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tang07059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泸沽湖的孤独(中)

(2010-09-27 18:49:08) 下一个

离开泸沽湖观景台后车子开始向着泸沽湖方向一路下山,卓玛让大家选择要不要沿泸沽湖转一圈,这样可以看到真正的摩梭人的村寨,并进入四川境内参观“走婚桥”、草海、杨二车娜姆家、泸沽湖出水口等景点,每人要多付一百二十元(包含一些门票)。环绕泸沽湖本来就是我的心愿,十八年前在西双版纳打洛遇见的一个上海游客当时就徒步环绕了泸沽湖,他把泸沽湖吹上了天,让我对环绕泸沽湖充满了好奇,如今花一、两天徒步当然不可能,坐车环绕也是个意思,从观景方面来说也算点到了。卓玛很直爽,说她是靠工资的,这一百二十元里她能提成十块,但大家去不去她根本无所谓,不用考虑她的因素,但我依然热情积极地响应并帮着说服车内其他游客,最后只有石家庄来的那家三口有点犹豫,但如果不去就得搭别的车直接去驻地,才三点来钟,什么事没有就等着吃晚饭,我劝他们既然已经花了那么多钱与时间到了这里,就不能太在乎这一百多块了,这地方也不见得会来第二次。最终全体通过坐车环湖,我觉得非常值,就算剩下我一个都会打车环湖。

路过的摩梭人村寨迥然有别于大洛水、小洛水、里格、尼塞这些或多或少受到旅游行业影响的村落,相当的原生态(换一种说法就是很破、很穷)。卓玛不同意停车,说当地人不习惯游客,我看看下面的地面相当泥泞,真走进村庄也确实挺打扰的。车子行驶在云南这一边颠簸不已,一进四川屁股那叫一舒服,一色的柏油路面平平整整,卓玛说四川政府对当地的旅游远比云南政府重视。

杨二车娜姆也许能算是最出名的摩梭人了,卓玛说当地的摩梭人对她的心情很矛盾,一方面泸沽湖因为她而变得几乎家喻户晓,另一方面她生活上的不检点也有损摩梭人“走婚”的名声因而为摩梭人所不齿。杨二自称与超过两百个男人“走过婚”,如果不是吹牛,她这鞋子就有点破了。一般来说少数民族(包括摩梭人)在生活方面比汉人的确开放一些,但也绝不至此。摩梭人对待走婚是很严肃的,有些女人一辈子只与一个男人走过婚,没有婚姻的约束,但同样一生一世。摩梭人也不允许同时与两个人走婚,无论男女这样做都会被人看不起。我因为看“超女”比赛,几年前就知道了杨二,从她当评审的表现就知道她绝非寻常之辈。杨二的老家在很靠近四川的云南一侧,发迹后在四川一侧的湖畔建了一座典型的摩梭族的院子,平时开放供游人参观(当然要收门票),里面有些摩梭族民俗的东西,摩梭民居中最重要的祖母屋与她自己的花房都开放参观(我看的时候忍不住庸俗无聊低级趣味地想到了不知那两百多个中的几个在这儿睡过),杨二的舅舅与家人也在帮忙招呼接待。整个院子看起来不虚假,值得一看。

我们当晚住在尼塞,这是泸沽湖最清静的一个旅游居住点了,大洛水太商业化,连里格我都觉得太热闹。卓玛分配房间时有几个旅客是挂单的,可以拼房,四川女孩坚决要求另付八十元单独住一间,扎西连忙看了她钥匙上的房间号,说晚上要爬窗。卓玛钥匙发到那两个北京学生时随口说:“你们这对是楼上尽头那间,”北京女孩再次更正她:“是同学!”连我都觉得北京女孩过份,你既然住一间房,被人家说成一对又怎么啦?这么不给“同学”面子,非要更正,还不止一次。

我的房间在北京同学旁边,另一侧是一对南昌的小夫妻,男的在“华为”做事。所有的房间都面湖,并有很大的连成一体的大阳台,相邻的房间用低杆隔开,所有人都很兴奋地站阳台上看景聊天,上下左右地招呼着。这时候一个中年男人穿过我的房间走进我的阳台说是过来看看,我脸上笑嘻嘻心里努力地思索着是不是应该认识这人,结果还是很困惑,看这人长得像好人,而且两边邻居看到他都没什么惊讶,后来连他儿子都跳上了我的床,我只好装着认识跟他聊,过一会总算搞清他是一大家子,从深圳过来,坐我们后面一辆小些的旅游车。

下楼吃晚饭时在楼梯上遇见四川女孩,问她夜里扎西真摸来怎么办,她说她已经与那几个珠海来的换了房间,扎西保证找不到。晚饭在开旅馆的这家摩梭人家里吃,她们家在旅馆旁边,摩梭人的房子像个四合院,这家人家因为做旅游生意,房子比杨二家差不了多少。

晚饭摆了三桌,我与两个北京的三个石家庄的一桌。菜已布好,还放了两坛摩梭人酿的酒,我们三个男的开了一坛喝了起来。北京男孩说他能喝一斤白酒,我立刻拜了下风,我说我喝过一斤白的,但吐了,喝完啥事没有的最高记录是两人对分一瓶一斤半的汾酒。三人就用饭碗,你一碗我一碗一会就喝完了一坛,都觉得那酒有点甜,像果子酒。卓玛走过,说她能喝十瓶啤酒,她看看我们碗里的酒,说那是女人喝的甜酒。难怪那么甜,好在我们桌上的三个女人本来就不喝,不算抢了她们的酒。我们打开另外那坛酒,果然度数高了些,也没那么甜了,有点像乡下的米酒或日本的清酒。菜有腊肉、土豆、白菜、辣椒、番茄等,比较特别的是摩梭人的猪膘肉。猪膘肉是将整头 生猪去内脏、剔除骨头与精肉,用盐和花椒撒在腹腔内,然后再缝合、风干而成的,说是色、香、味俱佳,其实是油腻而寡味,我们每个人都尝了下,但没一个人吃完一整片的。第二天 卓玛问起,大家都说晚饭还不如中饭好吃,卓玛大吃一惊,以为我们在说反话。

吃完晚饭卓玛督促大家快点去篝火晚会,篝火晚会的院落离我们住的旅馆有几百米,天色暗了,我与北京两同学一起走过去,进场看到人很多,我们团的那点人几乎淹没得找不到了,我们在第一排找到些空位,北京女孩坐我右边。之后南昌的那对小夫妻坐到了我左边,四川女孩四下张望寻找组织,我把她也叫了过来。篝火晚会上有男女各一队盛装的摩梭年轻人,先是表演一些摩梭歌舞,然后双方对歌,最后领着游客一起跳舞。摩梭人喜欢对歌,他们的声音比不上藏族,但平均水平比我们汉族好多了(我到现在还没发现哪个少数民族的歌声不如汉族的),一方唱完后大家同声高呼:“雅索雅索雅雅索,储塞储塞阿拉储塞。”这是加油的意思。这两句话卓玛在车上教过,他们三个藏人唱歌时我们叫着起哄,一片的乌鸦嘈杂,如今这一班摩梭女孩叫起来,却如雏莺清啼般的悦耳。唯一遗憾的是双方唱的都是汉语歌,甚至很多像“大海航行靠舵手”那样的文革歌,好处是这样一来对歌充满了娱乐搞笑的气氛。

开始跳舞前,那帮盛装的摩梭女孩突然冲向我们这里,一起把北京男同学(他不是北京人,湖南还是湖北的,我忘了)抬了起来并抛向了天空,我们吃惊之余都大笑起来。我对北京女孩说:“你同学确实有气质,看上去像韩国明星,难怪她们选中了他。” 北京女孩微笑不语。

大家围着篝火跳舞是晚会的高潮,抓手心掐手指应该就发生在这时。我们这几个都不想跳,但四川女孩还是被扎西拉下了场,最后还被谁踹了脚屁股,据说也是示好的意思。我在场子里拍了几张照,光线太暗,最后只好打开闪光灯。

散场出来时大家都很兴奋, 北京男同学竟然用手勾上了我的肩膀,我有很多年没被男性搭肩膀了,有些不习惯,但也明白他很高兴,而且还有些酒劲。我问他被那帮女孩抱起来是不是蛮得意的?他说是,不过也有点不知所措。我拍拍他肩膀说:“你很不错啊,好好读书,搞定你女朋友”。我可以明显感觉到黑暗中北京女孩听了这话一下子停下脚步,想说什么但又没说。

几个唱歌跳舞的摩梭女孩与扎西也在边上走着,扎西与其中最高挑最漂亮的一个说笑着,我问这女孩她平时是做什么的,她说她平时帮家里干农活,基本上有什么做什么。到了旅馆,我问扎西有没有看上谁,扎西说有,抓了那个高个女孩的手心。“后来呢?”“她说你是哪里山上下来的。”“这是什么意思?”“就是不愿意呗。”



1。路过的摩梭人村寨



2。草海与废弃的猪槽船



3。泸沽湖边的喇嘛庙



4。泸沽湖



5。泸沽湖



6。杨二车娜姆家



7。杨二家的猪膘肉



8。房东家的祖母,这可是一家之主



9。晚饭,白花花的猪膘肉



10。篝火晚会



11。篝火晚会



12。篝火晚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