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俗人不经夸

(2020-06-11 09:16:25) 下一个

前段时间我专心建码头,四处物色能被拉上码头的人。送了两个公爵帽子给古纸和小丸子,没想到他俩一个死恋着传人的旧码头不动窝,另一个更可气,找个时机还把我码头大哥的位子给霸占了。

算了,无码头我一身轻,说话自由了。 还有一个人我本来也想拉进码头的,就是油腻大叔龙湖山。原因是龙湖山与码头大哥传人和为人父都保持着相等距离,看似都是朋友关系,但又都不是。另外龙湖山和我也是这种貌似朋友的关系。我想,我这里给他稍微加点引力,让他当个码头护法还是有可能的。 

哎,怎么说呢。这个人别看常常诗是诗,词是词,其实是个俗人。 这个不是诬蔑呀,可以验证的。今天我就说说这个。 

有句老话叫“俗人不经夸”, 容易理解,一个俗人,不夸他的时候没什么事情,但如果你夸他一下,一准出问题。

龙湖山在茶坛的油腻形象早就深入人心了,“万金油”的称呼算是加了护肤霜效果。前几天,水宁网友读了龙湖山帖子中不经意的一句话,稍微被感动了一下下,然后夸了龙湖山一句,说: “龙叔给人的感觉像万金油。不想关键时刻一身正气。。:)”。

结果呢,龙湖山真以为自己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字正腔圆地站出来教训李中堂,说什么李中堂鼓励大家摆摊挣钱就是提倡大家随地大小便。先不提这种比喻的逻辑对不对,但这个“大小便”词语太不能入江湖码头了。结果呢,传人码头上第一护法古纸,还有新晋码头大姐核桃小丸子立刻出来嘲讽他。我本来想在他们后面跟个字:“该!",但这样显得一剑我公报私仇。我还是出个帖子,说一下他为什么该。 

龙湖山说李中堂窝囊。完全颠倒黑白嘛。中堂大人要是窝囊,他还敢顶着压力说出“六亿一千块”的事实?他还敢和“小康”唱反调,鼓励底层民众上街摆摊? 

千万别小瞧全国人齐摆摊这件事情。大家想一下,如果六亿一千块的人都到街上把摊子支起来,那将是什么局面? 六亿人知道,要保住这个摊子,就需要保住李中堂。你想,哪天习加速要是和李中堂吵起来,这六亿人会怎样? 滴水之恩涌泉报,六亿泉眼都冒水,多少个梁家河淹不掉? 

如此政治攻势无比明确的举动龙湖山居然一点都看不出来,你说这个人俗不俗?俗不可耐啦,还什么“随地大小便”,太油腻了。 

我这么说一定有很多人觉得过分。不是这样,我之所以这样点龙湖山,只是想劝像他这样的诗词人群在发感慨的时候注意一点政治风向。不要人家美女一夸,就恍惚然当起“正义哥”。一般人无所谓,如果是个政治人物,发感慨的时候不思考一点政治,会丢命的。

大家知道刘婵哈,灭国后被俘虏到洛阳。司马昭问他想不想老家成都,刘婵知道司马昭问这话就是下套子,要是表露一点想家的念头,人家就把你脑袋砍下来了。 于是答:哈哈,洛阳这地方好,卡拉永远OK,不想成都,不想成都。

这个回答司马昭能信吗? 他知道只有真傻子才会这样。于是他安排刘婵的一个旧臣郤正,让他对刘婵说: 你呀该这样回答,说祖宗坟墓在成都,想回去扫扫墓。 

过来几天,司马昭又来问同样问题。聪明的刘婵知道,如果还是同样回答,司马昭一定知道自己是装的。于是他按郤正的口气和内容答了一下。司马昭笑了,说这话怎么像郤正的口气? 刘婵立马接着说:对呀,就是他教我这么说的呀。 

结果大家都知道,司马昭真信了刘婵真是个真傻瓜蛋子,却不知道自己被政治老手刘婵给玩了。

一个反例是南唐后主李煜,也就是龙湖山特别喜欢的那个什么词人。和刘禅一样,国灭人被俘,软禁在赵家人的东京汴梁。其实赵家人不像司马家人那么多疑,人家没有空去问李煜想不想南京。赵家人自信呀,笑:靠,你想南京又如何? 还能回去不成?

李煜读过三国呀,心里不服。妈的,不都要问问想家不想家吗? 怎么到了我,这场戏就不唱了?这不欺负人吗? 等了好几年,赵家人的问题还没来,李煜心里那个寂寞呀。 

和龙湖山一样,李煜这个俗人在自己生日宴会上被人夸了一两句。估计也有个美女像水宁一样轻声恭维了他一句:李大叔其实不油腻,看上去还挺正义的。 

然后就被夸出毛病来了。李煜立马让人拿出文房四宝,写了这首亡命词: 


虞美人  李煜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阑玉砌应犹在,
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有人将这首词送到赵家皇帝那里。 老赵一看大怒: 给你好吃好喝,你还想家?!想家也就罢了,还搞出微博来。这要传出去,老子维稳工作怎么做?来呀,把姓李的拖出去砍了!

。。。。。。

那头,刘婵出来接了李煜,笑:我都给你剧本了,你还不会演。你说你一个演员,非要跟编剧作对,嘛意思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