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爪莲

人生在世,以城相待足矣。 我对人生充满希望,但随遇而安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李南央“ 母亲河的愤怒”

(2020-06-30 08:32:32) 下一个

今年长江汛期高峰尚未到来,三峡大坝上面的重庆,下面的宜昌,已经被淹得七荤八素。 本来可以用堤防和分洪区化解的长江流域的洪水威胁,被中共政权引以为傲的,占据了数个 界之最的三峡工程生生地变为洪水猛兽。

《李锐口述往事》一书中有一章我和水电,内中在三峡工程篇中有一节我为什么 反对三峡到底,引述内容如下:

三峡是我这辈子反对到底的一件事情。我跟我的外孙女忙忙说过:“将来三峡出了事儿,你 要记住,你的外公是坚决反对这个工程的。我为什么不赞成上三峡,已经讲了很多了,我再把 它总结一下,三峡问题当年考虑,现在考虑,反对的主要原因是:

第一、防洪。从防洪角度讲,不能够依靠一个水库来防洪。......三峡大坝在宜昌的口口上, 只能控制住整个流域面积的一半,即只能控制住西水,对下游完全不起作用。而长江发洪水的规律是:最早是北面(支流),其次是西面(支流),最晚是南面(支流),北水,西水,南水, 洪水的汛期是错开的,所以洪水发生率没有黄河那样频繁。那么为什么会有大洪水呢?是由于汛 期的变化造成的,汛期早的推迟了,汛期迟的提前了,南、北、西水碰了头,就发生了洪水。三 峡对四川以下这三面来水是管不到的,而下游发洪水最大的危害是内涝,就是支流的水位抬高了以后,不能及时排到干流里面去,对湖北、湖南、江西、安徽造成涝灾。所以三峡水库控制长江 洪水的说法,根本就是夸大其词。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作用,三峡对湖北来说,可以减轻荆江大 堤北岸湖北的洪水威胁,但这又出现了新问题,三峡流出来的清水会对荆江大堤造成过去浑水所 没有的冲刷力,荆江大堤会因此变成危堤。因此,长江全流域的防洪还是应该按照一九五八年成 都会议的决议:堤防、利用湖泊洼地蓄洪、分洪并进的方式解决。

第二、发电。钱正英他们也知道三峡主要用来防洪是站不住脚的,为了让三峡上马,逐渐将 它演变成发电为主的工程。从发电角度看,更简单了,一句话:三峡不是个好电站。因为三峡水库毕竟控制着长江流量的一半,上游汛期到来以前,水库的水位需要降低,留出防洪库容,但是 万一哪年遇上枯水,先把水放掉了,可来水又不多,落差减低了,发电势必受影响,对电网的供 电造成极大的不平衡。

 

父亲李锐还提到了第三、航运,第四、投资,第五、移民,第六、地质问题,第七、对周围 生态环境造成的影响问题、古文物问题、库区、特别是重庆市的垃圾问题......等等。这里不赘。

今年的宜昌大水,除了暴雨因素,与三峡水库悄悄放水绝对有关。中国的天气预报水平已十 分先进,六月长江上、中流域的暴雨是有预警的。为什么三峡水库不提前放水?非要等上游洪水凶猛而至时才降低库内水位?答案就在上引李锐口述第二、发电之中。三峡的发电由 中国长江三峡集团主导,这一主要从事发电业、电力工程建设的特大型中央企业”(维基百科 之语)直通李鹏家族及其卵翼团体的钱袋子,它是决不会因为老百姓要活命而放慢三峡发电 这部印钞机器的运转速度的。

父亲李锐在三峡工程篇中还有一节三峡的问题说到底是体制问题”:

世界上有两个大坝会议,其中一个排列了全世界十个最危险的大坝,三峡是第一名。我们中 国的领导人真地就不懂三峡的问题有多严重吗?我看,不能说中央的领导人都不懂,毛泽东、周恩来在世时,都知道这是件非同小可的事情。毛泽东那样自认为无法无天的人,至死都没有再提 三峡。为什么现在能通过,能开工?到底是什么原因?中国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看法是从根本上来讲,是国家制度的问题,是政治体制的问题,还是人治,就是一个人说了算的专制体 制。因为邓小平赞成,王震这样的人帮腔,所以三峡一定要上马,其他人说什么都没有用,绝对 不允许有不同意见,特别是重大问题,听不得不同意见。现在就是围着江泽民转嘛。黄万里这样 的专家的意见谁也不听,他就来找我,我的意见,也是谁也不听,你有什么办法。黄万里是去年 ( 00 一年)去世的,我记得九月八日遗体告别我去了,是从水电学会的会场上直接去的。那天 开会我旁边坐的是谁呢?张光斗、潘家铮。张光斗,黄万里清华的同事,潘家铮,三峡工程的头 头,这两个人根本没去。告别完了之后,我又回到会场继续开会。感慨无穷!我们这种体制、这 种制度!从一九四九年以后,我们国家的总体决策方式也好,建设路线也好,三峡工程是一个最 鲜明的例子,黄万里的命运是一个最具体的例子。鲜明在什么地方呢?就是正确的意见被否定, 错误的意见吃香;对人才的使用是淘汰好的,启用坏的。

2013  10  29 日,北京海关扣留了《李锐口述往事》这本书。我于当年的 12  25 日委托律师对北京海关违法扣书向北京第三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至今法庭发出十九次延审通知,不 予开庭。李锐在这本书中陈述的三峡工程之争的史实,被死死地堵在大陆的海关之外,绝对 不让里面的人听到。

毛泽东、邓小平领导的共产党是个思想要守纪律的政党,到了习近平这一代,纪律” “进化成了规矩。无论你身处党外还是党内,不守老大定的规矩,监狱伺候。但 是被拦腰截断的长江,共产党用镣铐锁不住她的愤怒,一张报纸造就的岁月静好的天堂,当 母亲河的洪水滔天而降时,转瞬间便是狰狞的地狱。到了那个时候,一切的一切都晚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说什么李鹏得到三峡所有利益。真屎忽想出来
怀旧人 回复 悄悄话 不听你的意见就不高兴罢了!要使这末说每个国家的母亲河不都怒了么?
笑薇. 回复 悄悄话 中国人从孙中山时期就梦想建三峡大坝,经过近百年论证,终于做到了。三峡大坝之前,建了葛洲坝,积累了经验。2000多年前的都江堰无人争论,没人研究它是如何破坏了生态环境。因为世世代代就那么生活了,以它为自然地质的一部分。三峡大坝工程的争议会留在教科书中。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