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爪莲

人生在世,以城相待足矣。 我对人生充满希望,但随遇而安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李南央“我有这样一个继母”(20-1)

(2020-04-11 10:58:15) 下一个

2020412 第二十期 (《整理李銳日記的曲曲折折》)

朋友們好,我是李南央,現在是北京時間2020412日,是我連播《我有這樣一個繼母》的第二十期。

昨天的節目中我提到「下面會讀到李銳一系列的日記,還這位出版商一個清白」。今天的內容就是這些日記了,一次讀完,會超過二十分鐘,聽起來會非常枯燥,但是正是這些枯燥的敘述,會使你看到李銳同香港出版商王建國的合作是如何無疾而終的,理解到跟李銳合作整理日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說的:只有我和悌忠才能不計時間、不計付出,最後完成這些日記的整理不是說說而已的事情。

 

好,下面就请接着听《整理李锐日记的曲曲折折》:

为了理清父亲与王建国签署协议出版日记的来龙去脉,在录入日记的过程中,我特意将凡提到有关王建国协议出版日记叙述的日期捡出存成一个单独文件,取名李锐日记中有关王建国办日记。现将日记中与王建国办日记无关的部分删去,集录在这里。

2002816日(星期五)

十点多,丁东与王建国来,谈我的日记出版事。王在香港从事出版,来往大陆之间,钟沛璋《与江一席谈》即由他经办。16开本(现在时兴),印得很精致。谈版税10%,但只能按批发价付,只6%也。篇幅限100万字。太多价高(超过200元一本),香港不易销售。准备印5000。这些只好都答应再说,总比无人问津好。

2002921日(星期六)

九点,丁东和王建国来,谈日记出版事,即时同在深圳的毛卫平通了电话,他同意出五万元帮助。这样就可全部出齐。

2002129日(星期一)

丁东取走九十年代日记12本,王建国即来京,抓紧复印后校对。

20021212日(星期四)

上午丁东、王建国来。还我12本九十年代日记,已全部复印。看到我的日记稿费账(20多万也)。准备这20年,5年一本。有些太敏感、个人事要删去(如富春生活事)。

2003228日(星期五)

丁东和王建国来,谈日记事。毛应平资助五万元尚未到手。还听说平江的电视片有关我的一段,要慎重的传闻。日记原本1982一本缺。2002也要补上。估计将有200万字。

2003717日(星期四)

两点出发,接薛京、丁东,从北四环转上机场道。下午近四点到宽沟。……三人谈定工作,先把日记搞好,王建国即交九十年代,想在国庆前后出版。很看中这部书。朱正称,乃当代《翁同和[龢]日记》也。

2003730日(星期三)

开始看1985年日记(丁东已看过)。

上午满起接来王建国和张蔘……王带走19828384三本日记,今早又过一次,丁东也过一次。由王、张等经手出版,先付一万元稿费。丁东让接受这个手续。200万字,先2000套,1982—2002,当代情景也。

2003911日(星期四)

上午王建国带来91—94年日记二校清样……

2003108日(星期三)

上午王建国来,交1995年日记二校清样。其他90年代正交两位熟人细校。欣赏之至,细节太多也。

王希望日记年底能出版。

20031127日(星期四)

王建国来,又交九十年代日记两年。

20031228日(星期日)

王建国一早来,聊到十一点多。……《日记》原准备年底出来,催我快看清样。九十年代送来几个月了,一直没顾上看,如何是好。

200424日(星期三)

下午王建国来,送990102三年的日记清样,希望上半年看完。明年能出。逼得将03年取走。

2004219日(星期四)

下午王建国来,送回03年日记本和2000年清样。我正式提出,复印件和清样最后都退我,以防散失引起麻烦。谈到八十年代最丰富,以后就差一些。王原来在水电总局工作过,负责过龙羊峡的基础处理。父亲和岳父都是四方面军的。说看过清样的,都认为我是个思想家,国家大小事都关心。应有人来整理我的思想。

2004228日(星期六)

上午九点前,奚青、朱正、丁东先后来到。谈我的1982—2003日记出版事。奚青有个书面意见。关于价值,都认同有很高的历史及政治思想意义,研究这改革开放20年珍贵史料。关于删改,同出版时间有关。如推迟出版,则基本原貌;如急于出版,则有不少必删处,尤其有关人事或某种隐私,臧否人物甚多也。丁东趋向早出版,可作些删改。奚青则认为推迟为好,朱正似在两者之间,强调史料价值(如《翁同龢日记》,他读过许多名人日记)。十点,李普来,参加会谈,赞成基本不删为好……95—03年的,平分与朱、丁看清样,奚青因颈椎病看不了了。玉珍也参加讨论,她是不赞成急出的,总担心我惹麻烦。

2004331日(星期三)

四点王建国来,将全部初校日记稿与复印件交我。只差03年的。

2004420日(星期二)

三点多,王建国来,交03年日记打印稿,如何得了,什么时候能看完清样呢?恐怕得到宽沟了。

2004724日(星期六)

同朱正电话,《日记》印件他找不到了。同程真电话,《日记》原件扫印得一个多月。

20041118日(星期四)

几乎同玉珍大拌嘴。晚上朱正送来95—98四年日记清样,丢了几个月终于找到,大家高兴。

 

20041125日(星期四)

上午还将《日记》清样等清出,准备看了。

20041126日(星期五)

六点起床。开始看《日记》清样,必须坚持下去。前一阵看1990年的一本,继续看完。这是一个又容易又不容易(遇到麻烦出或难订正处)的大工程。

2004121日(星期三)

谈《日记》事,希望明年上半年交稿,包括2004年。说杨尚昆1966——去世前日记已准备出版了(玉珍听进去了,也同意我的出版)。

200517日(星期五)

上午王建国来,谈日记事。杨继绳书出来后,最尖锐问题端出来了,日记就更不必顾虑了。将2004年的交他。

2005126日(星期三)

下午王建国来,还2004日记本,送我杨继绳的书,希望上半年能定稿也。

2005131日(星期一)

丁东催我将《日记》快审完,别的事少管。

2005223日(星期三)

上午奚青来……我的日记他已看过90年后几年,说定三月份来帮忙,劝我不要看报了,抓紧办好自己事。

2005226日(星期六)

上午王建国来,谈出版事。……日记事,三月后开始。

2005317日(星期四)

翻查资料,找出1991—93三年日记清样并复印件,交薛京校对。

2005426日(星期二)

上午薛京来,919293日记清样算是看完了。一起清理全部清样,还缺几年,带走949596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绿珊瑚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我胖我的”评论,会将您的意见转告李南央女士。
重要的事情是张玉珍及她背后的组织状告斯坦福胡佛研究所及李南央,所以才有了这本书
我胖我的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博主跟发这个系列。李南央对李锐资料的整理付出的心血,对于这个领域的研究的功绩是巨大的。李女士本人历经坎坷,但是自尊自强,能够凭自己的专业能力自立,这个是无论如何都要赞的。这个关于张玉珍的系列,我每期都认真读了,感受就是哀从中来。在我看来,爆家丑不是问题,根本问题有二:

一、李南央和张玉珍二人纠结这几十年的恩怨,在我看来,最大的祸首其实是李锐本人,而不是这两个女人。从李南央的叙述,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李锐处理家事糊涂、优柔、今是昨非、出尔反尔、一切以自己为中心而不顾及别人感受。李南央爆出来的张玉珍的错误,哪一桩没有李锐参与呢?很可笑的一例是,李南央对张玉珍第一次约会就住下有这么多微词,其实问题很简单,李锐一句话就可以让张走,不是吗?李南央说什么,我知道自己父亲鳏居几十年经不起这样的诱惑,这对她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是个大讽刺——男女之事,谁诱惑谁啊?如果不是两厢情愿,怎么会第一次约会就住下?

二、李南央对张玉珍的批评,我相信没有捏造,都属实。但是从开始到现在,我们都没有看到李南央的自我反思。她的角度是批判张玉珍,姑息李锐,放飞自我。也就是说,从始至终她没有过错,李锐有做的不合适的但是主要责任不在他,张玉珍是坏到底的人。在我看来,张玉珍没文化、自私、内心扭曲,但是她这样的人造孽最多也就是给自己揽钱,给养子要待遇,给养女要房子,她不可能给社会造成深度创伤。我觉得李南央其实是把她对自己父亲对失望,受到的伤害,在自觉或不自觉当中,一部分转嫁到张玉珍身上了。同意楼下42now网友讲的,在这点上,李南央的性格确实有些像她的生母。

我很同意李南央表姐,就是大妹讲的,到这个岁数了,她应该努力自我调节心理,总是这样的心理人会生病的,健康会受影响的。衷心希望李南央保重,把精力放在重要的事情上。
绿珊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twadk' 的评论 :
文字太多,分成20-1,20-2发、字体就大了
42now 回复 悄悄话 可能写的都是事实。可是如果你真心爱家人及她们爱的人,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公开好。她最讨厌自己的母亲,遗憾的是性格处处像…
ytwadk 回复 悄悄话 每个字我都能看清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