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tang07059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外高加索自驾游(4)-- 最困难的自驾路,扎戛通道

(2019-10-21 18:43:30) 下一个

(零)

今天从Mestia 到Ushguli,经Zagar Pass 到达Kutaisi。

这是我经历过最艰难的自驾了,其中的四个小时驾驶在简直不能称为路的乱石堆上。

非常高兴完成了Zagar Pass 。

我强烈不推荐你们自驾Zagar Pass。我做了很多研究,租了四轮驱动SUV,但这两天问过五个当地人,四个说不行、只有一个说行。我也想过放弃算了,后来得知路没堵塞就决定试一下了。总的感觉比网上走过的几个人描述的困难,景色也没他们说的那么好。除非你们想挑战自己或寻找刺激,不然到了Ushguli原路返回吧。

(9/3/2019)

(一)

到美斯提尔(Mestia)已经一点了,旅馆倒不难找,但走进去之后发现看不到人,前台与后面的就餐区都空无一人。我们在旅馆上上下下找了一圈,看上去所有的人都睡了。

突然发现二楼有间房间拉着窗帘的窗户里还有灯光,我觉得这是根救命稻草,就敲了两下窗户,一个长得很可爱的小男孩从窗帘后伸出了头,里面的电视还开着,他正在看电视。小男孩主动用很生硬的英语说:“Hotel is not open(旅馆不开门)”。

我看这小孩像是有点来历,就问:“你爸爸在哪里?”小男孩说:“Baba is busy (爸爸在忙。他把busy说成“憋贼”)”。我又问你妈妈呢?小男孩又说:“Mama is憋贼。”这下我几乎可以断定他大概是老板的儿子,就拿出我的旅馆订单给他看,至少他搞懂我是有预约、不是临时上门可以用“Hotel is not open”打发走的新客人。于是他走出房间,说带我去找“manager”。

小男孩带我推开一间房间,里面漆黑一片,他蹑手蹑脚地走进去,轻声轻气地叫了两声,然而用我听不懂的语言与一个躺着的男人说了几句,那男人披了件浴衣走了出来。这男人把我们带到了我们的房间,说他给我打过电话,但没人接,我说我那时大概正在山里转,没信号。

(二)

第二天吃早饭时又看到了这个经理,这会看清楚了,是个很帅的小伙子。我与他聊了会,原来这旅馆是他叔叔开的,小男孩是他的堂弟。他叔叔一家住在第比利斯,旅馆交给他经营。这个周末叔叔一家来度假,昨夜上酒吧玩去了,这就是小男孩口中的“憋贼”。

我问小伙自己开车去乌虚谷里(Ushguli)可以吗?小伙说四轮驱动就可以。我又问他从乌虚谷里能走扎戛通道(Zagar Pass)去库塔伊西(Kutaisi)吗?小伙子非常坚定地说不可以,必须回到美斯提尔再从原路退回去。

经过昨夜的挫折,我已经不再坚持走扎戛通道了,至少不会硬撑。如果在扎戛通道走丢,那可不是好玩的。

(三)

美斯提尔镇只有一点点大,从一头走到另一头也要不了半个小时。如果不徒步、不去乌虚谷里的话,就没什么事可做。

我们在镇上逛逛,拍拍照。镇的尽头有条河,上面有座铁桥。走过铁桥能更清楚地看到格鲁吉亚的最高峰,在格鲁吉亚与俄国边境上海拔5193米的希克哈拉(Shkhara )山。铁桥下流着希克哈拉山冰川融化的冰水。与别的冰川河一样,这种水流一般并不清澈。

在美斯提尔镇上看到两条非常凶悍的狗,对着在街上闲逛的两头牛狂吠,两条狗配合着前后跑动追逐,硬是把两条牛赶进了小巷。后来在库塔伊西的修道院又看到一条狗对着一个小男孩追逐加狂吠,看着蛮危险的。好像在别的地方看到的狗没这么凶的,西藏的藏獒除外。

(四)

我们看完了恶狗撵怂牛,街边有很多等着去乌虚谷里的出租车,我看了一下,没觉得比我的车强在哪里。

我油箱里的油还没用掉一半,但我仍然加满了油,这叫有备无患。

我开始往乌虚谷里开,这条路据说以前更烂,现在慢慢地在铺柏油路面,已经有一半的路已经铺上了柏油。半途之后开始变成沙石路,也不算坏。这条路沿着河流与山谷,景色不错,但也没到惊艳的地步。

在历史、文化、艺术、人文、民俗、自然风光等旅游目的之中,自然风光在我这里敬陪末座。从我看到九寨沟后,感觉自然风光能带给我的审美快感到达了极致,再下去真的就没超越过。

我要真是个聪明人的话,这辈子绝不该再去九寨沟。就像黑格尔说的,美是“绝对精神的具体显现”,那么这种具体显现,肯定不是所有的人、在同一地点与同一时刻能感受的。也许是你的领悟、也许是你的幻觉,但却是你的运气,你得珍惜。

说些具体的。自然风光里我喜欢完美的、干净的、有山有水的、精致的,壮观在我这里不很重要,至少不如奇特重要。加拿大落基山让我不舒服的一点就是那些冰川碾碎的碎石,一副不完美的样子,脏兮兮的。黄山、武陵源符合我的要求,缺憾是水少了一点。

九寨沟之后再一次让我感觉接近完美的是挪威峡湾,那里比较符合我的审美情趣。

克罗地亚的十六湖与九寨沟有些相似,可惜我的比较很可能已经不客观。你拿初恋女朋友与谈了十七、八个之后的女朋友比,能客观吗?

大约一个半小时之后,我们到了乌虚谷里。

(五)

乌虚谷里是周边四个小村庄的合称,这些小村庄由于地处偏远,不容易到达。当然这话也就是今天可以这么说说,等到国内的旅行社看中了这里,大巴从第比利斯开个一整天也就到了。这些村庄非常小,来两三个大巴就能把它挤成上海的南京路。那还有什么看头,但这一天迟早会来到。

乌虚谷里第一个村子离路边挺远的,我们只是停下车站路边远远地拍照。我们车子前面另有一辆车,车上的两个年轻人也在拍。我看他们像是自驾的,就问其中一个,自己开扎戛通道可行吗,这年轻人非常肯定地说不行,但我继续问下去他又说不清楚,他把我带到他们车子的驾驶室,让我问他们的司机。原来他只是个包车的游客,说得像真的一样。

这个司机走下车,看了看我的车,说了让我非常欣慰的话:“当然可以,没有问题。”他是唯一一个对我说可以的人。后来我在乌虚谷里的另一个村子又问了一个司机,那司机说不可以,但我可以坐他的车走扎戛通道。我问他哪个车,他指指边上一辆车,我看看也没觉得比我的车强在哪里,也许只是想做我们的生意吧。

靠公路近的村子是乌虚谷里主要的村子,也并不大,我们把它彻底走了一遍。村里的房子都是石头砌起来的,要说这也算不得独特,类似的村子世界上多了。村子四周都是高山,这也不算什么,唯一可称独特的大概就是那些像日本鬼子的炮楼似的石塔。说这种石塔是为了防御,我是不大相信的。时至今日到这里来一次还是这么困难,古代就更不容易了,似乎也没必要造这样的石塔用于防御。

村子所呈现的原始状态还是很动人的,里面的村民好像没受游客多少影响,仍然该干什么干什么。国人会嘲笑他们没商业头脑,放中国村头一卡,收一百人民币的门票算客气的,村里的每家不是开饭店、开酒吧、就是开旅馆,顶不济也卖些小商品。我脑中出现了丽江、大理、乌镇、王村、凤凰城、香格里拉的倩影。

在这里看到的全部商业行为包括:村口一家小卖部、一个小女孩收非常少一点点钱让人爬她家的石塔、村里有一家卖饮料的小店。

我付了爬石塔的钱,但只爬了一层就放弃了。非常不好爬,身手要敏捷到一定程度才上得去。我不愿勉强自己,万一扭了哪里、摔了哪里,后面的旅程就泡汤了,小不忍则乱大谋。

出了这个村子我们就开车上了扎戛通道,心里既紧张又兴奋。

(六)

从乌虚谷里到萨萨西(Sasashi)的泥泞土路被成为扎戛通道(Zagar Pass),一直往南可以直达库塔伊西。

扎戛通道的开始阶段是朝着希克哈拉山开的,路虽然没有铺柏油路面,但尚算平整。我理解了为什么大家说这里的风景比乌虚谷里之前的好,主要原因是这里离希克哈拉山更近,并围着希克哈拉山走了一段。

不过这条扎戛通道实在不能算做道路,两个半小时里,不少路段基本就是乱石堆。不时还会有些大水坑,只好尽量紧着一侧,让车子的一侧开在坑外。有时坑太大,也只好一咬牙冲进去。底盘有三、四次擦到石块,幸亏没有卡住过。

遇见过两拨徒步的,我都停下来与他们聊几句,问问他们的行程计划与走过的路况。一共遇见过两辆迎面而来的自驾车,大家停下来了解一下路况,彼此打打气。与我们同方向的好像没有别的车了。

中间停过几次,停车也不容易,要找相对平整些的地方,所以照片看上去都还不错,真正很烂的地方停都没法停。

整个外高加索旅程,扎戛通道是最让我刺激兴奋的部分,就像南极行程最后的游泳部分最让我兴奋一样。完成扎戛通道后,我如获重释。值不值得?这么说吧,这样的路开一次就够了。不走扎戛通道就必须原路返回,时间要多几个小时,并且也有一个小时的烂路,如果不是这么极端的情况,我的选择也许不同。

在乱石堆里爆个胎的话,千斤顶都没地方搁。我以后会尽量避免这样的路段,其实没太大的意思。这次我要公开感谢老婆对我的理解与支持,感谢她让我任性了一把。

 

这是网上看到的去Tusheti 的阿巴诺通道,就破烂程度而言,扎戛通道与阿巴诺通道差不多,但扎戛通道在山谷里,不像阿巴诺通道的一边是悬崖。那就比较危险了,已经超出了我的承受能力,我是不会去自驾的。

 

(七)

经过扎戛通道后再开柏油路面简直就是享受,两个半小时后到了库塔伊西。

我们玩了前一天跳过的巴格拉提大教堂(Bagrati Cathedral)。这个教堂以前是世界遗产,后来维修教堂的方式受到了批评,说维修破坏了教堂的整体性。我看了后觉得这一批评是有道理的,维修的部分非常突兀,设计者真是脑子进水了。

UNESCO把这个教堂从世界遗产名录上拿掉了,我觉得这个决定一点没毛病。

(10/21/2019)

 

1. 美斯提尔

 

2. 美斯提尔我们的旅馆

 

3. 美斯提尔我们的旅馆

 

4。美斯提尔

 

5. 美斯提尔

 

6. 美斯提尔

 

7. 美斯提尔

 

8. 美斯提尔

 

9. 美斯提尔

 

10. 美斯提尔

 

11. 美斯提尔

 

12. 乌虚谷里

 

13. 乌虚谷里 

 

14. 乌虚谷里

 

15. 乌虚谷里

 

16. 乌虚谷里

 

17. 乌虚谷里

 

18. 乌虚谷里

 

19. 乌虚谷里

 

20. 乌虚谷里

 

21. 乌虚谷里

 

22. 乌虚谷里

 

23. 乌虚谷里

 

24. 乌虚谷里

 

25. 乌虚谷里

 

26. 乌虚谷里

 

27。 乌虚谷里

 

28. 乌虚谷里

 

29. 乌虚谷里

 

30. 扎戛通道

 

31. 扎戛通道上的养蜂人

 

32. 扎戛通道与希克哈拉山

 

33. 扎戛通道与希克哈拉山

 

34. 扎戛通道

 

35. 扎戛通道与希克哈拉山

 

36. 扎戛通道与希克哈拉山

 

37. 扎戛通道与希克哈拉山

 

38. 扎戛通道与希克哈拉山

 

39. 扎戛通道

 

40. 萨萨西

 

41. 巴格拉提大教堂,看看受UNESCO批评的修复结构

 

42. 巴格拉提大教堂

 

43. 巴格拉提大教堂

 

44. 巴格拉提大教堂

 

45. 从巴格拉提大教堂俯瞰库塔伊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