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tang07059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这是阿富汗沦陷后最让我高兴的事了。 我在阿富汗游记中几次提到的诺,是我阿富汗行的策划人与负责人。诺自己当时有别的事情,所以安排了他的亲弟弟马赫迪做我的导游,我与诺在阿富汗见过几次,他带着马赫迪一起给我接的机。 八月四日我与诺通过短信联系了一下,那时马萨、海拉特、坎大哈与喀布尔还没有陷落。八月十六日又联系了一次,那时所有的大城市都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昆卡是厄瓜多尔的第三大城市,因其城里多样的殖民建筑而被列入世界遗产。 昆卡的情况与厄瓜多尔的首都基多有点类似,世界遗产、殖民古城、建城于一千多年前、印加王国时期的重要城市、西班牙人入侵前遭到彻底破坏、西班牙殖民者重建。 一点小小的区别在于昆卡比基多更欧洲化,也稍微小一些。 昆卡在厄瓜多尔的南部,从那里可以坐大巴陆路进入秘鲁。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九天 今天的头等大事是去做新冠检测,先去错了地方,还好我出门得早,再转到正确的医院检测还没开始,我拿到了11号。总共等了半小时就做完了,付了六万,四十美金多一点。 做完检测出发去拉瓦杜斯(Rawanduz),从别人的录像与照片看这是库尔德斯坦最漂亮的地方,也是我抱了最大期望的地方。那里有两个瀑布,拉瓦杜斯本身是山城,两边都是峡谷。 出艾尔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第六天 与哈瓦尔约好早上八点在旅馆大厅碰头一起去吃早饭,哈瓦尔问我怎么没带上昨晚遇见的年轻人一起玩玩,他知道我带彼得与杰瑞玩过,大概以为我喜欢带人玩呢。 向哈瓦尔讲述与这个年轻人交谈的经过,我自己也大致厘清了为什么会不喜欢他。他大概一年多前从国内出来,玩了几个月到土耳其时新冠疫情爆发,回不了家了,他在土耳其待了一年,比我早一天到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第三天 在苏莱曼尼(Sulaymaniyah)住两夜,计划一天去另一个叫哈拉巴贾(Halabja)的新成立的小省的省会与一个瀑布(AhmadAwaWaterfall,图1、2),另一天待在苏莱曼尼。 两处相距半个多小时,都离苏莱曼尼一个多小时。我先去的瀑布,可能原先没抱多大希望,反而觉得挺漂亮的。 瀑布周围绝对过度开发与商业化,但我却一点没起反感,那我为何那么不待见高挂的大红灯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说说库尔德斯坦 应该说说库尔德斯坦的现状了。 两河文明分为南北两部分,南部主要是苏美尔(Sumer)与巴比伦(Babylon);北部主要是亚述(Assyria)与阿卡迪亚(Akkadia)。南部比北部更早,这四大帝国几乎都在今天的伊拉克。 库尔德人是两河流域的原住民,不像阿拉伯人是从阿拉伯沙漠走出来的。他们的祖先到底是哪个族群没有定论,但肯定是来自美索不达米亚(Mesop[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第零天 半夜十二点半的飞机,我八点半就出发了。 我出门如果有时间的话会给出很大的宽裕量,与其在家里等不如到机场去等,万一碰上些意外也有时间处理。 这次预定的肯尼迪机场附近的停车场特别便宜,以前从来没用过,十二天连税不到一百。到那里才九点三刻,管理人员给我的坏消息是这里已经满了,要求我去附近另外一个停车场。他让我自己看,不大的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一)说说阿富汗之三 我自己不开车的结果就是大量地拍录像,阿富汗公路两边也热闹,不是有很多人与房子、就是风景如画。萨辛与马赫迪路上无聊,放很多音乐,所以我录像里就有了很多阿富汗音乐。 必须指出阿富汗音乐真难听,都是声音高亢、节奏激烈,极少抒情的,也许是这两人的口味关系。 阿富汗盛产石榴,又红又大,我一直以为是苹果。不过我从没买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一) 我在走之前在油管上看了网红旅行家DrewBinsky拍的坎大哈游记,他的导游是诺本人,他在油管有两百多万粉丝。在油管上粉丝、流量多到他这个程度,收入可能已经相当于一份工作了。华人中一些做政论的流量也很大,像著名的政论自媒体人江峰大概有七十多万粉丝(但他常受油管欺负,粉丝会莫名其妙减少)。 DrewBinsky已经去了一百九十多个国家,还差六个就大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一)坎大哈(Kandahar) 坎大哈是塔利班的发源地,塔利班的领袖穆拉·奥马在执政期间没有去首都喀布尔上班,而是在坎大哈遥控。至今坎大哈省仍然是塔利班势力最强的省份,省会坎大哈在政府控制之下,出了省会就难说了。 在阿富汗,每个人说起坎大哈都会夸张地倒吸一口冷气。 坎大哈比别的地方都保守,女人基本都蒙面纱。坎大哈的武装警卫比别的地方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