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女儿离我到底有多远?

(2011-12-05 22:42:45) 下一个

女儿离我到底有多远?


可以说这会儿女儿的确离我很远,她在伦敦,我在苏州。但是距离其实并不是我和她远离的原因,在如今通讯如此发达的社会,有N多的方法让我们保持亲近。我们的远离是在脑子里。两代人,在很多事情上怎么想也想不到一块。当然想不到一块也是正常的,有句话是怎么说的,“社会之所以进步就是因为儿子不听老子的话”,让我心烦的是我和女儿找不到更好的沟通方式。我们母女之间,我不但没有机会像电视剧里的那些妈妈们,一哭二闹三上吊那样以求孩子妥协,而且在大多数请况下都是我悄儿没声地自己妥协算了,不然还能怎么办?

我面对女儿的第一次挑战是她十四岁,还在读GCSE的时候。我记得有一次开家长会,英国学校的家长会都是一对一的面谈。大家排着队,等待和每一位任课老师细谈自己孩子的情况。英国人爱说好听的话,即使是批评,说话也很含蓄。老师当然也都是尽量说优点,以鼓励为主。所以我总结出经验,如果老师没有以充满赞叹的口气说: EXCELLENT,那一般来说就是有问题的。果然在我的一再追问下,女儿的数学老师说她最近学习不太努力,她完全可以是全班第一,这位老师说。

我当然会找她“算账”,可是没想到她给我的回答让我震惊,震惊得我无语。她掷地有声地说,我的十四岁只有一次,我要我十四岁的快乐,我不会把所有的时间都拿来去得那愚蠢的第一,我为什么一定要考第一,那不是我的愿望……!我记得我当时什么也没说出来,是的,我承认我被雷到了。从那以后乾坤颠倒,女儿开始教育我。也就是从那个时候,我第一次开始想什么是女儿的愿望。她要的快乐是什么,最喜欢学什么,干什么,将来想上什么大学,学什么专业,将来做什么工作……?

我承认在这之前我都是在想我的希望,我希望我女儿喜欢什么,将来长大做什么。并且多少年来我也没少灌输给她。我的想法其实很普通也很平庸,我希望女儿能走一条清楚明确的人生上升之路。读完大学,做什么工作无所谓,医生,律师,精算师,会计师,建筑师,什么都行,边干边学。一般公司都会支持员工在职学习,不断获得证书并得以升职的机会,在英国,只要这样走下,一定能到一份稳妥的安定体面的生活。人生不过如此,还要怎么样?

当然我也和世界上所有的妈妈们一样,很平庸地希望女儿能遇到相爱的人,有一个快乐幸福的家庭,至于其他的,我还真的没有了。我自己就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对女儿自然也没有更狂的要求,不指望她出类拔萃,成名成家,也不指望她嫁入豪门,光宗耀祖,但是即便是这样渺小的愿望在女儿这也没有得到认同。

我面对的第二次挑战是学金融数学的她却坚决拒绝到待遇极好的银行,或前途广阔的投资公司工作,她说她喜欢时装,喜欢艺术,她自己选择到一家时装公司工作,而且两年以后,她辞职了。她要干什么?我忧心忡忡,但又无可奈何。

除此之外,第三个挑战还等着我呢。女儿转眼之间就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我朋友们的儿子女儿也都纷纷嫁娶完婚,可是女儿至今还没有明确的对象。虽说我还不至于像很多妈妈们那样急着给女儿介绍对象,但我也还是关心她的情感动向。可是女儿通常对此守口如瓶。我说女儿该有一个家了,找个能照顾你的人,我就放心了。女儿说,那万一找了一个要我照顾的人怎么办?我说互相,互相嘛,那谁能说得准?女儿说。找个人结婚容易,找到永远的幸福难,女儿又说。人生结婚不是目标,更不是目的。有伴同行当然好,但只能随缘,直到遇到自己的他,女儿如是说。

到此为止女儿人生的路没有朝我希望的方向进展,我该怎么办?我心里明白以女儿的性格,我越是给她压力,她就离我越远。她不善于争辩,更懒于游说。所以她不会跟我吵,她只是躲我远远的。她能对我说的话就是,你一定不用为我但心,我心里有数,我知道我要什么样的生活,虽然也许与你期望的不符,但这毕竟是我的生活……。她说的似乎有理,我能怎么办?

下面是2008年去看女儿回来后写的一点感想,如今看起来,她不经意中流露的对那种庸慵懒懒生活的喜爱可能就是她对生活的追求。女儿不爱说,我只能自己一点点揣摩,一点点体会,像是读一本情节故事老是不明朗的书。

走进女儿的世界

八月底的最后一个周末是Bank Holiday 于是决定去伦敦看女儿,她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回家了,她总说她很忙。

女儿在伦敦离Notting Hill不远的地方与别人合租了一套公寓。她在电话里不断的说,这是她租房住以来最为满意的一处。问她为什么,她说你自己来看吧,你不亲眼看到,别人说什么也没有用。

星期六那天,和孩儿她爸一起,买好Day Ticket,就往女儿那奔了。从我们临时住的伦敦西部,一个叫Borehamwood的地方出发,又是火车又是地铁的折腾,一会儿黑线(NorthernLine),一会儿蓝线(Piccadilly Line, 一会儿粉线(Central Line),总算看见女儿骑着一辆古老的自行车东倒西歪的来了。

女儿说的“好”,反正我是一点没看出来,一条普通的有了岁月的街,一座普通的老式的公寓楼。室内的装置,厨房,卫生间倒是很现代,明亮洁净。女儿指着不知是那个年代流行款式的真皮沙发,木制的百叶窗,没有油漆的原木大镜框说,你看像不像是在佛罗伦萨。哦,我好像有点明白女儿说的“好”了。

说起来,自从女儿上大学离开家后就很少有机会和她真正的相处,即使是放假期间,她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外出旅游;偶尔在家住几日,她也是喜欢一人躲在她自己的房间里,忙她自己的事。而今天走进女儿的“家”,看着她以自己的方式,自己的风格,自己的爱好生活的时候,却突发了一种奇特的陌生感。当自己脱离了母亲的角色,把女儿当成一个独立的,不再是自己羽翼下的小鸟的“别人”来观察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女儿似乎已经变成了自己业已完全不了解的人。

她养了一只猫,取名叫冬菇。

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买了一辆七十年代生产的老式自行车。

她的衣着装束非常的东方,浓重的日本风格。

她的饮食以意大利面和蛋糕为主,不过包子是她的最爱,什么样的包子都喜欢,她说。

她的房间带着一股淡淡的花香。

她一人有全套的餐具,大盘小盘,大碗小碗样样俱全;别致的茶具,咖啡壶。

她珍藏着一个没有任何装饰的,裸露着零件的八音盒。


女儿说不是每一个人都用语言表达自己;有些人用音乐,有些人用图像……。

女儿说单身是常态,能找到一个可以结婚的人是奇迹。

女儿说和人的相处靠的是心灵感应,是默契,是你发出一个暗示,对方就能接住。

想让女儿趁伦敦房价下跌买房子,女儿说,还没想好在那个国家呆呢,买什么房子?!

女儿说“La Senza (她工作的公司)的特点就是永远比世界潮流慢一步。

女儿说她最恨的两个字就是应酬。

东拉西扯的不觉已到了下午,肚子饿得咕咕叫了,女儿自己烤了一个蛋糕,外加上在中国城买的几个菜包子肉包子,还有她的室友现煮的咖啡,这就是我们今天的一顿饭了。吃完饭,不过就是几个盘子,女儿也不愿动手洗,放进洗碗机,请机器帮忙。

孩儿她爸一来就津津有味的和女儿那位驰骋网络的室友玩起了他才买到的最时尚的手机I Phone

我和女儿斜靠在沙发上,享受着环绕声放出的轻柔音乐。女儿说她困了,于是倒头就躺下了,在似睡非睡之间,她把手指放在了唇边……。我一下子笑了,心里竟也格外轻松起来:多么熟悉的样子!这是她犯困时亘古不变的经典手势!唉,女儿就是女儿,长到多大也是女儿。

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们离开了女儿的“家”。

心里确切地感觉是:心安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2009999 回复 悄悄话 你女儿应该是水瓶座的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