对植物园正门的我,仿如初遇。

     与同学们一起走进了久违的植物园,真不敢相信,这里是当年那个幽静天然,野味盎然的世外桃源吗?行走于游人如织的林荫道,棕榈依旧,只是树干上又增添了年轮的印记;闲逛到平静如镜的水塘边,水榭依旧,只是当年的青葱,已被岁月的风尘蒙上了几分的沧桑,它们带着成熟的沉实,在静静地守候着那一帘清水,观望着过往的人潮;不经意间,走到那一片曾经回荡过我们笑声的大草坪,然而,已经不再感觉到它像往日那样宽阔了,是我游历世界二十多年后视角变大了呢,还是四周的人工景观占去了它的空间?

     与同学闲逛着,说笑着,来到一个人气鼎盛的大展馆前,里面正如火如荼地举办着春节期间的牡丹展览,吸引着大批赏花之人。不愿去凑这个热闹,又没有预先买好套票的我们,决定放弃牡丹,继续前行。

     顺着园区的小路,走到一处不高的小山坡前。山坡上长满了各式各样的茶花,在春日里正灿烂地绽放。红得娇艳,粉得稚嫩,白得素雅,红白相间的让人感到一股撩人的妖饶……当然,山坡上也散落着不少赏花之人,他们人各一手机,有的对着花狂拍,有的站在花丛里与茶花一起争芳笑春风。相信,在他们的微信朋友圈里,今天的茶花,一定是刷屏的主角。

     不知不觉,在喧哗里我们已经游完了大半个园区。故地重游,我收获了一个时尚现代,喜气洋溢的植物园,还有徜徉其中的那一簇簇人们快乐的身影,幸福的笑脸,然而,我却失去了一个昔日幽静天然,野味盎然的世外桃源。在为它的更易而欣喜的同时,内心不禁泛起一丝昔日不再的失落。

太阳挂在天空的角度,催促着我们离去的步伐。这回,我不用再穿越那个安静得令人发怵的树林了,我去坐地铁。其实,我再也找不回与树林相连的那个园区边缘地带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