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剑码头呼之欲出

(2019-12-04 12:41:40) 下一个

这几天,一剑还时不时想着“靠码头”的事情。 文革传人和为人父这两位吧,怎么说呢,给我一种“鸡肋”感觉,食之无肉,弃之可惜。

为人父有大哥的宽容。说话风格是对朋友像春天般的温暖,对敌人像秋天般的凉爽。但是他那个立场太有问题,价值观让人接受不了。文革传人呢,立场和一剑的差不多,但做事方法不具大哥风范,对小弟照顾不够。

嗯,听小丸子的话,干脆一剑自立码头。问题是,一剑这种做派怕是招募不到人来投靠。不说跟为人父比了,同文革传人也比不了。传人身边至少还有几位有水平的死党随扈,比如古纸,比如看客,比如那谁谁谁。一剑呢,网上没几个知心朋友,本来同龙湖山稍微走近一些,还赌气区揭人家马甲,让人家没面子。

不指望以后码头生意兴隆了,但也不能没有气势。气势只能来自风格。我得找个与文革传人和为人父都不同的风格,也许茶轩有既不认同传人又不认同为人父的人群,被两个码头挤着挤着就被挤到一剑的码头上。

好,说风格。为此得批评传人和为人父。 

先说传人。传人旗帜鲜明,就是不喜欢那个什么大祖。凡是大祖要做的,传人就要反对。大祖吃包子,传人就骂包子,大祖讲话产生坏影响(比如台湾选举),传人就渲染这坏影响。 痛快不? 一定痛快啦,不仅与传人立场一致的人痛快,即使你和传人的政治理念不同,但如果你对大祖的诸多政治倒退做法,什么终身制,什么限制媒体自由等等有看法,你也跟着痛快。如同《三国演义》中写的某一章节,说董卓专权,倒行逆施,王允召集大家喝酒,大家喝醉了就开始骂董卓,那个骂,痛快呀。

可是,那些人骂着骂着就哭了。为啥?这就得看看人的心理了。本来董卓并没那么坏,这些人平时见了董卓还“Good morning, good afternoon”地笑着打招呼。现在好了,几百人一顿骂,你想董卓在他们心中的形象会成什么样子,一定恶心死了。可是呢,明天上班,大家还得要笑脸跟董太师说Good morning, 如此无奈的局面,换成你,你能不哭吗?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曹阿满同学看到那样的场景,不仅没哭,还高声大笑。于是才有了曹操短刀刺董卓, 阿满名气红天下的故事。 

同样,在诸多大侠(比如玄野)跟着传人大骂大祖的时候,一剑哈哈地笑了。 笑啥?逻辑很简单。 传人你除了厌习,也厌共吧。既然你厌共,共党集团出来个很笨很不靠谱的领导人,你该伤心还是高兴? 还不清楚的话,反过来问你,如果共党出现一个特别优秀特别靠谱的领导人,带领共党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并让红旗飘扬一万年,你高兴不? 嗯, 不高兴! 不高兴的话是不是特别喜欢那个很笨很不靠谱的? 啊,对了, 所以你该为中国出来这么个大祖高兴吧。 

传人对月娥的态度也是这样。一剑特别喜欢月娥。如果不是她当特首,没有她那么胡推乱推那个“送中”,香港人能像现在这样勇敢地呛中吗? 香港自由派能够得到现在这样的选举结果吗? 不相信的话,你也可以反过来想,如果有个热别聪明的特首,用一种无比低调的手法,不知不觉建把什么“送中”或“23条”通过了,你高兴还是不高兴。嗯, 不高兴!不高兴的话就该喜爱我们的月娥同学。

哈,一剑这个码头的风格呼之欲出了:凡是传人讽刺挖苦咒骂的,一剑就要歌颂贴金喜爱。 顺便呼吁一下传人码头上那些大侠们(包括古纸),如果觉得一剑说的有理,立马扯帆起锚靠过来哈。 

如果你仔细看,你一定发现一剑这个态度还有一个很神秘的效应, 那就是,一剑表现出来的这种态度居然与为人父码头上的旗帜完全吻合起来了。大家知道,为人父一直为大祖的所作所为高兴,为月娥同学的所作所为高兴。说明什么,说明为人父码头上的大侠们你们也可以靠到一剑这个码头上来,你以前怎么说话怎么写字,还那样说话写字。一剑码头上侠不分大小,人不分左右,同呼一种口号,同唱一首歌,和谐得让你窒息。 

当然了,这只是初步想法。先看看大家怎么反应再思考下一步行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