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命运共同体,乌托邦与江湖

(2020-09-18 07:49:40) 下一个

“我和茶轩”活动的一个副产品是可以让自己看到自己以前的样子。12年前,一剑才30来岁, 怀着理想和梦想要把论坛建设好。和沙夫网友一样,积极给管理者提建议(沙夫网友昨天建议要在茶坛搞长治久安)。比如下面这个帖子,时间是为人父同学尚未当上班主之前:

https://bbs.wenxuecity.com/archive/2008/teatime/169821.html

 

请注意看后面的跟帖,第一个跟帖是当时的班主碧血千寻,后面那几位是当时茶坛活跃并且可以称腕的人物,其中包括为人父。 

不知为人父现在有没有搞清楚当时他是如何当版主的,但我忽然有了个合乎逻辑的猜想。当时的班主庄文雅对我这个建议根本不理睬,估计他只关心虫二和胡杨那些人,对我这个新来的凶器网名,不仅懒得理睬,眼里看着还有些不舒服。不删贴就算客气了。 

可是为人父不一样,他积极支持,还建议要自动报名。 你说年轻的一剑会怎么看为人父? 估计就像现在的沙夫一样, 啊, 为人父这人好,不仅支持我搞长治久安,还建议按精神乌托邦一样搞。沙夫同学激动不已。当时的一剑也是这样,为人父好呀,比庄文雅强多了,让为人父接班庄文雅当班主? 好哇! 太好了,我坚决支持!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为人父当班主后就开始删我帖子,理由是怕我被别人抓到口实。你说有没有意思,我一个独立的成人,在这里有言论自由,你抓到口实又能如何? 更有意思的是,今天当我将当时我和为人父关于删贴的悄悄话列给他,他居然说我造假,并说当时根本没我这个ID. 还某明奇妙地说他曾经和我喝过咖啡!

感谢文学城的网络团队,他们保留了我的悄悄话,我可以截图并还可以回复这悄悄话。当我将12年的悄悄话回复给为人父,他无法否认了。他承认他搞错了,把我当成那个“一剑谁谁”了,还埋怨我取名为什么和“一剑谁谁”那么像。 讲点道理好弗拉,我一剑无痕注册的时候,还没有“一剑谁谁”好不好!

就在一剑把自己的遭遇归结为自己的网名时,茶坛元老胡杨同学的一个跟帖给了我另种提醒。胡杨说:“还加上一条,人们来论坛并呆在论坛,是因有知音有共鸣,有些“臭味相投”的人,否则鸡在同鸭讲,或空谷无回音,不久后也就消失不见了”。

于是我又就读了一遍元老们参加活动的回忆帖。胡杨和虫二列了不少名字,讲了若干故事,但我隐隐觉得,那些名单不会是全部,有的名字不是他俩不愿意列,而是他俩就像为人父忘记我一剑一样忘记了他们,之所以忘记一定是那些人不能做到和他俩“臭味相投”。

为人父删掉了与我的悄悄话记录但保留了其他人的,原因就是因为我和为人父不能做到“臭味相投”,这个还可以推理到他的其它动作,他当班主时删我的帖子也不是因为怕我被别人抓住口实像保护我。可以与他做到“臭味相投”的人,比如驴十八,他绝对不会这样出来“保护”驴十八删驴十八的帖子,怕会被别人抓到口实。 

于是我就想到为人父同学给沙夫同学那个“精神乌托邦”的建议,如果你清醒一点,揭开“理想王国”“精神家园”等面纱,就和某加速师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样的忽悠。 

相反,被为人父瞧不起的“江湖”却准确无误地表述了胡杨同学所说的“臭味相投”。一剑更准确地描述一下,就是一个由若干码头组成的江湖。

12年前,一剑要是明白了这个道理,把所有精力都用在码头建设上,今天为人父还会否认当时茶坛没有我这个ID? 他怎么不说5年前茶坛上根本没有“文革传人”这个ID? 

仔细思考还会发现, 为人父的“精神乌托邦”和那个“人类命运共同体”还有另一个实质特征,那就是“我的命运需要你来共同”。你想,什么是“人类命运共同体”? 加速师是不会让全球人来定义的,因为他连“普世价值”都不允许。他脑子里清晰无误地设计了人类命运的蓝图,你的责任只有一个,就是把你身上的“江湖”色彩洗干净,跟着他去“共同”!

不信,你可以这样思考。为人父同学当年因“口实”来删我帖子的时候同我商量过什么是乌托邦吗? 同广大茶坛网友商量过吗? 根本没有,他觉得是“口实”就是“口实”,他觉得有违“精神乌托邦”,然后就把你删了。值得表扬的是他给你送了个悄悄话。这个重要吗?当然重要,如果没这悄悄话,我怎能今天跟大家说,那时候为人父和我很熟。 

那时我不仅和为人父很熟,和悟空孙江上一郎等大腕很熟,我还与老板娘阿二等美女也很熟。前段时间,我说我是老板娘的蓝颜知己,大家都笑话我玩碰瓷。我能怎样说呢?今天我要说我和小艾妈妈核桃小丸子很早以前就很熟,你们相信吗?不仅你们不信,核桃小丸子自己都不会信,因为她和为人父一样,不仅删除了我和她的悄悄话,还清楚地记得,当初茶坛上没有一剑这个ID. 

知道我为什么非常尊敬红袖添香老板娘这个人吗?你稍加思索一定会猜出这与“江湖”二字有关。虽然老板娘自己没有看到我在这里说我是她的蓝颜知己,但一定会有人到她那里求证。如果她和为人父一样心中装满着乌托邦,对记忆模糊的事情一概否决,她就是一般俗人了。 下面的情景应该是真的:

某ID: 红袖呀,茶坛有个叫一剑无痕的说他是你蓝颜知己,是吗? 

红袖添香老板娘努力去回忆一剑无痕这个名字,一剑无痕? 谁叫一剑无痕?那谁谁的马甲? 完全没印象了。不过,网络江湖那么大,也许曾经有一天我在什么地方洗脚把绣花鞋搞丢了,江湖上某人用剑帮我把它挑回来了。无痕不无痕我当时没注意,但一剑似乎是存在的。 啊,存在先于本质,这蓝颜知己,怎么说呢,江湖上你不能否认存在。

于是红袖添香老板娘对某ID说: 我又不是蒋中正,什么破事都写在日记上,是与不是你问存在呀?

某ID: 存在? 存在是谁。。。。。。。哎,算了,找不到存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