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tang07059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外高加索自驾游(3)-- 格鲁吉亚,艰难的旅程

(2019-10-13 23:03:25) 下一个

(零)

先粗略记述一下格鲁吉亚第一天行程,里程碑似的,我自驾生涯里最困难行程的前五。

Mtskheta的两个世界遗产:教堂(Svetitskhoveli Cathedral)与山顶修道院(Jvari Monastery);Gori的斯大林故居博物馆;Gori附近的洞穴修道院(uplistsikxe);Kutaisi 附近的世界遗产Gelati修道院。

至此已经六点半了,再长驱六个半小时到达Mestia。

最后这段路本来应该是五个小时,谷歌给我指了一条近路,但却是沙石路(unpaved),在天黑的情况下完全没法行车,浪费了一个半小时才退出来。

靠了两拨陌生人的帮助才回到大路上,不然得在山里过夜了。

格鲁吉亚斯大林故乡的斯大林博物馆,展出内容应该与苏联时期差不多,并没有什么对斯大林的批判或反思,我快速走过,感觉不值得花时间细看。据说格鲁吉亚人民对斯大林自豪多于愤恨。倒是他的专列有点意思。

(9/3/2019)

 

(一)

在上一帖“巴库”发表后,波士顿教授(aChineseBostonian)提到了一部他最近看的以阿塞拜疆(特别是巴库)为背景的电影“Ali and Nino”,我几天后在油管上租了看了。之后又在亚马逊看了一部纪录片“Baku: The City of Ali and Nino”(https://www.amazon.com/Baku-City-Nino-George-Carey/dp/B07744535X)。

我真希望我在写巴库之前看到这部电影、我更希望我在去巴库之前看到这部电影。

这部电影景色美、服装美、布景美、故事美、男女主角美,但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我在电影里感受到弥漫于帕慕克“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里的“呼愁”,这种呼愁把巴库提升到了伊斯坦布尔的精神层面,甚至让我有愧于自己游览时的随意。

我去伊斯坦布尔之前就读了那本书,在伊斯坦布尔的那几天,呼愁成了我想要参照、共鸣并不断挖掘的情感,至少,我认为帕慕克的呼愁只能产生于伊斯坦布尔这类城市。

回想起来巴库确有一些共同之处,我一定会再去一次阿塞拜疆,只为了阿里与妮诺。

我想过老上海的颓废,但上海整体似乎要乐观些、历史也不够长;老北京,那才是一个我以为会产生类似“京怨”的地方,可惜我不是北京人,不然我可能就写了。

(二)

有些地方旅游时感受强烈,回家后渐渐归于平淡。有些地方旅游时感受未必很强烈,回家后却越来越喜欢。其实,很多地方都属于前者,而外高加索则是少数属于后者的地方。

(三)

大多数游客在格鲁吉亚行程局限于第比利斯周边,喜欢徒步的游客会去卡兹别克(Kazbegi)或斯瓦纳蒂(Svaneti)两个著名景区,那里有不少热门的步道。我虽然不喜欢爬山(除非是迫不得已),但据说去这两个景区的路上风景就很漂亮,哪怕只是不爬山的自驾,也能看到很多美景,这是我的动力所在。

为此我放弃了格鲁吉亚另一个旅游胜地,地中海海滨城市巴图米(Batumi)。在搜索阿里与妮诺的过程中,我看到巴图米有一座非常别致的阿里与妮诺的巨幅现代派雕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Qea4Z6pcRc)。幸亏制定行程时不知道,不然我绝不至于把巴图米第一个从行程里剔除。

另外有一个dztang提到过的地区,Tusheti国家公园,这里的景观与地貌与斯瓦纳蒂(Svaneti)的乌虚谷里(Ushguli)很像,但更封闭、更原始、更难到达。若非长途跋涉,想去的话普通的四轮驱动车都不行,必须要有底盘更高的越野车或者ATV。

我给了斯瓦纳蒂(Svaneti)两天时间,我也只有这么多时间,一天进去、一天出来。一般游客都是到斯瓦纳蒂的中心小镇美斯提尔(Mestia),再从那里徒步看冰川(一天的行程)或去乌虚谷里(有四天的徒步行程,具体情况可以参见dztang的游记)。乌虚谷里基本上是大家的终极目标,在美斯提尔有很多出租车去乌虚谷里,单程近两个小时,在那里逗留几个小时回到美斯提尔,正好是个松散的一日游行程。

(四)

我们从巴库飞到第比利斯时已经是半夜了,我们出了海关、拿了行李(这次没出问题),走进机场大厅寻找租车公司的柜台。我从Alamo租车公司预定了四轮驱动车,到亚美尼亚的耶拉万还车。结果一排租车公司里没看到Alamo,把我吓了一大跳,网上订车时特别留意寻找可以在机场直接取车的公司。Avis公司的职员很帮忙,替我打预定单上的电话,这里电话还没接通,身后有个人走过来,问我会不会碰巧就是唐先生,他是Alamo的职员,正在等我。

他说他拿个写着我名字的牌子在出口处等我,但我没想到会有人接我,完全没留意。Alamo在这里确实没有柜台,这很让我为他们担心。我在expedia.com上定的车,没交过一分钱的定金,因任何原因不去取车也没有任何损失。后来我得知这部车是亚美尼亚的,大概有人也是异地还车、与我反向从亚美尼亚开过来的。现如今公司又派人专门大半夜巴巴地赶到机场等着我交车,万一我没出现,他们真是亏大了。

所以我非常注意信守自己的预定,不能因为没有罚金就马虎对待,自己计划有变化时一定要及时取消,以减轻对方不必要的损失。

Alamo的职员告诉我这车Tusheti不能去,我说我要去斯瓦纳蒂,他说美斯提尔没问题,我说我要去乌虚谷里,他说那比较困难,建议我坐出租越野车去。这样一来我就不好意思对他说我其实还想从Zagar Pass出来了。

(五)

格鲁吉亚第一天的行程从Mtskheta开始,所以我索性把前一夜的旅馆订在那里的Svetitskhoveli Cathedral教堂旁边。Booking.com开始接受民宿,所以像这样一个小地方只能用Booking.com预订,在expedia.com上几乎查不到多少旅馆。我专用expedia.com有很多年了,除了价格以外主要还是喜欢它的服务,最近几年觉得它越来越差,已经基本转向了Booking.com(订旅馆)与kayak.com(订机票)。

从机场出来开半个多小时车到Mtskheta,直接跳过了第比利斯(回来时再玩)。到了很接近旅馆的地方发现被路障挡住了,只好先停下车再走进去找。那一片看上去都是民居,靠了几个深夜派对还在闲逛的学生的帮忙,才找到我订的旅馆。这时我才发现自己订的“旅馆”其实是民宿,由一对老夫妻经营,两口子都在等我们,老头陪我出去,用密码清除了路障让我的车开进来,我们住进了一间干干净净的客房。昏暗中可以看到著名的Svetitskhoveli Cathedral教堂就在我们几步远的地方。

在巴库的文化中心就接到过好几个这个旅馆打来的电话,询问我几点到,我当时还被这家旅馆的认真劲感动到了。至此一切都明白了:expedia.com的准入门槛比较高,不接受这样的民宿,所以预订时选择非常少;Booking.com不预收住宿费,客人一旦爽约不来,民宿损失很大,所以他们的追踪电话就打得勤快些。

(六)

Mtskheta的教堂与山顶修道院都是世界遗产,教堂非常宏大完整,里面的壁画保存得也很好,考虑到在苏联时期这些壁画都受到过不同程度的破坏,如今还能看到这样的状态就更难能可贵了。这座教堂主要建筑的历史超过了一千年。格鲁吉亚与亚美尼亚都是很早接受基督教的国家,那里的教堂,动辄有一千多年的历史。

山顶修道院(Jvari Monastery)的历史更长,建于一千四百多年之前。它的规模小些,也简单些。但它所在的山顶能够俯瞰Mtskheta全城,Mtskheta是格鲁吉亚的东正教圣地,历史上曾是格鲁吉亚的政治文化中心。在山顶上还能看到由西往东的Mktvari 与由北向南的Aragvi两条河流在山下交汇,接下来几天的旅程基本上都沿着这两条河流。

(七)

从山顶修道院出来后上高速去格里(Gori)。从第比利斯到格里都是高速公路,路况不错,再往西就不是高速公路了。格里是斯大林的故乡,我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停一下。最后决定去看一下他故居博物馆的理由是,第一、这个人对历史的进程影响如此之大,走过他家门口不停一下似乎说不过去;第二、即便是路过希特勒的故乡,我也很可能会停一下看看。专门去肯定不值得,当年去长沙时我就没有拐去韶山。

前面已经说了斯大林故居博物馆让我很失望,其实网上早看到过类似的评论。在斯大林故居博物馆,老有一个出租司机向我兜售当地一个旅游景点。我告诉他我租了车,自己可以去任何地方。但他在我出博物馆时又一次找上我,一副不屈不饶的样子,这让我有些好奇,看了看他推荐的倒底是什么景点。

原来那是附近一个名叫uplistsikxe的洞穴修道院,开车过去二十多分钟。我知道这地方,做行程时觉得太满,没加上去。从Mtskheta过来的话应该先去这个洞穴修道院,再来斯大林故居博物馆,现在有点往回绕(也就是十分钟)。斯大林故居博物馆博物馆让我失望之后,有点想在格里别的景点得到些补偿,同时也算不辜负这个司机的一片苦心,就去了这个计划外的洞穴修道院。

所谓“东面不亮西面亮”真应该经常性地成为激励自己的画饼,至少这次画饼真的可以吃,而且很好吃。这个洞穴修道院非常独特,规模很大,观赏性也很高,绝对值得看一下。这些洞穴有单间式、有套间式、有连体公寓式、有独门独户式、甚至有院落式,高低错落、层层叠叠,最高处有一座修道院,让整体的观感更完美。

(八)

下一站是库塔伊西(Kutaisi),格鲁吉亚第三大城市,从格里开到这里大约两个半小时。库塔伊西有两个重量级教堂修道院,都是世界遗产。看了一些游记,包括顾剑的,好像从第比利斯出发单单玩Mtskheta就得大半天,我当天的行程还得加上格里,再去库塔伊西,最后夜里必须赶到美斯提尔,内容多得不是一点半点,在库塔伊西有没有时间看这两个修道院是个问题。

自驾游的效率真是没话说,在格里增加了洞穴修道院后到库塔伊西还有不少时间,我们先去有九百多年历史的世界遗产格拉提修道院(Gelati)。这个修道院在格鲁吉亚能排进前三,规模、保存状态、壁画等等都很惊艳。到参观完格拉提修道院时,其实我们还有时间去另一个修道院,但我当天的游兴已尽、审美需求处于饱和了。再说,接下来去美斯提尔是五个多小时的车程,早点赶路比较心安。更何况第二天从乌虚谷里出来,一天都在山里转来转去,最后还得路过库塔伊西,那时再去那个修道院的话营养搭配比较均衡。

(九)

在天黑之后再开四、五个小时的车赶到下一个目的地对我来说是常态,极端情况下开七、八个小时也是有的,前提是有足够的咖啡、旁边得有个人偶尔说说话(对方偶尔睡睡也行,不能一直睡,那会把我也拖得困倦起来)。所以我一个人自驾的话,行程就不会订得这么aggressive。

我一直都很信赖谷歌地图,如果有信号的话我总是用它导航,不会用别的offline 导航app。从格拉提修道院出来时我用谷歌导航指向美斯提尔,没有看一下整个路程就出发了。开了半个多小时开始觉得不对,谷歌几次把我指向没有柏油路面的小道,几次没加理会后,我发现转了一大圈后又回到了原先到过的一个没有柏油路面的小道入口,这时天已经黑了。

那是在山里,信号时有时无,我的三星手机与老婆的苹果手机同时开动找路。我在那里转了至少有两、三圈,尝试了几乎所有的岔路(岔路并不多),但走来走去还是在同一块地方转悠,甚至想回库塔伊西都做不到,没看到任何指示牌。

我有点想顺从谷歌算了,也许那条沙石路开个半小时就转上了柏油路。我抱着侥幸心理开上去没一会,迎面来了一辆车,我赶紧按喇叭示意对方停车。

双方走下车我一看,对方是一群学生,有男有女,看上去已经玩得很兴奋了。我问他们这个方向一直开下去能不能到美斯提尔,他们的英语不大好,我需要拿出行程单给他们解释。断断续续我听明白了他们的解释,这个方向是不能去美斯提尔的(至少明天早上都不一定到得了)。我必须回头,开去一个叫Jvari的地方,再从那里去美斯提尔。

在对话的过程中一个男孩突然做了一个让我大吃一惊的动作,他突然打开我们的车门探进身去。再一看原来他是递半根煮玉米给我老婆,还问我要不要。老婆在这种情况都是待在车里不出来,这样有个照应,她也吓了一跳,这样的事发生在美国的话可能就麻烦了。后来她吃了这个还带着男孩手温的煮玉米,说是有生以来吃到过最好吃的玉米。

(十)

我把谷歌导航指向Jvari,照着这群学生指的方向,还是没有找到出路,看起来仍然在山里绕圈子。那一带过往的车辆很少,没奈何,我再一次截停了一辆迎面开过来的车子。

司机是个穿戴得很整齐的中年男子,这次我不再提什么美斯提尔,直接问去贾瓦里(Jvari)的路。中年男人给我解释了半天,看我没有完全明白,就示意我上车开着跟他后面。

中年男子带了我大约半个多小时,中间拐了好几次弯,不过都是在柏油路上,最后他在一个岔路口停下了,说从这里下去一直会看到贾瓦里的标志,走不丢。

我对这个中年男人千恩万谢,没有他的引路我再转一、两个小时也未必出得来。

在到达贾瓦里之前还是有过麻烦,有一段路在修,看上去像是封了。我后退找不到出路只好硬着头皮开上去,幸好开了一阵就正常了。从贾瓦里到美斯提尔还有两个半小时,但那条路车来车往很热闹,对我来说这样的路就是社会主义康庄大道,开起来是小菜一碟。

到美斯提尔比预订时间晚了一个半小时,还算幸运。

(十一)

这天的教训挺深刻的。

我做功课时就知道从库塔伊西去美斯提尔要经过一个叫Zugdidi的城市,那才是正路。像我最后这样跳过Zugdidi直接到贾瓦里(Zugdidi的下一站)看上去是近路,但很难走,也难怪一路上看不到什么车,可见没多少人这么走。

如果我在格拉提修道院出来时看一下谷歌指给我的路线,我断然不会接受,那我就会返回库塔伊西再去Zugdidi。这条路本来并不复杂,但谷歌好像分辨不清柏油路与沙石路的区别,这两者对于自驾,尤其是在天黑后,几乎是天壤之别。

谷歌如此不靠谱的表现,让我对第二天走Zagar Pass产生了畏惧的心理,那可是几个小时在沙石路里闯荡啊。

(10/14/2019)

 

1. Svetitskhoveli Cathedral教堂

 

2. Svetitskhoveli Cathedral教堂

 

3. Svetitskhoveli Cathedral教堂

 

4. Svetitskhoveli Cathedral教堂

 

5. Svetitskhoveli Cathedral教堂

 

6. Svetitskhoveli Cathedral教堂

 

7. Svetitskhoveli Cathedral教堂,背景是山顶修道院(Jvari Monastery)

 

8. Svetitskhoveli Cathedral教堂

 

9. 山顶修道院(Jvari Monastery)

 

10. 在山顶修道院(Jvari Monastery)俯瞰Mtskheta古城,由西往东的Mktvari 与由北向南的Aragvi两条河流在山下交汇

 

11. 山顶修道院(Jvari Monastery)

 

12. 斯大林故居博物馆

 

13. 斯大林故居

 

14. 斯大林故居博物馆

 

15. 斯大林故居博物馆

 

16. 斯大林故居博物馆

 

17. 斯大林专列

 

18. 斯大林专列上的会议室

 

19. 斯大林的卧室

 

20. 斯大林的盥洗室

 

21. 斯大林故居

 

22. uplistsikxe洞穴修道院

 

23. uplistsikxe洞穴修道院

 

24. uplistsikxe洞穴修道院

 

25. uplistsikxe洞穴修道院

 

26. uplistsikxe洞穴修道院

 

27. 格拉提修道院

 

28. 格拉提修道院

 

29. 格拉提修道院

 

30. 格拉提修道院

 

31. 格拉提修道院

 

32. 格拉提修道院

 

33. 格拉提修道院

 

34. 格拉提修道院

 

35. 格拉提修道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