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caizane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命由情定》(二十六):此生钟情唯一人

(2021-10-06 14:20:28) 下一个

命由情定

(连载之二十六)

此生钟情唯一人


                                           
秋芳带着儿子到了上海新家后,儿子们都在老大的领导下把家务几乎都包了。她的新工作很顺心,一切都很满意,日子又渐渐稳定,那撕筋裂骨的疼痛慢慢平复。一晃半年过去,一天东进忽然问:“妈,爸怎么出差还不回来?”
“他死了!”这话像久含在口的一口血,她脱口喷出,舒坦了些,但这话让她自己也吃一惊。她不想男人死,她怕男人死,男人死了她还有什么活头?只要男人活着,他们就能破镜重圆。她等男人悔过自新,回心转意。男人想跟那个妖精妹妹才执迷不悟要跟她离!妖精妹妹如今被打到了天涯地角去锻炼,男人也被赶到了穷山恶水的农场劳改。他们不可能成!男人美梦不成,孤家寡人,走途无路,在那里闭门思过,很快会幡然悔悟,回来求她。她随时准备笑脸相迎悔过自新的男人。
东进说:“爸没死。死了要开追悼会。”
儿子的话让秋芳得了点安慰。男人死不了,他太犟了,犟人命硬。她说:“你就当他死了。”
东进望着地说:“我要去看他。”
 “不准!” 秋芳破声尖叫。儿子吓得一抖索,秋芳也为自己这么大声吓一跳,眼眨个不住。
东进只低声说:“我想爸爸。我要去看他。”
秋芳平静下来,冷冷说:“他不想你,你看他干什么?我也不准你去找他!他犯了错误,在劳改,劳改期间不许见人。不准再提这事!”
东进不吭声,站一会蔫蔫走开。秋芳站了好半天,想追过去跟东进细讲讲为什么不能去看他, 但她不知怎么跟他讲。东进也半大了,野得很,他会就这样算了?
三年后东进收到外公转来封父亲的信。东进读完信就去找妈妈,说爸爸叫他带弟弟去他那儿过暑假,他想带弟弟们去。秋芳一听就老了脸说:“不准。”东进说:“那我一个人去!”秋芳吼道:“你敢?”她真怕儿子背着她跑去了,又马上和气地说:“你能背着口粮去?现在全国都粮食紧缺,他们那儿人都没吃的。你到那儿去吃什么?你饭量又大。”东进说:“爸叫我们去,他总有办法!” 秋芳说:“他从来就是顾前不顾后的,要是他有算计也不会落到那里!他又跟人有了好几个孩子,哪还有心思在你们头上!他那是信口说说哄哄你,你就当真!” 
东进听说父亲娶了后妈,又跟人生了弟妹,如遭棒打,心里吱吱乱响,像小船碰了岸,转了个弯。他突然恨起父亲来,连他的信也懒得回了。
真正遭棒打的是秋芳。她老想着成林是她的。他们总会走到一处。分开后她一直千方百计打探男人的消息。她最怕的是妹妹发疯,找到男人的落脚处,不顾一切跑去跟他纠在一起。如果那样,她会跑去跟妹妹拼命!她想方设法把妹妹弄到天边,那里实行军管,十年内请不动探亲假。但没想到男人跟了小保姆!这就象两只白鹤为争条鱼打得毛飞血流,精疲力竭,都没得到那条鱼,一只地拔鼠却轻悄悄跑来把鱼叼走了!这虽比让妹妹得到好点,但这是抢她的食,是在她心上插刀!她没想到男人这么下贱,这么饥不择食!
她一直盼着男人回来找她,求她;不为别的,为了孩子他也得回来。只要他没跟成妖精妹妹他就会回来认错;只要男人认错,她就会对他笑脸相迎!她等他,耐心等着他。听说男人跟人结婚了,她安慰自己说那是他饿急了抓起烂菜叶当饭,渴疯了端起马尿当蜜水。那不上算。只要男人一见她,他堂堂正正的爱人,就会把那小贱人忘得一干二净!
但当男人跟小保姆生了老二后,秋芳的麻烦来了:大家就都争先恐后要给她介绍对象。最难缠的是院长爱人张医生。秋芳不知那是院长受了她父亲的托叫张医生来完成任务。
这天张医生又请秋芳吃饭,饭后说:“你说说条件,我保证给你找个你心满意足的。” 秋芳说:“我还讲什么条件?就是四十来岁,在部队的,不比我矮就行了。”“那级别呢? 将官还是校官? ”“当然将官好,不是图他级别,是要他打过大仗,经过事,有魄力。”张医生又问:“哪里人你在意不?”“华中的最好。”张医生说:“你说的这个条件有好几个合适。我先把他们的照片给你看看,你挑一个,我跟人家约一下,你们先见个面。”秋芳说:“好哇。”
隔天一上班,张医生就拿了四张照片给秋芳看。秋芳晃了一眼,点着第一张照片说:“就他。” 张医生说:“你比较一下啊。”秋芳说:“不用了,先看这个吧。”
张医生说:“他在军区当副参谋长,少将,四十多岁。你们见见吧。”秋芳点头答应。
过了三天,张医生问看得怎么样。秋芳说:“他一口湖南腔咕哩呱啦,我听不懂。” 张医生说:“你那人不也是湖北腔吗?”“我听惯了湖北腔。”“那你是说要找个湖北人?”秋芳笑着说:“你有吗?”张医生说:“有。我再跟你安排一下。”
秋芳又见过一个湖北佬后张医生来她家看她,一见面就问:“那个湖北佬你中意不?” 秋芳说:“还是不对。”张医生笑问:“又哪里不对?”“我说了,你别生气。我带这么多孩子,本不该挑三拣四,特别是到了这个年纪,不该以貌取人,可我见了他那个尖脸就不喜欢。”张医生忍住笑问:“那你喜欢什么脸型的?”秋芳说:“哪个不喜欢方脸国字脸?”张医生说:“那是我不是,没提前给你看照片。好,我再找一个。我就不信几百万军人中找不到一个合你意的!”
三天后张医生又给秋芳约好个人跟她见面。隔天张医生又到秋芳办公室找她,问那人怎样。秋芳说:“见了他没那个想法。”张医生笑着问:“人家也是个将军,出生入死的。没那个想法是什么意思?”秋芳说:“他长得松松垮垮的,哪像个军人?”张医生摇头说:“我看啦,不是别个不好,是你心里只有你那个疯子。什么人你都拿来跟他比,比来比去的就只你那个疯子最好。你傻啊,该放下了!他又跟人生了几个孩子,你还对他死心塌地!只有忘了他你才会看中别人!”秋芳说:“我早忘了他。”张医生说:“你莫哄我。什么国字脸,什么要湖北腔,得了,这样不成。你哪天忘了他我再给你介绍吧。”
那之后就再没人找秋芳麻烦要给她介绍对象。 
秋芳等着男人回到她身边。成林是她的,他迟早会回到她身边。

蔡铮《命由情定》全书48节。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