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被妖魔围困的惨痛经历

(2019-09-18 20:40:41) 下一个

2004年4月,前老板余鹰将店面转让给我们。我先生drop掉学校的课程,接手生意,专心赚钱。

那时候,我在赌场有一份发牌的工,厨房的人手承接原班人马,足够应付日常流程,所以我直到八月才辞掉赌场工作,回到店里。

为什么要买这家店?两点,一,我初来雷诺就在这里打工。二,前老板余鹰是共同的朋友。

接手初期,掌勺的老大是一位东北大汉曾胖子。此人粗犷豪放,大大咧咧,手艺极差。我高价盘下生意,自然不想亏钱。炒锅手艺是拉客保障。不多久,我就当掉了他。换成以前的老主厨,越南老头儿阿刊。(这段情节以后详叙)

阿刊是越南华侨,越战后逃难到美国。身材矮小,头脑精明。炒菜他也是二把刀,半路出家,但是这家伙像许许多多老一辈越南华人一样,心眼多,懂钻研,很快拿下大厨技术,当起了主管。

最早和他共事的时候,大家都是同事,看不出人好人坏,也从不去琢磨他有什么鬼心思。只知道他炒菜好吃,干活的人都得听他的话。老板敬他三分。

这次请他回来,关系和位置就发生了变化,他仍然是被雇佣的一方,而老板变成了我们。合作的几年里,虽然难免磕磕碰碰,但是总体还好。因为我们是那么地依着他,顺着他。绝对地尊着他,敬着他,捧着他,抬着他。

只要他有个什么要求,一定满足,必定满足。说句不好听的话,他吃的是我们供,住的是我们供,连车子也是我们最新的车子毫无条件供给他开。

他赌钱上瘾,常年借贷。一个月的薪水,往往不到日子就预支完了。然后下一期接着借。这个传统,当然不是我们开启。居住在赌城,每一家经营中餐的老板,面对员工的借款要求,都是如此处理。

这是个很麻烦的人。不但有赌博的问题,还有子女抚养费(child support)的问题。记得当年公婆听说用了这么个人炒菜,不无忧虑地说,干嘛要用个赌徒?就不能找个好点儿的人吗?

不能。懂得做,又肯做,又能长期做,又有经验做。上哪儿找?你用的是人力,不是楷模。道德人品,不是用人应该考虑的。

实际上,他除了个人品格有瑕疵,整个人,并不是一无是处。甚至有义气,敬业,助人等等优点。

问题出在四年之后。

2008年底,前老板余鹰在城市北边儿另选地址,新开店面。这本无可非议。

新店开张前几月,阿刊请求辞工。准辞。

来去自由,互惠互利。留,善待。走,放行。谁也不是谁的奴隶。

他走之前,已经在训练一位四川来的打工者,小唐。

这是我的要求。高薪聘你这么多年,总要培训出一位替代者。万不能你一走,我关门吧?

这一点阿刊还不错,他尽心尽力把小唐扶上位。至于他辞工的理由,和辞工以后去谁家干,真真不关我的事儿。

小唐是后来者。在他之前,还有一位天津老刘。老刘若是能干,早给提拔起来了。可惜是个无能的主儿。既没能力,也没心思。整天满脑子想的,不是怎么偷懒,就是下了班去打哪台老虎机。这样的人,没哪个老板喜欢。不是顶梁的材料。

小唐可不同了。精干,能干,出活儿漂亮。阿刊走,炒锅就他了。

按理应该有个先来后到,刘四也一而再再而三地想把握住这个机会。但是我们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要以保障出餐质量为主,应该用个能力强的人。

就这样,小唐走马上任了。

上任后,一反老实忠厚的面孔,变得拧巴起来。动不动就训斥老刘,刁难老刘。明明是老刘主动帮他干活,也被他抓住把柄,大做文章。有几次,老刘给气得面色发青,浑身哆嗦,几几乎说不出话来。他美其名曰为了工作。

我们提醒小唐注意分寸,人身攻击是错误的。团队要的是合作,管理手下,要注意方法方式。

几次三番之后,刘四也提出辞工。

这时,阿刊走掉已近两三个月。他走前特意解释给我们听,说是一家卡森城的老板,请他去开创新局面。高薪不是原因,另有隐情是要躲避追他缴纳欠款的政府工作人员。

而小唐却透露说,阿刊是被余鹰挖去了。为了不直接打脸,避免得罪我们,走个迂回路线。先让他到卡森城混上一阵,等余的新店装修完毕开张,阿刊就过去。到时候,自有一番说辞。比如卡森的老板坏啦坏啦的呀,卡森的店死了死了的呀,等等。都是为了糊弄我们而随意编的瞎话。

其实何必?

他若非得跟你干,我拦有何用?并且何苦拦?天下没活人了吗?

幕后总策划即是聪明绝顶的余老板。

两面夹击之下,刘四也走定了。一面是小唐的挤压,一面是不受重用。再一个重要因素,不说你也知道了。

余鹰的店一开,火爆异常。他好运,选对了地脚。几天下来,天天爆满。撑不住劲儿,急需人手。这时候,阿刊早已顾不得伪装,上阵了。他毕竟岁数大了,强劳动量连续作战,很快就要败下来。加人是当务之急。

给他做了好多年副手的刘四,自然是首选。但是他们仍有顾虑,怕釜底抽薪,拆了我的台子。撕破脸皮,都不好看。再说我还有payment没还完。

于是,余老板指示,按照阿刊的模式,如法炮制。令刘四辞工,先去外州逛荡几天,再由他接应回雷诺,重新归顺到他手下做工。

这样做还有一个必要原因,就是,送老刘离开,是该由我们送到灰狗站。如果不转这么个弯儿,就戳破了这层纸,纸里包不住火了。

其实何必?

走事至此,原本也无大碍。要走的就走吧,要挖的就尽管挖。我缺人再补就是了。

小王就是这个时候来到了我这里。

他是新手,潜力不在小唐之下,但是需要时间和更多实践。

问题是小唐不得了了,他成了皇上。吹毛求疵,青鼻子绿眼,摔盘子砸碗,谁都不顺他的意。眼见得就要骑在老板头上拉屎了!

开始我们忍着。沉默,观察,思考对策。厨房里掌握所有技巧的只有他了,肉菜处理,酱料制作,菜谱搭配。他认定老板不敢拂逆他,越发跐鼻子上脸,狐假虎威了。

一个周五,店里排起长龙。他借机挑衅,挑战和他配合的小王。我进厨房平静告诫,是非回头论定,要紧出餐第一。小唐这个成都街道的小市民,竟然挥舞着手中的勺子,面目狰狞地威胁我,“你竟然偏向他说话,不干了!”

拣最忙一天,最忙时刻,对老板说“不干了”,是很多人的杀手锏。

但是,这个事情发生在小唐身上,还是让我无法相信!自从他来,就对他恩宠有加。直升飞机式的加薪,带薪休假,予取予求。在阿刊之外,最的利益的,就是他了。对老板的回报,尚未开始,却露出狰狞面目,恩将仇报!

在他之前,对中国大陆来的打工仔,我基本抱着同情理解,能帮就帮,善意相助的态度。但是,他,给了我狠狠一击!

人心,原来是可以这么黑的!人性,原来是可以这么坏的!

我气愤难当,当场给他通牒,叫他好好反思,何去何从。不做,可以走人。何必这么整人!

他倒忽然软下来了。后面的生意也乖乖做完。

这一幕,令我们深深思考。

就在这时,接到余鹰老板的电话。他无比兴奋地向我报告消息。

他说,听阿刊说了,小唐早就放言,要给我们好瞧的!“看等刘四走了,我怎么整他们!”

没等他说完,电话这端的我,突然怒火中烧,积攒的愤怒,屈辱,怨恨,一股脑冲着余鹰发射出去!我破口大骂,顾不得教养斯文形象。这帮龟孙子,都些什么玩意儿!

余鹰被我骂得愣住了,不等他缓过神来,我早摔了电话,泪流满面。

我骂的,是最狠的,三字经。

事过之后,有一个机会,余鹰得以亲自询问我。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我要骂他。按他的思路,他是来讨好我的,是来泄露秘密给我的。为什么我勃然大怒,对他发火?

这位海洋大学的高材生,八十年代留美的留学生,这位聪明精明高智商高教育的高级人才,他不明白为什么挨了一位女人的一顿臭骂。

我骂他,不是因为他操作了这场戏弄人的把戏,而是因为他站在旁边做了刽子手的帮凶。他不是冷眼看客,他直接就是一个热切的参与者。他导演了,他促成了。他看到我们面临的困境,他听到背后小人的嘀咕,他拿上机密,假惺惺跑来给我献媚讨好。

我骂他,是因为身为堂堂男子,却热衷于小人技俩,瞎话连篇,制造是非,像个乡村野妇四下穿梭拉老婆舌头。我骂他,是因为他不但背后做了坏人,回头还想再做好人。明明看了你的笑话i,还要再转过头来看你的痛苦。婊子做了就做了,立什么牌坊?活脱脱一个小人!

我骂他骂得狗血喷头,是我至今回忆起来,最解恨的一件事。

他以为,他一厢情愿地以为,他的种种表演,别人都看不出来。别人傻,我们都傻,唯有他这种高智商的人,可以玩得团团转。

实质上,他白白喝了洋墨水,三十多年来美,头上仍然顶着一脑袋高粱。山东的高粱。

至于小唐,每次想起他的作为,就不由得想起鲁迅小说里的人物。那些挣扎的最底层,最悲苦,最贫困,像蝼蚁一样在被压在社会底层,在泥泞里爬着过活的人,一旦有机会,他就会不失时机地跳出来,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欺负更弱小者的机会。他会突然从一个老实巴交的好人,变身为一个恶毒,凶狠,阴险,狡诈,毫无感恩之心,毫无良心的最邪恶的人。这里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绝不能让这样的人获取权力。

从这两个人物身上,我分明体会到最真切的国民性。独属于中华民族的国民性。

干餐饮的这些年,我常常想,这哪里是做生意啊,简直就是阶级斗争的惊涛骇浪!

 

【在“餐馆故事”里,已经写了许多。更多故事,将待讲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2)
评论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独啸天' 的评论 : 我现在一听到有人吹捧儒家,就来气。这个文化祸害了一个民族。谢谢你来访。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郁二光' 的评论 : 你一定是有切身之痛的!这些话虽然政治不正确,但是千真万确是正确的!的确如此啊!事实就是如此。为此我还陷入痛苦过,善待他们,怎么反被欺负?答案就在你的留言中。非常感谢!万分同感。没有身在其中的人,很难想象是一种什么状态。时至今日,才醒悟,早该像凶神恶煞,踩他们在脚底,就不会自己做老板,反而被员工欺负得哭了。可话是这么说,文人无能,最多把那些人撵走,凶不起来的。再谢你来访!
郁二光 回复 悄悄话 做餐馆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你永远和垃圾人口打交道。我的经验是对于这些人,你一定不能对他们好!你要像周扒皮那样对待他们。还有吗,你要不时在餐厅里面做一些拿手的菜。要这些人明白你不比他们差。这些人的特点是你如果像对待正常人那样对待他们的话,他们会认为你软弱。会反过来欺负你。在他们的思维里不是爷的,就是孙子。在孙子面前,他们就是爷。所以,他们有任何生活上的问题也不要帮助解决。因为他们长期在底层生活,什么样的难关都能够过去。没有必要给他们提供任何方便。对他们最有效的管理就是骂。让他们知道你才是老板!你要有准备降低自己的修养。因为你选择了做这个,就要准备好与地狱小鬼们打交道。
独啸天 回复 悄悄话 儒家文化的产物:真实的华人人性特写。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vie' 的评论 : 谢谢!很快就来。:)
la-vie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等续集。
周末愉快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美丽的人生' 的评论 : 周末愉快!喜欢你写的故事!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听风就是雨' 的评论 : 非常感谢你的鼓励!周末愉快!
听风就是雨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又是一篇好文!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漏掉菲儿了?哈哈!菲儿亲爱的,祝你每天快乐!待会儿就去你那里串串门。你肯定休息了,我夜猫子。回家很晚。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这么巧?Sands正是我发牌的赌场。干了不到两年,有了餐馆就辞了。感谢迪儿捧场!你的博也是我爱的,有空就去学习!:)周末愉快!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多谢小溪姐姐的鼓励!餐厅是门槛低的行业,从业人员良莠不齐,加上华人热衷恶性竞争,整个行业看起来就比较糟糕。现在好多了,自己干简单清净,不需要太多生意,与同行相处也不必紧张,各做各的生意。再次感谢,周末愉快!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以后时间多了,我计划把整个过程都写出来。多谢你来访!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尘之极' 的评论 : 非常感谢!鲜活的生活原生态,如实记录。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忙了一天,才有空说话。你该睡了吧?感激你总是第一个来做读者。:)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喜欢你的故事,跟读。
Reno十几年前去过,为了去Tahoe滑雪,住在Sands Regency Hotel。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我表姐的儿子和朋友的哥哥都开过餐馆,自己也打过餐馆,知道餐馆里,最头疼的就是人员问题,大厨不干了就要老板自己去炒菜,前台缺人,也要老板自己顶,最大的竞争就是在你的餐馆不远处,来个同胞再开一家中餐馆抢你的员工和生意,就像你那位所谓的余朋友,对自己的朋友像老鹰利爪一样恨。你在美国靠自己发奋打拼创业,饼出自己一片天地,你很棒!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喜欢真实叙述生活中的酸甜苦辣,谢谢分享!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1
尘之极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楼主分享。楼主不是小人,希望你事业发达,兴旺亨通,永葆初心!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喜欢你写的故事。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感谢小编,神速推送城头!在此有个补充。
在那段如火如荼的日子里,我分别给余鹰和小唐的妻子通了电话。小唐在国内的妻子老实无知,我不想伤害她,只是如实讲叙了小唐的所作所为。余鹰的太太显然是知识阶层,她文雅有礼,但是毫不隐讳支持丈夫为了餐饮事业所作的一切。利益使然,可以理解。这么一对要强傲慢的夫妻,这么高高在上,不失时机看别人笑话的夫妻,后来却发生了一件全城的人都看到的笑话。故事已经在我的待写目录上。相信我绝不会以嘲笑的口吻去写。

做餐饮的这些年,我常常想,我这哪里是做生意呀,简直就是阶级斗争的惊涛骇浪!很多泪。

谢谢朋友们的阅读。再谢给予欣赏鼓励的编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