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认真地说我在茶轩的那些纠葛【活动】

(2020-09-17 08:12:56) 下一个

别看龙湖山这个人油腻,但他说我上次帖子中“纠葛”(或瓜葛)还是有些道理。人过留影 雁过留声,真要是没有纠葛,只能说你影淡声微。

看虫二和胡杨讲那些往事,不免又让我动起回忆的念头。老实跟大家交代,我这个人习惯当旅客,而不喜欢当管家。哪里有热闹,我就在那里住一段时间,不热闹了,我就去别的地方。 

所以对于虫二和胡杨说的那些往事,我的感觉是: “好像有这么回事,但是记不清了。”

还有某些细节的逻辑性结构,我也是不清楚的。比如花姐说的为人父接班当版主的事情。我清楚地知道他接的是庄文雅的班,因为我还记得庄文雅离任时有个很简明的告别贴。然后为人父就上任了。 那是2008年一点没错,我还记得那是夏天的事情:北京办奥运。

为人父今天说他是2008年来的,好像是这样。但中间有个逻辑我就不明白了。 茶坛当时虽不是特别热闹,但还是有不少腕的,比如胡杨和虫二。为人父刚过来就干起班主, 这是咋回事呢? 

肯定不是为人父在这里特别勤奋特别热闹,我们知道他说话和出贴频率都不高。也不是他特别有革命组织能力,在底下用悄悄话广泛发动群众。等到庄文雅班主累了想退役,群众异口同声地说:“选老为,选老为,老为来了带我飞。” 因为为人父不是那种人。 

这个问题估计为人父同学自己也记不得了。你想,他连前任庄文雅如何交接的事情都忘记了,怎么会记得自己当年当班主的逻辑。 

不说为人父,说我自己。我这个栽就栽在这名字上,因为别人看我总觉得是个凶器,后面一定有握凶器的人。也就是说,人们很自然就把我当成个马甲。当时坛子上还有个人网名叫“一剑客”,虽然也有凶器,但后面有个客,属于人类了,于是大家都认为我是他的马甲。 这个人怎么说呢,政治倾向和我差不多,说话口气也差不多,而且对于大家传的我是他马甲的事,他也不辩解。这就让我难堪了,他的朋友并不都能成我的朋友,但他的敌人都成了我的敌人。后来,我实在不愿为他当炮灰,就到别处玩耍了。 

悟空刚来茶坛的时候说话也很冲,不知道什么原因,又有人传我是他的马甲。曾经有个很大腕的ID给我发了个悄悄话(我现在还保有记录):“问好。据说此马甲归悟空孙所有,是吗?冒昧一问。” 

我怎么办?只好回答:你看着办吧。如果你是他的朋友,您就权当多个朋友。如果你是他的敌人,千万别以为你背后多了个敌人。 

莫名其妙地,我就和一剑客和悟空孙就有了纠葛。有时无缘无故地,我就想用文字打击他们一下解解气。别说,后来我与悟空和一剑客还真翻脸成了仇人(这个我也有悄悄话记录)。 

你一定说我心机很重,那么长时间了,还保留那些悄悄话。 这个你不能怪我有心机,我只是比较懒惰,没删这个悄悄话。而文学城有个功能,把这些悄悄话按年份给存了起来。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忽然发现了这个功能,然后回温那些悄悄话,觉得特别有意思。 

这些就是纠葛。有时我想,要是我当时弄个别的名字,比如像胡杨那样取一个: 我是瘪瘪的芝麻, 或者像虫二那样用拆字法弄一个: 良曼 (浪漫无边,浪漫水消,浪漫缺水,或者是浪漫脱离苦海。。。随便你去联想吧),是不是就没了这些纠葛,或者纠葛会有不同的色彩? 

猜马甲还好啦,至少他们对你取这个“一剑无痕”给与了认可。另一些人就更那个了,直接说我这个名字缺少逻辑(下面细讲)。我就不明白,“一剑无痕”这个ID难道比“虫二”还缺少逻辑? 

这个也算是纠葛,今天也说说吧。大家都知道茶坛后来来了个碗,被人称做驴大师,真名叫FarewellDonkey18。一次不知因为何事,他就这样挑战我名字的逻辑: “我就是在东南枝阴阳两界交汇处,看你的剑如何刺出个一剑无痕。”

我能怎么办? 只好跟他强说逻辑呀,这是那个旧文链接(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434818.html)

哎,这些乱七八糟得纠葛呀!!!


怕你懒得不愿点链接,我把那旧文帖子抄在下面: 

----------------------------------------------------------------------------------------------------------

   一剑无痕其中的逻辑--- 答驴十八弟

昨看到老农拉车载老驴的帖子,心里很是羡慕老驴的优雅。混到这种境界,此生不愧为驴一场了。

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刚才我还在思念驴十八弟,他的帖子就出来了。可以看出,他不太喜欢我叫他弟。因为他觉得这个兄弟排序有些转折性。其实他忘了,我叫他弟弟之前,是特地问过他贵庚几何的,他回答是18,还说是老问题了。于是,我就将他当成了刚成年的年轻人。 不过今天他又给了18的另一个含义,说那十八是个排行。

古话说高和尚自有高偈语,人不能诠释其中的意思自然不是说话者和尚的问题。你想,人家和尚花了几十年时间琢磨“人身自由”和“自由人身”的区别, 我非要用个钝剑挑开他双腿上的枷锁干什么。你连个名词和动词都不知道,还在高手面前摆什么剑谱。

于是,驴老和尚从入定中被骚扰了,开始琢磨剑的痕迹。面对这样一个没有逻辑的名字,老和尚气得想挂东南枝。他说,我就是在东南枝阴阳两界交汇处,看你的剑如何刺出个一剑无痕。

多么壮观的场景,伟大的哲理在东南枝下无比光滑的脑袋上射出3D的光芒。那脑袋一丝痕迹都没有,宛如口中偈语之滴水不漏: 物由心生,剑锻造之时,便有了痕迹,看你如何演出那一剑无痕中的逻辑。

不过,既然敢在江湖上把驴和尚当弟弟称呼,剑哥我自然不光是只会背剑诀的了。驴老弟能够玩“自有思想”和“思想自由”的文字把戏,能够将18翻手变年岁,覆手变排行,难道你剑老哥就不能在“一剑无痕”和“无痕一剑”上玩点把戏?

说个故事吧。古时江湖上有个傻子,无名无姓,因常背着一口宝剑防身,江湖上就给他取个外号叫“一剑”。这一天,他来到一个草原,那里有个美丽的姑娘。姑娘心地善良,纯洁无瑕。正因如此,别人就叫她“无痕”。

两位年轻人一见钟情,终成眷属。便在草原入口建了个茅庐,给江湖人卖点茶水。后生意不错,就将茅庐稍加装潢了一下。遇某江湖骚客,书“一剑无痕”于大门扁额之上。

江湖人没人注意这匾额上的逻辑。不料,这天来了一个老农,老农拉了一个板车,板车上坐着悠闲的一头驴。一条绳索搭在驴身上,但这并不影响驴的人身自由和自由人身。

不过,驴并不在意身上的绳索。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匾额。一剑无痕? 怎么可能? 你那剑到底刺了没有,如果没刺,就不可称一剑,如果刺了,如何无痕? 根据马克思唯物理论,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运动是有规律的,规律是辩证的。这是放置四海而皆准的。你就是刺了空气,空气也是有痕的,你就是刺了真空,真空也是有痕的。

正要发作,只见茅庐中走出店主夫妇,男的自我介绍:“这个老农大哥,欢迎光临小店。 初次见面。多关照,我是一剑,这个是我的娘子,叫无痕。对了,这个坐车的驴先生,该如何称呼?”

驴慢慢从车上下来,昂首挺胸走到店里,回头给店主没好气地说:“我年方18, 排行十八, 怎么称呼,你有思想自由,看着办吧。。。。。”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