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者生活

Doing nothing in particular, and thinking nothing in particular.
个人资料
正文

送行

(2008-08-26 11:08:55) 下一个
周末爸爸妈妈回北京, 他们已在我们这住了十个月, 本来想让他们再多住些时间,但奥运将至, 他们似乎急着回去, 所以我们也就不挽留了. 昨天我请了一天假, 在家准备了一桌好饭, 龙虾鲍鱼都全了.今天一早起来, 还是象往常一样, 爸爸为宝宝准备了早餐, 妈妈和LP喂宝宝吃饭.宝宝天真烂漫, 没有察觉有什么异常. 昨天我对她说"爷爷奶奶要坐飞机回北京了, 你现在还小, 等长大爸爸带宝宝去北京看爷爷奶奶." 虽然只说了一遍, 宝宝就记住了, 并不停的说, "宝宝还小, 等长大."

飞机是下午3点的, 但爸爸坚持10点半就去机场, 他一遇到点事就沉不住气, 其实吃了中午饭再走也不迟, 反正座位都已事先定好了. 机场人很多, 宝宝很兴奋, 跑来跑去, "逛商店" "人很多", 她把这当成商店了. 由于来的太早, 我们不得不等了半个小时才开始Checkin. 之后我们送他们到了安检入口, 平静的互道再见后, 我们就回家了. 宝宝似乎没任何反应. 并没有对爷爷奶奶没跟我们回来感到吃惊.

回到家, 宝宝困了, 很快就睡了. 我忙着做饭, LP则忙着收拾房间. 乎一切都那么自然,我并没有什么伤感,. 这和三年前我送他们到机场, 回来后的心情大不相同.

那次我还是一个人生活, 住在湖边的一座高层公寓中, 房子挺大, 客厅中有漂亮的落地窗,透过窗户可以看见湖上点点的白帆,天气好时可以看到多市的标志, 电视塔. 记得我那次从机场回来, 路上还好,没想太多. 但回到家打开门, 一进屋, 里面静的出奇, 过去的三个月中, 我已习惯了一进门就有爸爸妈妈来打招呼. 突然间一种莫名其妙的伤感涌上心头. 妈妈临行前说, "我们走后,你要闪一阵子.", 我本来并不以为然, 但看来她是对的. 我关上门转过身, 看到桌子上妈妈早上喝茶的杯子还放在那, 里边的茶没喝完. 似乎妈妈还坐在桌边拿着杯子看着我.我的眼睛竟有点湿润, 眼泪差一点流下来. 我走进卧室躺在床上, 不想出去. 没一点胃口, 一直躺到天都黑了, 才勉强下地.但我不想开灯, 不想看那个茶杯. 第二天上班, 人象机器一样, 没什么感觉.这种失落的感觉持续了两个星期,直到我去OTTAWA朋友家住了几天,我才又恢复了内心的平静. 

而这次我却没有这样的感觉, 看来人是要有个自己的家和自己的孩子, 只有这样的生活才是完整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