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ZT]要你鬼吹灯 怕你不爱国 by 郑维

(2009-03-01 06:25:20) 下一个


要你鬼吹灯 怕你不爱国

  .郑维(联合早报网主编)



  法国的佳士得拍卖行又拿出了两个刺激中国人的“器官”,让中国从官方到网民都着实怒了一回。

  1860年英法为首的八国联军火烧了中国皇帝独享、号称融汇中西建筑风格的圆明园,把包括圆明园海晏堂十二生肖水力钟喷泉的装饰兽首在内的无数中国文物席卷到了西方世界。

  这本是强盗行为,但是强盗们掌握着话语权的时候,中国的积弱挨打也只是世界强权眼中的“活该”和“历史的必然”。

  新华社骂道,拍卖掠夺文物是“历史强盗基因的恶性遗传”。那么,强盗的子孙们把祖辈抢劫来赃物拿出来拍卖,最怕什么?

  佳士得最怕的,就是中国人“不爱国”。商业炒作,怕的就是大家爱理不理。

  佳士得的“爱国行销术”惹得整个中国和华人圈子都冒火,省了无数广告钱不说,还让本来因为金融风暴而冷冷清清的拍卖场重新火爆,着实是聪明而恶毒的妙招。第一天拍卖三个小时内就成交两亿六百万欧元,第二天拍卖时的行情也在公众好奇和惊异的目光下不断上升,1200个座位全满。

  白居易《琵琶行》里说“商人重利轻别离”,放在佳士得的身上,变成了“商人重利轻国籍”蛮合适的。不管拍卖的东西是哪个国家来的,怎么来的,只要能挣钱,就有“高等人”能用最法律的语言、最艺术的思路、最高雅的风度把这些黑色的赃物洗白,拍出真金白银,袋袋平安。

  且看过去九年这些兽首的拍卖,佳士得们通过制造牛、虎、猴、猪、马、鼠和兔首的话题,撕扯中华民族的历史伤口来制造拍卖的噱头,让无数的中国和国际媒体跟风炒作,让全世界的华人都关注他们的“赃物大卖场”,结果拍出的价钱都远远超过了预期。

  1985年,美国一个古董商在加州棕榈泉巿一间别墅发现其中三个兽首。当时牛首只是放在浴室挂浴巾,虎首和马首只散置花园水池边当作普通园艺装饰。古董商和别墅主人洽购,结果每个兽首只用了1,500美元。

  马、牛、虎现身后,猴首和猪首也相继曝光。接下来的20多年,兽首身价在拍卖会大红大紫。马首于1989年伦敦苏富比拍卖会上,以18.1万英镑(202万人民币)成交。2003年澳门赌王何鸿燊以700万港元从美国私人收藏家那里买到了猪首;2007年,何鸿燊要用6,910万港元才投得马首。今年的兔首和鼠首铜像拍卖的价格已经达到了每尊大约1.5亿人民币的天价,2003-2007年的复合增长率是整整55%,远远超过了同期任何种类的投资产品的回报率。

  在驱动这超高回报率的,是洋商们对走上正轨的中国人的满腔屈辱感,以及与之相应的“老子终于有钱了”的反弹心态的深刻理解和揣摩。

  当无数的中国媒体,用“法国又一次激怒了中国人的感情”之类的标题报道这些兽首拍卖的时候,西方的炒家们正心中窃喜,盘算着手里还剩着的那五个一百五十年前来自中国的兽首,能在一百五十年后的中国人身上刮到多少钱,而用这些破铜烂铁换回来的真金白银,能够替他们挽救多少的经济实业和堵上金融风暴中多少的现金缺口。

  在一百五十年前,八国联军在中国皇权象征的圆明园烧杀抢掠,夺走了无数中国的珍宝。只要是黑眼睛黄皮肤的华夏子孙,都感受得到切肤之痛。

  但讽刺的是,中国在清朝的短短百年就从世界强权的中心,跌落到落后挨打而不敢还手的乞丐,那享受圆明园良辰美景,只顾自己的享乐的堕落满汉统治者们应该负起的责任,并不比八国联军少。

  圆明园的美丽,在一百五十年前的中国,除了那穿着“黄色领骑衫”的爱新觉罗们能正眼看那民脂民膏堆成的奇幻景致外,还有多少中国人曾经站直了腰杆看到圆明园的奇技淫巧?

  圆明园的时代背景早已远去,当年抢劫中国的八国政权也已经“几百度夕阳红”过;今天的中国也经过了民国、抗日、国共内战、共和国的成立、韩战、文革再到改革开放的历程,物是人非。

  皇权已经逝去,奥运已经办过,现在的中国,已经是环球金融风暴里,一个世人瞩目的期待,全球经济的发动机。

  从2008年猛回头,我们更可以深刻地领悟到,圆明园的烽火,不单是中国人切肤之痛的标志,更是落后了的中国人被警示钟唤醒,抬头追赶世界时代大潮的开始。

  从这样的历史背景出发,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我说对待洋商设的“兽首”局,不予理睬就是最好的应对。中国人不去哄抬世界的物价,估计那场拍卖就要流标,现在正金融危机呢,哪有这么多闲钱!

  现行世界的游戏规则,还是百年前西方国家所创造的那一套作为主轴。从贸易规则的制定,环境问题的扯皮、到国际政治纠纷的处理,都离不开二战后强国们用自己的军火、金钱和肌肉划下的线条,更不用说历史文物的归还问题。

  单从文物保护公约上面来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委托下,国际上在95年通过的《国际统一私法协会关於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是规定了“被盗文物的拥有者,应该归还该被盗物”。除此之外,涉及文化财产保护的国际公约虽有十多个,但整个规则体系基本靠着国际道义来维系。

  熟悉国际问题的人都知道,公约听来好,可是大部分时间里都堆在厕所里当草纸。拥有众多埃及、中国等等文物的英美等等国家,根本没签字。那些历史上被抢过的苦主,只得寄望文物拥有者能够主动归还。但那个可能性,比中国足球队踢败巴西的可能性还小。

  虽然中法两国于1970年签署了双边的文物保护公约,但是对签约之前已出口的文物不具追溯力。但如果法国这次给中国开了先例,有一天全世界逼他归还罗浮宫所收藏的古代文物,那萨尔科齐估计要成为法国的“历史罪人”。

  中国目前的国力还没有强到能够制定和修改国际规则。还没有实力逼迫对手根据你定的公约就范的时候,那些没法讨回来的,就没法讨回来。

  林语堂说:“天使绝对相信公理,禽兽绝对相信强权,只有人类以为强权就是公理”。虽然他被鲁迅骂翻了几十年,但这句用在国际政治上,是100%的至理名言。

  中国人从来就不需要圆明园和那些兽首。中国的百姓,一贯来就以自己独特的幽默,看待这些宏伟冰冷、和民生完全脱节的建筑图腾,至今亦然。把央视大楼叫做“大裤衩”,以及元宵央视副楼大火中的冷嘲热讽,都是民间对高高在上者的冷幽默。

  百年前的中国人,并不需要那个意大利传教士设计、法国人监修的来取悦东方强大的帝国君王的东西。大清帝国的平民百姓需要的是更清廉的吏治、更少的税务和劳役、更节省的皇家园林。

  现在的中国人,也不需要用重金,通过最商业化的形式让那十二个兽首回归祖国,而后把它们锁在保利美术馆深宫大院里一样落寞风尘,或者是金碧辉煌的澳门赌场里头来增添一份炫耀的铜臭。一尊兔首或鼠首的1.5亿元人民币,可以兴建750所希望小学,或者可以资助超过8.3万初中生、6.25万高中生、4.2万大学生完成自己的学业。

  所以,对于中国官方和民间对法国的批判要分开来看。

  官方对法国政府的批判,很大程度上是借助国内的民族主义浪潮,摆出愤怒的态度,多抓张对丑角萨尔科齐可以打的牌。之后两国在西藏、人权等等问题上面的角力中,中国可以在适当的时机拿来当作敲打法国当局的棍子和协商筹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