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李中堂终于当上了小组长

(2020-01-27 08:22:40) 下一个

习楞的确具有中国特色的贵族气质,他有一个特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当小组长。 据说习楞在梁家河第一个官位就是生产小组长,当得特别顺溜。后来, 官位越升越高, 但习楞最喜欢的还是当小组长。

还有一个说法说习楞的中国梦就是“小组长”的亮变到质变。这可以理解,“千年大计--雄安建设小组长”,加“一带一路建设小组长”,再加“世界命运共同体小组长”,基本就描绘出了中国梦的轮廓了。如果你还嫌不够丰满,习楞还有20几个小组长可作锦上添花。

可奇怪的是,这次武汉肺炎的事情,习楞忽然一改昔日垄断小组长的贵族霸道习惯,变得大方起来,把这个小组长送给了李中堂。

用脚想一下就知道,原来这个小组长不仅与中国梦无关,还给中国梦煞风景。 这个小组长自然要交给没有贵族气质的李中堂去干。 干好了没什么光彩,干坏了习楞还可以批评他。

据说李中堂不也太愿意当这个小组长。原因是疫情初期,李中堂的国务院就觉得事情不小,建议按过去的SARS处理。报告给中央,被习楞他们给否了。说,也没死几个人,别耽误“中国梦”中人过春节。 

李中堂一生气,干脆也不管武汉了,去了青海看黄河日落。后来习楞兜不住疫情,慌了乱了。

小组第一天成立的时候居然没有定小组长, 可能习楞在把帽子给李中堂之前,心里忽然有点不舍。晚上搂着帽子看了一宿。第二天,总管太监老王过来劝: 咱给了吧, 这又不是什么好帽子。下次我再给你做一个。

于是, 李中堂终于当上了小组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格利 回复 悄悄话 犀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