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tang07059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折戟南非(中)

(2015-08-22 20:50:57) 下一个

折戟南非(上)

(六)

“设施中心”写材料花的时间比在那个办公室更长,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不过我们除了等着也干不了别的,心里反而不急了。赞比亚女人这时候有点崩溃,她不停地打电话,并叫住走进来的一个貌似主管的男人开始抱怨,主题是她的小孩又渴又饿(这里委实啥都没有,喝喝咖啡之类纯属忽悠)、她自己要去开普敦参加一个世界银行办的学习班,要是她去不了会产生很坏的影响。主管对她百般安抚,但显然不理会世界银行的学习班。

那两个中国男人搭乘的航空公司工作人员来了,两人换好衣裤走了出来,本来垂头丧气神情萎顿地有点像囚犯,如今看上去一下精神了很多。他们高高兴兴与我们道了别,这就能回家了,说是再找别的机会,其实想想他们从中国飞过来啥都没干就回去了,挺惨的。

再等一会我们BA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来了,来人是个高个白人,虽有点年纪但长得气宇轩昂。我向他提了我的要求,不回伦敦,买四张约翰内斯堡到Windhoek的往返机票,高个白人说他们公司不走这条线,但他会让纳米比亚航空公司过一个多小时(现在是午休时间)打电话来直接与我谈。说完后他问我们还有什么要求,我们从看到这人开始就觉得亲切,有从噩梦回到现实的感觉,但实在也提不出什么要求,他也没可能让我们入关啊。

至今见到所有的南非海关人员全部是黑人,我们能明显感受到黑人们对这个白人(以及别的白人)、对我们、对那两个中国人、对赞比亚女人的态度分成了从高到低的四等。当地白人的优越感自然流露、无可掩饰,黑人们对他们的态度显得谦卑、顺从,按说航空公司与海关并无统属关系,反而处于求人的地位。

等到我们的报表都造好,“设施中心”的瘦男从我开始把我们四人分别叫进传达室,逐一检查我们的随身背包。好在检查小孩时让我们大人陪在边上,不至于让人担心。

全部查完后我们被带进铁门里面的一间房间,房间里几乎没有家具,只有四张双层床,床上光溜溜的床单被子枕头一概没有,房间里有厕所,厕所里面能多简陋就有多简陋。现在至少可以和衣躺下直直腰了,小孩子一直很沉静,至此他们放松躺下玩起了游戏。

不管能不能飞去纳米比亚,有一点很清楚,南非是进不去了(理论上两个大人可以进关,南非海关只要求遣返两个孩子),我们当天晚上在开普敦的旅馆、第二天上桌山缆车都要首先退掉。这两个电话打完后(最终缆车拿到了退款、旅馆没有)我开始查飞机票,与expedia.com电话谈了一会后发现因为离当天去纳米比亚航班的时间太近(其实还有好几个小时),纳米比亚航空公司不出票了。我没接受expedia的建议买第二天早上的机票,在这么个鬼地方待一夜可能会疯掉,我寄希望于直接与纳米比亚航空公司联系时能订到票。

“设施中心”的服务人员给我们拿来了一壶水与若干个杯子,没地方搁东西,就放地上了。这水不是瓶装水,看着就可疑;杯子也不是一次性的,看着同样可疑,我们打定主意不是渴得受不了绝不碰这水。

这时又有一个年轻的白人被带了进来,我们本来一人占了一张下铺,现在只好合并一下给他腾了一张床。这人进来时一脸的沮丧,看到我们一家一下松了口气的感觉。大家在这情景下遇到像难友似的很亲切,他向我们叙说了他进来的原因。

(七)

白人青年名叫Svet,Svet来自保加利亚,最近几年在印度洋上的一个叫联合岛(Reunion Island)的地方当理疗师。这个岛属于法国,夹在毛里求斯与马达加斯加中间,面积与毛里求斯差不多。Svet的计划是与一个法国女性朋友一起飞到约翰内斯堡,然后转机飞到纳米比亚,在租车玩十来天。租的四轮驱动车连带帐篷与炊具,玩到哪里就地搭帐篷埋锅做饭。

保加利亚也属于欧盟,加上Svet很长时间生活在法国领地上,旅伴又是法国人,所以他理所当然觉得他这一路的签证要求与他同属欧盟的法国女伴是一样的。结果他在约翰内斯堡过境时出问题了,他的法国朋友可以落地签,但他这个保加利亚公民必须要事先取得签证,所以南非海关拒绝他过境。

Svet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加班并放弃周末休息,才攒下这十几天假期,在一个度假小岛上当理疗师应该也只是个季节性的工作,攒这点旅费也不轻松。他告诉我们他全部的租车费都付了,旅馆费不多因为他主要睡帐篷。我虽然于心不忍,但还是问了:“你事先没查过纳米比亚的签证要求吗?” Svet一脸沮丧地摇摇头,说:“是我的错,我应该查的。”看他那样子,实在不忍心再说什么。

Svet的法国女旅友变成一个人之后也放弃了,在纳米比亚像这样自驾与露营她一个女孩子确实也不容易搞定。我问Svet租车花了多少钱,他说一千欧元,已经把信用卡号码给了租车公司。我问他如果他去不了,这家公司会刷他的信用卡吗?他说一定会的,签的合同上就是这样规定的。

Svet说他今年非常倒霉,一个谈了好几年的女友最近吹了,他本来就情绪很坏想借着旅行调节一下心情的,现在弄成这样。他们的旅馆都是法国旅伴订的,到时候她肯定会来找他要损失的钱,因为是他的错,他说他太了解法国人了。好在旅馆并没有几夜,还都是青年旅社。

老婆这时候基本上已经忘了自家的倒霉事,既然有比她更倒霉的,她的同情心止不住地宣泄了起来,与Svet开始大谈起了人生的百转千回与跌宕起伏,类似于微信上的心灵鸡汤一股脑地给Svet灌了下去。我一旁装着没听见,免得鸡皮疙瘩掉一地,但Svet显然没怎么喝过心灵鸡汤,一副大补的样子。

等到老婆的鸡汤灌得差不多的时候,我向Svet提了一个建议。

(八)

这次在准备南部非洲自驾的过程中我花了非常多的时间预订车子,原因主要在于我一定要四轮驱动的车子,整个行程有一个景点要开进沙漠、另外还有很长的沙土路,没有四轮驱动是很困难的。原先我以为订的是普通SUV车子,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后来我为了保险直接打电话到南非当地的租车点,才发现网上订的SUV并不保证是四轮驱动,我只好再改型号。与此同时还要考虑车子的大小,以及我是异地还车(开普敦取、约翰内斯堡还),最终大概九百多美金,其中大约三百美金是异地还车引起的。

如果行程改成从纳米比亚开始结束,我得重新租车。好在南非预订的车是取车时付钱,我还是很道地地上网取消了预订。既然我在纳米比亚没预订车,我接手Svet预订的车不是两全其美吗?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他时,他感动得快哭了。Svet立即打电话给租车公司,对方并不管最终谁来取车,只要有人租就行,天数几乎一样,所以还是一千欧元。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对Svet说开了,我在南非租车如果不是异地还车只要六百美金,现在我其实不知道在纳米比亚租要多少钱。Svet立即就听明白了,说如果我自己租车比他的价钱便宜,他出这个差价。不过他说他做了很多研究,这家在纳米比亚是最便宜的。

后来我也没时间真的去穷比较价钱,Svet的应该算是比较低的价,我就没再麻烦找差价。在纳米比亚拿到车付了钱以后,我给他发了个email,他立即就回了,下面是我们的对话:

> On 1 juil. 2015, at 10:38, tang07059 wrote:

> Hi Svet,

> Hope everything is well. We picked the car with whole price paid with my credit card. So you should not be charged for a penny.

> Regards,

> tang07059

> Sent from my iPhone

斯韦,

希望你一切都好。我拿到了车、用我的信用卡付了全价。所以你的信用卡上一分钱都不会收。

祝好,唐

From: Svet
Sent: Wednesday, July 01, 2015 2:55 AM
To: tang07059
Subject: Re: From tang07059

Hello tang07059

Thank you for everything, the world would be a better place if there were more people like you. Say hello to your family. Thanks again. Hope you're having a good time in Namibia!

Svet

Sent from my iPhone

唐,

谢谢你所做的一切,要是多一些人像你一样这世界会好得多。问你全家好。再次谢谢。希望你们在纳米比亚玩得愉快!

斯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tang07059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rdong' 的评论 : 一个人的话会非常沮丧,就像那个斯韦一样。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你的游记总是很丰富多彩!
我现在笔都拿不动了,问苏苏好!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还好一家人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一个人更难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