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者生活

Doing nothing in particular, and thinking nothing in particular.
个人资料
正文

释怀

(2020-02-01 18:38:21) 下一个

25年前,我只有现在一半的年龄, 仅有一个工作的阅历, 除了北京几乎没有在其他地方的生活经历, 而且从来没有谈过女朋友。 天真的我相信世界会马上因为Internet而改变。 中国会因此而改变, 自由民主终将因为信息的交流而在中国实行。 25年过去了, 世界和中国的确变了。 但自由民主却离中国越来越远。Internet成了中共洗脑和监控的利器。 思想上的闭关锁国和政治上的集权都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  而且精英阶层的腐化和犬儒主义的盛行已经到了令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这次武汉肺炎的爆发就说明了从上到下是如何的麻木和缺乏良知。 即使有少数的有良知的人想发警报, 但他们一发声就被彻底打压。 可以不夸张的说当今的中国处在一个历史上空前黑暗的时刻。

要是我还是二十五年前的我, 我会郁闷, 苦恼, 甚至绝望。 但如今的我却可以对此释怀。 道可道,非常道。 名可名, 非常名。 天地不仁, 以万物为刍狗。 这就是天命。 虽然我知道这是废话, 但中年大叔除相信已经没有勇气去面对现实。而且中国的事毕竟要生活在中国的人来决定, 我们又何必操那份心。 借用一段杜牧的名言来开脱吧。 “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