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思泉 - 香谷先生

先生号香谷,人称香谷先生。诗书画印,未一日闲。或云香谷风,西邑翁尹,皆吾别号。
个人资料
尹思泉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一代鉴定巨擘的传奇人生-张葱玉

(2020-09-20 06:55:03) 下一个

 

艺度君 艺度  

 

前言:

 

关于一个改变中国历史的大家族

 

 

 

如今,提起书画鉴定,有一本书绕不过去,那就是张葱玉的《怎样鉴定书画》。当下活跃在学界的重要书画鉴定家,几乎都有受这本书的影响。著名的书画鉴定家傅申回忆,1960年代,他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参加工作进行书画鉴定时,读的入门书就是张珩先生(张葱玉)的《怎样鉴定书画》。

 

 

有意思的是,《怎样鉴定书画》这本书还不是张珩专门所写,而是据1962年张葱玉在中央美术学院开设课程“古代书画鉴定”中的听课笔记整理而成,主要采用了薛永年、刘九庵等几位先生的听课笔记。过去,书画鉴定考验的是所谓的“眼力”,这个近乎玄学让人捉摸不透自然也望而却步《怎样鉴定书画》的伟大之处,是第一次条理清晰地为书画鉴定建立起一个科学评测的体系,让大家能够有规可循。

 

 

张葱玉真正专门为书画鉴定而亲力亲为创作的巨著其实是《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

 

01

一语成谶

 

张葱玉没活过52岁,49岁就去世了。他生前不止一次跟人提起,他的祖父、叔父辈都是在52岁时候得癌症死的。而他的父亲,1918年从上海回杭州的时候,失足落入水中死掉,才26岁,虽然不是癌症,终究也不是善终。这些先辈的非正常死亡在他潜意识里是一道阴影,他觉得不是巧合——52岁是一个坎儿,如果这之前他不生癌,就能长寿。

 

 

不巧,1963年8月,张葱玉果然被诊断出肺癌。他是难得的人才,当时身担全国书画普查的重任,于是组织上安排北京协和医院院长、著名外科手术专家黄家驷亲自动刀,手术过程很顺利,但终究还是发生了意外,术后下午,毫无征兆地大出血,抢救几个小时后,溘然长逝!真是一语成谶!

 

 

如果不以宿命论,但从事实来讲的话,张葱玉身体不好,跟他个人的生活习惯有很大的关系。据聂崇正先生回忆,62年张葱玉在中央美院授课时,“香烟不离手,几乎是一根接着一根地抽,而且将所有的烟张口全部吸进肚内,一堂课下来,总不下十几根烟。”那时面色就不很健康,脸庞消瘦,肤色发黑。

 

 

02

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南浔名门

 

张葱玉出身名门,是实打实的名门,这种“实打实”不仅仅是有钱,而是政治经济文化都有所建树的大族。

 

 

张家是在张葱玉的高祖父张颂贤开始经商发迹。张颂贤有两个儿子,大房张宝庆身体不好,这一房就偏重于文化事业。张宝庆的儿子张石铭热衷于收藏字画、金石、碑刻、奇石、书籍(超过十万卷),是杭州西泠印社的发起人和赞助人,并与吴昌硕、王福庵等文人名士过从甚密。张葱玉的父亲张乃骅是张石铭第四子。张石铭第七子张叔驯是民国古钱币收藏的大家。

 

 

二房张宝善则偏重于经商从政,比如其二子张静江,三子张澹如均在商业上大有成就。尤其是张静江,更是国民党的四大元老之一。

 

 

算起来,张家的人至少两次参与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进程。

 

 

一次是从满清到民国,张葱玉的堂叔祖张静江,为孙中山的革命活动提供了最重要的经费支持。不仅孙中山,蒋介石,戴季陶、于右任、周佩箴、孙科、宋子文等国民党大佬都向张静江借过钱。他是国民党名副其实的财神爷。

 

 

1916年,孙中山在浙江海宁

右边拿帽者正是张静江

 

 

再一次就是民国的革命路线,后来实行清党政策的蒋介石,当初是被张乃骅介绍给张静江,进而认识的孙中山,并得到赏识的。这个张乃骅,就是张葱玉的父亲。

 

 

张乃骅死的时候,独子张葱玉才4岁,因此他得祖父张石铭格外疼爱,带在身边亲自教导。平时触手可及的都是古籍书画名品,往来的都是一时之选。

 

 

1927年,祖父张石铭过世,三年后分家产,旧时大家族析产非同小可,像张家这样的大户谁也讲不清到底有多少家产,结果请来经济界著名人士张文进进行财产评估。最后的结果是:除去常熟、苏州的田亩、盐厂、房产及家藏字画书籍不算,仅上海的房地产和产业估资达二千万元,但同时负债九百万元,说是指做地皮生意被“套”住的部分。这样五房分家,张葱玉作为四房的独子,一下子分得200万,那年他才16岁。有好事者评估说,当时的200万,其购买力相当于当下的200亿。

 

 

当年银元购买力惊人,张葱玉的女儿张贻文听祖母说,当时"家里上上下下包括众多佣人,一天的菜钱只需两元钱,吃的却是鸡鸭鱼肉。"所以,200万是一笔天价遗产,张葱玉成为上海滩有名的阔少,虽尚在少年,身边却不乏各类人马。

 

 

阔绰的公子哥儿张葱玉,花钱如瀑布的两大途径,一个是收藏,一个是赌博。据王季迁讲:不幸的是张葱玉有一个坏的嗜好,他爱赌。他出名的一件事是一个晚上把上海闻名的大世界输掉了。他的地产有些是赌掉了,有些是银行买卖不得意,他得赔钱。他闻名的书画收藏也抵押给了谭敬。

 

 

上海大世界

 

 

这个上海大世界,原本是个垃圾山,被张葱玉的曾祖母桂太夫人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拿到。1914年,英法租界决定填掉洋泾浜,新筑爱多亚路,需要大量土方,这些垃圾被工部局花钱买去。爱多亚路筑好后,原先垃圾山所在的地方,成了炙手可热的黄金地盘,建起了大世界,张家又赚了一大笔。这也是张家财富传奇中的一个小插曲。

 

 

张葱玉的尺牍收藏很有名,下面这件北宋富弼《儿子帖》,便是当年张葱玉转给谭敬的。帖上还有“张珩私印”“谭敬私印”的印记。

 

北宋 富弼《儿子帖》

张葱玉旧藏

北京翰海2005春季拍卖会,成交价462万

 

 

03

张葱玉旧藏经典作品一览

 

张葱玉在上海时的斋号是“韫辉斋”,1947年郑振铎为他的藏品编印《韫辉斋藏唐宋以来名画集》。这本画集是珂罗版,宣纸精印,彩绫装潢二巨册,共著录张葱玉藏画精品七十幅,其中唐画二幅,宋画一幅,金画一幅,元画二十二幅,明画二十四幅,清画二十幅。他过手的东西太多了,这些只是他当时手上留下的部分藏品。

 

 

 

 

郑振铎是够朋友的,在这个节点儿上给张葱玉的藏品结集出版,因为就在书快要出来的时候,张葱玉又陷入了困境,书中的一些藏品也随着流散出去了。

 

 

张葱玉好赌,投资银行又失败,为了还债,一些藏品经卢芹斋出手欧美。卢芹斋就是从他们张家的仆人做起开始发迹的。下面这件宋人《仿周昉戏婴图》由卢芹斋卖给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宋 《仿周昉戏婴图》

《韫辉斋藏唐宋以来名画集》

 

 

 

 

宋 《仿周昉戏婴图》

卢芹斋经手

现藏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北宋易元吉《山猿野麞图卷》

《韫辉斋藏唐宋以来名画集》

 


北宋易元吉《山猿野麞图卷》

保利2010秋拍成交价4592万元

现藏龙美术馆

 

 

除了谭敬,觊觎张葱玉收藏的人还有不少。张葱玉也欠叶恭绰的钱,叶氏想让他的书画抵债,让张葱玉开一个清单。张葱玉是个体面人,绝不会欠债不还,哪怕将心爱之物抵押,于是他果真列了一个宋元书画的清单。这是在抗战前夕的事,后来叶恭绰去了香港,具体多少转让成了谜。也少有人梳理。

 

我们看到单子中刘元《梦苏小图卷》,抵价2000元,但这幅画似乎最终没到叶恭绰手上,目前藏身美国辛辛那提艺术博物馆中。

 

金 刘元 《司马槱梦苏小小图》

《韫辉斋藏唐宋以来名画集》

 

 

 

 

金 刘元 《司马槱梦苏小小图》

现藏辛辛那提艺术博物馆

 

 

元人钱选《双鸠图》

《韫辉斋藏唐宋以来名画集》

 

 

元人钱选《双鸠图》

现藏辛辛那提艺术博物馆

 

 

到了49年,张葱玉从富贵之家跌入困顿,幸好昔日好友郑振铎慧眼识才,力荐他到北京,担任国家文物局的文物处副处长,兼文物出版社副总编辑,让他充分发挥专长,为国家服务。他仅存的一些藏品也随着他的足迹到了北方。今天的故宫博物院藏品中,有不少是张葱玉的旧藏。

 

 

颜真卿楷书竹山堂连句册

现藏故宫博物院

 

 

北宋欧阳修《灼艾帖》

故宫博物院藏

 

 

鲜于枢行书五绝诗页

现藏故宫博物院

 

 

沈藻楷书橘颂帖页

现藏故宫博物院

 

 

解缙草书游七星岩诗页

现藏故宫博物院

 

 

刘珏行书仰间帖页

现藏故宫博物院

 

 

马愈行书暑气帖页

现藏故宫博物院

 

 

沈周行书声光帖页

现藏故宫博物院

 

 

04

当代“石渠宝笈”

 

来到北京后,张葱玉的朋友圈全面更新。据他的女儿张贻文回忆,常来看画的有海军司令肖劲光,交通部长章伯钧,孙大光等。串门的客人中有住临巷的启功,还有王世骧、徐邦达、刘九庵等当今名家。张家一时热闹非凡。于是他抽闲暇时间独自办了一个超大工程。

 

 

张葱玉曾立志把自己的鉴赏经验和心得进行总结,整理平生所见古书画汇录,编一部史未有过的100万字以上的中国历代书画鉴定工具文献的宏大计划。

 

 

 

 

他完全根据手边的资料及脑中记忆,列出所见书画名迹的目录,按历史朝代顺序编排,对每一件作品的名称、内容、尺寸、质地、印鉴、题跋等项逐一详细记录,并分别逐件加以鉴定评论,每件作品均注明作者考证、收藏人、单位和出处。原计划记录六千余件,然而天不遂人愿,1963年此事因张葱玉病故而终辍。

 

 

 

 

 

 

直至去世前此书已经累计完成稿件几十万字。共著录了两晋隋唐以来直至近现代的书画作品2192件,其中绘画1380件,书法812件,基本囊括了中国古代最具代表性的优秀书画作品。如此庞大的稿件由其夫人顾湄小心保存,在“文革”中得以幸存。

 

 

2000年,文物出版社曾将此手稿影印出版,然而字迹多模糊不清,释读不便。2011年初,受张葱玉夫人顾湄女史委托,上海书画出版社编辑出版《张珩文集》,将影印本《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进行点校整理,排印出版了全新标点整理本。如今已经是价格不菲。

 

 

 

Scan to Follow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