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说个母夜叉的故事

(2016-04-17 07:23:45) 下一个

我小时候,我家搬到5区,楼上我们家这边,住着3户人家,还有2户不住人,光是锁着房子,1户是街道主任家的,她老公是住非洲参战,觉得自己是个人物,特跋扈。另一个是肖放东女儿的房子,肖是个将军。这女儿文革中把她爸爸揪出来,她爸爸后来不认她。她特想留北京,她的同学,就是她后来的老公,忘了叫什么了,也是什么军队的大人物的儿子,说:你跟我结婚,就能留北京,不然就得走。那女的有个挺精神的男友,可没办法,想留北京,只好跟这高干子弟结婚了。他俩特不般配,女的比男的高半头,说话挺冲,雷厉风行。男的文弱书生,一脸假笑,心挺黑的。这帮高干子弟,过着五谷不分的生活,看我们做饭都觉得神奇,看我们用的东西觉得新鲜。他们是被伺候惯了,高高在上,过着另一种生活。

我家斜对面是一个小科员家,男的在计量院工作,女的好像也在那,两个安静的知识分子,家里有个4_5岁的特聪明的小男孩东东。厨房对面是一对老北京工人家庭,30多岁吧,男的是司机,女的在什么单位工作不记得了,好像是手表厂。这女的特胖,白净着呢,嘴特厉害,整个一个母夜叉。

母夜叉一开始给人感觉特热情,但稍不对付,马上翻脸,甩门,瞪眼,骂街,恨不能上去撕碎人家。我们楼的人都知道这家不好惹,都躲着他们。可我们在一个厨房,一天到晚老见面,不跟他们近乎了,他们不高兴,找借口骂人。

我们一天到晚看母夜叉的脸,特累。我们家仨孩子,正10几岁,虽然老实,也够她有所顾忌。东东家就惨了,两口子安静,小孩小,家里一个60多岁的奶奶,就成了她发泄的对象。知什么时候他们两家有了矛盾,问题越来越多。母夜叉经常甩搭东西,嘴里不干不净骂人,我们都低着头赶快离她远点。后来东东家实在忍不住,跟他们理论起来,可哪里是他们的对手。母夜叉两口子跳着脚骂街,整个老北京混不讲理的样子。她家有个跟东东一样大的女孩,跟她妈一样,嘴特厉害,她也跟着她妈骂人家。母夜叉老公晚上,趁我们不在,把东东家厨房的牙刷,牙膏全扔了,还跟我家说呢。我妈吓得赶紧找地方搬家。还没找着呢,东东家先搬了。

后来搬来个30_40岁的一家三口,男女都高大,但特文静,长得都好看。男的清华毕业的,很儒雅。女的漂亮,有点做作。俩口子不卑不亢,文明礼貌。母夜叉找不出任何理由跟人家吵架,但她瞧着那美女不顺眼,常揶揄人家文绉绉的话。

我妈我爸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紧着找地方搬家。正好我爸单位分房,我们几乎没犹豫就搬走了,危机一下子解决了。虽然没在胡同里住过,但老北京的厉害,真是领教了。

过去了很多年,我们从不回去看邻居。后来有一次,母夜叉老公碰到我妈,跟我妈聊起来,说母夜叉得糖尿病了,人瘦得不成样子。再后来,母夜叉把腿锯了,也没保住命,死了。

我们那块地方的人住的都不远,搬了家也住的不远,平时偶尔碰上。东东家还忌恨母夜叉,我们家跟他们扯远了,踏实了。清华那家后来也搬了,离我妈家不远,跟我妈还很好。就母夜叉家不太清楚,也是搬家了,还在那附近。她那女儿成了护士,不知是不是跟她妈是的,又一个母夜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