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的红叶

带着对盛夏的眷恋,新绿的期盼,以其生命中最璀璨的瞬间,迎接寒冬......
个人资料
正文

渐行渐远的故乡

(2019-10-06 17:20:07) 下一个

 

    故乡,一个令文人墨客诗情泛滥的字眼,一处游子心中的远方。故乡,予以漂泊的人们一份温暖的慰藉,也撩起一丝难解的乡愁。

    有时候,故乡的概念是那样的模糊,模糊到说起故乡会一脸茫然,不知乡归何处。曾经与一位朋友聊天谈起故乡,她出生在A城,幼年就随父母单位搬到B城,然后独自在C城上大学,又留在那里成家立业,直到出国。身在海外的她,何处才算是故乡?的确,在这个世界兜兜转转几十年后,早已它乡成故乡,或者不知何谓故乡了。

    也有些时候,故乡的概念是那样的抽象,抽象到可以把一个陌生的远方定义成心中的故乡。我身边就有这样一位年过半百的越南华侨,他父母祖籍广东,早期移民越南,我朋友是在越南生,越南长的华人,后来他们全家移民美国,定居至今。按理,对于在越南土生土长的他,越南应该是他的故乡吧?然而,他告诉我说,他从来就没把越南当成故乡,他认为他的故乡在中国,尽管那个遥远的国度于他依然很陌生。也许,在他的心中,根在哪里,哪里就是故乡。

    然而,更多的时候,故乡又是如此的清晰,清晰到纵使尝遍人间美味,依然挥不去深藏舌尖下那盘家乡的小菜;踏遍万水千山,依然忘不掉童年时那条斑驳的小巷;享尽人间欢愉,依然怀念着昔日最简单的快乐,还有共享过这些快乐,如今已渐行渐远的亲人,朋友……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这样一份挥之不去的记忆,是它,让浪迹天涯的游子魂牵梦绕,寻寻觅觅,去追逐这个乡愁安放的远方。

    对于我自己呢? 故乡,可以说是一个很清晰直接的概念,南国那座古朴与时尚交汇,宁静与喧嚣交融,梦幻与现实交错的都市,羊城-广州,就是我唯一和恒久不变的故乡。虽然已远离二十多年,但在我记忆深处那个尘封的盒子里,故乡,依然是里面那一串最洁净明亮的珍珠。在它闪烁的光芒里,散射着一幅幅遥远却清晰的图片,童年的小巷,青葱的校园,古朴的街市,传统的美食.....它们相互交叠并定格于我的脑海,那就是镌刻在我的记忆细胞里的故乡。

    岁月的河流,虽然洗不去我记忆中像烙印一样故乡的影子,但却把现实中的故乡冲刷得面目全非。每次回去,都有新的惊喜,却也伴随着丝丝的失落,更添一份眼看着熟悉的街名,却不知身在何处的迷茫。

    幼年时的伙伴,带着我回到那条铺满童年记忆的小巷,去追寻遥远依稀的往事,然而,那条记忆中的小巷早已焕然一新。那间与外公外婆共渡过童年时光,见证过他们对我的百般宠爱的老房子,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拔地而起的公寓高楼;那个当年喧嚣嘈杂却又生活气息浓郁的街市,如今已被改造成一排排整洁的店铺;小巷深处,有我的小学,在那一小片的天地,记载着一个小学生的纯真,欢笑,骄傲,乃至荒唐。然而,记忆中那一排排简陋的校舍,挥洒过汗水的操场,早已荡然无存。隔着校门的铁栏栅,只见一幢时尚的大楼静静地伫立着,放眼校园,只感到一份初相遇的陌生,再抬头看看校门,发现连校名都更易了,失落中不禁自问,这,还算是我的母校吗?

    走在童年的小巷,已经捕捉不到一丝童年的气息了,唯有地上那条印满童年足迹的青石板路,见证着曾经的欢乐,小巷的变迁。昔日的小巷,陈旧却又亲切,然而,在滚滚的时代的洪流里,它,童年的小巷,只能沉淀于历史,深藏于记忆了。

    在羊城的一隅,有一个象牙塔般的校园,那里印记着我父母大半辈子的足迹,见证过我懵懂的少年,燃烧的青春,伴随着我从青涩走向成熟,直到如今,它依然是我归途的终点站,因为,它是我的母校,我的娘家。

    在我故乡的明信片里,它是野味盎然的,那一片片青青的荒草地,有年少的我捉草蜢,追蜻蜓的身影;它是宁静安然的,那一个美丽的校园,有蝉鸣蛙叫,伴随着白兰花飘逸的芳香;它是如诗似画的,那一条条铺满紫荆花瓣的林荫道,曾印下我青春的脚步……如今,昔日的古朴,已经被时代的潮流洗刷一新。新建的大楼,新砌的花圃,新修的校道,川流不息的小汽车,还有鼎盛的人气,令校园平添了不少时尚的元素,人工的美丽和世俗的喧嚣,只是,再也不能在青草的野香,蛙蝉的鸣叫里感受昔日的安宁与静谧了。

    那些记忆中发黄的旧照片与现实里清亮的场景相互交叠,清静古朴与喧哗时尚相互冲击,在我的脑海里迸发出一阵阵欣喜与失落交织的火花。然而,无论是为它的更新而欣喜,还是为昔日的不再而失落,它依然是我记忆盒子里最闪亮的一幀,因为,它是我永远的母校,娘家。

    说到故乡,又怎能离得开美食?一盘儿时最简朴的菜肴,也许就成为舌尖下挥之不去的乡愁了。每次回广州,我都会到西关-那个传承着最传统地道的粤式小吃的地方走上一趟,在熙攘的大街,小巷的深处,寻觅儿时的味道,以慰藉舌尖下的乡愁。

    兴致勃勃地走进一家家的“老字号”,点上一道道怀旧的菜肴,然而,当美食端上来,先是一阵欢喜,随即就是一丝失望,因为,再“正宗”的出品,也解不开我舌尖下的密码,让我找回儿时的味道了。是我太过挑剔,还是几十年来不计其数的中西美食侵袭,味蕾早已经被污染,再也品不出最原始简朴的味道?也许,是那些最原始的味道,早已随着它们背后的故事如烟而逝,无处寻觅了吧。 然而,西关,还是我每次回国必去探访的地方,因为那里是南粤故乡的缩影,是舌尖上的乡愁得以慰藉的地方,尽管,那些怀旧的美食在我看来,已经不太正宗,那些被锁在舌尖下的味道,已经无法复制。

    这个像变脸一样日新月异的故乡,生活的节奏令人叹为观止,又让我眼花缭乱,不知所措。循着熟悉的街名,却置身于面目全非的街景;行走于一片陌生的高楼,却被告知脚下是曾留下过足迹的土地。在商场,当我数着一张张纸币付款时,别人早已用手机"滴"的一声秒间完成; 在路边,当我等候挥手即停的出租车时,人家在手机上拨几下指尖,车子分钟之间就来到面前; 而那快捷方便,家喻户晓的快递服务,依然还没真正闯进我的生活......茫然间,我不得不怀疑,或者说已经相信,那个定格在我记忆深处的故乡,早已迈着让人跟都跟不上的步履拂袖而去,留下我这个过客般的故乡人,依然自作多情地在为乡愁呻吟。

    然而,无论是昔日古朴无华的故乡,还是今天华彩焕发的都市;是文字的矫情也好,是游子的情怀也罢,我会为那片土地上的每一柱璀璨而自豪,每一缕华彩而骄傲,因为,她,是我心中永恒的故乡,虽然在怀旧之人依依不舍的目光里正在渐行渐远……

 

 

此文刊发于《星星生活周刊》2019年5月3日第918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Redcheetah 回复 悄悄话 西關小姐東山郎
深秋的红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小月' 的评论 :

广州很漂亮吧? 马上又可以回故乡,期待!
深秋的红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ewMan2000' 的评论 :

谢谢喜欢!
深秋的红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RUEFIRE' 的评论 :

谢谢阅读!
TRUEFIRE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NewMan2000 回复 悄悄话 喜欢这篇文章
小小月 回复 悄悄话 我这次总算去了你的广州了。再过两个月,你又要回去啦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