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者生活

Doing nothing in particular, and thinking nothing in particular.
个人资料
正文

兔子

(2011-07-25 10:23:38) 下一个

以前我很喜欢兔子, 我儿时唯一的宠物就是一只兔子,我当时对它好到颗果子给它吃。 但现在我对兔子的好感全无, 我们家四周的众多野兔让我很头疼。 它们一年四季常住在我们的街区, 虽然Pooh里的Rabbit是个勤劳的农夫, 但现实中的野兔却是只会吃现成的坏家伙。 有时我冬天看到它们在大雪和寒风中思思发抖, 会可怜它们一下, 但一出门,这种感觉就会荡然全无。 因为发现他们把我的树的树皮全啃了, 使我不禁担心我的树是否能明春是否还能返青。 而春天饿疯了的兔子们会对我种的各种花豪不留情。 郁金香刚露头, 就被它们吃掉, 而Crocus, 往往头天才开, 晚上就被他们吃个精光。

对我后院的蔬菜, 它们更是觉的就是为他们种的, 有时就在我面前大模大样的坐在那里大嚼, 一点也没有小偷遇到事主的感觉。 吃完就到我的DECK下面乘凉。 脸皮实在是比城墙还厚。 我没办法, 只好把所有兔子可以钻进来的地方都堵上, 本来这招前两年有效, 但今年, 一只兔子在我们邻居家做了窝, 并生了小兔子。 小兔子比老鼠大不了多少, 是个缝就能钻进来。 无论我怎么堵, 它还是能进来。 只到最近渐渐长大, 不能从那些Fence的小缝挤进来。

但有两次我几乎抓到了兔子, 头一次是两年前, 邻居的猫在我们家的后院抓到了一只兔子, 兔子被咬伤了, 猫在戏弄它, 我出去, 猫吓跑了, 我抓住兔子的耳朵拎起来, 兔子还没死, 腿还在动。 本想拿回去做兔肉大餐, 但一转身看到, 那只猫正狠嘟嘟的盯着我, 猫嘴夺食好像不是很公平, 我把兔子扔在地里, 回到屋里。 那只大猫很快跑过来叼起兔子跑了。 估计是到一个它认为安全的地方去享用这份美餐了。 另一次是我在后院追兔子, 它慌不择路, 一下撞到围栏上, 头卡住了, 它急得只叫, 我冲过去, 本以为可以重演守株待兔的典故, 但就在最后一刻, 它还是逃脱了。 让我白高兴一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